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51.第51章 煎熬的等待
    史贵卖了两个月的卷子,销售渠道都相当熟了,直接通过零担货运将书发到了省城,每吨百公里只要2毛钱。

    这时候的货车还不太习惯超载,毕竟车辆的性能和道路条件都只能说是普通,不过,没有过路费,又有便宜的汽油,还是让货运变的非常廉价。

    史贵自己坐了班车到省城,找了个交通方便的小旅馆住下,又将带来的500本书从库房里提出部分,就开始寻找各个学校附近的书报亭。

    现在最好卖书的地方,仍然是新华书店,但国营的企业向来不好说话,想把盗版摆在人家门口卖,至少得再过十年才行。

    书报亭是杨锐和他商量以后,选定的主要销售地点。

    每个学校门口基本都有书报亭,位置通常都算不错,且以做学生的生意为主。史贵在每处放十本书或二十本书,然后赠送一个小钱包给老板,说好增退自由,又让出两三毛钱的利润,就将新概念英语铺到了全城。

    除此以外,每个书报亭还被挂上了半人高的广告,上面写着“世界英语教学权威著作”,“《跟我学》姊妹篇”,“最佳英语学习教材”等等一听就是高大上的宣传语。

    《跟我学》是国内目前最火的英语教学节目,一度被称作“英语学习的圣经”,因为《电视周报》刊登了里面的对话文本,竟而增加了50万用户,仅此一点,就足够媒体们羡慕两天两夜了。

    不过,82年开播的《跟我学》是电视节目,也就是说,观众需要有一台电视才能看。虽然省城许多家庭的条件不错,但要说买电视,仍然是非常奢侈的行为,大抵相当于2014年的家庭购买一辆中级车,不是做不到,却是做了有点肉疼的决定。

    节俭一点家庭的话,多数会选择等一等。

    尽管同一个院子里的孩子都可以跑去别人家看电视,可这终究是个不方便的举措,漏看少看再正常不过。英语教学不是电视剧,少了关键的部分,可能会影响以后的学习。

    《电视周报》增加了订阅用户,也是因为读者能够通过报纸,将之前的课程补起来。

    相比报纸,《新概念英语》自然是一个更好更便宜的选择。

    杨锐给史贵准备的多个宣传广告里面,都将《跟我学》列在最显眼的位置,粗黑的毛笔写出来的字迹,老远就能看的一清二楚。走近一点,还能在广告纸上看到简笔画,同样是杨锐从脑中搜索而来,有点意思的小东西。

    杨锐相信,新概念英语一定能够一炮而红。

    这是历史证明的故事。

    没有qq,没有微信的年代,消息一样传的飞快,尤其是《跟我学》这种近乎于垄断的英语教学节目,即使是县城里,也没有不知道的。

    节目中,一个中国人,一个外国人的讲解风靡大江南北,相出同源自然是最好的宣传。

    新概念英语也必须一炮而红。

    杨锐是把自己所有的钱都砸进去了,他还倒欠了6100元。

    解放印刷厂的要价是8100元,杨锐总共赚了三千块左右的稿费,花掉了一些以后,剩下的2000多元几乎都变成了定金。

    如果这一万本书卖不出去的话,印刷厂可不会收掉5000本书,就免去他的债务,他们多半会将那些书按废纸的价格来计算。

    要是销路不畅,杨锐估计自己的下半年都得抄书还债了。

    这可不是什么好活。

    当天下午,杨锐就守在邮政所等电报。

    按照约定,结果如何,史贵都会在下班前发电报回来。

    <a href="/23488/">混沌重生君临异界</a>/23488/

    王国华的老爹是所长,说了一声,就让二楼的娱乐室让给了他俩,白嫩的小美女吴倩给他们提了两壶水,然后就坐在桌子的另一边,好奇的问东问西:“你朋友真的印刷了一万本书?”

    “真的。”杨锐回答。解放印刷厂印了一万本新概念英语一,这个任谁一查都是能查到的。

    吴倩掐指计算,道:“他就不怕卖不掉?”

    “卖掉了就赚,卖不掉就赔。”杨锐表面上看还是挺洒脱的。

    吴倩不自觉的挺起鼓囊囊的胸脯,问:“赔的话,会赔多少?”

    杨锐哈哈的笑:“你怎么不问赚了以后,能赚多少?”

    吴倩忽然注意到他的口吻,奇怪的问:“难道是你们锐学组印的?”

    “你也知道锐学组?”杨锐讶然。

    王国华不好意思的咳嗽一声,道:“我可能说漏嘴过。”

    杨锐摆摆手:“不算什么说漏了,锐学组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

    吴倩捂嘴笑了两声,胸前的高峰抖啊抖的,道:“你还没回答我呢。”

    “嗯,我们锐学组内投票,大家不愿意找印刷厂印这个新概念英语,我觉得自己辛苦抄出来的,不印可惜,就送给朋友印了。”

    “啊……你们锐学组都不愿意印,你那个朋友还愿意?他傻啊。”吴倩很认真的评价了一句。

    杨锐叹了口气:“你应该说,这下全归一个人赚了。”

    “哦……哦,对哦,我的错,我妈就说我不会说话,对不起哦。”吴倩赶快道歉。

    杨锐笑着点点头,示意没关系。不过,他的心情还是有点紧张的,也就失去了调笑小姑娘的兴趣。

    几个人干坐了一会,充满了好奇的吴倩,装作给杨锐续水的样子,又忍不住问:“印刷一套书,不止2000块吧?”

    “当然。”

    “那赔了也要赔不止2000块吧?”

    王国华忍不住道:“吴姐姐,咱们不能说点好的?”

    “什么姐姐,是妹妹。”吴倩对王国华是不假颜色。

    王国华乐了:“是妹妹,吴妹妹。”

    “妹妹不是给你叫的。”吴倩甩了他一眼,踩着半高的小皮鞋出去了。

    临走前,还不忘给杨锐换一个装满水的壶。

    杨锐就坐着喝茶,干等着消息,会议室里倒是有报纸,可里面的内容也枯燥的紧,实在难以作为消遣。

    这样等啊等的,很快就到了下午六点。

    吴倩小心的敲门,低声道:“杨锐,我们要下班了。”

    杨锐马上抬头,问:“电报呢?”

    “没有电报过来。其实你不用专门过来的,如果有电报,我们会派邮递员送到学校里去的。”吴倩细心的给他解释。

    “我就是着急。”杨锐从鼻子里吐气,摇摇头:这个史贵,专门提醒他要及时拍电报,还是没有拍,真该被人狠揍一顿,才能醒悟过来。

    他又担心史贵被省城的警察抓起来,又担心新概念英语的销量不好,或者销量太好,不能及时送库存过去……

    但在这个没手机的年月里,他根本无法联络到史贵。去省城得到溪县转车,而且每天只有早晨的几班,就是到了省城,他也找不到人,只能被动的等待他的报告。

    这种等待,实在是太熬人了。

    “回去吧。”杨锐猛的起身,却是因为坐的太久了,一下子栽倒了下去。

    吴倩想都没想就抱住了他,鼓囊囊的胸脯,立刻顶在了杨锐的脸上。

    “啊!”吴倩叫了一声,又一把推开杨锐,碰到了一个水壶,好在没有烫伤。

    “你怎么……”吴倩闹了一个大红脸,看都不敢看杨锐,一跺脚,就跑下了楼。

    王国华看的目瞪口呆,捞住杨锐,叹道:“长的帅就是好啊。”

    杨锐摇头失笑,心里不免回味一番适才的触感,忐忑不安的心情,经过这么一个打岔,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回到学校差不多是晚上8点了。杨锐随便塞了点食物,就去给锐学组上课。虽然距离高考还有相当长的时间,但要是不进行系统化的训练,再好的补习老师也是徒呼奈何。

    如今的锐学组仍然是七十多人,除了黄仁、王国华和曹宝明以外,没人知道杨锐正在准备一场大清洗。

    相反,当日投了反对票的李铁强、王万斌等人,学习之余还有说有笑,不用投资的情况下,锐学组的条件其实相当优渥,每个学生除了排队参与油印能够获得不菲的工资以外,杨锐还变着法子的将锐学组赚到的利润,直接补贴到个人。白米白面加菜加骨头加肉等等且不说,就连文具、稿纸和试题这些东西,杨锐也尽可能的算在锐学组的账上,他甚至开始计划购买一批衣物,作为制服分发,以减轻组员的家庭负担。

    身在这种有资金来源的学习小组内,组内成员的生活和学习条件都大为改善,自然而然觉得轻松。

    投反对票的学生,许多也是贪婪这难得的轻松,不愿意将之作为赌注,压在桌面上,这其实是正常人的心态,但从杨锐的角度来说,这样的人,显然不是锐学组想要的。

    他的锐学组,也许不可能像是共济会,或者骷髅会那样变成秘密党派,但这也应当是一个充满了魅力的交流组织。一些因为自信,因为实力,因为能力而充满了魅力的男人和女人们,因为交易而变的亲密,因为共同的利益而变的默契,因为固有的渊源而变的和善。

    希望轻松没有错,但希望永远轻松,以至于畏首畏尾的家伙,不应当是锐学组的选择。

    杨锐身在西堡中学,没有吸纳更多组员的渠道,可正因为如此,他才将内部的团结看的非常重要。

    等到了大学,这些支持他的锐学组成员,就是稳定的基石。

    然而,所有的设想都要现实的成功才能推行。

    杨锐想要清洗锐学组,想要锐学组的学生们明白民主的虚弱,就先得证明自己的成功,以及民主选择的失败。

    正在省城售卖的《新概念英语》,这些不知道畅销还是滞销的铅印教科书,是所有一切的基础。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