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六十一章 精度
    在80年代自建实验室是一件很痛苦的事,那些没责任心的国企工厂,既不关心自己做出的容器是什么玩意,也不关心使用的人拿到了这些容器以后要遭多少罪。

    如果真的是中学实验室,那老师只要在台上解释一句“同学们请注意,你们用的所有容器的精度都不准,条件有限啊”,这事儿就算是过去了。

    可当有人要做研究型实验的时候,麻烦就大了。

    首先,就得假定所有的设备仪器都是不可信的,然后自己重新测量一次,把偶尔出现的精度准确的几件给挑出,才能用于实验。

    这种感觉,就像是传说中的挑选狙击枪子弹一样。工厂哗啦啦的弄一堆子弹,士兵蹲在那里一个个的捡,一个个的比较,然后拿去战场上用,当然,比起更久远的甲午海战临阵磨炮弹是要强一些,却也强的有限。

    好在杨锐做研究生的时候,也遇到过此等糟心事。他的导师没什么名气,经费自然也不多,购买设备仪器的时候,通常都是支持国产的,虽然21世纪的国产仪器是比80年代的国产仪器强不少,可学界的精度要求也在不断的提高,到最后,调试仪器的活计还是只能留给杨锐等研究生。

    杨锐借着给学生做实验,先把新买的容器全给检查了一遍,结果互相之间都对不上号,不禁心都凉了,烧杯之类的刻度固然只能表示一个大概,可天平的砝码都不平是要闹哪样?

    国营的化学仪器商店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当杨锐将容器抱回去的时候,那坐在柜台下打毛衣的中年妇女眼都不眨一下的道:“只换不退,要挑到库房里挑去,柜台上的东西不买不动哦……”

    大约是说的次数多了,这句话被说出的时候,还带着特意的节奏。

    杨锐像是被催眠了似的,和几名学生乖乖的将容器送到了商店后面的库房里,然后将铁架子上的纸箱子一个个的搬下,像是挑子弹的士兵似的,蹲在地上,默默的挑选。

    要是30年,实在遇到国产的东西不着调,你可以买外国产的,可在1982年,别说是外国进口的容器了,换一家化学仪器商店都挺难,南湖地区就这么一家店,还是平江的分支机构。换句话说,你在这里看到的东西是个什么质量,平江的也就是什么质量。

    真说好东西,北*京大约是有些的,集中了全国最精华的科研院所的地方,总有些实验是避不过去的。

    可在河东省的一亩三分地,大牌的研究所估计是有自己的进货渠道,而以西堡中学或西堡肉联厂挂牌的实验室,想买东西就只能到普通商店买,又要精度又要质量,显然是做不到的。

    杨锐只能默默的蹲在库房里挑选。

    黄色的大灯挂在五米多高的顶棚上垂下,颇有些昏暗,铁架子之间的宽度也窄,杨锐蹲了一会,就觉得受不住了,心想:还好是每天锻炼的身体,要是照着以前的身体,接下去两天就甭想干了。

    一起帮忙的姚尺是个机灵的小伙子,发现杨锐换脚换的频繁,伸着脑袋看了一圈,道:“要不然,咱们把东西搬到门口去挑吧,把门打开了,再搬个椅子,人能轻松些,就是有点挡着人家的路了。”

    “先搬到门口。”杨锐想想,从兜里掏出一包大雁塔,给了姚尺道:“你去给外面的师傅们散个烟,就说我们多挑一阵,占一块地方。”

    “得嘞。”姚尺还不到一米六的个头,却是一蹦三尺高,拿着烟就去了院子里。

    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化学仪器商店,里面十足养了二十多名员工,守库房的就有七八个。

    这么多的人,自然是没活做的,每天就按点,按点走,假装上个班。杨锐也不指望着他们帮忙,却是不想他们阻着自己挑选。

    毕竟,将这么多箱的东西翻过翻过去的,最归是增加了人家的工作量。按照国企的风格,再闲的人也不给你做多出的活,不送一包烟出去,也是不行的。

    曹宝明和他卧推组的另一名叫何成的学生,帮着杨锐搬上搬下。

    不像是曹宝明和苏毅那样,何成是个看起有点单薄的高瘦男生,开始练卧推的时候,连最小的杠铃片都推不起,于是就在十五公斤的横杠上面把卡箍挂上开始推,练到现在,总算推的动35公斤了,但抱起粗重的纸箱子,总没有曹宝明的轻快。

    杨锐竭尽所能的挑选了容器,然后又费了老大的劲去挑试剂。

    试剂也不能当场去试,就只能挑好牌子的。好在国内的研究机构也知道国产货有多不靠谱,因此许多研究所都在分析纯的试剂之上,又做了所谓的精制试剂,价格卖的会贵一点,纯度误差会小一点。

    杨锐捡着看得过去的挑了些,心里不由想:“也不怪搞研究的要当学术权威,这要是国家重点工程……不用,只要是一个省级重点工程,用的东西肯定都是精挑细选出的,这比有钱都有用。”

    “行了,就这些吧,下次得去平江看看了,就是路有点远,坐班车不方便。”杨锐招呼了曹宝明一声,让他帮忙将选定的试剂送到柜台去算账。

    售货员仍然在忙着打毛衣,看到杨锐送的第一个纸箱子,竟然是用心算得了结果,道:“八十五块八,没零钱找。”

    说完,她就低头做自己的事了。

    杨锐笑了笑没吭声。

    紧接着,又是“砰砰”两声,曹宝明和何成也抱着纸箱子放柜台上了。

    姚尺走的慢些,却是不服输的抱了个大箱子,里面装的是一个机械式的分析天平,有玻璃罩子,异常沉重,放在柜台上,发出的是“咚”的闷响声。

    打毛衣的熊女讶然抬头,认出了箱子,道:“这东西是你订的?”

    “是。我交了500的定金,这是订金条。”杨锐拿了收据给对方看。

    “你们单位还挺有钱的,剩下的钱带了吧?”售货员终于放下了手里的毛衣,伸了个懒腰,然后当着杨锐的面,做了一组伸展运动,才开始翻抽屉里的小本本,道:“这东西我要记个账,还有,你开箱看一下配件全不全?离开柜面,坏了找厂家,配件丢了少了概不负责。”

    又是抑扬顿挫的表述,杨锐无奈把分析天平给取了出。

    这是一个像座钟式的装置,里面也有钟表齿轮一般的繁复构件,为了保证精度,所有的机械部件都有钟表般的严格规范。

    它的精度是万分之一克,也就是0。1毫克,是现代定量分析的时候,必不可少的一员,几乎所有的大学实验室里,都少不了这个家伙。

    当然,如果是2000年以后才上大学的话,机械式分析天平就只是一种为难人的工具罢了,真到做实验的时候,学生们宁可排队去等电子式分析天平,也不愿意操作复杂的机械式分析天平。

    杨锐自然也不愿意操作这东西。

    同样是称量一份东西,电子式分析天平瞬间给出结果,机械式分析天平却要不停的调整旋钮、横梁、拨杆、游标,要是一种物质倒是不算什么,可大多数时候,他们遇到的都是多种混合物。

    杨锐在本科的时候学过几节课的机械式分析天平,当时就恨不得砸了这玩意。

    然而,80年代要做定量分析,也就只有机械式的可用了,杨锐招募实验助手的时候,就打定主意要将这种工作全部丢出去。

    “小兄弟,你这是给哪个单位买的天平?”一位中年大叔看着杨锐掏钱了,终于忍不住从阴影中走了出。

    “西堡中学。”

    “中学都买分析天平?西堡中学是哪个企业的?”在正常人的思维里,有钱的中学自然都是企业的中学。

    “不是厂办中学。”杨锐摇头,岔开话题,问:“你是本地研究所的?”

    中年大叔有点惊讶,摸了摸稀疏的头发,问:“你怎么知道?”

    “在化学商店里,又穿着衬衫,不是学校的,就是研究所的吧。”杨锐很自然的回答。

    “对哦,南湖只有807和510,没有大专院校,所以只能是研究所的。”中年大叔自言自语的解释了一遍,一股子情商垫底的味道。

    这样的人,学校和研究所里是最多的,也只有这种地方,才有他们的生存空间。

    杨锐习惯的点点头,说:“是这么猜的。”

    “我就说么……哎,你这是要回去?”中年大叔想学人套点近乎,没想到杨锐根本不吃这一套,抱着东西就要离开,只能上前拦住。

    杨锐没好气的道:“您有事?”

    “有点。”

    “您不说我可走了。”

    “也不是啥事……我就是看你们买的分析天平挺新的,是上*海的新货吧?”后一句,他问的是售货员。

    同样是中年,大妈忙的很,眼睛盯着毛衣,眼都不抬,道:“你不是天天看?还问啥啊。”

    中年大叔顿时尴尬非常,呐呐的道:“我也没拆开了看。”

    “就你那眼神,能把箱子看穿了。”大妈的言语犀利,非常人所能抵挡。

    中年大叔低头认输,偷眼看向杨锐道:“这个兄弟,我和您商量个事,你看怎么样。”

    “哦?”

    “我实验室里的机械天平,好巧不巧的给坏掉了,可今年上半年的经费给用完了,我自己凑了点钱,也不够买台新的……正好你们学校买了一台,我就想,你能不能给你们校长说一下,在你们周末的时候,借我用一下。”

    这位还真是不客气,杨锐腹诽两句,推脱道:“这事你找我没用,你得找校长。”

    “也是。”

    “西堡到南湖上百公里的路呢,你每周末跑一趟?行吗?”

    “行也得跑,不行还得跑。”中年大叔一脸悲壮,实验室里连天平都没得用的了,也确实是惨到家了。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