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第六章五大奇功
    藏在暗处的木高峰因为相貌丑陋,身体残疾,长期受人歧视,久而久之心性扭曲,为人心胸狭窄,他和林平之两人被藏在暗处把之前的事情都看在了眼里。木高峰见到陈昂的暗器如此犀利,脑子一转,就想到了一股毒计。

    他让林平之过去叫骂,自己在暗中挑拨,要使陈昂和余沧海之间撕破脸皮,最好把五岳剑派也卷进来,让衡山城的水变得更混。

    他在这翻来覆去的叫骂,挑拨的余沧海是火气上涌,如果不是刘正风和定逸师太拦着,就要上前把林平之这个小驼子撕成碎片了,可林平之已经把陈昂当作自家报仇唯一的希望,加上他把余沧海恨到了骨子里,嘴上越骂越恶毒,后来干脆忘了挑拨之事,只想把胸中的一口的恶气出出来,想着哪怕被立即杀死也无憾了。

    陈昂看了他一眼,指着他叹息道:“你又何必这样不爱惜自己的性命呢?你父母拼死把你救出去,本是想着是你活的平淡幸福,脱离这一潭浑水。你要报仇,救人,也是一番孝心,没人能说你半点不是,但你现在仇未能报,为了逞一时之气,就要枉送性命,就让人大大的为你不值了。”

    林平之骂的热血上涌,听到陈昂这一番话,如同一盆冷水浇了下来,想到自己不孝之处,忍不住跪在地上涕泪四流“平之少年意气,杀了余老狗作恶的儿子,他要找我算账,纵然被他杀了也就罢,我也不曾有半点不甘怨气,只当是自己求仁得仁罢了!”

    “只是家父家慈,又是何其无辜,他找我算杀子之仇,害得我家破人亡,我如何能不恨他?一恨这老贼心狠手辣,作恶多端,二恨我自己年少无知,害了家人,让他杀了我,也算是为我,报了第二个仇吧!”

    陈昂听了摇头,叹息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要是你真的认为,余沧海要杀你全家,只是为了报杀子之仇,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什么?他这话一说出来,不但林平之震惊的看着他,其他人也惊骇不已,余沧海被说中心里的大事,脸色惨变,就要出手阻止,但还没出手,就被一个相貌丑陋的古怪驼子拦了下来,他一掀额前的乱发,嘿嘿笑道:“余观主,先不要急着杀人灭口嘛!”

    原来木高峰听到这个消息,竟然也忍不住现出身来。

    余沧海看着木高峰,又看了看陈昂,知道自己万万挡不得这两人联手,在另有隐情的情况下,刘正风和定逸师太也绝不会出手相助,按照定逸师太嫉恶如仇的性格,知道原委后不找他麻烦,就算万幸了。

    当即哼了一声,左手一挥,道:“咱们走!”率领本门弟子,便即退走。

    留下定逸师太、刘正风率领恒山派群尼和衡山众弟子,站在原地,此外,还有一个除了陈昂谁也不知道的岳不群,隐身在一旁。

    林平之骤然听到隐情,那里还顾得上其他,他挣扎着像陈昂恳求道:“请前辈告诉我原因,告诉我原因啊!”声音凄切之处,让人不禁为他叹息。

    令狐冲在陈昂身边,见到这种情况,连忙将他扶起,他素有侠义心肠,也为林平之向陈昂求情道:“陈兄要是不碍事,就不妨告诉他吧!”

    “我既然点了出来,就不会不告诉他,只是这其中的原委,还要从头说起!”陈昂缓缓道:“你可知道,这世间有五个半奇功,是天下绝顶,少有人能挡,只要练得其中一门,不敢说称霸江湖,但扬名立万,逞威一时却不是难事!”

    “哦?”令狐冲疑惑道:“除了少林寺的《易筋经》,武当派的《太极拳经》,为当今武林双壁,还有那门功夫,可以与它们媲美?”

    “少林、武当,的确是当世武林双壁,《易筋经》和《太极拳经》也确实是我所说的五门半的奇功之一,但要说无双无对,那可未必!”陈昂抬起酒杯,给两人加满。

    众人晒然,并不觉得有什么武功可以与这武林双壁媲美,只觉得陈昂年轻气盛,见识浅薄,不过再说大话而已,倒是隐身在一旁的岳不群眼神一凝,凝神听了下去。

    陈昂笑了笑道:“魔教前任教主,威名赫赫,他所练得武功就是那五门半的奇功之一!”

    令狐冲有些不解的摇摇头,“魔教任我行任教主,固然是武功高强,难逢敌手,但却无人知晓他练习的是何等武功,纵然十分精深,只怕也难与《易筋经》《太极拳经》相比,陈兄此言确实托大了。”

    刘正风和定逸师太带来的弟子,更是在下面窃窃私语,显然对陈昂的话是极为不屑的,在那小声嘲笑,反而见识更高的刘正风和定逸师太,却一脸严肃,警惕的看着陈昂。

    “令狐兄实在太过小看这门神功了!或许精深之处,它不如少林、武当,但练成之后的威力和可怕之处,甚至还要在两者之上!”陈昂微微一笑道。

    “什么可怕之处?”令狐冲面露好奇之色。

    陈昂抬起酒杯,指着它道:“我们常人练功,犹如在这酒杯里积水,须得每年每月勤学苦练,才能积蓄一些内力,就好比用着杯子,去接那每日一两滴的露水,旷日持久,才能练得一身内力!”

    “这是自然,修炼内力,岂有终南捷径,就算是资质再好,悟性高超的天才,也必须每日里磨练,一点一滴的增长功力!”令狐冲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那要是有一门武功,可以掠夺他人的功力,炼化增长成自己的修为,这样的功夫,难道还称不上是神功吗?”陈昂悠然道。

    这话音一落,衡山、恒山的诸位弟子固然是骇然失色,就连一向洒脱的令狐冲也紧张的站了起来,只有刘正风和定逸师太还能保持镇定,这倒不是他们修养深厚,而是他们早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刚听见的时候,他们比令狐冲也好不了多少。

    江湖中人,无不是把内力视为自己的命根子,要是废了他们的功力,比一刀杀了他们还难过,任我行的这种魔功,着实在江湖上激起过很大的风浪。

    要不是任我行已死,五岳剑派的弟子那个不是要被师傅提着耳根,三令五申的强调《吸星大法》的厉害之处。

    过了好半天,下面的诸位五岳剑派弟子才回过神来,有心反驳陈昂的这种‘妄言’,但看到自己掌门前辈一副面沉入水的样子,心里又信了八分。

    定逸师太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号,沉声道:“施主说的没错,不知施主与当年的任教主,是什么关系,为何对这些旧事如此清楚?”这些事已经是几大门派的秘传,想必日月神教那边的新教主,也不会轻易透露出这种前教主的事情,这让定逸不由得怀疑陈昂的来历。

    毕竟一个突然出现,一出场就能逼退余沧海的高手,很难让人相信他没有来历。

    “任我行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我有关系!”陈昂的口气大吓死人,一副全然不把任我行放在眼里的样子,事实上,他还真的从未把任我行放在眼里,一个修炼吸星大法这种三流武功的人,他就是真的瞧不起。

    别看陈昂嘴上把《吸星大法》列为奇功,但在他心里,《吸星大法》连给《易筋经》和《太极拳经》提鞋都不配,因为武学在他心里,是用来升华生命本源,锻炼元神精气的进化之路,内力是开发人体潜能,平衡五行阴阳的奇异力量。

    一切用来增强斗狠,挖空心思增加威力的武功,如果不能涉及人体进化,都是邪门歪道,不值得一提,别人觉得武功的威力很厉害,但在现代社会出身的陈昂看来。

    武功练得再厉害,能比得上战机吗?比得上宇宙战舰吗?吸星大法吸人内力,能比得上三千米外狙死你的巴雷特吗?有着人体宝藏不挖掘,不走长生进化,锻炼精神的正道,去追逐这些小道,真是可笑!

    在陈昂看来,人体是一口挖不尽的深井,每当你以为它潜力已尽的时候,它总会给你惊喜,陈昂超频状态全开的情况下,能控制人体每一个细小的神经末梢,微端肌肉,了解身体每一个细节,但就是这样,还有细胞、基因的力量未能掌控。

    更别提探索了几个月,还是一团雾水的内力、精神力了。

    《吸星大法》这样用别人驳杂的力量,污染自己潜力之井的愚蠢功法,陈昂向来是不屑一顾的,不然也不会任由任我行关在梅庄底下。

    但他这话一出口,就引得众人纷纷侧目。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