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十九章血兰奇蛊
    婆罗洲的大河上,一艘银白色的大船停靠在水边,此时正值雨季,河水滔滔汹汹,倒也能停驻这样的大船。沙曼朗从踏着水面,灵巧的从一旁的树枝上勾到船头,蹿上了甲板。他背着三尺高的一筐藤篓,里面散放着一些植物和不知名的东西。

    最显眼的,还是一只银白色的金属小箱子,被沙曼朗小心的提在手上,钻进了大船里。船舱只有两个房间,其中一扇大门散发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沙曼朗将右手按在门上,一道蓝色的光芒扫过他全身,大门无声无息的滑向两边,里面是一件地方不大,但设备齐全的实验室。陈昂正在拿着玻片,对着仪器扫描。

    他面前的蓝色溶液中,一缕血红的丝线,勾勒出一个奇怪的花纹,沙曼朗小心翼翼的打开白色的金属箱子,里面放着几个透明的采集箱,几只鲜艳的树蛙、毒蛇,和一些看不出物种的剧毒生物被放在里面。

    “大师!”沙曼朗双手合十,恭敬道:“我去采药时,听到附近的土人说,在丛林里发现了许多挣扎的痕迹,看上去不像是大型动物,我去看了,发现有人类的血迹。”

    “还在附近找到了许多武器和弹痕,却没有发现袭击那些人的生物受伤的痕迹。还发现了两艘被遗弃的船只,一艘摔下了瀑布,另一艘却停在圣地的附近。龙王那里会不会……”

    陈昂头也没抬,盯着显微镜道:“不用管他,龙王会处理好一切的,专心研究复原巫虫,等到你恢复了婆罗洲的巫地,这里才能彻底的安全下来。”

    陈昂在数据库里输入了一连串的公式,准备抽空传送给《永无止境》的第六遗传实验室,他现在主要研究的是血兰与环境之间的动态联系,关系到血兰药品的药性分析。陈昂自己一人为中医小组,而第六实验室则全体专攻现代遗传学。

    “把八号,给我拿过来一下!”陈昂对沙曼朗吩咐道。

    沙曼朗小心的打开旁边的玻璃柜,紧张的拿出一只生态箱,递给陈昂,里面一只血红色拇指大小的树蛙安静的蛰伏着,陈昂对着它轻轻一弹指,它就乖顺的翻起肚皮。

    沙曼朗可不敢小看这只毒物,他是亲眼见过它舔呧鳄鱼的鲜血,仅仅用了三秒钟,这只可爱的小东西就毒杀了一只两米长的鳄鱼。

    树蛙雪白的肚皮乖乖的朝着陈昂,任由他抚摸,陈昂用量滴器吸取了四分之一滴的血兰花溶液,滴在树蛙的肚皮上。血红的溶液融化进了树蛙的肚皮里,泛着诡异的通红,小树蛙翻起身来,肚皮一鼓一鼓的。

    一丝丝血丝渗入了它的身体,沙曼朗觉得它背上的血色花纹越来越红了,有种仿佛鲜红欲滴的感觉,他连忙扎破手指,放入了生态箱里,任由树蛙吮吸。

    随着时间的流逝,沙曼朗的脸色越来越白,他连忙从怀里掏出一颗腥臭的药丸,服了下去,面色转变为诡异的潮红,一丝丝黑气爬满了他的脸孔,又随着树蛙的吮吸,化为黑线,没入树蛙的身体里。

    “婆罗洲的巫术太过原始,以毒药刺激自己的身体,固然能起到锻炼的作用,但对身体的破坏,也太过暴烈了,难怪你们巫师一个个气息阴深,身体循环阴化、不平衡。沙曼朗你执意修行毒巫术,以后体液都是剧毒,不能轻易和人类接触。”

    沙曼朗俯下头颅,恭敬道:“上师慈悲,我们族人传承的巫术就是如此,我也只愿巫术能在我这一代顺利的传承下去,不敢奢求其他。”

    叹息一声,陈昂摊开土著们传承的树皮图腾,指点到:“你们祖先发现了雨林的毒物,对血兰花的有着神奇适应作用,并利用这种综合的反应,炼制神袛之血这种巫药,延长你们的寿命。”

    “但这种方法,太过原始和粗陋,我利用中土苗疆传承的蛊术和你们部落的原始巫术,改进了这一过程,提高了对血兰毒素的净化能力,能延长你的寿命至少五百年,这个过程中,你要不断地服食一些毒物,巫药,每七年就要服用大量的血兰。”

    沙曼朗抚胸道:“我会去中土传承上师的奇术,在苗疆为上师物色一名心地善良的弟子,并誓死守护血兰圣地。”

    “有着我的信物,两只蛇王会配合你,你也可以选择蛇群中的一只,作为自己的巫术伙伴。”陈昂淡淡道:“巫药最重要的,是本命血蛊,你要小心保护好它,不要让它出现在你身体的外面,血蛊吸收血兰和毒素,寄生在你的心脏里,控制净化你的血液,延长你的寿命。”

    “你可以利用血蛊,控制和命令毒虫,躲避和震慑丛林的野兽,即使受到致命的严重伤害,也可以通过召集毒物来疗伤,血蛊不死,你就不死。”

    血红的毒蛙不知什么时候,跳到了陈昂的掌心里,一双金黄的眼睛直直看着沙曼朗,它纵身一跃,跌入了蓝色的溶液里,血兰花的血丝仿佛有生命一样,迅速的围绕它缩成一个小球,陈昂从溶液里拿起这个胶质球,递给了沙曼朗。

    看着血红的球体中,悬浮的树蛙,沙曼朗硬着头皮将它吞了下去。

    他脸色开始奇怪的血红了起来,人也昏昏沉沉的,陈昂手一挥,拉着他离开了实验室,这么重要的实验体,可不能让他出什么乱子。沙曼朗跌跌撞撞的爬到了甲板上,眼睛一翻,浑身抽搐了起来。

    “救命!”远方两个黑影看到了船只,激动地朝这边跑来,他们身后,还有一名白人女子,被人搀扶着往这边走。一只猴子当先敏捷的跳上了船,看见陈昂,机灵的爬到他面前,朝他作揖。

    “哈!你这个小机灵。”陈昂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纵容它爬上自己的肩膀。

    当先的两个男人,狼狈的跟着上了船,急忙对陈昂说道:“你快过去帮帮忙,我的同伴走不动路了。”

    陈昂冷冷的撇了他们一眼,感觉到后面熟悉的气息,冷笑不已,这位白人从头到尾只说自己的同伴如何的行走艰难,却半字不提,他为什么不敢自己去搀扶他的同伴。

    旁边那人略有迟疑,但还是很快反应过来,一同向陈昂求助,他看见沙曼朗痛苦的抽搐着,连忙从腰包里掏出一支针剂吗,说道:“你的同伴似乎中了蛇毒,我这里有一支万能血清,你下去救他们,我就给他注射。”

    这些美国探险者似乎从未考虑过其他人的危险问题,或者说他们不认为别人有理由不为他们献身,似乎是因为他们自认为,曾经给这片土地带来“文明”的原因。

    看着陈昂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回头看到身后,大河上一条水线迅速的靠近船只,其中一人愤怒道:“别管他们了,快开船,快!”

    看着陈昂微笑的站在原地,那人一把掏出枪来指着陈昂的眉心,冷冷道:“把钥匙给我,不然我毙了你!”旁边的人大喊道:“不用钥匙,船长室可以直接发动。”

    “你为什么不去救你的同伴呢?”那人惊讶的发现,陈昂用流利的英语问他。

    “哈哈!狗屎,我还以为你不会说英语呢!”那人感觉到脚下的船板震动,兴奋道,眼里露出残忍的光芒,“现在,我数三声,要么你跳下去,要么我把子弹打进你的脑浆里。”

    他得意的还指了指水面,眼里冒出狰狞的光芒,大笑道:“现在我们有人填那畜生的肚子了!”

    “等等,本好像对我们喊着什么!”另一人,指着岸上道。

    河岸边上,搀扶着女子的白人男子和当地人激动的朝船上大喊,当地人对他们做了一个摆手的手势,隐隐约约能听到一点声音:“达达尔、胡可西!达达尔、胡可西!”

    “这是什么意思?”男人惊讶的问,另一人回答:“好像是要我们回去接他!”

    “不!”浑身颤抖的沙曼朗露出一个奇异的微笑,忍着疼痛说道:“达达尔,是万物的精灵,胡可西是自然的宽恕。”

    “这是什么意思?”男子饶有兴趣的问,手中上前一步,想要逼退陈昂下河。

    “巫师,饶命!”沙曼朗笑道,“他在喊,巫师,饶命!”

    “你……”男子刚想说些什么,一个巨大的阴影就猛地窜了起来,血色头冠的大蛇一口咬住他的上半身,“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猛然响起来。

    远方的河岸上,当地人激动的跪在地上,紧紧的压着头颅。

    甲板上,另一个男人难以置信的看着巨蛇,那只恶魔一般的巨蛇,就这样温顺的匍匐在陈昂的脚下,高高的将他抬起……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