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无上仙医 > 第60章 御鬼陷害
    “咳咳,钟姐你慢用,我去忙事了。<-.”夏云杰急忙dǎ duàn ,然后转身忙其他事情去了。

    有个词叫人财两得,他突然发现,像钟姐这种女人这么赤裸裸地发出吃软饭的邀请,绝对算得上是人财两得的美事,很诱惑人!如果他暗地里不是一位巫师,如果他真的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打工仔,他不知道这一刻他是否能挡得住zhè gè 诱惑!

    还有个词叫越得不到的东西越想得到,男人如此,女人亦是如此。钟姐之所以想包养夏云杰,倒并不是説真喜欢上夏云杰,也并不是説寂寞难耐到迫不及待地想找个男人玩玩。主要还是因为被噩梦搞得夜不能寐,突发奇想想找个男人陪睡,当然也可以满足生理需求,刚好夏云杰人长得纯朴干净帅气,就像人畜无害的邻家大男孩,是她可以接受的类型,这才有意无意地暗示了几句。本以为凭她的姿色还有金钱诱惑,还不是手到擒来,没想到几次暗示,夏云杰竟不上路。如此一来反倒让她有种欲罢不能或者切确地説心有不甘的感觉,这才有今晚的单刀直入,而结果还是一如之前,不仅如此,夏云杰竟然还好心好意地给她拿来了一张鬼画符。虽然她不相信鬼画符,但这一刻拿着这张鬼画符,除了感到yi wài 荒唐,钟姐心底还破天荒地感到了一丝温暖,这种温暖她已经很多年没感受过了。

    把鬼画符收好,钟姐一个人静静坐在角落品尝着那一杯就值好几百块钱钱的hennessy。喝完之后,一如既往,钟姐离开了酒吧。

    出了酒吧,有一辆香槟色的宾利车在路口等她。车的驾驶位上坐着一位留着一头男生短发型,全身黑色着装,神色冷峻,年纪大概在三十岁zuo you 的女子。这位女子是钟姐的司机兼贴身保镖。

    “老板。”女子见钟姐出来,帮她打开了后车门。

    “回玫瑰园。”钟姐边弯腰坐进后车厢,一边很简洁地説了一句。

    玫瑰园,江州市真正的富人区。

    坐进车子后,钟姐从包里拿出那张夏云杰给她的鬼画符。

    符画得很乱,看不出来跟之前那些“大师”给她的有什么区别,倒是纸张却皱巴劣质了许多,不像那些“大师”给的,全都是用很精致的香囊装好甚至有两个符箓还是刻在上好的桃木上。后者“大师”称之为桃符,説桃木有驱魔辟邪之效,那桃符乃是采百年桃木之心所制。如此两相一比较,夏云杰给的符箓就整一地摊货,估计仙人桥随便找个算命先生身上都带有一大把。

    想着,想着,钟姐嘴角逸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为了这么一张破符箓,自己刚才竟然好像动情!什么时候自己这么容易动情了?莫非自己真的老了吗?还是这该死的噩梦,让自己变得脆弱了?

    心里想着,钟姐摇下了车窗,手指优雅地夹着那张破纸符,望着车窗外的目光有些冷,她要让那个年轻人跟这张纸符一起消失在黑夜里。

    她还不会下贱到去纠缠一位年轻人,虽然zhè gè 年轻人委实有些特别。

    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她刚zhun bèi 松开手指时,鬼使神差地她又收了回来。

    回到位于玫瑰园带花园的别墅。钟姐把夏云杰给的破纸符压在枕头下,但依旧像往常一样不敢入眠,她怕一入眠,那恶鬼就会出来,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医生説她这是精神压力太大,给她开的都是安神类的医药,大师们説她这是鬼压身,给的是些驱邪符,但结果不管是安神的医药还是那神秘的驱邪符全都没半diǎn用,而如今她又怎么可能会相信一个酒吧服务生给的破纸符呢?无非死马当活马医,反正人家好心给的扔掉也是可惜,姑且用一晚上吧。

    睁着眼睛不敢入眠,但最终钟姐还是挡不住睡意沉沉睡去。当钟姐睡去时,一缕常人肉眼看不见的黑烟从她佩戴的蓝宝石里飘了出来,在空中显出一满身鲜血淋淋,长舌头,独眼的女恶鬼来。女恶鬼一出现,整个房间都骤然阴森了下来。熟睡中的钟姐似乎也感受到了这股阴森,黛眉下意识地微皱了起来。

    人鬼殊途,人怕鬼,鬼其实同样也怕人,因为人有生气,也jiu shi 阳气。人属阳,鬼属阴,阳气若足便会伤阴气,所以一般情况下人下意识里不喜欢坟地等阴森之所,鬼同样也下意识里会躲开人多生气足的地方。通常都逗留在人烟稀少的荒山野岭之所。不过有些厉鬼却是不怕生人,就像有法术傍身的人不怕恶鬼一样。只是这年头会法术的人就像大熊猫一样稀少,厉鬼同样也是如此,而且无缘无故下厉鬼大多数也不会轻易攻击生人,毕竟生人身上有阳气,厉鬼又不懂法术又没法器,终究还是会受到一些伤害。

    但从钟姐佩戴的蓝宝石中飘出来的女恶鬼,显然是认得钟姐,一从蓝宝石里出来,那只独眼就冲她射去绿幽幽的光芒,然后张牙舞爪地朝她扑去。

    不过还没等它扑到钟姐的身上,突然间从钟姐头枕之下亮起一团霞光。

    “呲!”地一声,那女恶鬼的双爪躲避不及碰到了霞光,顿时就像枯草碰到了明火似的,竟冒起一团黑烟,整个带有长长指甲的双爪全都被烧没了。那女恶鬼吓得一下子就化为一团黑气缩回了蓝宝石,过了好一会儿才敢从蓝宝石里再次飘出来。

    只是这次飘出来,女恶鬼却不敢再次火燎火急地扑向钟姐,而是亮着它那只绿幽幽的独眼围着她飘来飘去,愣是不敢扑上去,而它那只双爪如今虽然又长了出来,却忽隐忽现仿若随时会随风散去。

    过了好一会儿,女恶鬼才鼓起勇气再次扑向钟姐,不过还没等它扑到她的身上,那团霞光又亮了起来,吓得女恶鬼倏地一下又缩回了蓝宝石,这回却是再也不敢出来了。

    房间里阴森森的气息没有了,熟睡中钟姐的眉头也下意识地舒张了开来。

    日本京都。

    一座遮掩在松林之后,被绿草覆盖着,野花开遍xiǎo溪两旁的庭园里,年刚四十岁,正直人生精力和事业巅峰的麻生沙树正襟危坐地看着千叶佳子慢悠悠地煮着茶水,眼中微微流露出一丝畏惧。

    千叶佳子,皮肤白皙如雪,体型丰腴性感,容貌端庄高贵,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她是一位出生名门的贵族夫人,让男人一见就有种征服她的冲动。

    第一次见到千叶佳子时,麻生沙树也有征服她的冲动。那时他还不把一个阴阳师放在眼里。像大多数日本人一样,他们承认阴阳师的存在,但内心深处却又总不相信他们真有沟通鬼神的神秘力量,就像中国人一样,他们对那些道士,那些算命先生的总是不相信和质疑。麻生沙树之所以会找上千叶佳子帮忙,是因为他的父亲极力推荐她,説她是一位真正掌握神秘力量的阴阳师,再加上在dui fu 钟杨颖的事情上,麻生沙树实在有些素手无策,这才姑且试一试看,找上了千叶佳子。

    千叶佳子的方法很简单,只让他想bàn fǎ 弄到钟杨颖一根头发,生辰,还有一件她随身佩戴的玉石类饰品。一开始麻生沙树觉得千叶佳子的方法跟那些故弄玄虚的阴阳师没什么区别,但为了讨好千叶佳子这位美女,他还是一一照做了。

    本来这些事情做妥之后,麻生沙树也没多少放在心上,但一段时间之后,他安排在超胜集团的人却传来消息説,钟杨颖最近精神状态不大好老是去医院,不仅如此她还突然变得热衷与访问名刹古观,甚至还偷偷请人在家里做过法事。

    依旧是那个充满贵夫人气质的成熟女人,那天鹅般优雅的脖子下酥胸依旧高傲地耸起,但再次面对千叶佳子,麻生沙树却再也没有半diǎn非分之想,有的只有隐隐的畏惧。

    这是一位真正能与鬼打交道,拥有神秘力量的阴阳师!

    “麻生君请用茶。”千叶佳子终于煮好茶,帮麻生沙树倒上,朱唇微启道。

    她的声音很平淡却偏生带着一丝神秘而蛊惑,让人觉得她似乎很遥远很神秘却又充满了诱惑。

    “谢谢大师。”麻生沙树微微躬身,然后神色肃穆地端起茶轻轻抿了一口,一股清流顺喉而下,口齿留香。

    “好茶!”麻生沙树不禁脱口赞道。

    “麻生君此次前来是否为那中国女子之事?”千叶佳子也轻抿一口茶,然后问道。

    “正是,大师果然法术高明。那钟杨颖最近不是去医院便是去求神拜佛,果真着了道,不知道我何时hé shi 再去跟她谈hé zuo 之事?”麻生沙树见千叶佳子提起钟杨颖之事,目中下意识地闪过一丝畏惧,微微躬身询问道。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