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四十五章 晚来的感谢
    “现在的大城市,就流行这个,咱们溪县落后,不过,也该流行起了。”邵亮以为把杨锐镇住了,也悄然松了一口气。

    在别人的地盘上,太招摇是有危险的。曹宝明等卧推组的同志正在帮忙搬罐头,一个个肌肉鼓起,还是有点震撼力的。

    “你在卖这个裤子?”杨锐翻看着香港苹果牌的牛仔裤,想笑又不好笑。

    其实,苹果公司的确卖过牛仔裤,但香港苹果,就很难追溯其起源了。

    邵亮拿出的牛仔裤还是带着喇叭腿的细腰牛仔裤,纯粹的80年代品味,此时倒是非常流行。

    “随便耍耍。”邵亮担心杨锐告密,打了个马虎眼。

    杨锐似笑非笑的“哦”了一声。

    80年代卖衣服,其实是个挺不错的营生,赚到钱的人很不少,尤其是能说会道,有点大众品味的,得到50%以上的利润轻而易举。

    不过,杨锐是得了邵工的人情的,不能看一眼就放任自由了。观念归观念,承诺归承诺,不可混为一谈。

    邵亮会错了意,不满意的道:“一条牛仔裤还不行?你胃口也太大了点吧。你仔细看看,这样的牛仔裤,几十块钱都买不到的。”

    “不是牛仔裤的事。”杨锐笑笑,将之丢了回去,道:“收起吧,我不穿这种。”

    “你是不会穿吧。”邵亮不爽的提了提胯,也没多话,就将牛仔裤放回了绿军包里。

    杨锐叹口气,这牛仔裤他还真的不会穿,因为太低腰了,都不是系在腰上的,直接系在胯上了,紧的仿佛能多挤出二两肉似的。

    也就是80年代了,再过10年,到哪里去找满街的排骨精,这裤子给他前世的胖子身材穿,裁开了也就是一条腿的料。

    邵亮毕竟是个学生,摸不清杨锐的想法,不由问道:“你想要啥,直接说吧,就我身上的东西,随便给你选一个怎么样?”

    他身上最贵的是牛仔裤,进价22块,然后就是回力鞋,但都是街面上的硬通货。

    杨锐笑着摇摇头,道:“说给你补习,就是给你补习,这事没得商量,要不然,我没法给邵工说。”

    “我就说在你这里补习,不就完了?”

    “不行。”杨锐摇头,缓了一下,道:“我这么说吧,不管你以前的成绩如何,在我这里补习,多的不敢说,考一个大中专是很容易的,要是努力一点,大专也不难,本科得看你的基础,但也是很有机会的。不管怎么样,我建议你试一试,别急着下结论。”

    肉联厂的厂办中学,教学水平比西堡中学要差不少,别说和回炉班的尖子生比了,高二毕业班的学生,大部分也比他们强。

    但就像杨锐说的那样,只要正常读到高中的,也就是能达到中考平均分的学生,再用些功,其实都能考入大中专。

    当然,大中专的学历和高中是一样的,等于浪费了三年时间,就换了一个分配名额,不能说是一个上好的选择。

    可话说回,大中专所代表的分配名额也是有价值的,以邵工的能力,安排一个高中毕业生回厂,和安排一名中专生回厂,不仅难度不同,安排的工种也不同。

    至少到90年代中期,中专还是个说得过去的文凭,比高中强了不少,尤其在基层吃香。

    厂办中学的子弟本就没有考上大专的记录,许多学生辛苦复读,也就是为了一个大中专的名额。

    杨锐觉得,自己能做这样一个保证,也算是对得起邵工的帮忙了。

    然而,邵亮并不领情,还有些急眼的道:“你骗我爸,我不和你追究,你别耽搁我时间啊。”

    他指着自己的大腿上的红苹果图标,道:“你知道我一天能赚多少钱?唉,我让你瞎猜什么啊,得了,我先走了,有空也别联系。”

    邵亮背过身,动作很帅的在空中挥舞了两下。

    杨锐低头看看自己的绿军裤,没觉得有啥不好,口中又道:“你先留一下,人别走了,宝明……”

    他刚说完两秒钟,曹宝明就将反应慢的邵亮给逮住了。

    邵亮挣扎了两下,没能解脱,又气又急的瞪着杨锐,问:“你要做什么?”

    “时间不及了,你先跟我们去谢师,回了,咱们再谈。”杨锐又将苏毅叫了进,让他和曹宝明两个人押着邵亮。

    看到这么两个虎背熊腰的汉子,邵亮顿时蔫了,说:“没想到你还是混街面的。”

    “我混什么街面啊。”杨锐摇头。

    苏毅却是知道些街面手段,低头看了一眼邵亮的回力鞋,弯腰就把他的鞋带给解了下,再一翻手,他又把两只脚的鞋带给系到了一起。

    “行了,你就走我们前面,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走的慢了,我揍你,你走的快了,我揍你。你要是敢跑,那就别让我追上,否则,你让我跑了多远,我就给你多少捶,你听明白了没?”苏毅拍了拍邵亮的脸颊,手掌上的老茧打的人生疼。

    邵亮在街上偷偷卖货,认识的人多了,立刻有了判断,乖乖的低头说:“明白了。”

    苏毅满意的点头,然后冷不丁的出脚,揣了他一个大马爬,道:“你明白什么?知道我怎么揍人吗?你就明白了?”

    杨锐看的目瞪口呆。作为80后的胖子,他虽然经历过80年代,却没做过80年代的小青年,哪里知道此时的学生竟是如此的生猛。

    邵亮却是知道的,一股脑的爬起,更乖巧的道:“您说的对,是我错了。”

    “别再犯了,得,头前带路。”苏毅高抬着头,又轻踹了他一脚。

    邵亮没事人似的笑。

    这算是校园暴力吧。杨锐琢磨着,却是没多话。

    尽管在21世纪人看,校园暴力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但在80年代,“校园暴力”不算是一个有效的名词,它甚至都不算是一个名词。

    学生被老师打了,学生被学生打了,学生的鼻子破了,学生的脸肿了——在许多人看,这都不算事。

    和社会上的暴力行为比起,学校仍然显的简单纯净。

    另一方面,暴力的确是执行个人意志最快捷的方式。不再叫嚣的邵亮像是个幽灵似的,跟在杨锐身后,再不敢带丁点的麻烦。

    而锐学组成员,则带着数量众多的物品,浩浩荡荡的到宿舍区。

    “砰砰”

    “砰砰砰”

    杨锐首先敲响了李秀梅老师家的大门,她被推选为“最受欢迎的女老师”,得到了超过半数以上的票数。

    “咔嗒”一声,门开了。

    露出脑袋的是个男人,他奇怪的看看外面的学生,点点头,回头叫道:“秀梅,你的学生。”

    刘珊和黄仁分别站在杨锐的两边,有点紧张的握着手里的东西。

    脚步声迅速响起,没几秒钟,就见李秀梅老师敞开了大门,露出惊讶的表情:“怎么了?这么多人。”

    “李老师,我们是谢师的。”杨锐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句,手往后面一招,做好了准备的二组成员,立刻敲起了锣鼓,并点燃了鞭炮。

    锣鼓是学校体育室里的标配,不管是开运动会,还是领导检查,没有锣鼓喧天的配合,肯定是不行的。

    鞭炮则是山下买的200响大地红,声音又大又脆,几下就把宿舍区的老师们给吵了起。

    80年代没有商品房的概念,土地也都是属于国家的,家不在本地的老师,都会住到学校的宿舍里,整个宿舍区就像是一个小型社区似的,有老师,有家属,有孩子,不大一会儿,就把李秀梅老师家堵的水泄不通。

    鞭炮燃放结束的同时,杨锐立刻大声道:“感谢李秀梅老师的教导,您是同学们评选出的,最受欢迎的女老师。”

    接着,包括杨锐在内的所有锐学组成员,都像是被扣了扳机似的,直直的鞠躬。

    整齐的动作,给人以非常正式的感觉。

    性格温婉的李秀梅都愣住了,似乎完全没有搞明白情况。

    看热闹的人也都愣住了。

    锣鼓鞭炮组成的庆祝并不是杨锐发明的,过去十年,知青下乡,支援边疆等等活动,都伴随着这种热闹的场景。

    但眼前发生的情况,显然与之不同。

    杨锐笑了笑,从王国华手里接过装了四只罐头的礼品盒,递给了李秀梅老师,扬声道:“李老师,这里的四只罐头是最受欢迎女老师的奖品,请您收好了。同时,我代表锐学组成员,再次感谢您的奉献。”

    学生们又鞠了一次躬,然后纷纷散开。

    李秀梅这才闹清楚状况,有点不好意思的道:“不用专门这样子……”

    “受到大多数学生的欢迎,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李老师能做到此点,我相信付出良多,大家只是想表达谢意……”杨锐自己也做了好几年的补习老师,深知要得到学生的欢迎是如何的艰难。

    学生是很敏感的群体,尤其是中学生,正处在价值观的重塑期,并不是提高了他们的学习成绩,就会得到他们的欢迎,同样,放任自由,也不是受欢迎的关键。

    要让学生们满意,受到学生的欢迎,需要耐心细致的交流,认真仔细的教学,深入的关心和充分的放权……简而言之,要让一个班的学生喜欢自己,比让领导喜欢自己难多了。

    正因为如此,杨锐虽然提前准备了讲话内容,语气却是无比的真诚。

    李秀梅心有所感,眼角不由自主的变的湿润起。

    在一所乡镇中学,作为一名普通的教师,不停的发光发热,这本身就是一种奉献。

    每周工作六天,每天工作十个小时以上,这是简单的付出。

    批阅无穷多的作业,誊刻各种试卷,不断的分析了解学生们的需求,这是复杂的付出。

    与学生谈心,帮助学生,保护学生,资助学生,这是困难的付出。

    李秀梅不需要别人感谢自己的奉献,但她确实需要自己的努力和付出被肯定。

    学生们的肯定,毫无疑问是最真诚,也最有价值的。

    几乎是一瞬间,李秀梅的文青意识就被勾引了起,两行泪珠,也随着她的脸颊滑落。

    “妈妈。你怎么哭了?”一个小小的脑袋,扒着父亲的小腿,探了出。

    “妈妈没哭,是高兴。”李秀梅弯腰抱起了女儿。

    五岁的小姑娘,懵懂而可爱,伸手抹开母亲的泪珠,却引了更多的泪水,不由陷入了困惑。

    看着女儿的表情,李秀梅又想哭,又想笑。

    为了方便上班,她在女儿9个月的时候,就狠心断奶了。

    为了备课,她经常工作到深夜,吵的女儿和丈夫睡不好觉。

    为了购买资料,她不仅降低了自己和丈夫的伙食标准,也降低了女儿的伙食标准。

    为了走访学生家庭,她磨坏了鞋,走伤了脚。

    即使生活拮据,可她还是尽可能的帮助经济困难的学生,希望他们不至于因贫失学……

    李秀梅偶尔也会想到回报的问题,想到值不值得的问题,但在这个激情澎湃的年代,她更愿意去做事,而不是去想事。

    只有午夜梦回,她才会幻想有一天,能有曾经的学生,到自己面前,说一句“老师,谢谢你”。

    直到今天以前,这都是一个幻想。

    有幸走出山区的孩子难得回,留在山区的孩子生涩而害羞。

    李秀梅总是安慰自己:学生们还小,等年纪大了,自然就懂事了。

    但随着光阴的流逝,她已渐渐的将那些念头埋在了心底。

    直到这一刻,迟缓的,浓烈的,喷涌而出的幸福感,令她紧紧的抱住女儿,并毫不犹豫的收下了那红色的礼品盒。

    这是晚的感谢,却不仅仅是杨锐的感谢。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