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五十七章 我的锐学组
    还掉了5000元的无息贷款,段航夫妇一身轻松,杨锐也是一身轻松。

    虽然感觉上有点浪费——这些钱要是全部买了猴票,能买700版,放到30年后,价值一个亿。

    不过,要借钱赚这一个亿,心理压力是很重的,相反,先还掉5000元,杨锐再说怎么处理剩下的6000元的时候,大家的想法才会趋于理性,这比一次就借6000元还轻松。

    一切处理妥当,杨锐方才返回学校,然后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似的,继续他的教学计划。

    王国华和曹宝明想要炫耀,都被杨锐给制止了。

    于是,学校里虽然有了关于《新概念英语》卖的怎么样的猜测,但因为当事人不说话,猜测还仅止于猜测。

    当日投反对票的学生有后悔的,有不相信的,也有漠不关心的。

    杨锐都不理他们,先将耽搁的教学训练给补了起。

    作为补习老师,杨锐对于自习时间抓的很紧,每个锐学组学员,每天都要完成一定量的题目,基本上是油印多少题,就要做多少题出,错题更是反复练习,即使没到题海战术的程度,也是在逐渐靠拢的。

    如今的锐学组内成员通常有两种学习方向,一种是确定了某几门是弱项的,就采用诸如背题之类的保本技巧,尽量提高平均分,另一个方向是觉得某几门有潜力,于是采取分类练习配以题海战的手段,尝试拔高。

    这些都是后世补习学校用烂了的技巧,但在80年代还是非常管用的。

    实际上,以应试为目标的学习,就应该像是黄冈衡水一类的学校,用灭绝人性的纪律,惨无人道的手段对付它。因为应试本身就是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说要招收23万名学生,多一个也不行,哪怕学的再好,奋斗的再刻苦,但只要全国有23万名学生的分数更高,那所有的学习和奋斗都显的缺乏意义。

    对于年龄尚小,心理承受能力差的青少年说,这种制度不仅容易令其痛苦,而且与他们多年接受的认知相冲突。

    什么勤能补拙,什么付出了就有回报,什么坚持就是胜利,在高考的白色笼罩下,统统都没有用。

    尤其是80年代的高考,从小学开始,一批批的孩子辍学,一批批的孩子放弃,到了高中,仍然要想尽办法从五六百万,七八百万名的学生中脱颖而出,成为二三十万名幸运儿中的一员,继而获得深造和改变命运的机会——这已经不是勤奋的事了。

    在这个时代,每一个学生都足够勤奋。所以,学生们除了勤奋,还必须拿出比别人强的地方,才能把握住一次机会。

    更聪明的头脑?更健康的身体?更高的学习效率?更好的应试指导?更明智的选择?更好的运气……或者,更厉害的爹娘?

    西堡中学没有奇才,也没有能睡着考入清华北大的学生,事实上,这里连一名敢说考入大专的学生都没有。

    既然如此,也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屈服于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应试教育,进而成为体制认可的一员,要么就理所当然的拒绝应试教育,站在体制外的边缘自讨生路。

    在大学没有扩招的年代里,这两个选择之间是没有中间路线的。中学的校长们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学校都围绕着高考的指挥棒在打转,分快慢班,将最好的老师配备给最好的学生,让整个学校的资源为毕业班而服务……

    在一个学校最多只有几名学生能考得上大学的年代里,任何一名为学生好的校长,都会做出如此选择。

    而被排除在快班以外的学生,也就等于断绝了高考之路。

    他们或者明年继续再考,或者就此放弃。

    不过,要是问他们是否值得,十有八九都会点头。

    最起码,高考给予了学生们,尤其是出身底层的学生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哪怕一个县只有几十人能通过高考,那也意味着每年最少有几十人提升了他们的社会地位,而这些人,有极大的可能,他们未的发展比县长的儿子还要好。

    要是没有高考,这种事情是普通学生想都不敢想的。

    勤奋可不能让农村户口变成城市户口,勤奋可不能让被招工、被提干,勤奋甚至连参军当兵的机会都得不到,但一名学生的勤奋若是被高考所认可,那摆在他面前的一切体制障碍都烟消散了。

    对一名80年代的中国人说,通过高考,才算是获得了公平竞争的入场券。若是以全社会的角度看,说是获得了特权券也不过分。

    西堡中学的学生们也许不能十足的理解社会,但他们十足的理解高考。他们见识过高考前一文不名之人,高考之后变成了金童玉女,他们也见识过高考前飞扬跋扈的学生,高考后变成了乡镇小流氓。

    别说杨锐是以科学的手段分配时间,管理作息,他就是用鞭子抽,用木棍揍,也绝不会有学生有怨言。

    鲤鱼跳龙门,不摔掉几片鳞,不割除一身的伤,又怎么可能呢。

    杨锐将锐学组的70多人狠操了一遍,发觉赶上了进度,才稍微放松,给了他们半天的假期。

    回炉班的老师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由他们回去休息。在锐学组成立以后,回炉班又进行了两次考试,锐学组内的学生成绩都有大幅度的提高,加上杨锐有目的性的利益分享,锐学组几乎就像是独立了出一样。

    当日明确投了反对票的王万斌,李铁强等人,原本还有些担心杨锐会做出什么反应,发现一切正常,也就慢慢放松了警惕。好不容易得到半天的假期,累了好几天的学生,大都选择补觉第一。

    到了晚饭时间,大部分组员才陆陆续续的醒过,像是行尸走肉似的觅食。

    李铁强和王万斌同样累惨了,听着下课的铃声,朦朦胧胧的出了宿舍,向食堂走去。

    李铁强扶着王万斌,呲牙咧嘴的道:“这么做题,做的太多了,也不知道杨锐从哪里找的,想想还要学一年,我真想退组算了。”

    “退了组,你能考上大学吗?”王万斌冷静一些,问了一句。

    李铁强哼哧哼哧的低着头,一会儿道:“看最近的测试,咱们好像长分了。”

    “我涨了20分,你呢?”

    “十五分是有了。”李铁强说着咧嘴笑了出。他们都是在回炉班呆了三年的学生了,因为每次考试都只差十几分,所以坚持考了下。

    然而,高考的难度是历年增加的,他们的追分速度,始终比不上高考的难度要求。

    但现在就涨十几分,却是让他们离高考近了不少。

    李铁强不由感慨道:“你说,杨锐要是不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一门心思的给咱们上课,那该多好?”

    “他讲课还是讲的挺好的,有些东西一听就明白了,比咱们老师说的清楚的多。”王万斌说着放低了声音,道:“我觉得,咱们应该再召开一次锐学组的全体会,减少油印试卷的数量,或者把油印的工作,彻底撇给其他学生,反正弄的钱,好多都补给学校和老师了,咱们又拿不到,何苦呢。”

    “好几个印试卷的,都是家里困难的。”

    “其他学生里面也有困难的不是?总不能让他们都霸着,弄的我们也要经常帮忙。再说了,他们想赚钱就别上学了呗。”王万斌的家庭条件并不优越,总算是吃喝不愁,却是不愿意将任何一点时间用在高考以外。

    “说的也是,而且,有的卷子还不该卖……”李铁强提到此话题,眼睛都亮闪闪的,道:“新概念英语也不该卖,咱们自己偷偷的学多好?尤其是那些分类的卷子,我听校长都说好,卖给外校的学生浪费了,要不然,咱们光英语就能拉出二十分,最少!”

    “杨锐不是拿了新概念英语出去自己卖吗?也不知道卖的怎么样了,要是卖的好,咱们召开全体会,说不定要丢人。”

    李铁强向后看一眼,见没人注意自己二人,于是道:“他回都没有大张旗鼓的宣传,我估计卖的不行。”

    “也不像是亏本了的样子,否则应该没闲心给咱们上课了。”

    “最好是不赚不赔……不对,最好是少赔一点,既让他上课,又不会让他亏的退学。”李铁强说着不禁笑了:“杨锐要是退学了,那就有意思了!”

    “他专职做老师也不错。”王万斌不由的开始幻想自己通过高考的景象。若是能考上本科的话,毕业就回河东省,最好是进省直机关,熬上十年八年的,再回西堡镇就是领导了,比杨锐老爹的乡党委书记的级别还高,到时候杨锐要是没上大学,就任命他做西堡中学的校长,也算是把高考期间的人情还掉了。说不定,30多岁的杨锐还得感恩戴德……

    想到此处,王万斌不由自主的笑了出。

    李铁强也乐呵呵的笑了。

    二人面带笑容走进食堂的院子,只见锐学组常坐的角落里,已有一票人快要吃完了。

    李铁强面带笑容的打了个招呼:“哥几个的还真早。”

    “早点吃完开会!”一人背对着他说话,嘴里还呼噜呼噜的拨着面片。

    李铁强笑容一变:“开什么会?”

    “全体大会,锐哥通知的……”拨面片的男生向后看了一眼,发现是李铁强,愣了一下,再次低头吃饭,没了再说明的意思。

    这时候,杨锐也从厨房里走了出,龙行虎步的到槐树下方,看都没看李铁强和王万斌两人,只道:“最后五分钟,锐学组的快点吃完,到体育室集合,全体会议。”

    李铁强和王万斌互看一眼,都涌起了强烈的不安。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