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五十六章 未雨绸缪
    杨锐在平江逗留了三天时间就匆匆回转,因为新概念英语二的刺激,所有2万本铅印白皮书,已经销售了四成有余。

    按照每本书一元三角的毛利,五角的纯利润,杨锐收回资金11000元,纯利4000元,算上前期的定金,至少足够支付解放印刷厂的账单了。

    换言之,这笔生意是赚定了。

    杨锐至此才松了一口气。在商业方面,他连天纵奇才的边都沾不上,否则又何至于贴小广告被雷打穿越,和普通人一样,杨锐充其量是知道一些,又在决定创业之后,参考过一些别人家的做法罢了。

    说起,杨锐的新概念英语在平江的营销策略也是乏善可陈,都是后世用烂的普通招数,挂广告,分发小礼物,要说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地方,也就是果断追加了新概念英语第二册一项。

    不过,这也是他为印刷第一册时的失误买单罢了。

    说到底,杨锐只是秉承着重生的优越感,以及对万把块钱的藐视,才状似坚强的完成了此次销售。

    如果早知道要印两万本,要是早知道卖的如此艰难,杨锐兴许会找另一种方式去积累资金。

    比如……抄书抄到手抽筋什么的。

    但也正是通过这次销售,让杨锐深刻的理解了80年代万把块钱,究竟是一个怎样庞大的数字。

    若是不慎失败,这笔亏损估计会纠缠自己好几年吧。

    杨锐坐在回校的班车上,才后怕不已。

    为了万把块钱浪费自己几年时间?这种事,杨锐是不肯做的。

    重生了,用一年的时间建立锐学组,用数年时间培养锐学组,这是值得做的事。为了一万块钱天天埋头抄书,那就纯熟浪费了。

    坐在杨锐身边的王国华和曹宝明却觉得,为一万块钱花费时间是太值得了。

    事实上,当时看到包里的一万块钱的时候,王国华直接就惊呆了,是真正的呆住了,眼珠子都不会懂。

    82年用的第三版人民币是没有五十元和百元大钞的,最大的钞票就是十元的大团结,对这个时代的学生说,家长过年给一张十块钱,至少能高兴两个月。家里人说不定还会特意嘱咐:“大钱一定要收好……”

    一百张十元的“大钱”就是一叠,却也不过是千元而已,一万一千元的大钱要11叠,两只手都抓不住。

    何况,杨锐的收入自书籍零售,最终汇集到他手里的钱,多是一块两块的零钱。

    因为是盗版书的收入,杨锐也不好存入银行,更不能拿零钞去换整钞,于是,王国华看到的与其说是一堆钱,不如说是一箱钱。

    满满的一箱钱,在这个年代,你只能在脑子里想一想,电影电视里都看不到,广电总局允许艺术的露*乳,不允许艺术的露富,可以说,除了单位的会计,银行员工或者印钞厂的工人等经常与钱打交道的个人之外,普通人就别想见到这么多钱。

    王国华第一时间把曹宝明给喊了省城,三个人忙了半晚上,才把各种钞票整理归总到一起,最终把塞满了一整个公文包,里面除了十块的钞票,还有大量的五元两元和一元。

    杨锐抱着鼓囊囊的公文包,王国华和曹宝明一边一个的夹着他,即使如此,王国华也是不安心的,时不时的用警惕的目光看着附近的人。

    曹宝明稍微轻松一些,脑子里却在想一万元能做什么。

    睁着眼镜坐班车是非常痛苦的事,因为路途颠簸,车况也很不好,即使是不晕车的人,也要和臭味、拥挤做斗争,不能睡着的话,与受酷刑也差不多。

    可三个人还是坚持到了溪县。

    下车的时候,杨锐有点腿软的歪了一下,立刻被王国华给扶助了,他像是老母鸡似的护住杨锐和公文包,左看右看的道:“可得小心了,不行就用绳子把包和手捆起。”

    杨锐哑然:“捆起不等于说快抢我吗?”

    王国华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两声,眼神却是一般的明亮,又道:“那你先在这里等着,我问好了车,占好了座,你再上。”

    “不着急回去。”杨锐打断他的话,道:“咱们先去解放印刷厂。”

    “去印刷厂?也对,把钱给他们还了,咱们也安心。”王国华虽然没有赚钱,可看杨锐赚钱也开心。

    杨锐却笑:“还什么钱,说好的账期没到呢,最多补千把块给他们,把库存的书提出,另外,我要让他们再印一批书出。”

    王国华不由担心的问:“这两天卖的多,学生们会不会都买够了?”

    “不可能。”杨锐记着新概念英语以前的销量呢,断然道:“区区一万本书,怎么可能就把市场占光了,咱们没有在下面的区县铺货,不代表下面的区县不会到省城买书。要我说,咱们这两天销售的书里面,说不定就有前些天听说消息,这两天跑上的学生。”

    “要这么说也是有可能。”王国华不免有见好就收的想法,不过,这个生意是杨锐自己做起的,他只是帮忙,也就不再相劝,而是问道:“你不给印刷厂付前面的款子,他们肯再多印吗?解放厂是老厂子了,估计效益也不行,怕是没钱了吧。”

    “越是这种厂子,它才越愿意给咱们印。解放厂的车间和机器都是闲置的,给不给我们印刷,工人的工资都不能少,等于增加的成本只有纸张、油墨和电费水费,这些都是可以欠款的费用。等于说,我多给他们的定金,全是活钱,只要够他们应付日常开销就行了。”

    “这么说,解放厂还挺乐意?”

    “要能收回账,他们当然更乐意,不过,没必要让他们高兴成这样子,先把账欠着,等赚够了,再给他们也不迟。”杨锐心里还藏了一个担心,他怕解放厂自己印了新概念英语,投放市场。

    他没有这东西的版权,想通过正规渠道组织都不可能。另一方面,解放厂是国企,也不怎么害怕政府。他们只要给杨锐印刷的时候多印一些出,成本就比杨锐只高不低。

    这是其他印刷厂都得不到的优势。

    其他印刷厂要想抄新概念英语,他们得先制版,然后安排生产和印刷时间,最后投放市场去做销售。即使解放厂的设备落后,那些先进的印刷厂也得一次印刷个七八千本,才能抹平成本差。

    这么大的投入,以国企的风格,肯定是需要再三讨论的。如果市场行情快升快降的话,不等其他印刷厂做出决定,事情就过去了。

    解放厂就不一样了,他们制版已经完成了,安排生产的功夫也能省下,甚至连印刷数量都可以随意控制。

    可以说,唯一阻碍解放厂自己盗版新概念英语的,只是销售一环。

    在市场不景气的时候,解放厂自然不会贸然入场,可现在的市场实在是景气,一旦对方反应过,弄不好就会出个什么幺蛾子。

    对这样的正规企业,杨锐不管找表哥还是民兵,都很难搞定,

    而且,像是窦厂长那种老派人物,估计也不把盗版这种事儿放在心里,要是做了类似的事,最多只是口头道歉一二。

    再往深里想,解放厂要是能因此打一个翻身仗,窦厂长手里有了余钱,也不怕段航通过狱警找他儿子的麻烦,他自己使钱,跳过段航也就好了。

    就窦厂长当日1000元的开价说,这个有自毁倾向的男人,绝对做得出抄袭盗版,然后花钱买路的事。

    杨锐无法正面阻止他们,只能想办法吊着解放厂。

    印刷一万本书,解放厂的要价是8000元,纯利大约是10%的样子,原料成本则有70%以上。

    也就是说,解放厂每印一万本书,就要欠纸厂、油墨厂、电厂和水厂5600元左右。

    杨锐给的每万本2500元定金,只够支付工资、设备保养等日常开销。而他印的越多,解放长向纸厂油墨厂的欠债就越多。

    用这笔债务做威胁,解放厂进入市场的决心就会越越难下。这种经营不善的老厂子既容易得到优惠,也都有数不清的包袱,所以,它们有钱的时候都很胆大,也很容易做出激进的决定,但没钱的时候却分外的保守,参与市场竞争的意愿反而会降低。

    用形容人的话形容国企,就是爱赢怕输,

    到了解放厂,窦厂长果然有点不太乐意再以定金的形式印刷,直到代为出面的王国华拿出5000元现金,说明要一次性印刷两万本新概念英语二,他才略有动容,问:“你印这么多,真能卖得掉?”

    “销售的还不错,省内的销量虽然降低了,省外还有很大的空间嘛。”王国华真假参半的回答,让没有市场调查能力的窦厂长疑惑不定。

    最终,王国华一共掏了6000元,确定了2万本新概念英语二的印刷。多出的1000元,是为了把第一次压在这里的新概念英语第一册全部提走。

    窦厂长虽然不太乐意,但厂里前后收了一万一千元的预付款,再加上送给他本人的两条不错的大前门,也就半推半就的同意了下。

    王国华回过头给杨锐交接,喘着气道:“太刺激了,你没看到6000块铺在桌子上,好大一堆,解放厂的会计和出纳数了半个多小时,剩下5246块,全在里面了。”

    “你要喜欢看,干脆去省城帮我收款。”杨锐似笑非笑的拿过包。

    王国华使劲摇头:“我今天给的是整理好的块块钱,史贵收的都是些什么啊,一毛两毛的一大堆,数的头都要炸了。”

    杨锐边听边数款,确定数额没错以后,抽出了246块钱,把46块揣到自己怀里,然后分别给了王国华和曹宝明一人一百元,谓之“辛苦费”。

    两人百般推让,最后还是收了。

    曹宝明又兴奋又不好意思的道:“没想到跑这么一趟,咱就变成富人了。”

    王国华也是兴奋的鼻子喷气,说:“我估摸着,我现在是学校里最富的学生。”

    杨锐咳嗽一声,举起公文包,道:“我还没走呢。”

    “和你就不比了,四万本书要三万两千块的成本呢,换给我,我是不敢赚这个钱的。”

    “三万二放以后,都不一定够买一平米。”杨锐一副看得开的表情。

    王国华和曹宝明理解不能,却也懒得去问杨锐,两个人自己开心去了。

    被他们一打岔,杨锐又想到了段航。

    这家伙现在也在担心吧。

    一万两千五百元的贷款,比得上后世一百二十万元的贷款压力。

    虽然是长期无息贷款,可忧虑亏损的心情,大约都是相同的。

    想了想,杨锐决定暂缓自己下一步的计划,先将手上的5000元还给段航。

    要以理性的思路分析,归还5000元是极其没有意义的事。以段航的财务观念,他多半会把钱还给银行。

    然而,人毕竟是一种感性的动物,不能纯以理性生存。算上没有用完的贷款,杨锐手里还有一万五千元,而且,史贵那边还在产生源源不断的现金流。段航能够帮助杨锐解决财政危机,已经是一个巨大的人情了,杨锐没理由让他继续担心。

    另一方面,表嫂尽管是个贤惠的女人,不会逼迫杨锐或段航,但越是如此,杨锐就越不能用这种没必要的经济压力去考验她。

    考虑再三,杨锐没有把公文包提回学校,而是去了县公安局,找到段航的办公室,将取走了200多元零头的公文包交给段航,道:“这是卖书的回款,里面是5000元,先还给你。”

    段航正皱着眉头写报告呢,被杨锐的话吓的一愣,赶紧起身把办公室门给关了起,问:“你不是正用钱呢?”

    “书的销路不错,最困难的阶段算是度过去了。”杨锐说的真心实意。要是没有段航借给他的钱,新概念英语第二册根本无法启印,也就没有了现在的红火局面。

    段航有点不相信,道:“我这边的钱,什么时候还都行,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这笔钱是剩下的,我还有流动资金。”杨锐说着,拉开公文包让段航看。

    有零有整的回款,比整齐的十元大钞更给人以信心。

    段航张了张嘴,却不知该高兴还是惊讶。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