八一中文网 > 大明1630 > 第五十四章 识破
    “可以,当然可以!”巴布泰笑道:“若是旁人自然是不行的,可像您乃是济农大人的股肱,自然不一样了,还请活佛千万莫要推辞。”

    “既然大人这么说,那贫僧也只有勉为其难了!”切桑笑道,他向那看守吩咐道:“你去外间把守,若无我的同意,任何人都不可以靠近这间屋子!”

    “是!”那头目应了一声,退出屋外。两人重新分宾主坐下,巴布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取出那支卷轴递给切桑,低声道:“其实兄长派我来只是为了一件事情——与刘大人议和结盟!”

    听了巴布泰的话,切桑的脸上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他轻轻地抚摸了一下自己光溜溜的下巴,笑道:“令兄莫不是在开玩笑吗?刘大人乃是大明的臣子,若是要议和应该派人去京师的大明天子,而不是来这里吧?“

    ”呵呵!”巴布泰低声笑道:“都怪在下说的不明白,我兄长的意思是希望与刘大人结盟共同出兵征讨明国,分疆裂土,为兄弟之国。”

    切桑死死的盯着巴布泰的脸,就好像眼前的不是一个满脸胡须的女真蛮子,而是一个绝色美人,过了半盏茶功夫,切桑突然笑了起来,他的笑声越来越大,还一边笑一边摇头:“巴布泰大人,令兄要么是疯了,要么是对你恨之入骨,要借我家大人的刀来杀你!我家大人乃是大明的忠臣,又怎么会倒戈相向?当真是可笑之极!”

    巴布泰没有被切桑的笑声大働,他目光锐利的盯着眼前这个大笑的喇嘛。必须保持镇定,无论是爱新觉罗一族的大业和自己的性命都取决于自己是否能识破这个狡猾的秃驴笑容下隐藏了些什么。人们越是强调什么,就越是缺乏什么,恐怕这位刘大人对明国天子的忠诚并没有他的这个属下说的那么多。

    “不过他对八哥的评价倒也没错的那么离谱!”巴布泰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旋即便从他的嘴角消失。这个时候流露出任何情绪都是自杀!他对自己说。

    “我并没有怀疑刘大人忠诚的意思!”巴布泰摊开手,表示自己并不想与切桑就这个问题发生争论:“只是想向刘大人澄清一个简单的事实——大金只不过是刘大人的先行者罢了,万历年间,先父难道没有像大人您一样为明国守卫边疆,讨平叛离大明的女真、蒙古各部?可是当先父讨平诸路叛逆后,大明又是如何对待先父的呢?先是纵容收买叶赫、乌拉与我爱新觉罗氏为敌,然后又挑拨先父与我三叔的关系,使其手足相残,酿成恶果;最后干脆出四十万大军分四路大军围攻,至有萨尔浒之战,明国之刻薄阴险可见一斑。且不说刘大人此番出兵胜负未卜,即便能胜我大金,精兵猛将只怕也要损伤十之六七。到了那时,刘大人拥不赏之功而居嫌疑之地,将何以自处?即便明国天子是个大度贤君,又能与刘大人什么恩赏?爵不过封侯,禄不过万户,无裂土分茅之赏,又怎么比得上与我大金结为兄弟之盟,领兵南下,列土封疆,传之万世而不绝?”

    啪啪啪!

    几下鼓掌声回应了巴布泰的演讲,切桑走到水壶旁,倒满两个杯子,将其中一个递到巴布泰面前,笑道:“您说了这么多话,想必是口已经很渴了,来喝一口吧!”

    巴布泰如虹的气势被鼓掌声和水杯打断了,他有些不甘的看了切桑一眼,接过水杯。切桑喝了一口,笑道:“我不得不承认这是很出色的演说,您几乎要说服我了。可是这还不够,第一,只是几乎要说服;第二,您要说服的不是我,而是我家大人,我可以事先提醒您一句——”说到这里,切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左胸:“请相信我,济农大人的这里是用钢铁铸成的!”

    “恐怕你的那里也是铁的!”看着切桑离开的背影,巴布泰低声自言自语道,尽管他身上披着厚厚的貂皮袍子,依旧感觉到一股寒意直透心头。

    幸运的是,巴布泰等待的时间比自己预料的要短。两天后,当他刚刚用完午餐,房门就比突然推开了。他一开始还以为是来收拾餐具的看守,但立刻他就明白自己弄错了——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正站在门口,青帛裹头,身着交直领的袍子,腰束牛皮带,脚上穿着鹿皮长靴,腰带上插着一柄金柄短刀,右手的大拇指上是一块勾弦射箭的碧玉扳指,正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在这男人身后,紧随着切桑喇嘛和一个魁梧的抱刀汉子。巴布泰立刻意识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谁了。他膝盖一弯,下意识就要跪下行礼,可弯到一半才意识到不对,就是欠了欠腰,长揖为礼道:“在下大金梅勒额真巴布泰参见大人!”

    “起来吧!”刘成进了屋子,径直在主座上坐下:“我便是刘成,切桑上师已经转达了你的意思,也将这份国书给我了!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复了,那就是不!”

    “大人——”巴布泰刚想开口,就看到刘成伸出右手,赶忙闭住了嘴。

    “我承认皇太极在信中提出的条件很有诱惑力,也的确与你们联盟有非常大的好处,我也可以非常坦率的告诉你,拒绝的原因也不是对明国天子的忠诚,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配得到我刘成的忠诚!”说到这里,刘成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盯着巴布泰的双眼:“在这里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我这么做的真正原因——我不需要与你们联盟就能消灭明国!我还可以告诉你,在消灭你们之后,接下来就是朝鲜、日本、最后就是明国,不过首先是你们!”

    “狂妄!呵呵,狂妄之极!”巴布泰过了好一会儿才将这几个字从自己的喉咙里挤出来,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汉子,他并不是怕死,但方才面对刘成的时候,他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力量压迫着自己,以至于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是不是狂妄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刘成笑了笑:“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月时间,这点耐心你总会有吧!再说你在这里也不会无聊,有两个熟人可以陪你!”

    “两个熟人?谁?”

    “岳托,还有豪格!”

    “豪格?他也在你手上?”巴布泰大惊失色,他倒是知道岳托在和林格尔之役后被俘,却没想到被认为失踪的豪格也在刘成手中,他下意识的问道:“你为什么不——”

    “为什么不向你们索要赎金?”刘成的脸上露出了讥诮的笑容:“我又不是土匪,他是皇太极的儿子,有更重要的用途!相信我,你也有的!”说到这里,他哈哈一笑,便转身走出门外,留下满腹疑虑的巴布泰。

    “大人!”切桑刚随刘成出了门,便低声问道:“为何您这般——”

    “你是问我为何不与其虚与委蛇一番是吗?”刘成停住脚步。

    “嗯!”切桑斟酌了一会词句:“我也知道皇太极这么做必别有居心,可是他有一句话没有说错。明国之所以能容忍大人如今日,无非是因为辽东的形势。须知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呀!”

    “那上师是让我养寇自重啦!”刘成笑道。

    “那倒也不用!”切桑笑道:“大人您现在已经据有漠南之地,已经将东虏限于一隅,彼只能南下,而明国内有流寇,外有强敌,亦不得休息。大人积谷练兵,坐观成败,岂不是更好?”

    “上师!”刘成笑道:“因为我缺一样东西。”

    “缺一样东西?”切桑不知刘成为何一下将话题转到这里来了:“什么东西?”

    “出海口!”刘成笑道:“确切的说是通往大海的通道,只要消灭了东虏,控制了关外,我就能打开通往大海的通道,有煤炭、铁矿、大片的森林、肥沃的黑土地。一千头骆驼的货物一条船就能装下,用不了十年,整个亚洲的海岸线都会插满我的旗帜。”

    切桑看着眼前这个留着短须,黑色的眸子里充满光亮的男子,两年前他还不过是明帝国一个省份的守将,而现在他已经在憧憬着征服整个亚洲,真是个野心勃勃的家伙,可那又如何?无论是对自己还是格鲁派,这都是好事。

    “您的雄心壮志让我钦佩不已!”切桑矜持笑了笑:“可是女真人已经建国快二十年了,他们的大军这么多年来几乎没有打过败仗,您的兵力也很有限。而且就算您真的能击败皇太极,又怎么能保证明国天子把辽东交给您而不是别人呢?”

    “本来我还没有把握的,不过看到这个嘛!”刘成得意的把玩了一下皇太极给自己的那份书信。

    “看了这封书信,大人就有把握了?”切桑怀疑的看了看刘成手上的卷轴,刘成笑了笑,将其递给对方。切桑看了一会儿,失望的抬起头:“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内容吧?”

    “像皇太极这等人,信里自然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内容!不过他肯把巴布泰派来就已经说明很多东西了!”刘成冷笑了一声:“你看这信上的内容,只怕这皇太极已经在我身上下了不少功夫了,为何早不发信晚不发信这个时候发信来?”

    切桑沉吟了一下答道:“恐怕是大人在乞列迷人那边下的那着棋生效了!”

    “也许吧!可就因为这个吗?可是我统共也就派了六百人过去,就算阿克敦和林河水再有本事,也最多只是个麻烦罢了,毕竟乞列迷人没有积蓄,军无积蓄则散,仅仅凭这个就能让皇太极派自己的弟弟来和我要求结盟?不可能?”

    切桑想了想,终于放弃了跟上刘成思绪的努力:“那您怎么看的?”

    “很简单,有其他的原因迫使皇太极不得不这么做!”刘成冷笑道:“乞列迷人的事情也好,我在经略漠南也罢,这些对于皇太极来说都是外因,内因才是起决定性因素的,而外因必须通过内因来发挥作用。我觉得是女真人的内部出了问题,迫使皇太极冒险通过与我结盟来迅速打开局面。”看到切桑还是那副不知所以的样子,刘成只得解释道:“若是东虏内部没有问题,皇太极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派出使者来,聪明的赌徒不会在形势不利的情况下下注。如果是我会先出兵平定了乞列迷人之后,在比较有利的情况下再来结盟。”

    “那大人打算!”切桑点了点头,此时他已经跟上了刘成的思路,内部无形的压力迫使皇太极做出这个有些突兀的举动,而却被刘成敏锐的察觉到了。

    “很简单,敌人想要做什么,那就不能让他如意!”刘成挤了挤眼睛:“既然东虏的内部有问题,那就应该让他们的问题激化。称他病要他命,这次我出兵东征,就是要让皇太极匹马不还!”

    正当漠北的战争车轮开始隆隆滚动之时,中原的战局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从刘成那儿得到了援兵后,不久前被任命为右副都御史,总理河北、河南、山东、湖广、四川军务,兼湖广巡抚的卢象升展开了攻势,他先后在涡阳、蒙城、汝阴等地先后击败曹操与张献忠的联军,迫使其向西南方向撤退,最后撤退到息县附近。这里背后就是淮河,渡过淮河便是广袤的大别山区,一旦南渡淮河,便可摆脱官军的追击。

    “曹帅,浮桥搭的怎么样了?”张献忠跳下战马,向站在河边高地上的曹操问道。相比起几个月前北渡淮河的时候,他削瘦憔悴了不少,原本饱满的脸颊凹陷了下去,更显得颧骨凸出,不过那双眼睛依旧闪闪发光,就像一头受伤的狼,反而更加危险。

    “不知道,没法子,大部分船都被官府拉到对岸去了,只能先扎木排,这样时间可就长了!”曹操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见岸边一群群农民军士兵正在砍伐树木,并将其捆扎成木排,由于缺少工具和材料,修建浮桥的进度几乎停滞了。(未完待续。)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