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幻想世界大穿越 > 救世军十
    从鹏城到北方基地的路上,浮空基地用了两天,一路上楚恒一句话也没说。

    从南海到长江南岸,这大片的地区,在传统上被称为华南区的土地上,到处都是毁灭后的余烬,大地被灼烧成玻璃装,又有新的泥土因为洪水的泛滥而覆盖在上面。

    在浮空城上俯视而下,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丝毫生命存在的痕迹,这让楚恒从心底感觉到一丝寒意——这可是上百万平方公里的生物圈全部的物种啊!

    无穷多的生命,无限的未来和可能,乃至记忆力哪些后世赫赫有名的名字:噩魔大帝、枭龙、混海王、金翅大鹏王、白象王、士尊,那种万物霜天竞自由,百族争霸谁称雄的豪迈盛世,被人以倾天治理,生生抹杀。

    怎能让人不胆寒?

    哪一个异能者可以无动于衷?

    楚恒仿佛看见,地球生命繁衍进化,各种智慧生物竞相绽放自己辉煌的大争之世,被人类以绝对恐怖的手段,屠杀、血洗、降未来硬生生的斩断。

    他忽然回想起后世百族对人类的评价和那种恐惧到骨子里,暴虐也到铭刻在基因里的疯狂报复,哪怕对进化没有任何意义,也要以人类为最珍贵的食物,作为盛宴和祭祀的必备材料的态度。

    “人类是天魔,是罪人,只有罪人的血才能取悦地母!”

    “人类有原罪,正是应为人类在统治地球的时候,残忍暴虐,获罪于天,才遭到了地母神的惩罚!”

    楚恒忽然有些明白了百族对于人类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正是应为这种因为长期被人类支配,屠杀,扑食,虐待而写在基因里的畏惧,才会让他们面对人类时产生那种极度自负,疯狂暴虐又非常在乎,几乎病态的关注,模仿人类的一言一行,文化历史的扭曲态度。

    这是蝼蚁翻身做主人的扭曲和疯狂。

    “大雨和季风应该会带来生命的种子啊!”楚恒听见身边有人不解道:“为什么洪水已经过去一天了,这里残余的生命和其他地方传播过来的生命依旧处于停滞繁衍的状态呢?”

    “就连细菌的种群扩张都近乎停滞了!”

    “因为它们在恐惧!”

    “恐惧?”

    “对,恐惧我们人类,只要我们还没有离开这片区域,就没有生命敢在这里繁衍!”

    “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我们已经破译了外星细菌的部分遗传密码,研究报告中就有外星细菌的集体意识,集体潜意识研究成果。外星细菌为了自身的生存,会篡改宿主的基因,而这一片区域的生命基因早就在外星细菌的控制下,抑制了它们的繁殖冲动!”

    “我们的敌人不仅仅是没有意识微生物,更是一个宏达而另类高度进化生命!这是一场波澜壮阔的进化战争,是人类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为人类的延续和进化牺牲一切!”

    “我们要将人类的霸主地位重新铭刻在地球的生物圈中,让这个世界得到其他物种明白,它们进化的道路由我们决定,要将它们对人类的恐惧,刻在它们的遗传基因里,作为生存最重要的本能——我要让它们永远不能忘记……”

    “被人类支配的恐怖与委曲求全,适应人类的耻辱!”

    “如果这些物种敢站起来,那就要有被我们打断脊梁的觉悟!”

    随着这位军人平静,冰冷,隐含杀气的宣言,楚恒忽然感到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捏住了一样,喘不过气来,一种被刀锋贴着脊梁划过的寒意,让他浑身一颤,打了一个寒战。

    “为什么我会恐惧?我不也是人类的一员吗?”楚恒不解,他呆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下意识的忽略了军人口中的‘外星细菌’。

    两天的浮空城之路途平静的波澜不惊,尽管着已经进入长江上游的异变生物圈,但始终没有一个变异生物的大型族群敢于冒犯这只浮空舰队,偶尔有无意间靠近的变异飞禽,看到人类都露出警惕而恐惧的姿态。

    丝毫没有楚恒映像中的暴虐和嗜血,仿佛它们看到人类就攻击的本能,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终了一样。

    三个月后……

    北京基地

    “楚恒,明天又是注射基因抑制剂的时间了……”

    楚恒步行在北京-天津-环渤海人类安全基地的大街上,听着身旁新认识的朋友方怀安有些神经质的抱怨,那个男人消瘦,身上有种暴躁而不安的躁动气息。

    两人都是异能觉醒者,在这个普通人占压倒性数量优势的基地里,很轻易就形成了一个小圈子,楚恒虽然本能的想隐藏起来,但已经被强迫登记在案,所以不得不表现出一个异能者应有的样子,将自己打扮成一个普通的异能者。

    “你应该已经感觉到了,基因抑制剂……呵呵,说的好听,要抑制我们体内的不稳定基因,防止恶性异化……但谁不能感觉到,这东西是用来抑制我们异能的!”

    “我的异能已经开始衰退了……政府在迫害我们!”

    方怀安浑身抽搐着,神经质的翻着白眼小声说:“他们在恐惧我们的力量,嫉妒我们的能力!”

    楚恒阴沉着脸,努力表现出一个普通异能者应有的态度——愤慨而又却懦,但他心里的怒火却已经压抑不住了。

    “方怀安这个蠢货!他不会以为政府真的不监控我们吧!这种话可以在心里抱怨,说出来就是未来的罪证,政府想要算账的时候,这些都是催命的证据……不过这样的蠢货,正是我最好的掩饰伪装……最近异能的进步近乎停滞。”

    “没有脑核的辅助,我的异能修炼本来效率就下降了很多,自从上个月开始注射基因抑制剂开始,能力的进步慢如蜗牛……政府是要毁掉所有的异能者啊!”

    “我用了两个月就达到了15级的水平,但这一个月,居然不进反退……我已经不能再等待下去了!再等下去,政府会困死我的,到时候,就成了权贵,官员手下的狗。他们要我生则生,要我死……也不费什么麻烦!”

    “我重生会这个世界,不是为了给政府当狗的!”

    “一定,一定要逃出这里!”

    楚恒心里下定决心,表面上却不动声色,依旧表现出一副怒不敢言,却懦,窝囊的样子,同时也注意到了方怀安脸上那一闪即逝的不屑表情,楚恒心里只是冷笑。

    “异能者是新人类,是比人类更适应这个世界的伟大存在,是造物主的宠儿……”方怀安依旧喋喋不休的宣传他的‘异能者优越论’‘血统论’和‘自然选择’,楚恒照旧表现出一副深有同感的样子,唯唯诺诺的赞同着。

    但两人都知道,如果他们敢把这些话更任何一个普通人说,人家只要说一句:“更适应这个世界?进化者?没关系,我们人类从来都是让世界来适应我们的,这个世界淘汰了人类,那就毁灭它,改造一个适应人类的世界吧!”

    他们就只有‘敢怒而不敢言了。’

    但这一次,方怀安在宣扬完他的陈词滥调后,却没有离开,而是神神秘秘的看着楚恒。

    方怀安用一种考量的眼神把楚恒从头看到脚,眼睛里隐隐有些嫌弃,但却不得不捏着鼻子,装出一副关心有加,器重非常的样子对楚恒耳语:“你知道地母神吗?”

    楚恒半是假装,半是真的惊骇疑惑问:“什么?”

    “地球是有灵的!万物是有灵的!这灵就属于地母,这万物就属于地母……”方怀安脸色是十分的严肃,他嘴里念出了楚恒熟悉到滚烂的一句话。

    “人的灵是有属的,它是地母的长子,是万物的兄长,受地母的宠爱主宰大地一万五千年……但人的灵背叛了地母,它喝下地母的血……于是就有了罪,这罪属于灵,无可饶恕,不可辩驳,是人的原罪!”

    楚恒在他心里跟着方怀安一字一句念完了《地母经》的序章。

    “地母神教,原来现在已经出世了吗?”楚恒的心里泛起了惊涛骇浪。

    只有他知道地母神教在‘未来’的影响力,地母圣女——沈慈安应该在四个月后带领追随者于新大陆祭祀肉体,取得百族的谅解,创立了在末世影响最大,甚至在百族变异生物中也有大批信徒的地母神教。

    原罪、天属是早期地母神教最重要的两个思想,前者解释了末世的起因——因为人类犯了罪,人类破坏地球环境,灭绝地母创造的万物,压迫奴役自己的‘兄弟’,所以喝了地母的血,有了原罪,受到了惩罚。

    而‘天属’的,‘无罪’的变异生物就是地母派来惩罚人类的,因为人类的灵有罪,所有所有人,包括婴儿都是有罪的,要在世上受苦,受折磨,直到赎清自己的‘罪’,才能回归地母的怀抱。

    “所以人类承受的一切灾难都是应有的惩罚,而变异生物将代表地母惩罚我们,用我们的血,洗清地母的血……变异生物与人类是平等的……地母为了宽恕人类的罪,它唤醒了一部份义人的灵,使他们有大能……于是有灵的大能便赎完了他们的罪……罪人世世代代都要受苦,这是回归地母怀抱的唯一途径!”

    基地的林警官皱着眉头,铁青着脸念完手中材料上的文字,忽然重重的把手中的档案摔在地上:“这东西是什么鬼?”

    “老林,别生气嘛!这是我们从一部份继续犯罪的嫌疑人手里收缴的材料,好像是一个自称慈安圣女的华裔搞出来的东西,从美利坚那边传过来的……”

    “那些异能者以为我们调制他们的混乱基因是在迫害他们?”老林指着脚下的材料冷笑道:“所以搞出这些东西?特么还想当大爷呢!”

    他看着脚下那所谓‘慈安圣女’的画像,一口唾沫吐了上去:“玛德智障!”

    “异能者……新人类,既然不想做人了,那就送他们去做鬼!”

    “不好好收拾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帝国主义!”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