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十二章永不无情
    陈昂挽着一匹高头骏马,苦笑着看着眼前抓住他缰绳的少女,曲非烟郁郁的抬头看着他,眉宇间有着几许幽怨之色,她拉着陈昂的马,微张着口,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又有些踌躇。

    “哎!”陈昂一脸无奈的看着少女。

    “你是不是不准备带上我了?”曲非烟闷闷道,扭头不让他看见自己眼中的泪光。

    她的声音有些呜咽,带着一丝倔强,陈昂知道如果不跟她解释清楚,恐怕她转身就会追上来,不得不勉强一笑,劝说道。

    “我又不是不回来?这天下间,哪有不散的宴席,只是占时的别离,又不是一辈子不见,来,给你檫一檫!”陈昂递过去一角绢布。

    曲非烟蓦地夺在手上,转过头去松开了手里的缰绳,手上把绢布帕子捏的紧紧的,强压着情绪,故作平静道:“那你走吧!记得来找我!”

    陈昂略一沉吟,苦笑一声,拜托道:“我给你的医书,你要收好了,等到了大城镇,你找一家书局帮我把它刊行天下,以后那群牛鬼蛇神有什么麻烦找上门来,你也不必管,自然有人收拾他!”

    看着少女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陈昂只得继续道:“那群三教九流收集的赎身书,你也帮我代收吧!我留下的银子,你用来建一座大大的藏书楼,也不要禁止人来借阅,等你书楼建好的那一天,我一定会回来看书的!”

    曲非烟紧捏着的帕子松了松,她转过头来,还是原来那副古灵精怪的样子,朝陈昂吐了吐舌头,做鬼脸道:“知道了,差人鬼。你快走吧!我只是和你开玩笑而已!”

    陈昂苦笑着摇摇头,一拉骏马,绝尘而去,消失在暮日的余晖里。

    看着他的身影渐渐远去,马蹄声越来越远,曲非烟笑盈盈的脸上,忽然泪水夺眶而出,旁边的蓝凤凰无声的靠了过来,把她按在自己的胸怀里,一股压抑的哭声,渐渐传开。

    日头渐渐西移,只剩天边的一抹残霞。

    江陵城外的官道上,一座供行人歇脚的古旧小亭子里,数十人打着火把,围成一团席地而坐,当中一位面貌奇古的老者,猛地一拍地面,愤愤道:“嵩山派的那群狗杂,一点小事也做不好?你去问问,那陈昂真的是黄昏时分,便已经出城了吗?”

    一旁一位身材魁梧,髯须根根如铁的老者目光闪动,沉声道:“鲍长老不慌,想必那人已经在路上了,周围被我们神教布下天罗地网,无论他往哪里走,都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另一位中年妇人,脸色阴鸠,不可置否道:“那人好厉害的本领,剑伏正邪两道,就连神教之中,都颇有些好手着了他的道道,其他不说,光光那悲酥清风,就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东西,还是小心为上!”

    那鲍长老摆了摆手,无所谓道:“三娘多虑了,教主特地派遣平神医来助我们,这点麻烦,不足为虑,我们这么多人在这里,难道还怕他一个小辈不成?”

    说着冷笑道:“也就是五岳剑派的人窝囊,才使竖子成名!等到他落在了我们手里,平一指问出悲酥清风和三尸脑神丸的药方来,就是大功一件!”

    那桑三娘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看着他,沉声道:“鲍长老,慎言!”

    鲍长老自知失言,连忙闭嘴,不再提三尸脑神丸,东方不败高居教主之位后,一直荒废教务,隐居在黑木崖上,这让他的手下蠢蠢欲动了,竟然有些不把他放在眼里,若不是东方不败武功绝世,又有童百熊这一批死忠,鲍长老早就试图发难了。

    ‘得儿得儿’的马蹄声渐近,亭子里的众人都机警的站起身来,望向官道那的一侧,鲍长老眼中神光闪烁,沉声道:“我们的人没有发来消息,大家看紧点!”

    天边的官道上,一匹骏马踏着碎步,悠悠的往前过来,一名神情闲逸的青年提着一把长剑,斜斜跨在马鞍上,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

    黄昏的暮光最后一丝,也消失在天边,天空霎时昏暗了下来,一簇摇曳的灯火悬在马背侧,神骏的高头大马,看见前方杀气四溢的几人,停下了步子,不安的刨动着地面。陈昂拉起它的缰绳,微微轻扯,让它平静下来。

    他笑着看着亭子里的几人,江陵城的官道上,这时应该正是乡下的晚归者赶回城里的时候,黄昏暮色下,农夫路人匆匆的往前走,实在是一副安逸温馨的场面。

    可现在,却只有一群浑身煞气的江湖中人,站在这官道中间。

    陈昂不是一个喜欢杀人的人,但当他看到魔教拖着晚归路人的尸体,抛弃至道旁的时候,也忍不住让长剑沾上了鲜血。

    虽然他现在在笑着,可眼里只有冰寒一片。

    “陈昂,你把我们神教弟子怎样了?”鲍长老厉喝一声,身子忽然像一只黑豹一样猛地扑出去,矫健敏捷之处,并不见半点凝涩,他狗熊一样笨重的身躯,如此跑动起来,给人视觉带来极大的冲击。

    陈昂由高处歪着脑袋看着他,嘴角的微笑越来越莫名,他缓缓问道:“你们在这里埋伏陈某,要说隐秘吗?却堂堂的站在大道的中央,要说明目张胆吗?又派人截杀经过的行人,这倒让陈某有些不解?”

    鲍长老扑倒他跟前,忽然笑了起来,“你说那些行人?不错,为了防止他们走漏消息,是我命神教弟子处理掉的!”

    “可那些人不过是一些无辜百姓罢了!你们要藏起来,他们如何发现得了?可你们大大咧咧的坐在路中央,全然不做隐蔽,却为了隐秘而杀人,这真让我难以想象!”陈昂眼神清澈,似乎有些不明所以。

    鲍长老冷哼一声,不作回答,只是和其他几人一起,把陈昂团团围住,陈昂看见他一尘不染的衣裳,整理的整整齐齐的挂饰,忽然忍不住叹息一声。

    “在陈某眼里,生命是一种极为精彩的东西,就像晨风中一缕泥土的馨香,即使是一位默默无名的普通人,他的声音也应该是道旁的一株鲜花,在无人知道的地方,开的绚丽而璀璨。”陈昂没有理会他们的小动作,把眼神投向远方。

    “陈某身怀一种怪病,难以哭,难以笑,即使乍逢大喜大悲,心里也只是一片平静,总感觉自己有一天,会对这世间种种真情,苦厄,浑不在意,如一块草木顽石,不喜不悲,不死不朽!”

    陈昂的脸上一片平静,忽然转头问他们。

    “你有没有听见过,雪花飘落在屋顶上的声音??你能不能感觉到,花蕾在春风里慢慢开放时那种美妙的生命力?你知不知道秋风中,常常都带着种,从远山上传过来的木叶清香?”

    “这是陈某一位神交已久的朋友,发出的诘问,陈某也用来提醒自己,珍视生命,即使心中被寒冰冷透,也要保持一丝真挚的善念!不至于……”

    陈昂低头冷笑:“不至于变成一个为了身上的衣裳洁净,滥杀无辜之人!”

    话音未落,剑光乍起。

    鲍大楚看到了一生中,最为惊心动魄的剑光,他见过任我行的倾天一击,悍勇凌厉,气势无匹而不可阻挡,也见过东方不败的诡异剑法,鬼影重重,邪意的如同妖媚。

    但这些都不如陈昂的这一剑。

    那种有生命一样的璀璨,带着一种薄弱,却坚韧的气质,仿佛世上最苍白,却最温暖的情感,这不是一种剑术,而是一种坚持与感动,源自最卑微而最伟大的人性。

    陈昂的瞳孔,已经是湛蓝一片,却不同于以往如同千年寒冰的蓝,失去了那种刻骨的理性与冷静。温润如同大海的汪蓝,平静却涌动着生机,一种淡淡的,但确实存在着的情感,包含在他的眼神中。

    第一次,陈昂开启超频状态之时,更像一个人,而不是高居九天的神袛。

    一点,一点,血花从陈昂的剑尖垂下,滴落在了地上,鲍大楚等人艰难的捂着自己的咽喉,眼中是一片茫然。鲍大楚嘶哑的呜咽几声,左手的指缝间,一点点鲜血渗了出来,他右手无力的朝天空抓握了两下,无力地垂了下来。

    陈昂举步从他们身前走过,说过之处,魔教之徒无不纷纷退走,他们紧张的看着陈昂,随着他的脚步一步一步的接近,手中的刀剑拿捏不住,掉落了下来。

    鲍大楚四人的尸体,这时候才‘嘭‘一声,摊倒在了地上。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