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八章独孤剑术
    下一刻,众人就看见,木高峰‘嘭’的一声,从天上重重摔下来,双手掩住了自己的咽喉,鲜血还不停地自指缝间泌出,一柄暗淡无光的黑色飞镖,静静的插在上面。

    陈昂也看到了他那张已因痛苦而痉挛的脸,失望的叹息一声:“世界那么大,为何不去看看?非要来找死呢?”

    几步来到他身前,陈昂一寸一寸的将飞镖从木高峰的喉咙里拔出来。

    此时场中,却是人人变色,一片压抑的气息,安静的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清晰可闻。

    塞北明驼虽然称不上什么绝顶高手,但也和嵩山十三太保中比较厉害的几位不相上下,现在却躺在这里,如同一条死狗,真教人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下方窃窃私语的五岳剑派弟子都安静了下来,像是中了定身的术法,傻愣愣的看着陈昂,好像在看一只怪物。

    定逸师太默然想到:要是余沧海走的晚一些,只怕这地上又要多躺着一个人了!

    陈昂,又是陈昂。

    仿佛石头里蹦出的孙猴子。

    没有师承,没有江湖朋友,打着一个‘赛华佗’的名号,一出场就要了青城派的一条人命,打得余沧海的脸啪啪响,还逼得他不得不忍。

    然后,又一镖射死了塞北明驼木高峰。

    这哪里是‘赛华佗’,简直是‘赛阎王’嘛!

    现在看来,余沧海不但不是缩头乌龟,反而办事真是妙极了,聪明的不得了,不然,青城掌门余沧海,就要变成青城派已故掌门余沧海了。定逸师太和刘正风都大大的为他庆幸。

    只有一个人,眼神炙热的像一团炭火,看着陈昂背心发痒。

    一回头,果然是林平之在看他,眼中洋溢着满满的希冀,仿佛看见了救出自己父母的希望。

    恒山派的人还有任务在身,定逸师太又急于找寻仪琳,见陈昂并没有让她们进去的意思,便与恒山派群尼向西搜了下去,刘正风率领众弟子跟了上去。她们一走,群玉院外便剩下陈昂等人。

    “没事了!出来吧!”陈昂朗声冲里面喊道,就听见柜子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曲非烟探着一个脑袋,从柜子里往外看,瞧了林平之一会,就把紧张的仪琳小师太拉了出来。

    “闷死我了!”曲非烟拍着自己的胸口,她的小脸红扑扑的,显然在里面难受的不行,看到陈昂和令狐冲在那里喝酒,眼睛一亮,抬手就要拿起酒壶。

    “哎呦!”她搓了搓被陈昂一筷子敲中的手,气鼓鼓的看着他。

    “小孩子不要喝酒!”陈昂收回手里的筷子,为自己倒了一杯,笑道:“令狐兄,你要再不走,只怕下面来的,会是你不想看见的人。”

    令狐冲想不想看见岳灵珊,陈昂不知道,但是要是看见岳不群,他估计要头痛死了,以岳不群装出来的古板性格,看见令狐冲出现在妓【院里,有他的苦果吃!就连他的小师妹,估计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果然,听了陈昂这么说,令狐冲的脸上立马出现了紧张的表情,他有些害怕的回顾,却不知道他的一番表现,早就让岳不群给看在眼里了。

    “说的是,这里毕竟不是久留之地,陈兄弟,在下就告辞了!”令狐冲冲着陈昂抱拳道,他生性放荡不羁,爽朗豁达,交朋友从来不问身份和地位,甚至连采花大盗田伯光都能结交,一番交谈下来,对陈昂也颇有好感。

    “我说天下有五门半的奇功绝艺,先前仅仅说了五门,关于剩下的半门,我有一句箴言要送给令狐兄。”临走之前,陈昂把酒送别道“昔日有剑魔前辈独孤求败,于深谷之下,建立剑冢,后有神雕大侠杨过误入其中,获得传承,据他记载,剑魔前辈留下了这样几句话!”

    “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奈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令狐冲乍然听到这句话,既惊且佩,亦体会到了其中的寂寞难堪之意,仿佛被一种无形的气魄拨动动了心弦,虽然只是寥寥数语,但依然他心驰神往,热血沸腾的,胸中激动不已!

    他豪气大发,朗声道:“荡尽仇寇,败尽英雄!一剑既出,天下伏首!前辈风采,真是令人心向往之!”

    陈昂道:“既然是剑冢,独孤前辈自然留下的他用过的配剑,第一柄是一柄青光闪闪的利剑,独孤前辈留言道:「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我为它评词为:无厚入有间,无招胜有招。”

    “好剑,好箴言,好评语,独孤前辈的留言好,陈兄的评词更好!”令狐冲拊掌大笑,此时他还不能理解这些武学至理,但究竟是天生剑骨,一听之下,便有所触动。

    “第二柄是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悔恨无已,乃弃之深谷。」,第三柄是玄铁重剑:「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我为他评词为:举重若轻,举轻若重,轻重自若!”

    令狐冲听到‘重剑无锋’便觉得有些痴了,再听到陈昂评语‘轻重自若’,更是大为震动,他喃喃念着:“五岳剑派中各种剑术,华山剑术险峻,泰山剑术雄伟,恒山剑术幽静,衡山剑术惊奇,嵩山剑术峻秀,但不论哪一门哪一派,变化又如何不同,总以轻灵迅疾为尚,这重剑之法,真是超乎这世间剑术的潘篱。”

    他乍然听到这些剑术至理,不由得想着出了神,痴痴道:“不知这第四把剑,又是何等的雄奇?”

    陈昂笑着看着他,“神雕大侠也是这样认为的,但当他打开剑冢一看,却见这第四把剑,剑身剑柄早已腐朽……”

    一旁听着出神的曲非烟却“啊!”的一声惊呼,急忙问道:“这独孤前辈用的神兵利器,怎么会腐朽呢?”

    陈昂却笑道:“因为这不是一把神兵,而是一把木剑!”

    “什么?”曲非烟惊讶的站了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跳着脚,急急追问道:“怎么会是一把木剑?为什么是一把木剑?”

    陈昂笑着负手,没有直接回答,却道:“独孤前辈在剑冢上刻到:「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于无剑胜有剑之境。」”

    他顿了一顿,一字一句道:“我为他评为: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这话宛如一道惊雷,彻响在几人的耳边。

    仪琳、曲非烟固然是骇然之情,溢于言表,但一向洒脱不羁的令狐冲,也是张大了嘴巴,一脸动容之色。

    过了好半天,他才失魂落魄的喃喃道:“我自诩为剑术上佳,就连师傅的一手精妙绝伦的华山剑术,也有信心在十年之内赶上,岂料这五岳剑派,竟然如同天地中一井,我这井底之蛙,洋洋自得,岂不是笑话,大笑话!”

    说完,他又哭又笑,手舞足蹈,不能自已,蓦然回过神来,对着陈昂便是长长的一鞠躬,道:“多谢陈兄点醒我,这独孤剑术,虽然寥寥数语,更无一字诉说剑招剑法,但半门奇功之名,当之无愧,为我辈剑客的堂皇大道!”

    陈昂将他若有所悟,不禁失笑:“可这并不是那半门奇功啊!”

    他伸手将令狐冲推了出去,淡淡道:“你再不走,你师妹就要来了!她要看到你在这里,不知道怎样生气呢!关于那半门奇功的事情,等你遇到了华山后山的那个人,你就知道了!”

    令狐冲刚想说什么,就隐隐听到外面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仔细听,还能听到陆猴儿的怪叫,连忙抓起仪琳,头也不回的逃走了!

    只听到留下的一句,“陈兄弟,改天请你喝酒!”

    陈昂看着他的背影,哑然失笑,原本就悟性绝佳的令狐冲,又得到了独孤求败的剑理,那独孤九剑在他手上,又会焕发出怎样的光彩呢?

    “再见到你时,我们不一定是朋友,但一定要是一个好对手啊!”

    陈昂不由得对日后,令狐冲手上的独孤九剑,深深的期待起来,那时候,深蕴独孤剑意的令狐冲会是他最好的对手和老师,两人的决战,才会有更大的收获。

    最好能因此启发风清扬,使他更进一步,这样,与他决战于华山之巅的时候,绝对会给陈昂更大的启发。

    拥有超频状态,大脑极度开发的陈昂,不需要去寻找各种奇功秘籍,因为每一位和他交手的绝世高手,都是一本绝世秘籍,教给他的不但有自身的武学,更是蕴含他们独特的感悟和智慧,这才是陈昂攀登武学大道的依仗。

    以手中长剑,心中飞刀,与群雄论道,决战于武学之巅,印证胸中所学,不亦快哉!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