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65.第65章 逗病
    魏振学的老丈人夏元亨是个棉乎乎的老头儿,脸颊上的肉又白又软,似乎很好说话的样子,脑袋跟着女婿说话的节奏,轻轻的点着。

    杨锐发现这招对魏振学非常有用,每当棉乎乎老头儿的蠢女婿说话开始拐弯,时刻准备加速向负情商冲刺的时候,老头儿点头的频率就会改变,魏振学就会精神一振,说回正题。

    简直像驯狗似的。

    杨锐看的那叫一个感慨,巴甫洛夫也不过如此吧。

    两翁婿说了几分钟的闲话,魏振学抽空将杨锐想要借用紫外分光光度计的要求说了出来,又将杨锐写了一半的论文交给他,然后有点紧张的看着老丈人。

    杨锐则是示以微笑。

    论文是用英语翻译成中文的,但读起来依然很顺,夏元亨摸着三下巴,快速看了两遍,才问:“你用过紫外分光光度计吗?”

    “见过。您可以派个人教我一下,觉得我的操作可以了,再让我用。”杨锐还真需要一个人来教。他读研究生的时候,紫外分光光度计还没有电脑屏幕大,重量和西瓜差不多的,属于很普通的实验仪器。现在的紫外分光光度计与大冰柜差不多体积和重量,传输数据用的还是走纸记录仪,可以说,除了理论以外,杨锐是真的不会用此等古董。

    魏振学担心老丈人不同意,抢着道:“我教也行。”

    “不用你教,实验室有实验室的规矩,你教算是什么。”夏元亨出乎女婿预料的决断道:“赶明儿,我给院里打个招呼,你们去实验室抽空儿学着用,到周六应该能学会。我让人给你们登记,从下午开始用,可以用到周一中午,两天时间够吗?”

    “够了。”魏振学都不等杨锐回答,先答应了,而且用得意洋洋的眼神看杨锐,似乎在说:看咱的面子,你的烟酒都白浪费了。

    杨锐不忍揭破,客套一番告辞离开,他特意在楼梯的拐角处停留须臾,就听到身后传来塑料袋的嘶拉声。

    棉乎乎的老爷子在确定礼物呢。

    剑南春虽然没有茅台五粮液的名头响亮,但在80年代仍是难得一见的好酒。实际上,因为要凭票供应的原因,此时的名烟名酒比后世还稀罕。毕竟,30年后的打工者薪水再少,一个月领到的钱总能换到一瓶乃至数瓶的茅台,只是舍得舍不得的问题。

    80年代却非如此,没门路的人要找一张名酒票,多出钱还得认识人才行,这里所说的门路,可比找一个小学校长落户要难的多,手头有空闲名酒票的人,多半也是不在乎钱的人。

    在供应不足的情况下,大城市的黑市也不一定就有货源,有货源一样是卖给熟悉的人。

    杨锐的酒票是从大舅那里拿的,肉联厂自己生产罐头,还有各种其他肉制品,可以据此兑换到许多轻工产品,国企之舒畅也正在于此。

    煤科院这种事业单位就比较可怜了,他们在研究所一系列里面算是富裕的,但论实惠,仍然比不上企业里的一线职工。

    就杨锐送出的两瓶剑南春外加一条牡丹烟,在省城都能用来办理调工作的大事了,若是换到南湖地区,这两件装备已经可以用来做找工作的简历了。

    这可比彩色写真集亮眼的多。

    杨锐要不是下了“血本”,棉乎乎的夏元亨又怎么可能轻易松口。

    至于魏振学的得意,杨锐决定让他继续得意下去。

    这可怜的中年逗,也难得遇到这么开心的事吧。

    ……

    平江煤科院。

    这是一座掩映在花丛、灌木和绿柏中的研究院。普普通通的红砖大门后面,是一条百多米长的双车道平坦水泥路,两边的草坪、花坛、灌木和乔木依次成阶梯状铺开,视野宽广,亲近自然,满眼的五彩缤纷,鼻腔里亦充斥着芬芳。

    路的尽头是一个小广场,至少是转圈400米的规模,中心点缀着一个网球场大小的圆形花坛,里面载着月季、牡丹等花树,且颇有些年头了。

    三层高的苏式拐角长楼是煤科院里唯一的楼房,分割整齐的窗户后面,是大小相等的40多间办公室,两个拐角就是纵向近百间,总计接近三百间的规模,以至于这一栋楼的占地面积就赶得上后世的小规模小区。

    <a href="/23488/">混沌重生君临异界</a>/23488/  站在广场上,能够看到乔木的另一边点缀着一些四合院似的平房,门前还挂着牌子,只是远远的看不清上面写着什么字。

    魏振学主动介绍道:“好几个检测办公室都在西面,锅炉房、耐火材料实验室之类不方便进主楼的,也都在那里。再往前,就是铁丝网那里有篮球架子,还有几个羽毛球的场地什么的。”

    “好大。”粗粗一算,这就是上百亩的架势了。

    魏振学笑:“这还大?球场前面的小树林……嗯,这里看不到,反正,西面的树林,以前都是烧窑,还有一个煤科院自己的砖瓦厂,大炼钢铁那会,我们自己摆了两个高炉,还给别的单位供应耐火砖,当时满地堆的都是砖胚子,被我们小孩子给害祸成两截的砖,一样有人抢着要……”

    这么简单就自曝黑历史了,来到小时候成长的地方,情商是不增反降啊。

    杨锐用生物学家的眼光看着魏振学,随口道:“绿化的挺好的。”

    “有点太好了。我还在煤科院的时候,晚上经常听到老鼠的声音,后来找老乡要了两条狗放到树林里面,结果你猜怎么了?逮出三只兔子!”魏振学咂吧着嘴,赞叹道:“当时老吃粗粮,肚子里一点油水都没有,没想到兔子那么肥……”

    杨锐突然觉得没法接话了,不是没说的了,是想问的问题太多了,又都没有询问的意义。

    比如,你又自曝黑历史了啊,你原来是从煤科院里下到南湖煤科所的呀,那次是因为什么?还能因为什么,肯定是因为逗呀。

    比如,发现老鼠了,为什么不养两只猫,而是要了两只狗?还能因为什么,肯定是因为逗呀。

    比如,两只狗为什么逮出了三只兔子?是一只狗嘴里叼了两只兔子?还一只狗是嘴里叼了一只,脚下霸气的踏了一只?难道狗也被你传染了逗病?

    不对,是我被传染了逗病啊!那狗当然是先抓了一只兔子,然后再抓了另一只啊。

    不过,那狗为啥不自己躲在小树林里偷偷的把兔子吃了?老乡送的狗,总不能像是被训练过的猎犬一样,不吃猎物吧。或者,是两只狗分赃不均?

    不对啊,狗有什么分赃不均的,一定是吃饱了才出来的。唉,两只傻狗还是被传染了逗病吧,我要是狗,我就把吃剩下的三只兔子藏在树洞里,自己出去装可爱,藏兔子的树洞一定要选在活树上,兔子用叶子裹好,再用河泥抱住,树洞里也得盖点土,不能盖太多,最好是到别的地方取土……

    完蛋了,被传染了逗病的一定是我吧,又不是真的要做狗,想那么详细做什么……赶快想点别的……

    对哦,狗是不能做叫花兔的……说不定也可以,怎么说也是有四只爪子的灵长类动物,只要前肢能够临时抬起,取河泥揉一下……

    我呸,狗什么时候变成灵长类了,我还是学生物的呢。

    逗病有药治吗?

    肯定没有了,至少82年是没有的,这个年代的人还没有发现这种病吧——这样想,总觉得哪里不对。

    杨锐两眼无神,突然觉得,就为了一篇论文而与这位中年逗长期相处,真是不划算。

    付出太多了吧。

    他还要借分析天平,借了东西就要还,一来二去就有了长期接触——我为什么要想这个……赶快想点别的……

    “到了,这位是袁研究员。”魏振学的声音打断了杨锐的胡思乱想。

    “哦,逗……袁研究员,你好,我是杨锐。”杨锐和对方握了一个手。

    “副研究员。你叫我袁硕就行了,老袁也行。”这位研究员是个好说话的人,与魏振学大约也是认识的,笑着道:“你是老魏的学生?给他当学生不容易吧。”

    “虽然不是老魏的学生,但也挺不容易的。”杨锐深有感触的说了一句,眼前一亮,快步上前,道:“这就是紫外分光光度计吧。”

    展现在他面前的紫外分光光度计通体白色,漆面光洁,沉稳的坐在水泥地面上。他的前后左右都空出了两米以上的地方,正面也用红色绒布给盖了起来,只露出下半部分的字迹,上面有“岛津”两个字。

    “日本进口的啊。”杨锐说着,迫不及待的掀开了红色绒布。

    “先别动啊,小心弄坏了。”袁硕紧赶慢赶,还是没挡住杨锐。

    三排二十几个按键,裸露在杨锐面前。

    “看起来还挺高科技的。”杨锐感慨了一句,要是拍一张局部照,说这东西是科幻电影里的道具,估计也有人信。

    袁硕不太高兴的道:“这是大型精密仪器,怎么用都有规程的,是受科委直接管理的。你得先听我讲课,通过了考试,才能用。”

    杨锐点头称是,然后好奇的道:“这个真的是大型精密仪器?”

    “当然,国家规定的23种大型精密仪器,咱们院有12种,质谱仪、x荧光光谱仪、x射线衍生仪、红外分光光度计、紫外分光光度计、原子吸收分光光度计、光电直读光谱仪、萤光分光光度计……”袁硕不愧是管理实验室的,仪器的名字张口就来,同时,他又拿起了红绒布,仔细的盖在紫外分光光度计上面。

    杨锐边听边看,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到他读研的时候,某些古董级的仪器其实仍然在用,尤其是给本科生做实验,使用80年代的仪器是常有的事。但是,那个时候的人,再对待今天的这些大型精密仪器的时候,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毕竟,一台新崭崭的国产中档紫外分光光度计也就是一万多块,虽然不至于用坏了就丢,但懒得修理的事情还是经常有的。至于老旧的紫外分光光度计,自然更是不管它的死活,任由学生们蹂躏。

    不过,有趣的地方在于,越是贱养的古董级仪器,越是活的久,或许是愿意用的人越来越少,或许是坚持活下来的都是命长的……

    杨锐亲昵的摸了摸仪器上的红绒布,笑道:“那咱们现在开始学吧。”

    “这就对了,我今天先教你理论。”袁硕激活了好为人师的因子,脸都变亮了。

    杨锐哀叹一声,领到了一本至少200页厚的仪器说明。

    袁硕给他介绍了几个要点,满足了教育学生的心情,就开始有研究员上门了。

    第一位进门的是个鼻子起节的男人。他的鼻梁上方三分之一处有骨凸出,如同竹节一般,很是引人瞩目。

    而这个部位,也被称作“年上”位。

    杨锐摸摸自己的鼻子,心情奇怪的继续读说明书。

    然而,对方的第一句话,就让他坐不住了。

    “周末谁订了紫外分光光度计?我急着用啊,我怎么没在登记表上看到名字?”鼻子起节的男人声音很大,颇为急切。

    袁硕息事宁人道:“登记了就是订出去了,有没有名字,又没影响,老荆你要着急,我给你订周一的。”

    “周一黄花菜都凉了,我论文给打回来了,人家让改,我着急啊。老袁你给我查一下名字,我直接找他去,大不了两人一起用呗。”

    杨锐知道不能躲了,叹口气,站起身,轻声道:“周末的紫外分光光度计是我订的。”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