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七十一章 回信
    锐学组的成员听到要考试的消息,比听到分班的消息还兴奋。

    为什么?

    有炫耀的机会了呗。

    古人埋头苦学是为了什么?学得文武艺,货卖帝王家,金榜题名时,衣锦还乡处。

    加入锐学组的学生,首要目标是高考没错,可间中也想证明一下,咱每天学的这么苦,不是白费的。

    曹宝明最是心急,自习结束就去卧推的地方找杨锐,等他一组完成,帮他把杠铃卸下,然后问:“锐哥儿,啥时候给咱做综合训练啊。”

    “做什么综合训练?”杨锐裸着上身擦汗,胸大肌被刺激的霍霍直跳。

    他的身材本就好,两个多月的增肌训练以后,上身已经开始出现明显的肌肉块和肌肉线条了,所谓型男帅哥,正如是也。

    可惜现在的女生放不开,偶尔经过操场这边,也是低着头经过,少有大胆奔放的,让杨锐想听个尖叫都听不到。

    高富帅遇到迟钝女,大概就是这么个情节。

    曹宝明殷勤的递水递毛巾,口中道:“我们想做高考的综合训练,你看,咱们最近都是分单元的练习,可高考不是好多题都是综合题吗?不做点综合性训练,这个成绩就发挥不出啊。”

    “高考还有大半年呢,急什么,现在做综合性练习,达不到最好的效果。”杨锐让开卧推凳给别人,自己站起活动着手脚。

    曹宝明小扭捏了一下,说:“不是为了高考……这不是学校要搞测验吗?我们就想提前练习一下,咱们的成绩越好,你脸上也有光不是?”

    “你觉得自己会考不好?”杨锐奇怪的转过脸去。

    用他的补习手段,锐学组成员已经越越多的人能达到及格的分数线了,尤其是数理化三门课,得到两个及格分数的组员占了一大半。

    这样的成绩,虽然还不足以通过高考,但在西堡中学,已是妥妥的尖子生了,如曹宝明这种跟他学的比较久的学生,排在其他学生前面很容易。

    即使是李学工这种曾经的年级第一,也在短时间的训练以后,得到了二三十分的提高,中游水平的学生的提高就更多了。

    然而,曹宝明显然不满足于排在其他的学生前面。

    他摸着脑门,说:“我就想着,如果我能考个大专线的分数,家里人估计也高兴的很。”

    杨锐目光一凝,缓缓道:“如果考不到大专线,会不会特失望?”

    曹宝明迟疑一下,问:“你觉得我考不到?”

    “如果专门为了这次考试而训练,有可能,但要是为了高考,你们现在浪费时间而训练就不划算了。”杨锐拉着曹宝明离开了一点,说道:“我准备的训练,是以十个月左右的复习为标准的,如果现在用两个星期的时间做冲分训练,会在高考的时候,降低你们的平均分,本能考重点的也许就变成本科了,本能考本科的,兴许就变成大专了,你愿意冒这个险吗?”

    “影响高考肯定不行。”曹宝明遗憾的道:“还以为可以拿成绩单回去。”

    “成绩只要比以前考的好,家里就会高兴吧。”杨锐重新躺回了卧推椅,调整姿势的同时,道:“如果真的想要准备的话,抽出一天时间倒是可以,不过,我觉得先不要给家里人太高的期待比较好,我的意思是,让他们觉得有希望考上大学就行了,毕竟不是正式的测试,分数再高,人家也不一定相信不是?”

    曹宝明咂咂嘴:“让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划不着。”

    “一个人考好成绩是没什么意思,要是锐学组都能考出好成绩,才有点夸耀的本钱。”杨锐说到此处,举起了杠铃。

    曹宝明想了一会,点头道:“要是锐学组都考出好成绩,还真有点意思。”

    “嗯,所以大家继续做单元训练,到了考试前两天,再做几次综合训练……到时候,虽然不能达到通过高考的水平,但应该也有不小的提高了。”杨锐一口气做完了本组卧推,站起以后却笑了:“综合训练,可不是好玩的事。”

    任何训练,都不好玩。

    几天以后,曹宝明就明白了。

    杨锐的训练,除了不到一个小时的讲解以外,就全部是做题了。

    2014年的题海战术,或许没有2004年的时候那么残酷,可依然饱含着令人想死的恶意。

    杨锐从都不相信素质教育的课程的,那东西或许对人生对理想对品味有用,但对应试的试卷没用。

    对付应试考试最佳的手段就是填鸭,它是中国教师用上千年经验总结出的,是对应试教育最强的反抗。

    当然,某些富一代和官一代或许会反对,因为他们的儿女并不在乎是否通过考试。

    但对于需要借助考试改变命运的普通人说,以分数定命运,是他们一生中所能体验到的最大公平。

    此时填鸭,日后才有体现品味的时候。

    西堡中学的学生,都是最普通的一群人,大部分出身农民家庭,好一点的是工人家庭或普通干部家庭,其中条件最好的,也就是杨锐这种。

    如果不想一辈子留在乡镇,他们只有考上大学才行。

    尽管只有十几岁,可学生们清楚自己的命运,即使杨锐的训练枯燥而艰苦,他们依然坚持了下。

    第一天的题海训练就进行了10个小时,结果令杨锐非常满意。

    于是,第二天的题海训练进行了12个小时。

    从早上8到晚上22点,中间仅仅间歇式的休息了两个小时,这还没算早上背英语的时间。

    等到睡觉时间,不用催促,所有人都沉沉的睡了过去。

    杨锐继续住在宿舍,睡前看着曹宝明笑问:“还想做综合训练吗?”

    曹宝明有气无力:“不想了。”

    “算是提前预习一下,明天再训练一天就可以参加考试了,等到高考前,就不会这么轻松了。”杨锐伸了个懒腰,翻身睡下,他也挺累的。

    曹宝明“唔”的一声,疲劳的一动都不想动了。几分钟后,王国华突然坐了起,问:“等高考前就不这么轻松了是啥意思?”

    杨锐早就睡的不醒人事了。

    第三天的题海战术减少了分量,总计持续了10个小时,照样累的一群人要死要活,不过,总是比昨天要轻松一些。

    杨锐自己也做了一些试题,但还是将更多的时间用在了实验室。

    周一。

    卢老师等人准备了七门课的试卷,开始了为期三天的测试。

    对于回炉班的学生说,考试是早就习惯了的事,不过,毕业班的学生还很少这样的经验,倒是颇为新奇。

    杨锐照例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试卷,就像是一名普通学生那样。

    然而,他终究不是一名普通学生。

    不等考试的结果出,一封自《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学报》的挂号信首先寄到。

    从门房拿到信件,杨锐颇有些紧张,好像自己发表第一篇论文时的感觉。

    尽管明知退稿的期刊非常少,但80年代的期刊是什么性格,谁又猜测的到。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