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73章 医院上班
    “跟我混?”夏云杰闻言看了沈子良一眼,不禁笑了,“放心,虽然你现在成了我的仆从,但我是不会过问你的事情的,当然伤天害理,强人所难的事情还是别干了。<-.没什么事情该干什么干什么,也别来烦我。”

    “是杰哥。”沈子良闻言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怕夏云杰把他当个奴隶一样来使唤,要那样他真就生不如死了。

    夏云杰不置可否地瞟了沈子良一眼,然后向沈子良要了他的电话,又稍微了解了一下他的情况,便离开了东凯酒店。

    日本京都。

    麻生沙树再次来到那座遮掩在松林之后,被绿草覆盖着,野花开遍xiǎo溪两旁的庭园。

    这次那位皮肤白皙如雪,体态丰腴性感,容貌端庄高贵的女阴阳师千叶佳子,没有用茶水招待不管在日本商业还是政界都拥有一定影响力的麻生商事社长麻生沙树。

    千叶佳子只是站在一株雪松下,优雅的背对着麻生沙树,淡淡道:“十天时间还没到,麻生君来此所为何事?”

    “情况有些不对,我的人传来消息説,钟杨颖最近精神状态已经完全转好,没有半diǎn被式神困扰的迹象。”麻生沙树看着千叶佳子那优雅的背影,眼里流露出一抹复杂的表情。有畏惧,有狂热,还有一丝怀疑和羞恼。

    不管怎么説,他麻生沙树也是日本政商界赫赫有名的人物,尤其在京都zhè gè 城市,他麻生家更是势力庞大,无人敢轻视,没想到到了这里却连杯茶水都没有。不过麻生沙树却没有在语气中表露出任何一丝不满。

    一位能跟鬼神打交道的人,终究还是让麻生沙树心存畏惧。

    “哦!”千叶佳子闻言终于动容,缓缓转过身子,美眸深深看了麻生沙树一眼,道:“你在这里等一下。”

    説完千叶佳子款款朝松林遮蔽下的木屋走去,丰腴的身子在宽松的阴阳师服饰下显得格外的优雅性感。

    木屋里面的布置很简单,正对门的地方摆放着一个神龛,神龛上面挂着一张身穿阴阳师服的老人的画像,那是千叶一脉的先祖。

    神龛前有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把黑尺,一把木剑,还有一个黑色的子母环。

    千叶佳子走到神龛前,微微鞠躬,然后对着子母环念念有词。不一会儿,便有一缕黑烟从那母环中飘了出来,在空中凝为一披头散发,样子狰狞可怖的女鬼。

    女鬼,其实也jiu shi 千叶佳子豢养的女式神一出来便张开满嘴的獠牙,阴森森地道:“千叶佳子,为何把我召唤出来?”

    “尤美代子碰到了diǎn麻烦,你速速查问一下是何事。”千叶佳子面无表情地道。

    女式神説话虽是阴森森,却丝毫不敢违抗千叶佳子的命令,闻言马上闭上嘴巴和眼睛,如同老僧入定一般,久久不动。

    许久,女式神才重新睁开眼睛,説道:“尤美代子説那女人的枕头下面藏着一样东西,那东西散发出来的力量会伤害到她。”

    子母环里囚禁的是一对母女式神,母女连心,虽远隔千山万水却能借助子母环通过特殊法术进行交流。

    千叶佳子闻言黛眉微微皱了起来,嘴中再度念念有词,那女式神便再度化为一缕黑烟缩回了子母环中。

    将女式神再度收回子母环中之后,千叶佳子起身走出了木屋。

    “大师,可算出是何故了吗?”见千叶佳子出来,麻生沙树收起内心的不耐,起身恭敬的问道。

    “那女人枕头下藏有辟邪之物,式神无法近她身。你派人把它取走,且看看她是无意中得到了件辟邪之物还是请到了高人。”千叶佳子道。

    “是,多谢大师,我这便派人去办这件事。”麻生沙树闻言暗暗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千叶佳子的法术出了问题,他就没什么好dān xin 的。

    至于什么辟邪之物,派个高手把它偷走便是。至于高人,他就更不dān xin 了,既然是高人又岂是那么容易遇到的,况且就算对方真的请到了高人麻生沙树也不怕,因为他眼前这位jiu shi 货真价实的高人。

    ……

    江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位于江州市市区中心高新路上,是目前整个江州市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医务人员力量最强的综合性医院,其中附属第一医院的中医科更是享誉省内外,每年都有不少外地的患者慕名而来。

    今天是周三,夏云杰一早便来到了江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虽是一早,但医院门口已经有不少人在挂号。尤其是中医科的专家号,大多数时候不一大早来是根本挂不到号的。

    因为上次去冯家时夏云杰曾经特意jiāo dài 过,不要张扬,一切低调行事,所以夏云杰的到来除了冯文博亲自带着办理手续,安排中医馆的门诊室稍微引起一些人的惊讶以及cāi cè 之外,其余一切倒也都风平浪静。反正中医科一直是江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重diǎn科室,每年都会引进一些中医生,这夏云杰既然是老院长亲自带来的,多半不是他的学生jiu shi 他朋友的学生,倒也没必要太过大惊xiǎo怪。

    江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中医馆很大,占了医院大楼整整五六两层楼。这两层楼不仅有一间挨着一间的中医门诊室,还有针灸室推拿室以及抓中药的药房。

    中医馆的门诊室在六楼。一进六楼就可以看到除了每个门诊室门口挂有门诊医生介绍之外,在候诊厅的墙壁上也挂着一排排写有门诊医生介绍的牌子,大多数都是副主任医生以上,有些还是中医博士生导师,某国手,国手得意门生等等。反正能在江州市附属第一医院中医馆挂个牌单独门诊的,写出来的介绍大多数都是挺牛逼的,不是擅长zhè gè jiu shi 擅长那个,不是高学历高职称jiu shi 出身名医名门,医学历史底蕴悠久。

    夏云杰的名字倒没挂在候诊厅墙上,但他的门诊室门口的墙壁上倒挂了一张。上面的介绍写得极为简单,夏云杰,男,主治医生,出生1983年,自幼随名医学医,擅长各种疑难杂症。

    “师叔,您看zhè gè 介绍要不要改一改?”冯文博把夏云杰引到他今天要上班的办公室,见夏云杰盯着墙上的自我介绍看,不禁有些忐忑地道。

    实在是zhè gè 简介太过寒碜,在这到处不是硕导jiu shi 博导,不是博导jiu shi 老中医老名医的地方,冯文博实在不敢想象会有哪个病人会跑来找师叔zhè gè 要文凭没文凭,要职称没职称,要师门渊源没师门渊源的年轻医生看病,除非他脑子出问题了。

    虽説这是按着师叔的要求来办的,可事到临头冯文博却又dān xin 万一师叔老人家坐诊一整天都没一个病人上门,他的脸面没地方搁呀。

    “不用,就这样挺好的。再説我这么年轻,你真要往我头上戴高帽,也没人相信呀。”夏云杰笑着摆摆手道。他倒是挺喜欢zhè gè 介绍,简洁实在。

    见夏云杰这样説,冯文博也不好再説什么,把夏云杰引进办公室,把医院里门诊的流程什么的説了一遍,本想呆在门诊室里陪师叔的,不过却被夏云杰给支走了。

    中医馆除了真正的名中医,挂号时需要直接説明自己要挂哪个专家号,普通号则是可以随便找医生看病,只要不是专家就行。

    来这里看病的,不少是慕名冲着专家来的,所以专家门诊室门口总是排着长长的队伍,反观那些普通门诊室门前就显得有些门可罗雀,至于夏云杰所在诊室的门口,别説门口罗雀了,一整天几乎没有一个人光顾。好不容易到快下班时,有个病人走了进来,可是一见夏云杰穿着白大褂坐在办公桌后,二话不説掉头就走。走到门口时,还特意看了下门口那个介绍牌子,似乎想确认一下里面zhè gè xiǎo年轻究竟是不是zhè gè 办公室的门诊医生,等他确认jiu shi 夏云杰时,竟然还夸张地摇摇头,好像在説就这diǎn年龄,这diǎn资历也能在中医馆“摆摊”,看得夏云杰哭笑不得,也总算明白为什么冯文博建议要改简介了。

    这年头,医院其实跟人才市场没什么区别,很多时候人们注重的还是那些摆在明面上的文凭职称之类的东西。

    不过夏云杰无所谓,他行医不是为了赚钱,更不是为了虚名,只是闲着无聊做diǎn善事,顺带着也增加diǎn生活阅历。所以医院下了班后,夏云杰还是得骑着自行车去bluenight酒吧上夜班。

    上班下班,酒吧的生活依旧,酒吧工作人员对他的态度也依旧,唯一有变化的恐怕jiu shi 艳姐。

    自从那晚之后,艳姐找他tán huà 的次数比以前更频繁,看他的眼神也多了一丝让夏云杰説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好在艳姐是朵百合花,是老板的女人,所以艳姐虽然找夏云杰的此次比以前更频繁,但却没有人往男女guān xi 上面去想,包括夏云杰在内。

    今天照样差不多在凌晨两diǎnzuo you 下班,像往常一样夏云杰在同事们尤其是张xiǎo俊嫉妒的目光下,和乌雨琪等三位美女有説有笑骑着自行车离开了酒吧。

    玫瑰园,黑夜中,八号别墅主卧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钟杨颖满头大汗,浑身颤抖地抱膝坐在床上。就在刚才,那已经渐渐被她淡忘的女鬼再次找上了她。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