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十七章 我有三策
    有了充足的营养摄入,杨锐决定加强锻炼强度,继而进行了一次寻宝之旅,在翻遍了学校体育室之后,幸运的找到了一只杠铃。

    杠铃还很新,是西堡镇为了响应乡村运动会的号召买比赛举重用的,可惜附近十里八乡都没人知道举重怎么举,运动会结束以后,就算做文化产品,拨给了西堡中学。至于它是落灰还是生锈,花国家钱的老爷们自然不在乎。

    杨锐倒是很高兴,杠铃卧推是炼就胸肌的主打动作,他也曾在健身房里短暂练习过,效果不错。不过,就像是许多有用的锻炼方式一样,因为种种理由,杨锐最终未能坚持下去。

    这一世,杨锐决定要将身体锻炼进行到底。

    好不容易得到一张超级帅脸,若是没有好身材相配,那就太浪费了。如今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锻炼和食物都不能马虎了。

    而且,趁着如今的事情较少,打熬一副健康的身体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壮志未酬身先病,恐怕是现代企业家最不愿遭遇的情况。

    在发动同学帮忙以后,杨锐接着又在某些教师和办公室的角落里找到了大部分配套用的杠铃片

    这也是国企寻宝的魅力所在,你总能发现价值很高的稀有商品,重要的是别人还不在乎。像是他做研究生的时候,某些经费多的导师买苹果p3当u盘用,买外星人笔记本做实验记录的比比皆是,有的是只买贵的不买对的,有的就是不在乎。

    用身上最后的一块多钱买了材料,杨锐请农机站的人帮忙做了杠铃架和仰卧用的平凳。因为他是隔壁乡的书记儿子,农机站的人不仅没收加工费,还用拖拉机帮他把东西送到了学校宿舍前的大槐树下,并顺手做了平整。

    曹宝明和杨锐结成了锻炼拍档,当一个人做卧推的时候,另一个人就站在跟前保护,以免他力量不济,弄伤了自己。

    这种崭新的锻炼方式,自然吸引了不少学生的围观,只用了两天时间,卧推的队伍就增加到了十几人,一群人像是美国监狱里的囚徒似的,每天在放风时间跑进操场,围着简单的器械做枯燥锻炼。相比学习,许多人其实更乐意将汗水挥洒在体育场上。

    然而,中国的大学却很少吸纳体育特长生,运动员加分也要过两年开始,所以,即使是身体强壮擅长运动的学生,想要走出大山,也只有高考一条路可走。

    再加上普遍的蛋白质摄入不足,能够坚持卧推的人极少。

    不过,旧人去新人,新鲜又特别的卧推,始终吸引着十多名学生的参与。尤其是在女生围观的时候,总会有荷尔蒙激增的男生愿意脱掉上衣,一展雄姿。

    若是有哪个女孩子能够发出低低的惊叹声,平凳上的男生至少能得意一整天。

    操场西边的热闹,不经意间就冲淡了东边篮球架下的繁荣。原本雄踞于此的胡燕山,失望的发现,自己的观众竟然少了大半。

    偶尔,操场的另一头还会传欢呼声,比他三分球进时的声音还要大。

    “这小子太嚣张了,三哥,咱们就这么看着?”常和胡燕山打球的后卫是个蔫坏的家伙,自诩狗头军师,人前人后也有人叫他董军师。

    胡燕山拍了两下篮球,作势扔了出去,然后看着飞奔过去捡球的跟班,不太肯定的问:“你有什么法子?”

    “就照对付大门头的黑子的法子。等他晚自习回的时候,套个麻袋,直接揍一顿,他找谁告状去?”董军师嘿嘿的笑了两声,觉得自己的主意绝妙无比。

    狠揍一顿自然解气,然而,胡燕山立刻响起了杨锐那天说的话,不由多想了一会,缓缓问道:“杨锐要是咬定是我们打的,怎么办?”

    “他头上套着麻袋,怎么看得到是谁打的。”

    “他用不着看着。杨锐和黑子不一样,黑子得罪的人多了,不知道是谁打的他。杨锐要是被套了麻袋,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我们。到时候,他就给公安说,是我们的打的,你咋解释?说我当时套了袋子,他肯定看不到?”

    另一个跟班扑哧笑了出。

    董军师傻眼了:“他要这么整,可就太不讲究了,到时候,还不被人看扁了。”

    “他又不混街面。”胡燕山说着吐了一口气,道:“我二姑父要是派出所所长,我也这么整,谁敢看扁我,我就送他坐监。”

    两个跟班都低着头不敢说话了。

    胡燕山自顾自说的,却觉得更不爽了,吐了口痰,吆喝起:“哥几个,下午不上了,下山吃小炒去。”

    将篮球丢给其他学生,几个平日里和胡燕山走的近的学生,就排成横队,踩着螃蟹步往外去了。

    到了校门口,一行人正好碰上送外卖的史贵。

    最近一周多,史贵遵守约定,每天中午12点半,都会准备将一荤一素的外卖送到校门口,再由杨锐取走。

    胡燕山也曾打问过史贵送餐的价格。

    然而,刚开始做此项业务的史贵,显然误将众人簇拥的胡燕山也看成了土豪,报出了三块五每顿的牛肉餐价格。

    胡燕山当时就惊呆了。

    三块五是什么概念?他老爹作为最有油水的供电所所长,一个月白的灰的黑的收入攥到一起,也就是100元的标准。

    这已经比镇上双职工家庭的收入还要高了,即使如此,也不过吃半个月的牛肉餐罢了。

    若是用香烟比较,那就更明确了。

    胡燕山平时抽的是9分钱的羊群,装面子用的是二毛六的大雁塔,更好的大前门三毛六,是他老爹装面子用的。

    要说起,胡家的生活水平,在西堡镇上算是顶呱呱了,但和一顿就吃一条大前门的杨锐一比,胡燕山的玻璃心差不多就碎光了。

    虽然史贵很快醒悟,又介绍了更便宜的外卖。可胡燕山又哪里肯订的比杨锐便宜。

    其实,就算他肯,他也拿不出钱。

    顿顿小炒是共产主义社会,胡家的生活标准根本达不到。

    瞅见史贵,胡燕山的脚步顿了顿,就要从另一边绕出去。

    他的狗头军师却是眼前一亮,低声道:“你们说,杨锐顿顿小炒,哪里的钱?”

    “他爹贪的呗。贪官迟早有一天,都得被抓了枪毙。”同行者的语气很有激昂的趋势。

    胡燕山的脚下一绊,险些摔倒,没好气的瞪了说话人一眼。他那供电所所长的老爹,最近两年也没少往家里搂钱。

    狗头军师摇头了:“他在学校里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们以前见过他大手大脚的花钱吗?”

    “这倒也是……”

    “我倒是听说,杨家的家教严的很。”狗头军师卖弄着情报,缓声道:“我猜他有钱的路子,否则,再富的人家,也不能这么造。”

    直到90年代,普通中国人家也将顿顿有肉看作是奢靡。每顿都吃牛肉,更像是一种铺张浪费。

    胡燕山认可的点头,又道:“你有啥坏水儿,都挤出吧。”

    狗头军师得意极了:“我有上中下三策。”

    “还三策,快说快说。”几个百无禁忌的家伙,就在校门口闹了起。

    “下策是找杨锐对质,最好闹的满城风雨,他肯定没好果子吃。”

    “不行不行。这不是让他提前防范。”胡燕山听他说是下策,立刻就想否定,收音机里常放评书,选下策的将军皇帝,多半要糟。

    狗头军师缓缓点头,道:“中策是问这个送饭的,他多少总要知道一些什么,到时候,咱们再打探多些消息,抓住姓杨的把柄,让他每天送钱给咱们。”

    “上策呢?”

    “还是打探消息,不过,咱们不抓姓杨的把柄,咱们占了他的路,自己弄钱。”

    “好!”胡燕山太满意了,终于做出了主公的正确决定:“我选上策。”

    狗头军师重重的一点头:“那好,我去打探消息。”

    他在前面走,后面几个人就浩浩荡荡的跟上去了,大家都想第一时间知道消息啊。

    史贵见着他们的动作,露出生意人的笑,问:“几位同学,有事吗?”

    “你这个……这个什么……”狗头军师第一句就卡了。

    “外卖。”史贵给补上了。

    狗头军师摆摆手:“就它。你天天送外卖上,知道杨锐每天买饭的钱,是从哪里的吗?我给你提个醒,这钱的路不正……唉,你可要小心点。”

    史贵皱眉:“他的钱是稿费吧,怎么就路不正了?”

    “稿费?”这下轮到狗头军师迷糊了。

    “杂志社的稿费。”

    “你怎么知道是稿费?他告诉你的吧。”胡燕山不信。稿费是多神圣的东西啊,那是要发表在报刊和杂志上,还有出版书籍以后,才有的酬劳。胡燕山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最近每天在操场上做卧推的男生,会和这么高级的东西挂勾。

    其他人也不信,纷纷追问。

    狗头军师更是直接说:“他骗你的。”

    史贵没什么保密意识,不高兴的道:“我不光听到他说了,我还看到了。”

    “看到了?”

    “嗯,有一张杂志社的汇款单,还是我和他一起去取的。”杨锐最初的22元稿费,只吃了一周就告罄,继续补充营养,自然要继续给史贵定金。

    几个人都不说话了。

    狗头军师忽然抓住史贵的话头,道:“你说有一张杂志社的汇款单,还有其他的?”

    “当然了。今天好像就有,你问传达室的大爷……咦,不用了,杨锐这不是了”史贵说着开始挥手,高声叫了起。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