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六十四章 借设备
    魏振学也懂外语,可他那个年代学的是俄语,老师的水平一般,他也学的一般,别说是用俄语写论文了,用俄语造句都挺费事的。

    “现在孩子的外语水平都这么高了?”魏振学盯着杨锐滑动的笔尖,脑袋乱糟糟的。

    和同时代的研究者相似,魏振学向是个很高傲的人,对谁都不服气,看谁都看不起,到杨锐的实验室,其实也拿乔着一股子劲,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心态,观察着这里,给杨锐做实验助手,给学生们教课,与其说是帮忙,不如说是散心。

    至于杨锐写的论文如何,魏振学既不懂生物学,也不关心,一个高中生写的文章,又怎么能称作论文,只不过是和现在流行的制造永动机差不多的水平罢了。

    然而,整整一张纸的英文字母把魏振学给打败了。

    会英语没什么了不起的,能流畅使用英语可是了不得的事。

    80年代的中国人掀起疯狂的学英语热潮可不是理想的触动,而是真真正正的现实动力。

    年轻人懂英语就有机会出国留学,若是能说会写,进入外交部、外贸部等令人羡慕的单位都不难,有进出口业务的国企、银行、学校等单位对外语专业的学生几乎是敞开了大门的接收,分配住房给安家费等等后世外企做的出的事,80年代的国企也不差。若是急着赚钱,无论是去京城做野导游,还是去深圳闯蛇口,日收百元都不稀奇。

    成年人懂英语自然会受到领导重视,省级以下的单位,找遍大院也不一定能有一个会英语的,和同事相比,会不会英语可谓是天壤之别,不光晋升的时候会被优先考虑,万一需要调工作,也会比别人顺畅不少。

    而在学术机构,英语更能发挥“神奇”的特质,只要能看懂英文期刊,就有一个广阔的世界向你敞开了大门。

    80年代的中国学术界可没有学术打假或者抄袭惩处之类的东西。你翻译几篇英语论文,糅合起,前面加点字,后面加点字,署上自己的名字,根本没人发现——懂英语的其他人也忙着抄呢,不懂英语的想发现也发现不了。

    更难得的是,此时的国人对于抄袭的容忍程度极高,没人在乎本国人的知识产权,也不会有人在乎外国人的署名权。

    假如是比较谨慎的人,不愿意搞抄袭的那一套,那就直说是翻译论文发表,一样能够在期刊上露脸,待遇和本人写的论文一般无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有一些期刊是专门收录翻译论文,以向国内研究界介绍各领域的最新发展。

    可以说,在80年代懂英语,就像是获得了一种异能似的,稍加利用,即可获得令常人难以企及的好处。

    魏振学对杨锐既羡慕,又惊诧,乖乖的等着他写完想写的东西,才问:“你这篇论文,是要发到国外去?”

    “我倒是想,不过太慢了,我想多写几篇以后再试试看。”杨锐将写了一半的文章摊开,从头到尾的检查谬误。

    魏振学“咦”的一声,笑了:“别人还说我爱吹牛,没想到今天就遇到一个更能吹的,你说的像是你投稿了,就能上外国期刊一样?”

    “你说上不了,就上不了吧。”杨锐不想和这个情商低的争执。

    魏振学却不像普通人那样息事宁人,追着杨锐道:“不行,你得说清楚了,你要是不说,我就拿你的文章给别人看。”

    不知什么时候,他手里攥起了杨锐适才丢掉的两张纸。

    杨锐莞尔:“你还是小学生吧,看就看呗。”

    “我先看过了。你的引文里说,人家国外的文献出错了?这你要是能证明,发在国外期刊上,多合适?”魏振学舞动着手里的稿子,再次优越感十足的道:“你年纪小,还不懂国外期刊有多重要……算了,我给你说这些做什么,反正你也没这个水平。”

    “有没有水平咱们不讨论,你知道在国外期刊发表文章的流程吗?”

    “你知道?”魏振学反问。

    “知道一点,像是生物类的,你得随同稿件寄一封投稿信,里面需要向编辑说明有关作者和论文的背景信息,比如说我,就是中国一所乡镇中学的高中生,你说这样的论文,能有多大几率送审?”

    “你还真知道?”魏振学真的惊到了,这年月没有网络,八卦传的快,专业消息却是很闭塞的。

    杨锐不给这家伙解释,摆摆手道:“这篇论文也不像你说的,证明了人家的错误,只是更精确了,就像是把圆周率从3。14推到了3。141一样……”

    “圆周率从3。14到3。141是多大的事,就你小子,好意思这么比喻吗?”魏振学的嘲讽属性再次发作,把杨锐给气笑了。

    对这种卖逗中年,正确的做法是把他看作是幼儿园学历,让其独自卖逗,过一阵子就好了。

    果然,没过多长时间,魏振学又凑了上:“没见你查专业资料啊,里面有些数据还编的像模像样的?”

    杨锐心说:这是我脑海里记下的数据。

    放下手里装样子的英文字典,杨锐干脆道:“你要是真想知道我这篇文章怎么样,我有个主意。”

    “啥主意?”卖逗中年警觉的看向杨锐。

    “我要借用一台紫外分光光度计,你能帮我找吗?”杨锐语气轻松。他也不是全指望魏振学,从西堡肉联厂开一张介绍信,再准备百块钱,在河东省内找一台紫外分光光度计总是能做到的。不过,这又要给大舅等人解释一圈,麻烦总是少不了的。

    魏振学做有机化学的,平时也没少接触这个,笑道:“这个好办,你把要测的样品准备好,我写一封信寄到煤科院,用他们的就行了。不过,实验费还得给,最多我让人家给你算便宜点。”

    “我是想自己测,不是寄样品的这种。”

    “那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了。”

    魏振学等了半天,见他还不解释,只能问:“有什么区别?”

    杨锐心里念叨了一句“情商负数”,摇头道:“这个论文总共就是两部分要点,第一是推断50年代的外国文献有疏漏并证明,第二是用紫外分光光度法重新测定q10的吸光度。如果我把样品寄给对方,这篇论文就有一半是对方完成的了。”

    “他们只是按你的要求测了一遍,怎么就叫有一半完成了?”魏振学的情商像是跳崖了似的,越落越快。

    杨锐叹气:“我如果是正规机构里的研究员,当然没关系。可我就是一个高中生,如果有其他研究员帮我完成了其中各一部分工作,肯定会有人怀疑论文不是我写的。不注意细节的话,会让人说闲话的。”

    “也对,说闲话的最烦了。”魏振学感同身受的理解了杨锐,撮着牙花子想了半天,道:“要不就去平江,我有个师兄在河东大学,他们肯定是有紫外分光光度计的。”

    听到这个答案,杨锐真想一个跟头摔死自己,无奈道:“你岳父不是在煤科院?煤科院不是有紫外分光光度计?你刚还让我寄送呢。”

    “寄送是寄送,亲自用是亲自用,人家有纪律。”

    “河东大学就没纪律了?”

    “当然有……我这也不是,怕人说闲话吗?”魏振学挠头,一副思维混乱的架势。

    杨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想,只能出大招了:“你帮我说服你岳父,给我借用三天的紫外分光光度计,我答应你,只要你给我训练3个实验助手出,我就把这台分析天平借给你,用到你有钱自己买天平为止,怎么样?”

    如果有3名实验助手的话,杨锐就准备再买一台分析天平了,到时候,实验室也可以再扩大一点。期间借一台给魏振学,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实验。

    魏振学的情商虽低,智商是不受影响的,何况,他想借分析天平久矣。

    他迅速给出答案:“我周末回去就找他说。”

    “就明天吧,我和你一起去。”杨锐才不相信这萌物的说服能力呢。

    第二天,杨锐一切准备停当,就与魏振学杀奔平江。

    到了地方,魏振学两袖清风的就要去煤科院找岳父,又被杨锐拦了下。

    他先在国营商店凭票买了两瓶剑南春,外带一条牡丹烟,这才让魏振学带路,道:“去家里。”

    “送礼就送礼,大院里谁家不知道谁家。”魏振学鄙视了杨锐一番,快到的时候,又幸灾乐祸的道:“我刚才忘了说,你其实不用买那么贵的酒,煤科院里送礼,两瓶方瓶西凤就够了,不过,你现在也不及退了。”

    “我也没准备退。”杨锐有气无力的,只觉得魏振学浑身都是负能量。

    后者犹自不觉,又笑眯眯的道:“烟也不用送一条,随身带两盒,到了家里,一盒拆开了散给在场人,一盒留在桌子上。”

    杨锐颇感诧异:“知道的不少啊,我以为你不会送礼呢。”

    魏振学一滞,缓缓摇头:“老丈人教的。”

    杨锐大笑,用老丈人教的法子应付老丈人,这个不叫请君入瓮,应该叫阿逗表演赛。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