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六十章 研究辅酶
    杨锐的实验室之所以通过西堡肉联厂挂靠和采购设备,是因为西堡肉联厂下面,就有一个生化制药班组。

    也许有人觉得奇怪,肉联厂里怎么能有制药车间,可实际上,国内直到90年代,绝大多数的生化制药厂,都设在肉联厂里面。

    这是生化制药厂的性质所决定的,初级的生化制药就是用动物脏器生产的,你想要新鲜的动物内脏,又没有良好的保存和运输手段,不把厂子设在肉联厂里,又能设到哪里去?

    这时候的生化制药厂也不叫生化制药厂,一般就叫脏器生化厂,或者脏器生化车间,规模都不大,西堡肉联厂就只有一个十余人的班组,若是以车间为单位的话,已是国内排名靠前的大厂了。

    与生物制药相关的期刊和书籍,此时要么叫《脏器生化制药》,要么就叫《动物生化制药学》。后世常用的微生物发酵法和植物细胞培养法尚在研究中呢,化学合成法更不用说,这永远是最难也是最后普及的法子。

    能够用于制药的脏器非常多,胰脏可以提取胰岛素、胰酶,心脏可以提取辅酶,脑部可以提取胆固醇……就82年说,所有的生物产品都是价格不菲,而且销路不愁的。

    不过,西堡肉联厂的生化制药班组并不受重视,他们最赚钱的项目是向欧洲出口白条肉,每年创汇上百万美元,也是厂领导骄傲的本钱。

    与之相比,脏器制药的产品虽然值钱,成本也非常惊人,用80年代的方法,一公斤的脏器兴许只能提取出几十毫克的产物,期间还要消耗其他溶剂和材料,得不偿失。而且,21世纪相对普遍的生化产品,西堡肉联厂的生化制药班组也做不出,以他们的技术说,别人能做的他不便宜,别人不能做的他更不能做。

    当然,杨锐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了。

    经过30年的发展,他就是用后世的实验室做法,产量也比西堡肉联厂的生化班组高。当然,西堡肉联厂的生化班组的规模,其实也就是实验室的规模,只是人多了几个罢了。

    杨锐并不准备直接出售生化产品赚钱,这些东西目前还是国家全垄断的模式,个人想赚大钱比较麻烦,而且也很累,连续不断的生产就是久经训练的工人都容易出错,何况是他和一群学生。

    想获得荣誉估计可行,偏偏是杨锐最不在乎的。

    与其少赚钱换荣誉,杨锐更愿意铺垫些论文。

    他当年读研究生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用给老师翻找论文了。通常情况下,导师列一张单子,他就要查一个星期的资料,要说看过的期刊和书籍融会贯通,那是不可能的,但总归是要扫一遍过去的。

    如此一,这些论文现在都映在他的脑海里。

    杨锐只要选些简单的重做实验,然后重写就行了。

    至于多简单才能够让自己的小实验室运作起,杨锐的判断方法就是实验设备的价格。

    设备越简单越好,仪器用的越少越好,实验越单纯越好,原料越容易买越好。

    这般筛选下,杨锐选定了辅酶q10的相关研究。

    酶是生物体工作的催化剂,而辅酶是辅助酶工作的所谓“第二底物”,常见的辅酶有维生素b1,维生素b2,叶酸等等。这些到了后世很便宜的辅酶都是用化学合成法生产的,一瓶的成本可以降低到几毛钱,但在最初,它们依旧采用提取法得到。例如所有孕妇都要吃的叶酸,最早就分离自菠菜叶,并由此得名。

    从这一点说,中国所谓的食疗是有点意义的。

    辅酶q10是较晚发现的辅酶,开始是从动物心脏组织里提取得到。它的研究历程非常的绵长。

    早在1974,日本的卫材药厂就将之作为心脏病药销售,受到了诸多生物学家的关注。于是,在接下的几年里,国际上一口气开了三场专题讨论会,对其生物医学和临床应用进行广泛研究,中国也在1976年做出了辅酶q10。

    而直到杨锐穿越之时,辅酶q10依旧是一个研究热点,生物学家依旧研究它的生物医学和临床应用,医药公司依旧研究它的生产方式,虽然每种研究都进步许多,但辅酶q10总还不是一种便宜的生化产物。

    在1982年,辅酶q10自然是更有价值的,无论是产物还是研究论文,皆是如此。

    也正是因为30年后,辅酶q10依旧是研究热点,杨锐得以阅读过许多的相关论文,只要实验设备到位,他能抄出一箩筐的文章。

    事实上,国内外依靠研究辅酶q10混了一辈子的专家教授满地都是,把耳朵割下,也差不多能装一箩筐,多杨锐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秉承着低调积累的念头,杨锐先是以学校的名义购买了烧杯烧瓶三角瓶等仪器,乙醇丙醇丁醇等试剂,然后又以西堡肉联厂的生化制药班组的名义,向平江生物化学制药厂直接订购了两批辅酶q10的精制品。

    他准备写一篇如何更精确测定辅酶q10的文章,比起直接生产辅酶q10,这种文章的力度并不弱,却会更简单。

    在等待东西到货的时间里,杨锐开始给锐学组成员补习生物,同时选拔自己的实验助手。

    李铁强等人还会继续教室听课,但不能再免费得到试卷了,杨锐也不会给他们批改试卷,更不会有针对性的做出课程倾斜。

    对于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的学生说,他们或许很难理解所谓的倾斜的作用,但对于曾经享受过特殊待遇的李铁强等人说,他们立刻就感受到了变化。

    成绩的提高变的困难了。

    他们也说不出原因,却也因此更加恐慌。

    有人趁着晚上找到杨锐,希望能够重新加入锐学组,却被同屋的曹宝明毫不犹豫的挡驾了。

    李铁强和王万斌也尝试在食堂搭话,依旧被毫不犹豫的拒绝。

    与此同时,锐学组的课程也慢慢从复习初中,重学高中,进步到了真正的高中复习。

    更难的题目,更复杂的复习路线,进一步的拉大了锐学组和其他学生的距离。

    这个时候,李铁强等人更加后悔,却也是徒呼奈何。

    杨锐手里的牌太多,以至于根本不用说什么做什么,就将他们完全屏蔽在外。

    而越是如此平淡的处置,却越是让人愤怒。

    李铁强和王万斌干脆也拉了十几个人,组织了一个自己的学习小组,然后拼命的学习,互相鼓励,妄图超过锐学组。

    然而,他们本身都是努力复读了两三年的老生,如果老办法有用,又何至于年复一年的重读。

    何况锐学组的成员是在更科学的课程计划表中勤奋学习,双方的差距只会越拉越大,却不会缩小。

    一个星期后,当杨锐首批订购的简单仪器送到的时候,新成立的学习小组已经只剩下两三个人,名存实亡了。

    更多的人将目光投注在了这个实验室里。

    在西堡中学的历史上,还从没有实验室这个配置。

    就连赵校长都忍不住到这个花园边的小房子里,挨个观察和抚摩那些简陋的烧瓶、滴定管、ph试纸等物,罢了叹道:“你早两年上学就好了,老谭说不定就能留下。”

    老谭是一名大学的化学老师,因为****的原因,跑到了溪县,后被赵校长给保护了起。不过,在杨锐读高中的那一年,老谭平反回城了。

    杨锐对赵校长的感慨不以为然,笑道:“这个实验室目前的配置还比不上省城的中学,配全了也比不上河东大学的一间实验室,谭老师留下也做不成实验,只能蹉跎一辈子。”

    “教书怎么就是蹉跎了?”赵校长知道他说的对,还是不愿承认,摇头道:“我看你这个实验室就够好了,要什么有什么,瓶瓶罐罐的比一中的齐全的多,有什么实验做不了?”

    杨锐莞尔,道:“一中的实验室是教学用的,我和他们比什么劲啊。而且,论资产,这个实验室目前只值1000块,一中的实验室怎么要好几万吧。”

    “屁。他们就是78年的时候,接受了一批实验仪器,要不然,现在还一穷二白呢。”赵校长说着一转脸,搓着手道:“要不然,让咱们学校的学生,也到你这个实验室里做做实验?”

    杨锐摊开手,道:“做实验就要耗材料,您要是肯出经费买试剂什么的,我免费代课都行。”

    赵校长一愣神,问:“材料多钱?”

    “一个人一次几毛钱吧,看做什么实验了,平均两毛钱是要的。”80年代的物价便宜,实验耗材可不便宜。

    赵校长迅速心算,全校400多人,一个月做一次实验,至少得100块的经费,一个学期四个月,做下就是四五百块。

    得出这个结果,赵校长立刻改口了:“做实验太麻烦了,就这么大一个房间……就让学生们免费参观吧。”

    杨锐很想说,免费参观难道能让房间变大吗?

    不过,看看周围同学好奇的模样,杨锐也不由心软,道:“参观就参观吧。不过,只是免费参观的话,我不会刻意安排实验内容的,讲解还是不讲解也由我,参观纪律也得听我的。”

    “没问题。”

    “参观也不要按班级了,让有兴趣的学生报名,我再通知他们时间,这样估计能减少一点参观压力。”

    “没问题。”

    “参观的学生要帮我打扫实验室,帮忙清洗实验仪器。”

    “没问题。”

    “那就这样吧,如果确实有兴趣的同学,我会找机会安排他们亲自做实验的。”杨锐不等赵校长说话,又紧接着道:“人数不能多,学校没有经费,我也没有。”

    真要通过做实验学点东西,半个月操作一次是起码的,一个学期下就是一千块,一年下就是2000往上,杨锐也是支付不起的。

    赵校长毫不犹豫的点头,然后提出自己的要求:“以后有人参观,你得说实验室是学校的。”

    “随便,反正仪器是我名下的。”杨锐手里还有发票呢。

    赵校长不理杨锐的小九九,摸着胡须道:“胜利中学去年铺了个煤渣路,董勾子请我参观了两次,我得把这个场子招回。”

    “有人参观你得提前通知,否则别怪我闭门挂锁。”杨锐小小的威胁了一句,他其实不在乎有人看,写论文是扬名,展示实验室一样是扬名。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