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三十九章 表彰
    卢老师等人果然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将2000多份卷子给批了出,当然,大部分学生都没有做完这么多的题目,白卷和空题相对较多,减少了他们的工作量。

    在堆着罐头的体育室里,曹宝明挥着膀子卸下卷子,抽空就溜走了,杨锐却是当场打开,每个年级都抽出两份,坐在几张课桌合并而成的会议桌前,非常认真的核对里面的答案和分数。

    帮忙送卷子的英语老师王芳顿时有些不乐意了,道:“卷子都是有老师核对过的。”

    “卷子是我出的,答案也是我给的,我再看一看有没有纰漏。”若是平辈的话,杨锐说的还是客气的,作为学生给老师这样说话,那就有点不客气了。

    卢老师有点摸到杨锐的脾气,担心王芳年轻受不得激,打岔道:“检查也挺费时间的,先坐下喝点水。小王你也辛苦了一天了,歇会再回去。小杨,有杯子和壶吗?”

    杨锐愣了一下才知道说的是自己,从后面翻了两个搪瓷缸子,道:“用开水烫过的。”

    体育室如今已是锐学组的大本营了,他们在这里准备了许多的物资装备,开会什么的也在此处。杨锐更是准备将此地作为自己的补习教室,等到锐学组的成员逐渐固定以后,更深入的指导,就会在这里进行了。

    卢老师亲自倒了两杯水,一杯给王芳,一杯给自己。

    他是40岁的人了,算是西堡中学的老资格,王芳只能道谢坐下,安静的等着杨锐检查。

    好在抽查的试卷,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大题的分数也是按照步骤给的,没有疏漏。

    杨锐这才满意的放下东西,笑道:“实在是太辛苦老师们了,没有你们帮忙,要把这么多试卷的分算出,怕得好几天时间。”

    “能用得上就好,十多个老师帮忙呢。”卢老师说了这么一句,就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和自己的学生寒暄,怎么想怎么不合适啊。

    杨锐一无所觉,又客气了两句,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递给卢老师道:“这是给各位老师的润笔,请您分给各位老师。”

    “哎呀,这个……”

    “请一定收下。”杨锐微低头,小弯腰,一副日本人的作派。

    在这种场合,日本人的招数是很好用的。

    在杨锐看,全世界行贿行的最漂亮的是日本人,无论是用古董名画也好,大堆的现金也好,总能让人有一种诚恳的感觉:您收下,大家都高兴。

    不仅如此,行贿的日本人一般还很认真,能用不那么明白的话,将行贿的价码明明白白的摆出,更不会有人用假古董之类的东西糊弄人,算是比较讲究诚信的。

    最难得的是,日本企业疯狂的对外行贿,疯狂的用钱砸政治家,却总能让自己的中低层员工安分守己,不做受贿之举措,这就像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手下吸毒的毒枭,天生就有把事业做大的团伙文化。

    与之相对的是中国的行贿团伙,出国竞争的时候总是束手束脚,恨不得变成跨国公司的道德楷模,可不等回到国内,就开始惦记着弄发票报销的事儿,如同以贩养吸的毒虫儿,过的是有一天没一天的日子。

    在行贿取得优势的排行榜上,日本这个状元一骑绝尘,将东南亚的同类国家远远抛下,中国人的行贿艺术,连前三都排不进去。

    作为一名生物系研究生,杨锐还在上学的时候,就听师兄师姐们吹嘘过,也幻想过自己有一天进入跨国药企,用钱把老外的药监会主席砸晕,用钱把律师和法官砸晕,用钱把媒体和陪审团砸晕,然后自己被销售提成砸晕。

    如今条件有限,杨锐也只能先训练表面功夫了。

    卢老师和王芳哪见识过这个啊,都被杨锐的态度给弄糊涂了,尤其是刚工作不久的王芳,心想:这家伙给钱还给的挺让人舒服的。

    “那我就收下了……”卢老师说了一句,觉得有点单薄,也不知道再应该说什么。

    “感谢各位老师,以后还请继续关照。”杨锐彻底入戏了。

    “好,好……我先回去了……”卢老师又接不上词了,呵呵的笑了两声,赶紧带着王芳走。

    出了门,王芳忍不住嘀咕道:“您也不数数。”

    “怎么好意思。”卢老师一脑门子的汗,他这一辈子,还没有做过私活呢。

    还是王芳年轻,笑道:“都出了,快数数。”

    “就那么急?”

    “过年就说给大伟买辆自行车呢,一直没攒够钱,加上这次的就差不多了。”王芳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在国家单位里面工作,每个人拿多少钱,有心人都知道,不知道的是懒得知道的。这时候也很少有钱的二代,大家买东西都靠攒。

    在西堡镇周围,杨锐这样的官二代已经算是条件好的了,也不过每周比别人多几块钱的伙食费罢了,要不是他自己赚了钱,如今照样处于吃不起肉的状态。

    卢老师将白信封递给了王芳,道:“正好,你数了发给大家。”

    王芳不客气的甩甩辫子,拿过信封,抽出了里面的钱,然后“咦”的一声,道:“没看出,这男生还挺细心的。”

    卢老师一瞅,信封里共有两叠钱,一叠都是五元的,一叠都是1元的,而且全是新钞,说明是特意换的。

    按照之前说好的标准,一共14名老师,每人6元,正好是一张五元加张一元的各14张。

    虽然按照总数给钱,卢老师他们拿回去再找钱也很方便,但每人两张新崭崭的钱,感官上是不一样。

    卢老师心里更是有点暖暖的,收取润笔的一点点不安,也随之烟消散了。

    还是午餐时间,杨锐宣布:下午颁发奖学金。

    有些学生鼓噪着要现在就发,杨锐是一概不理的,随着他的目光,上窜下跳的学生更是乖乖的坐了回去。

    就连胡燕山,也只是低着头,不敢再做任何挑衅之事。

    花豹和霍老四的下场,就像是两面警告牌,插在杨锐身后。

    霍老四团伙散了不说,还互相指认,以至于兄弟反目为仇,进了监狱都不安生。

    花豹浑身涂满了不明物体,赤身裸体的挂在县城人流量最大的十字路口,还有朗朗上口的对联相配,更是丢面子的极限。

    在事情发生以前,胡燕山都不知道混混被抓住了会这么惨。

    什么杀人不过头点地,18年后又是条好汉。

    被臊的像是花豹那样,十八年后还是会被人指指点点吧。

    听说了花豹的遭遇,胡燕山做了好几天的噩梦,随身都带着磨尖的小刀,不是用戳人的,是用自杀的。

    他不怕挨打,不管是街面上的名人,还是电影里的英雄人物,哪有害怕严刑拷打的。可要做名人或者英雄,首先得有一个好名声啊。

    胡燕山几次被噩梦吓醒,就想:我要是被丢到厕所里洗个澡,然后挂在操场的旗杆上示众,学校里的学生会怎么评价?杨锐会给我挂个什么对联?

    董存瑞舍身炸碉堡,胡燕山慷慨入屎穴。横批:风中黄条?还不如死了算了。

    自己吓了自己几天,胡燕山看见杨锐都绕着走,这自然是有点丢人的,但比起花豹和霍老四的结局,简直可以说是幸福。

    就连他的几个马仔都很理解胡燕山,默契的不说不问,蒙头陪躲。

    西堡中学的第一刺头不战而降了,学校里的其他刺头就跟不用说了,只要发现杨锐的表情严肃,那就不敢自己开玩笑。

    下午放学,连走读的学生,都自动自觉的到了操场上。校长照例消失,只有好奇的老师边聊天边打望着。

    学校的喇叭里,开始放送运动员进行曲。

    这歌要是每放一次就收一厘钱,那在21世纪以前,世界市值第一的公司铁定是中国的没跑了。

    杨锐无奈的听着歌,站在土堆的主席台后面,等大家排队。

    主席台上,是这次用做奖励的125听罐头。

    从木箱子里拆出的肉罐头都是马口铁的外壳,因为才出厂没多久,还簇新的反射着光线,仅仅是外包装就显的无比高档。

    玻璃瓶装的水果罐头更是好看,无论是橘子罐头还是黄桃罐头,都显的娇嫩多汁,在甜蜜蜜的糖水中载沉载浮,想想就诱人口水。

    这年月,农村送礼都不会送罐头,一包糕点就很不错了,过年过节才送糖果。只有要办什么事的时候,才会买上一瓶或者两瓶水果罐头。

    有的人家干脆将水果罐头放在客厅里当摆设,讲究些的还放在玻璃柜子里,就像是现代人将红酒摆在客厅里当装饰一样。

    许多孩子兴趣见过罐头在自家客厅里进进出出,但吃过的并不多。一块多的价格,在年均收入100多元的家庭里,就像是茅台酒在年均收入10万元的家庭中的地位一样,送礼可以,了重要朋友显摆也可以,有喜事庆祝也算,总不能默默的打开了给孩子吃掉。

    这么贵的东西,不找一个恰当的时间当众吃掉,那就算是浪费了。

    大部分学生,估计还没有等到过那个恰当时间。

    现在,有机会得到一听罐头做奖励,这个诱惑与10元钱真是难分伯仲。

    大约用了20分钟,乱哄哄的操场方才有了一定的秩序。

    杨锐这时候抱着厚厚的一叠信封,稳稳的走上主席台,双手虚按,即道:“现在,我宣布锐学组第一次奖学金颁发仪式,开始了……”

    运动员进行曲再次响起。

    台下的学生也配合的鼓掌。

    杨锐以前也很少出现在这种大场面上,闭了一下眼,又睁开,道:“锐学组奖学金,是为了表彰优秀的学习成绩,鼓励同学的学习热情而设立的。它的奖金源,主要以锐学组的收入,以及社会捐赠为主。第一期,总奖金为1350元,奖品为60听肉罐头,65听水果罐头。”

    奖金比罐头多10个,是准备给锐学组的10名成员的,由于是锐学组的奖学金,杨锐指定受奖人,无人反对。

    学生们只将杨锐的话当作陈词滥调,很少有注意去听的,直到具体奖励的时候,才一个个瞪大眼睛。

    只有杨锐和极少的人,才隐约的意识到,奖学金的奖励对象,以及奖学金的源很重要……

    没有领导致辞,没有更多的说明,杨锐轻轻的换了个位置,道:“被我喊道名字的同学,请到主席台上,领取你的奖品……”

    “等一下……”一声突兀的喊声,伴随着自行车链绞动的声音,冲进了操场。

    在运动员进行曲的鼓励下,只见政治老师齐渊,以八百里加急的“刀下留人”范,直直冲到了主席台下,方才气喘吁吁的道:“县教育局基建科的熊科长了,他说,你们发奖学金,不合规矩。”

    杨锐皱眉问:“我们发奖学金和基建科有什么关系?”

    在主席台下帮忙的班长刘珊却是脸色微变,她经常给老师们送材料,听到过一些传言。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