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申公豹传承 > 第六十八章 护送
    雁洲府,玉独秀故地重游,再次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忽然间涌上心头。

    牵着玉十娘的的手,玉独秀缓步在大街上行走,所过之人人群不由自主的分开,那一袭青色的道袍,非凡的风姿,足以让众人明白,眼前这一道一俗不是好惹之辈。

    在城中为小妹买了许多吃食,玉独秀牵着玉十娘的手,向着城外走去。

    城外十里之处的一个密林之中,此时一大对人马站立在丛林中,丛林寂静,除了偶尔有马匹打个喷嚏之外,再无丝毫杂音。

    整队人马都是官府服饰,腰间跨着明晃晃的大刀,在车队的中间,是一个装饰华丽的马车,马车内偶尔有一缕香气逸散而出,令人不由得为之迷醉。

    整个车队大约有二百多人,这马车周边的侍卫格格肌肉隆起,显然是常年习武之人,武艺不凡。

    在车队的最前方,站着一位身穿盔甲的男子,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嘴巴上方绣着两撇小胡子,眼睛锐利犹若苍鹰,幽林似乎瞬间一亮。

    男子手掌骨骼宽大,但却并未有丝毫老茧,显然修为不是一般的厉害,已经褪掉老皮,更进一步。

    男子此时手握腰间的大刀,站在密林中一动不动,周边的侍卫也是一言不发,平白的令周边多了几分肃杀之气,空气中的鸟雀停止了鸣叫。

    不过下一刻,却见那将军猛然间攥住了腰间的大刀,锐利的目光盯着右前方,似乎那里有大敌出现:“戒备”。

    “哗啦啦”一连串长刀出鞘之音响起,幽林被刀光照亮,更显诡异。

    “来者何人?”将军缓缓抽出了腰间的大刀,面色凝重,身为一个武道高手,他能感觉到前来之人武道修为之高,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扑面而来。

    听闻那脚步声沉稳,但却别有一分韵味,因为那脚步声好像是一种旋律,每一步都沉稳,时间不多不少,控制的刚刚好。

    这绝对是高手,一个对全身控制得已经到了不可思议地步的绝顶高手。

    不过令他疑惑的是,在那高手身边,还有一个脚步声,声音沉重杂乱,仿佛是不通武艺的普通人,这一对奇怪的组合,令其心中惊疑不定。

    他不会认为,那脚步杂乱者会是不通武艺的普通人,敢这般大摇大摆找自己等人麻烦的,绝对没有一个是普通人。

    “太平道,玉独秀”声音中正,穿过丛林,落在众人耳中,虽然声音不大,但每个人都可以听得清楚。

    大家都知道,草木虽然可以回声,但也有着消减声音的作用,若是普通人在丛林中用平常声音说话,怕是传不了多远,但玉独秀开口声音并不大,却足以令在场每个人听到,仅仅这一手,就是一个下马威。

    那将军并未放松戒备,依旧保持着警戒:“可有信物?”。

    话音落下,却见脚步声逐渐清晰,一个面容清秀的男子,牵着一个萝莉走了出来。

    男子容貌清秀,女孩子更是粉雕玉琢,仿佛是一块美玉。

    玉独秀在腰间一折摸索,拿出来书信,随手一弹,书信飞出,划过虚空,带着劲风笔直的向着那将军面门射去。

    玉独秀的这一手并不算是高明,在后世会魔术,懂得玩扑克的家伙都能将扑克射出很远。

    玉独秀武道在身,手劲岂是普通人可比,这书信自然是射的更远。

    那将军手掌猛的伸出,长刀出鞘,瞬间用刀背拍住了书信,缓缓停在身前,看着那书信没有什么诡异,方才缓缓伸出手将书信打开。

    玉独秀暗赞,这将军好手段,好仔细的心,居然这般小心谨慎,怪不得此行他是首领。

    看了书信,将军面色好了一些,对着玉独秀一礼:“还要冒犯道长,查看道长身份玉牌”。

    身份玉牌,乃是真传弟子的玉牌,身份的象征,人在玉牌在,人亡则玉牌碎。

    玉独秀点点头,将腰间的玉牌摘下来:“自看便是”。

    那将军接过玉牌,手中出现一个玉瓶,与瓶中滴出一滴蓝色液体,随后却见玉佩变了颜色。

    这将军虽然没有法力在身,但却有办法鉴别这玉牌的真伪。

    那将军一步上前,双手递过玉牌:“还请道长恕罪”。

    “无妨”玉独秀一笑,慢条斯理的接过玉牌:“咱们都是任务在身,谨慎一点是好的,这样和你合作,我也能放心一些”。

    说完之后,玉独秀看着那将军:“此行护送的是什么人?”。

    将军摇摇头:“末将不知,还请道长恕罪”。

    “无妨,这是机密,就算是贫道也未曾得到师长告知,只是此行要保护的人是谁?”说着,玉独秀已经看向了那一顶轿子。

    那将军点点头:“要保护的人就在轿子中”。

    玉独秀点头:“既然如此,那就上路吧”。

    将军点点头,手掌一摆,身后的众位侍卫收起了长刀,站立在马车周围,杂而不乱。

    “启程”将军一声轻喝,众位侍卫翻身上马,拥簇着马车,向着前方缓缓行去。

    看着年幼的小妹,玉独秀对着那将军一笑:“不知道车队里可还有马车,我妹妹身子骨柔弱,怕是受不了舟车劳累之苦”。

    将军点点头:“还有几辆备用的马车,还请令妹移驾”。

    有侍卫护送着玉十娘上了备用马车,那将军看向玉独秀:“不知道道长怎么称呼?”。

    “你可以叫我妙秀”玉独秀行了一礼:“将军贵姓”。

    “末将姓牛,牛力本”那将军道。

    玉独秀点点头:“将军名字倒也直爽”。

    那将军面色一红,讪讪一笑:“不知道长是骑马还是乘车”。

    玉独秀看了看马匹,再看看车架,傻子都知道选那个,因为要等那辆华贵的马车,所以马车与马匹是同样的速度,骑马多累啊,玉独秀才没那么傻。

    “我与小妹共乘一车就好”玉独秀道。

    将军点点头:“末将在前面开路,后面还要麻烦道长照应”。

    玉独秀点点头:“自是如此,我奉师门长辈之令下山,自然是要尽心尽力,这后面将军尽管交给我就是”。

    那将军点点头,也不啰嗦,吩咐手下将士请玉独秀进入后车,一行人缓缓上路。

    掀开车窗,玉独秀可以看到马车外的众人默默走着,时刻注意着四周,绝对没有任何人开口说话,寂静的有些令人可怕。

    看着这支队伍,玉独秀有些眼熟,这是一只铁血队伍,纪律严肃的可怕,甚至于已经深入到众人的骨子里,前世那些个雇佣兵,各种魔鬼训练活下来的种子队伍,不都是这样吗?。

    这次护送的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值得派遣这种精英队伍前来,玉独秀相信,这种队伍,即便是在这个世界也不多见,甚至于只有那些少数的军队内王牌才有如此纪律。

    “哥,他们怎么不说话”玉十娘坐在马车内怯生生道。

    玉独秀摸摸玉十娘的头:“这是纪律,因为他们是军人,军人的至高指令就是服从命令”。

    嘴上这般说,但心中却是不屑,此言有些洗脑的嫌疑,什么使命就是服从命令,纯属是扯淡,就算是服从命令,也要分清黑白不是。

    听闻玉独秀此言,周边的侍卫忍不住斜了一下眼角,向着玉独秀车窗内瞥了一眼,这位道长看起来真年轻,却能让将军那般尊敬,要知道平日里将军可是严肃不得了的人,何时这般温和。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