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十九章 卖教材
    “看够了,各位就请回吧。史老板,借一步说话?”杨锐的声音不大,可还是把董军师等人给惊醒了。

    胡燕山的心情更不好。自从读了高中以后,他就在西堡中学横着走了,结果,好似是一夜之间,天就变了。不再是最有名的学生没关系,拼爹失败没关系,拼兄弟失败没关系……这好像天上掉下的2000块算是什么?

    “汇款单是真的吗?”另两人说着悄悄话。

    “别丢人了,是真的。”董军师勾着头,直直的往回走。

    胡燕山也不想下山吃饭了,招呼了一声,跟着即将狗头化的军师返回了宿舍。

    史贵怀着惊诧和担忧到偏门的位置,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不是有意要告诉他们稿费的事……我以为他们就是你同学什么的,猜他们都知道了……”

    “其实我本是想给你一条发财的门路的,现在……”杨锐没听他的解释,将手里的信封装到口袋里,声音拉的长长的。

    史贵连忙挤出一张笑脸,说:“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这个……您说是什么门路?”

    要是昨天,史贵或许不会那么重视杨锐的意见,但在看到了2000元的稿酬汇款以后,他不可能不重视了。

    能一口气赚他一年收入的人,没有发财的门路才奇怪吧。

    杨锐认真的看了他一会,才道:“你能想出外卖的主意,说明你是真的有商业脑瓜的,而且敢付诸实践,这点比其他人强。”

    “也不是什么好主意,自始至终,就你订了外卖。”史贵呵呵的笑了两声,并不觉得骄傲。

    杨锐莞尔道:“那是你超前了。超前是好事,证明你能抓住别人抓不住的机会,就像我现在给你的这个。”

    史贵挺直了腰,做洗耳恭听状。

    此时,在外人看,一名中学生对一个大人耳提面命,似乎有点古怪。然而,两名当事人都觉得再正常不过。

    杨锐的心理年龄和史贵差不多,加上重生的优越感,姿态自然不同。史贵是个渴望认同的后叛逆青年,他不愿像父辈那样按部就班的生活,自己开了小饭馆以后,却又没有太多的盈利,一次改变的机会弥足珍贵。

    “去过省城吗?”杨锐找了个路边的大石块坐下了。

    史贵也赶紧跟着坐下,小声道:“去过几次。”

    “有认识的人吗?”

    史贵冥思苦想,道:“有两个同学在省城做事,好久没联系了。”

    “愿意去省城打拼吗?

    “愿意。”听了一连串的问句,史贵也猜到了一些,又接着问:“要我做什么?”

    “卖教材。高考教材。”

    “高考教材?”

    “你看到那边的学生了吗?他们就是这里抄教材的。”杨锐指了一下校门边的小树林。那里有几条长凳,以前是文艺青年们读诗的交流场所,现在却被外校的学生所占领了。

    史贵以前送外卖,光见到人了,却不知道是外地的学生,听了杨锐的解释,方才明白了一些,低声道:“你的意思是要印教材出,卖到省城去?”

    “先从周边开始做,但肯定是要往省城里去。你看看,这么多学生大老远的跑过,要花路费不说,还浪费时间。你如果直接到他们学校里去卖,效果是不是更好?”

    “那他们要是只买一份,互相抄怎么办?”

    “用不着人人都买,但也不可能人人都抄。你一天跑一个地方,只要有十分之一的学生买了,收入就不少了,如果能卖到市里省里,那就更多了。而且,我们可以不停的推出新版本,给出新答案,拿出新解法……总之,卷子方面你不用管,我保证始终有吸引力。你呢,自己跑熟了以后,还可以雇人跑。”

    “那怎么印刷呢?”史贵问出了关键问题。

    “前期……我们就用油印的。”

    “油印?卖油印的卷子?”80年代的中国人,没有不知道油印的。但凡有点名字的单位,不管是乡政府,学校还是村委会,都有自己或大或小的油印机,效果也相差不大。一版蜡纸刻十多分钟,却最多只能印几十张纸就作废,字迹还不够清晰,油墨也容易脏手……

    杨锐点头,他当然不是开玩笑的。

    史贵低头想了半天,才道:“我晚上能刻几个小时,不过,估计做的不太快……”

    杨锐笑了:“没人让你油印。”

    “那谁印?”

    “我在学校里找人印。”杨锐说着笑笑,道:“初中部和高中部都有愿意兼职的学生,设备齐全的话,每天印刷几百份试卷或者再多一点都不难。到时候装订成册,以比较便宜的价格出售,也是一条不错的生财之道吧。”

    82年可没有学生兼职的工作。而对许多学生说,哪怕是每天一毛钱的收入,也能给家里省下一个人的生活费了,这可是极大的帮助。

    史贵问:“不能找印刷厂做吗?”

    “首先是我们的印数少,品种多,印刷厂不够灵活。其次,油印的成本更低,更便宜。咱们先试水,根据情况,再决定是否找印刷厂。你觉得呢?”

    史贵迟疑的道:“我本钱不多,开饭店还找亲戚借了钱……”

    杨锐打断了他的话,道:“你如果愿意做,我给你两个方案。”

    “嗯?”

    “第一个方案是入股,我负责生产,你负责销售。初期买油印机,纸墨笔的成本,双方各负担一半,算是股本。赚到的利润,我要七成,你得三成。第二个方案是所有费用我都承担,我开给你每月50块的薪水,你还是负责销售,旱涝保收。不管是哪种方案,你都得把饭店交给别人做了。”杨锐最近几天都在观察史贵,知道他的饭店生意不怎么样,收入虽然比50块每月要多一倍不止,却是他和老婆两个人在做。

    另一方面,乡镇饭店还有打白条,也就是赊账的麻烦,不能算是一项极好的营生。

    史贵的心还是很大的,犹犹豫豫的道:“利润七三分,我觉得不太好,两个人合伙,是不是应该对半?”

    他的语气不是很坚定。

    杨锐却是坚决摇头道:“我提供试卷,仅此一点,就是相当大的支出了,要是利润不厚,我宁愿继续给杂志投稿,何况我还负责生产环节,承担了管理职责,七成不算高。”

    最开始,他的底线其实是****分成,但因为史贵的大嘴巴,他就将两人合作的期望值放低了。

    在他眼里,有点闯劲和眼光的史贵,是如今难得的生意伙伴,可他要是没有进步和改变的话,两人的合作关系就不会太久。所以,多让一成的利润,没有意义。

    史贵如果知道杨锐做出决定的基础是什么,肯定得后悔。

    可他现在不知道,又挣扎了一会,发现杨锐不会让步,显的犹犹豫豫。就算只投入一两个月的收入,这要是失败了,还是很难受的。

    一会儿,杨锐笑了:“第一种和第二种都不喜欢?”

    “我是有些顾虑……”

    “那我给你第三种怎么样?”

    史贵还是想做这个生意的,立刻挺胸道:“你说。”

    “提成。我每个月给你报销10块的交通费,以后你卖一套试卷,我给你20%的提成,卖的多了,提成还可以再提高。这样的话,你也不用投入本金了。”和第一种方案不同,第三种方案虽然节省了本金,却降低了未收益,一旦有更多的人介入销售,史贵就和后者没什么区别了。

    当然,这种方式也是史贵风险最小的方式。

    短暂的思考后,史贵就选了第三种方案,同时又道:“我以后如果想要入股了,还能入吗?”

    “能,但具体怎么分配利润,就要到时候谈了。”

    史贵连连点头,并不觉得现在谈和以后谈会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