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的幻想世界 > 第七十一章 三魏
    夜晚,盏盏火盆在巨大的广场之上摇曳着火光,整个‘大业宫’中内松外紧,宫内的侍卫加上宫女才不到一百之数,反而宫外却被禁军包围得水泄不通。

    广场之上,方圆几十丈的地面仿佛渡上了一层金漆。之外,无论地面亦或建筑、墙壁,都披上了一层银光之色。

    如果从宫外看去则更加绚烂,一片金银相间的辉光冲天而起,光芒的形状仿若金峰、仿若银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杨广那间歇性的狂笑之声再次响起,对此,宫内诸人早已习惯了。因为自从下午将财宝运回来开始,杨广便陷入了这种异常的精神状态。大笑,累了歇息片刻,一边观赏所有财宝,一边缓气,等休息够了,再来一通肆意的大笑。

    “赏!朕要犒赏三军!”杨广站在银山之上,将自己的整个身躯渲染成银色,突然大袖一挥,来了这么一句。

    周围军士没能及时反映过来,直到片刻之后,这才纷纷高呼‘多谢皇上’。

    杨广也没有在意,仍旧哈哈大笑……

    这一夜杨广根本没睡,连累得宁道奇也在‘大业宫’内坐镇了一晚上。直到翌日天际放光,杨广这才算是发泄完了心中的狂喜情绪。

    直接摆驾‘乾阳宫’,升起早朝。

    一旨下达,杨广谕令传告天下,言城内新建宫苑为‘太学’之址,三天后的良辰,他将为‘太学’题牌开门,是为‘稷下学宫’。

    群臣哗然,纷纷追问此‘稷下’的含义,待杨广表明就是那个‘稷下学宫’之后,这下子百官可就闹腾开了。

    可以说,如今满堂的官员,除了一些将军之外,文官几乎都是从‘世家’当中出来的。自汉以来,各朝的官员始终被‘门阀士族’们所占据着。

    而‘稷下学宫’的大名谁都清楚,那就是一个不问出处,不分世家和寒门之所。

    更严重的是,‘稷下学宫’的出现,将会打破‘儒术独尊’的地位。

    综合种种,令满堂官员内,除了寒门将军和阿谀奉承之辈以外,无不呼天抢地地进言阻止,是阻止,不是奉劝。

    好在杨广昨晚刚刚历经了喜之极,外加狂笑一晚之下精神有些疲累,否则眼见如此场面,恐怕会忍不住大开杀戒。

    大臣们的悲呼阻挠仍在继续,但杨广主意已定,毫无更改的意思。就那么坐在龙榻之上,面带冷笑地看着下方的大臣们撒泼。

    半个时辰之后,杨广耐心耗光,当即挥袖宣布退朝。

    大臣们愕然,连忙转换口风,先是几名老臣带头,言欲告老还乡,接着其他世家官员也纷纷附和,表示如果杨广一意孤行的话,他们也会辞官而去。

    对此,杨广离去的脚步根本不停,直到快要走出大殿,这才低喝一声:“随心尽去!”

    大殿内陡然寂静,刚刚还哭天抹泪的那些官员,无不惊愕地面面相觑……

    朝会散去,杨广直接返回了后宫去休息,而新任的工部侍郎鲁妙子,则在石之轩的帮衬下认识了几名官员和将军,而后二人这才出了宫。

    不久,两人从鲁妙子的临时歇脚地重新走出,一路向皇宫而来。半路上,石之轩不时面色变换,望向鲁妙子手中木盒的眼神热切不已,但却忍耐了情绪。

    很快来到宫前,鲁妙子请侍卫进去传告,等了片刻,侍卫回来,言请二人进入。

    在侍卫的带领下,鲁妙子和石之轩二人来到了杨广为景添所设的‘道宫’之前,又经过了一次传告之后,两人这才进入宫内。

    一座显得即富丽堂皇、又有朴素自然之意的道观内,鲁妙子和石之轩见到了景添和宁道奇。

    恭敬拜礼过后,鲁妙子言道:“天尊在上,昨日在下公务缠身,有异宝未能及时献上,今琐务完毕,特来进献异宝。”

    景添闻言,向鲁妙子手中所捧的木盒扫描了一下,顿时明白了什么异宝。

    “邪帝舍利?”景添升起了些许兴趣,说道:“拿来我看。”

    鲁妙子连忙上前,将木盒放在了景添面前,并将木盒打开。

    盒子里面是另外一个盒子,不过是个铅盒,在鲁妙子的鼓捣之下,开启了铅盒机关。

    下一刻,一股辉光破盒而出,几有鬼哭狼叫之声呼啸了一瞬。

    “咦?”景添双眼略微睁大,手指一点,令盒子中的‘邪帝舍利’缓缓飘起。

    “天尊,此物甚邪。”宁道奇在一旁说了一声,因为有外人在场,所以并没有称呼景添为‘道祖’。

    “邪不邪的倒是无所谓……我怎么看这舍利十分眼熟?”景添仔细打量眼前这个发散着辉光的舍利,认真在脑中回想。

    “天尊有知。”鲁妙子拱手道:“此‘邪帝舍利’乃天外奇石而成……”

    “不对。”景添摇头打断:“那样的话,不可能会令我感到眼熟。”

    鲁妙子微微一愣,只好收起了想说的话。

    室内寂静下来,不过,这份寂静却凸显了一道粗重的呼吸声。

    景添略微回神,转头望去,发现石之轩的面色十分不好,正一副极力忍耐的神色,在那闭着双眼,粗声喘息。

    “哦,邪王对此物所求甚重啊。”景添恍然道。

    石之轩闻言,艰难地睁开双眼,强忍着不去看那‘邪帝舍利’,而是微微垂首回答道:“是,我所创的‘不死印法’并不完美。最后步骤,便是吸纳此‘邪帝舍利’之精元,方可将功法补充完美,也可令在下突破宗师境界。”

    景添缓缓点头,又问道:“这里面带有‘死意’的疯狂念头颇多,不会危险么?”

    “正需那些死意!”石之轩沉声回答:“在下需以那些‘死意’来磨砺本神意志,将我‘两分’的意志‘锻造合一’。并,借助其内‘死意’,来完善我功法当中‘死’的那一部分。如果成功,我将成功领悟‘阴阳生死’意境,并将‘两分’的意志合一,当可突破进入大宗师境界。”

    “一场赌博。”景添缓缓颔首,明白了石之轩的想法。

    再次用神识向‘邪帝舍利’内部探去,景添不由啧啧称奇:“原来如此,却是将舍利内部模仿人体,改造了一系列‘经脉’出来,如此储存精元之法,当真奇思妙想。”

    感叹完毕,景添继续深探,用神识观察‘邪帝舍利’的元素构成。

    “嗯!?”又是一声惊疑,接着景添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天尊有何喜事?”宁道奇笑着问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景添伸手将‘邪帝舍利’从半空摘下,拿在手里转动着说道:“怪不得我会眼熟,却是早就见过它。”

    “天尊眼熟之物……”宁道奇略微讶异,立即深思,很快面色一愣:“难道……”

    “呵呵呵呵……天外陨石?却是连我都被蒙混了一下。”景添抬起手,看着‘邪帝舍利’忍俊道:“这明明就是‘随侯珠’嘛。”

    “果真是‘随侯珠’!”宁道奇感叹,料想不错。

    之下鲁妙子和石之轩也明白了,因为景添不会拿这话骗他们,那么‘邪帝舍利’那天外陨石的来源,便是有人为了遮掩‘随侯珠’而故意编造出来的了。

    也是,如果说是‘天外陨石’的话,估计便只有江湖人士会动动心思了。但如果暴露其是‘随侯珠’的话,那么恐怕早就被各代朝廷觊觎,轻易从江湖人手里夺去了。

    “好了。”景添弄明白了‘邪帝舍利’的跟脚之后,自然兴趣大减,当即将随侯珠放回铅盒,对石之轩说道:“既然对邪王重要,那便予你拿去吧。”

    “这……”石之轩虽然欣喜,但必须做出点样子,因此有些犹豫着说道:“此乃异宝……”

    “行了。”景添摆手打断:“当年在魏国的时候,我便对这‘随侯珠’没有太多兴趣,如今虽然勉强足够我收藏,但那里面的杂乱精元却不为我所喜,并且对我也毫无用处,便给你去吸收了吧。”

    “多谢天尊!”石之轩连忙欣喜拜谢。

    “天尊长寿。”鲁妙子在一旁笑着拍马屁。

    “去吧,闭关将其中精元吸收,而后再将其拿来给我。”景添盖上盒盖,扔给了石之轩。

    “多谢天尊成全之恩!”石之轩连忙小心翼翼地接下,再次拜倒……

    一个时辰之后,鲁妙子和石之轩从道观之内走出,一路向皇宫之外离去。

    出得皇宫,鲁妙子向石之轩一拱手,笑道:“恭喜邪王了,即将达成所愿,我中原再添一宗师矣。”

    “还要多靠天尊成全。”石之轩微笑颔首,并忍不住将怀中的木盒紧了紧。

    “哈哈!那老朽便不做拖延之事,先预祝邪王大功告成了。”鲁妙子笑道。

    “多谢,就此暂别。”石之轩笑道:“待我功成,必与鲁兄大醉一场。”

    “好!老夫定为邪王备下好酒以待。”鲁妙子长笑一声,而后和石之轩拱手道别。

    两人分行两路,鲁妙子一边走,一边颇为感叹,感叹石之轩的际遇。同时,忍不住回想之前在道观内的聊天情景。

    “不对!”骤然一声惊呼,鲁妙子突地停下了脚步,骇而转头,隔着城墙向皇宫内看去。

    “何事惊呼?”石之轩身形一转,仿佛幻影一般迅速来到了鲁妙子身边,凝神扫描周围。

    啪!

    鲁妙子突然伸手,一把抓在住了石之轩的手臂,用力攥紧,并且微微颤抖。

    “鲁兄何意?”石之轩感受着手臂上的力道,蹙眉不解地询问。

    “可、可……你可还记得……方才在道观内……”

    “鲁兄冷静。”石之轩眼见鲁妙子如此失态,不禁低喝着提醒。

    “呼——”鲁妙子放松了手上的力道,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掉,总算将情绪平复了下来。

    “究竟何事,令得鲁兄如此?”石之轩没有挣脱鲁妙子的抓握,再次低声询问。

    “之前……”鲁妙子的声音有些颤抖,小声说道:“天尊有言,这‘隋珠’,他老人家在魏国的时候便见过……”

    “有何不对?”石之轩不解:“你是惊异天尊长寿?若按魏末算起,至今也有……五十四载,若按魏初算起,至今也有……两百多载。”

    石之轩掐算着说道:“以我推算,天尊真人当是魏末出身,否则再驻颜有功,也不可能如此年……”

    “错了!错了啊!”鲁妙子突然摇头打断。

    “错?何错之有?”石之轩不解。

    “石兄!”鲁妙子改了称呼,眼睛盯着石之轩双眼,面色凝重地低声说道:“此‘邪帝舍利’乃你魔门重宝!必有记录!我且问你,鲜卑北魏,此物在何处?”

    “在……”石之轩突然睁大双眼,愕然呢喃:“向雨田……”

    “这便对了!”鲁妙子仿若谈秘地悄声说道:“自向雨田之后,‘邪帝舍利’的位置便有明朗记载,因此,天尊所说见过,只能是在向雨田那处见过!”

    “这、这般算来的话……天尊年寿岂不是……”石之轩更加愕然,低声说了一半,没有将那‘接近三百’的数字说出来。

    “哎……”鲁妙子莫名地一叹,而后迎着石之轩的不解神色,继续悄声说道:“天尊的年寿只多不少!再看其驻颜之术……老朽不禁心生惊天妄测。”

    “鲁兄所猜是……”石之轩暂时压下了心中的惊疑,低声问道。

    “石兄魔门、乃传自先秦百家,老夫刚刚想起了一份记载。”鲁妙子一副荒唐的神色。

    “记载?”石之轩莫名,言道:“请鲁兄明指。”

    “战国末年!魏之大梁城外,有仙山降临,有仙人问世!其时,七国踊献珍宝……”鲁妙子仿若低吼地说道。

    石之轩猛然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向鲁妙子。

    “若天尊真正神通!其言之魏……”鲁妙子深吸口气,这才艰涩地说道:“其非鲜卑之魏!其非曹氏之魏!其乃……战国大梁之魏!”

    嗡!

    石之轩大脑一片空白……

    =======================================

    PS:嗡!地球大脑一片炫彩,为何?因为‘喵☆喵’妹子又打赏了两千起点币~(未完待续。)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