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十五章 习题册
    杨锐在家里好好歇了两天,才背着两听罐头和一罐咸菜,返回学校。

    到的时候正好是中午,他刚放下东西,就见黑漆漆的一群人堵了进,有的站在窗台上,有的站在门边里,有的干脆站到床上。房间的光线,顿时变的昏暗许多,像是有乌压顶似的。

    “怎么了?”杨锐吓了一跳,有种被不良少年堵门的感觉。

    “锐哥回了。”

    “锐哥好。”

    “锐哥辛苦了。”

    少年们的问候声也让杨锐莫名的回想起以前看过的电影……或者,应该叫做“以后”看过的电影……

    曹宝明用力分开前面的人,挤到杨锐面前,嘿嘿嘿的笑道:“锐哥在家玩的好吗?我们都想死你了。”

    “你这语调……”杨锐指了指他:“谁给我起的绰号?”

    “这不是绰号,这是尊敬您。”曹宝明笑着将自己的笔记本递了上,道:“你给我们的题,大伙儿做完了,都觉得有用,和咱们以前做的习题不是一种,感觉却好。不过,有的题目大家明白,有的就不懂了……”

    “讲题就讲题呗,用不着这样。”杨锐把曹宝明推开一些,正色道:“我组织这个学习小组,主要是想集合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如果你们的想法和我一样,我就愿意帮你们尽可能的提高,如果不一样,尊敬我也是闲的。”

    众人纷纷点头,说:“我们和您志同道合。”

    “志同道合不是嘴上说的,我看着你们呢。”杨锐期望中的学习小组,不是到了高考就结束的学习组织,他希望将小组延续的时间更久且尽可能的久。因此,他并不着急将同学和同乡们列为正式成员。

    其他人此时哪里知道杨锐的想法,但还是配合的点头称是。

    又是一双粗黑的手臂从人缝里插了进,接着向两边一分,裂出了一条道儿。这次钻进的,竟是许静,那名数学考第二名的壮硕女子。

    “大师兄,您也别呆着黑房子里了,咱到外面说话呗,姐妹们都等着呢。”许静的嗓门又高又亮,震的房梁似乎都在抖。

    王国华回自己宿舍是连背心都脱了的,赶紧扯传上,气呼呼的道:“你怎么钻到男生宿舍里了?”

    “反正不是看你的肋巴骨的。”许静有点得意的道:“我要是不进,你们就一直霸着大师兄,那女生们怎么办?”

    “你就不能先敲门?”

    许静乐了:“二师兄你不讲道理啊,外面堵的那么严实,我敲门有什么用。”

    “你嗓门那么大,喊一嗓子……”王国华说到此处,突然发现自己掉坑里了,忙道:“谁是你二师兄了……”

    “咱们学习小组,锐哥是当之无愧的大师兄,你是正式组员,你不是二师兄,谁是二师兄?”

    许静这么一说,众人轰然大笑,纷纷要求王国华做二师兄。

    闹了一会,杨锐还是被簇拥着出了宿舍,到离操场最近的大槐树下。刘珊等女生早已等在了那里,而且还搬了一套桌椅板凳。

    杨锐向四周看了看,发现挤在这里的学生已超过40人,而且还在增加。

    他的学习小组目前共有18人,这多出也不能说是围观群众,只能说是不虔诚的“信众”。

    这种情况杨锐早有预料,微微一笑,就当场讲起了题。

    当然,现在讲的,就是小组成员们不太明白的题目了。

    杨锐首先给他们的问题分类划线,然后根据每人不同的成绩和方向,解答不同难度的题目。

    不过,他基本上只讲基础题目,一些学生拿出的难题,他只挑着有代表性的讲了两道,剩下的全都搁置不理。

    这是小班补习的方式,相对补习老师说,压力略大。不过,杨锐已是做了好几年的金牌补习老师,对付几十名学生还是绰绰有余的。

    到了午休快结束的时候,被杨锐挑选出的题目已是一扫而光。

    “讲讲难题吧。”有学生喊了出。

    杨锐摇摇头,道:“做好了简单题,达到及格线,就能通过高考,现在还用不着讲难题。”

    “总不能每科都达到及格线吧。”不少学生因此而点头,基础是一种很玄妙的事,没有就是没有,偏科的学生更是数不胜数。

    杨锐坚持自己的做法,但也不能硬。

    他想了想,道:“这样吧,我抄几份基础训练的卷子出,大家试着做做看,要达到及格线,做难题没用,多做简单题才是最有效率的。”

    听说有更多的题做,大家都是只点头,不摇头了。

    刘珊表情怪异的看向杨锐:“多做题当然好,但你有那么多卷子吗?”

    杨锐突然有点好笑的感觉,不是因为刘珊,而是因为她的话。

    放到二十年后,学生们看到山一样多的习题册,多半是想哭的心态。80年代的学生又不同了,大家是到处找题做,却因为找不到题而苦闷。

    “只要你们愿意做题,卷子有的是。等我先抄题,明天或者后天再印出,发给大家。”杨锐说着伸了伸腰,笑道:“这下该放我出去了吧。”

    刘珊慌忙向后,让出位置,待杨锐穿过去了,她又不忿的想:大家围成圈,怎么就要从我这里过去……

    下午。

    杨锐抽空先默写了几套数学习题册交给王国华和曹宝明,让他们组织后备组员印出并分发。

    习题册是单元分类练习的形式,正好适合基础复习。

    王国华双手捧着杨锐交给他的笔记本,恨不得揣到怀里去,同时很是迟疑的道:“不是咱们小组的人,也给发吗?”

    “发啊,都是同学,还藏着蹑着做什么。”杨锐的大方出乎两人的意料。

    曹宝明想起他的入组宣誓词,不由道:“既然加不加小组都给题,都讲题,那咱们小组有什么用?”

    “抄题讲题并不多费功夫,分享给同学是零成本的,现在也没到要差别对待的时候。”

    “抄题讲题兴许不花钱,油印可是要用钱的。纸要钱,油墨也要钱,还得找老师借东西。”王国华头痛的道:“白给大家印卷子,哪里的钱。

    杨锐愕然。

    说是说,他还真拿不出买纸买墨的钱。

    王国华叹口气,揣好了笔记本,道:“这样吧,我问问同学们,想要油印卷子的,就出几分钱,咱们凑钱一起印。不愿意出钱的,就自己抄,行不?”

    杨锐赶紧点头说“好”。

    王国华得到他的授意,像是个快乐的管家似的,飞奔于全校,力促此事。

    80年代的中国可没有遍地的复印机和打印机,哪怕再过10年,复印机和打印机也属于金贵的机器。不过,没有现代复印机并不是说只能用笔抄了。油印早在革命根据地时期,就是文字宣传的法宝。

    然而,油印使用起很复杂。它需要人用铁笔在蜡纸上先抄出想印刷的字和图,铁笔重且坚硬,字还要写的比正常字体更小,操作起比钢笔困难的多,书写速度也要慢的多,对于不熟练的人说,二三十分钟抄一页纸都不算慢。

    王国华喊了六个人一起,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才将杨锐默下的习题册抄在蜡纸上,接着喊人开刷。

    这同样是一份超累的工作。由于经济落后,西堡中学别说传说级的高速油印机了,就是手摇油印机都买不起,只有简单的油印滚筒,要一张一张的油印,容易弄脏手不说,蜡纸还容易坏。

    更麻烦的是,滚筒也不是说用就能用的,它属于学校的重要资产,必须找校长才能借出。

    没办法,王国华拉着曹宝明,硬着头皮去找校长赵丹年。

    曹宝明尚好些,王国华是西堡镇人,属于听着赵老头的恐怖传说成长起的学生,偶尔的几次接触,都是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

    找他要油印滚筒和油墨?若非杨锐给他们的题目太诱人,王国华宁死也不会走进校长办公室。

    归根结底,还是高考的魅力太大,诱惑太烈。

    赵丹年的家在镇里,但他却常年吃住在学校里。因此,校长办公室也就设在了教师宿舍区,共有相连的两间房,前面办公后面住人,算是比普通老师优待了一些。

    王国华站在门口,忐忑不安的敲了两下门,然后喊了一声:“报告!”

    良久,里面方才传脚步声。

    王国华双脚并拢,动都不敢动一下。

    “什么事?”赵丹年对学生向是笑脸相迎的。只是,他的笑容早已因为各种恐怖传说而变味了。

    “我们……想借油印滚筒。”王国华语气迟疑许多。

    曹宝明大大咧咧的,见赵丹年的脸上露笑,干脆加了一句:“还有油墨。”

    “油印滚筒,还有油墨?”赵丹年笑眯眯的重复了一遍。

    曹宝明回头看了王国华一眼,临时又道:“要是再有点纸张就更好了。”

    王国华原本紧张的脸都皱起了,用了油墨也就罢了,还要纸张,是不是有点得寸进尺了?

    他忐忑不安的看向前方。

    校长笑了:“你们要印什么,拿给我看看。”

    王国华只能拿出,说:“就是一些卷子。”

    “哪里的?”校长一边展开一边看。

    “是……杨锐拿的。”

    “杨锐?”

    “是我们同班的学生。”直到高考,杨锐都显的缺乏存在感,校长更是不会知道他。

    赵丹年“唔”的一声,目光落在卷子上,看都没看王国华一眼。

    这倒让王国华松了一口气。

    “杨锐从哪里弄的卷子?”赵丹年突然问了起。他做中学校长都二十年了,眼光很好,一看到卷子就觉得新鲜,分类练习的习题虽然有,分类的方式却是不同的。

    王国华低声道:“应该是从县里买回的。”

    “县里的新华书店就那么几套数学卷子,我怎么从没见过。”

    “那兴许是省城里的新华书店。”

    “不可能。”赵丹年断然道:“我上个月才去的河东教育厅。”

    王国华无言以对。

    赵丹年将所有卷子都扫了一遍,沉吟着不吭声。

    80年代人是很相信权威的,他们相信中央是对的,相信政府是好的,相信书里说真话,相信撰写教科书的都是大学问家。而这份据说是杨锐弄的卷子,在赵丹年看,明显是很新鲜且高端的,河东省内的专家,他熟的不能再熟,想想去,也没有此等人物。

    还不能掉以轻心,别是哪个学校从哪里弄的内部教材?

    敌有我无,可是要吃亏的。

    杨锐得到的夸张成绩,莫非与此有关?

    赵丹年想到此处,立刻问:“剩下的呢?”

    “就这么多。”王国华细声细气的。

    莫非是没编完?

    赵丹年不动声色的将卷子还给王国华,道:“印出的卷子,再给我一份。”

    他准备动用自己的关系,找人打问一番。既然有了数学,想必还会有语文物理等其他学科吧。对所有知识点做全新分类可是个大活,再怎么样也得是一个专门的办公室才能完成,藏是不好藏的。

    王国华松了一口气:“您是说,我们可以用油印滚筒?”

    “嗯,钥匙给你们,用完了塞进窗户里。”

    “油墨也能用?”曹宝明是能不花钱就不愿意花钱的。

    赵丹年“嗯”的一声,道:“也能用。”

    “那纸也能用?”曹宝明又问了,王国华挡都挡不住,急的跳脚。

    赵丹年也没料到自己学校有如此厚脸皮的学生,莞尔道:“给你们两刀。”

    王国华真怕曹宝明再说什么,一边道谢一边扯着曹宝明就走。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