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五十八章 投票
    锐学组总共也就组织过一次全体会议,但因为那次会议给大家的印象太深刻,以至于许多人都对“全体会议”一词念念不忘。

    尤其是李铁强、王万斌这些投反对票的学生,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通过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成功的实现了自己的意志。被他们打败的更是壮似掌握着巨大权利的杨锐。

    这种成功,犹如含食罂粟一样,让他们精神振奋,让他们的神经敏锐,也让他们对“民主制度”有了疯狂的好感。

    “我们能决定锐学组”的想法,虽然没有人宣之于口,却在默默的酝酿之中。

    在不少学生,尤其是年纪较大的老生看,油印试卷,销售试卷就是锐学组的核心了,而这些工作,杨锐早就不再直接参与,说明他们仍然可以继续这项工作。虽然不时的更换试卷比较麻烦,但既然杨锐能找到试卷,其他人想也就能够找得到。

    当然,杨锐的讲课还是很厉害的,不光能深入浅出的讲课本,还能解出任何理科问题,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在这个信息并不发达的年代里,学生们尽管觉得杨锐表现突出,可他们并不明白有多突出,也许在市一中,在北*京和上*海的中学里,多的是杨锐这样的学生。

    “他再厉害,总不会比科大少年班的还厉害吧。”当杨锐在省城的时候,李铁强和王万斌总是用这样的观点战胜讨论。

    现在的中国科技大学是中国科学院直属的学校,也是中国最牛的大学,每年的录分比清华和北大还要高三十分左右。盖因中国科学院的无数大牛都会给中科大的本科生上课,比如早年就有钱学森给力学系讲《火箭技术导论》,华罗庚给数学系讲《微积分》,这种待遇,对后世的优秀博士生说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就普通学生而言,口水流尽也再难重现。

    因为老师多,学生少,许多年纪较轻的小牛级别的学者竟会捞不到上课的机会,以至于王元、龚昇、吴方、许以超等日后的中国顶级数学家,要协助华罗庚给应用数学系一年级的学生讲课。

    用玄幻一点的描述,就是一头猪被这些大师经年熏陶,它也该熏出一块腊智了。

    科大少年班又是科大里面最受关注的群体,往往被看作国人超智的代表,以此等论调评论,自然没人敢说杨锐有此水准。

    要是有的话,他岂不是早就去了科大少年班。

    因为辩论的胜利,李铁强和王万斌的自信也在积累。

    两人相信,他们还能掌握下一次的锐学组全体会议。

    然而,当会议真的召开,当体育室里挤满了锐学组成员,当杨锐出现在正对面的主座上的时候,李铁强和王万斌的自信就突然之间消失了。

    这是一种感觉,既自于杨锐的压迫,也是因为周围人的眼神。

    “今天召开全体会议,有几个议题。首先一点,因为《新概念英语》的销售情况非常好,我决定用盈利的一部分购买一批专业仪器,预算大约是2000到4000元。我会向校长申请一个专门的教室做实验室,用于放置和使用这些仪器,同时,愿意学习实验,以及愿意做实验助手的锐学组成员,可以到黄仁这里报名。另外,我要说明一点,因为这笔钱是我个人的支出,在毕业以后,我可能会留下一部分的仪器,但大部分的设备和仪器是要带走的……”随着杨锐的表述,学生们的眼睛都瞪大了,4000元还只是盈利的一部分?

    4000元是多少?在场很少有学生能说清,但绝大多数学生都能确定,他们全家的财产都没有4000元。

    李铁强瞠目结舌,却是不由自主的憋出一句:“你说带走,要带去哪里?”

    “如果考入大学,我会把大部分的仪器和设备带去大学所在的城市。”杨锐一句话毕,不客气的道:“关于这笔钱怎么用,我用钱买的仪器怎么用,我只是通知一声,并不是报告,因为这笔钱是我个人赚到的,和锐学组没什么关系,实验室也只是提供给有兴趣并遵守相关纪律的同学,报名以后是否通过,能够使用多长时间,如何使用,都由我一言而决,明白吗?”

    最后一句,他直接就问李铁强。

    李铁强被他的气势摄住,还真的说不出话了。

    杨锐满意的点头,道:“如果上一次全体会议,通过了铅印新概念英语的决议,大家共同参与,完成新概念英语的排版印刷和销售,那获得的盈利自然归属锐学组所有,如何使用,也应该由锐学组成员决定。但是,这一次是我与其他人合作完成的排版印刷和销售工作,所以,如何使用,我只是通知与大家相关的部分,相信这种权属关系,大家可以理解吧?”

    “理解。”众人纷纷点头。不理解也没用啊,不管是杨锐自己的钱,还是锐学组的钱,都没有在组员身上流动过。

    到了这时候,杨锐才是话锋一转,用遗憾的语气道:“其实,《新概念英语》是一套很好赚钱的书,大家都知道《跟我学》,新概念英语和跟我学是同一个作者写的,是英国人专门写给外国人,如何学习英语的书。大家应该也都看过了,效果很不错,这说明其他学生也有购买意愿。本,我是想给锐学组增加一个新的进项,那样的话,无论是学生奖学金还是补助,都可以做起,偏偏全体会议未能通过,没有办法。”

    “是啊。”体育室内散发着浓浓的后悔的气息。

    锐学组有钱了,能做多少事,大家现在都有所了解了,一个念头就丢掉了这么好的机会,遗憾的人不知多少。

    更有人抱怨道:“就是有些人一定要投反对票,不懂的也投。”

    “胡乱投票,也不用脑子想想……”

    “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投了。”被集中攻击的学生不甘的喊了一声。当日的投票虽然是匿名的,但许多人回头却自己说了出,总共400多人的学校,藏个秘密也不容易。

    王万斌也被人说了两句,盖不住面子,嘟囔道:“都想要,那我们现在也印新概念英语好了。”

    “你可以自己找印刷厂去印,小心别被抓住了。”杨锐“哼”的一声,毫不掩饰的道:“我做好的市场,不希望有人捣乱。种庄稼施肥打药的时候你不,收获的时候你了,我就那么好欺负?”

    王万斌没想到杨锐这么严肃,忙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什么意思说清楚吧。”

    “我是说,我们……我们还可以印其他东西。”

    “印什么东西?”

    “印……印卷子,印卷子卖到省城。”王万斌哪里知道印什么,灵机一动想了一个,才喘了口气,被七十多人看着,还是很有压力的。

    杨锐不屑的撇撇嘴,道:“卷子是我找的,凭什么给你印?”

    “不是给我,是给锐学组。”

    杨锐环视一周,摆出气愤的样子,道:“我看有些人还是没搞明白,难道油印的那些卷子是天上掉下的?难道我就有义务提供试卷?我之所以拿到锐学组,是希望帮助更多的同学摆脱经济压力,不是给懒鬼加餐用的,我愿意把自己编写的卷子给谁印,我就可以给谁印,我还可以自己印了赚钱,用不找你提醒我。”

    他这么一说,大家也都回忆起了杨锐的所作所为,纷纷谴责王万斌。

    后者手忙脚乱的解释:“我说的也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可以找别的卷子印。”

    “你编的?”

    “不是,我们找别人编的卷子。”

    “你能找到别人编好了,又没有印刷的卷子吗?”

    “这个……”

    “你难道想从新华书店买一本书,就照着印刷?那不是要和新华书店竞争?不说会不会被抓走,你又怎么知道自己的成本比对方低,同时保证能卖掉印出的卷子?读者凭什么买你的卷子,不买新华书店的卷子?”杨锐的逼问一声接着一声。

    王万斌被问的汗都下了,说:“慢慢卖,总能卖掉的。”

    “以锐学组的名义?”

    “对。”

    “亏了呢?”

    “怎么……怎么会亏呢?”

    “做生意就是有盈有亏,国企还有揭不开锅的时候呢,何况我们。”杨锐失望的道:“这样下去,咱们现在积累的再多,有这样的人在,迟早有一天,要把积累给浪费了。”

    王万斌面红耳赤,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是啊,吃大锅饭不行,我们乡以前多富啊,才吃了几年大锅饭,就把公社吃干净了,还倒欠一屁股的账。”曹宝明深有感触,他吃的最多,饿肚子的时候落差也最大。

    吃大锅饭其实是一件很爽的事,公社或大队的大锅饭,就像是给社员的自助餐,一天两顿或三顿,社员们按点到食堂,想吃多少吃多少。虽然都是些普通的白面馒头和蔬菜,但比起农民家里夹着粗粮的食物,那是好到天上去了。一些富裕公社的食堂,时不时的还会做肉菜,香飘十里有余,食堂的好坏一度也是当地人最炫耀的地方,充分的证明了社会主义先进性。

    不爽的是吃完大锅饭以后的事,公社和大队的财富有限,丰年攒下的家当,根本经不起所有社员敞开肚皮了吃,于是,随着积蓄减少,食堂的饭菜越越差,直到有一天,大家要饿肚子为止。

    现在的学生也许不知道版权问题,但要说大锅饭的结果,大家都猜得到。

    “如果胡乱做决定,造成了锐学组的欠款,就需要大家一起补上,这是上次也说过的。”黄仁是大管家,向谨言,说的话却容易令人信服。

    “假如锐学组财务资不抵债,只能负债解散,这是最差的结果。”杨锐叹了口气,他倒没有说谎,人都说80年代的生意好做,却没见过80年代失败者的下场,从锒铛入狱到一文不名,多少下海者被浪潮给冲走了,若是锐学组真的搞集体决定,能解散就算是好运气了。

    李铁强听到解散一次,微微一惊,如果锐学组解散,自然没有免费的试题了,说不定连试题都没有了,杨锐的讲课和解题估计就更少了。此外,组员经济上的压力也会增加……

    “以锐学组目前的章程,这种解决难免,总会有自以为是的人,提自以为是的建议,投票的结果也不符合实际情况,我建议,修改章程。”王国华图穷匕见,高高的举起了手。

    曹宝明、苏毅、黄仁等人也不甘落后的举手。

    接着,又是更多的爪子竖起。

    不用数就知道,这里肯定是超过多数票了。

    “表决通过,现在决定具体要修改的章程。”杨锐暗暗得意。最近几天的补习,一方面加强了他的权威,另一方面,他又趁着今天下午的时间,和一些选定的学生谈话,并达成一致。

    现在看,下午的谈话果然是有用的。

    黄仁站了出,道:“我建议逐条修改。第一条是一人一票制,先前的决定,是正式组员、后备组员和杨锐都是一人一票。认为需要修改这条的请举手。”

    又是一群爪子,塞满了体育室上空的丛林。

    “修改通过。”黄仁看向杨锐,道:“我提议,由杨锐正式就任锐学组组长,同意的请举手。”

    更多的爪子举了起。

    其实,当匿名投票悄然变成举手的时候,票数就已发生了决定性的改变。墙头草或许会在匿名投票的时候投出反对票,可在举手期间,面对强势的杨锐,他们的想法就会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民主就是个流口水的小姑娘,她有时候会要棒棒糖,有时候会要芭比娃娃,有时候又想要一匹小马,或者一艘游艇,但不论什么时候,她最需要的还是爸爸。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