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十章 满分又满分
    120分可是满分!

    听明白的一脸呆滞,没听明白的连忙掏耳朵。

    卢老师呵呵的笑了两声,从胡燕山手里轻巧的取回卷子,道:“这个卷子我准备再看看。”

    “分数写错了吧。”胡燕山伸长了脖子,还想看卷子,只瞅到一连串的对号。

    绝对不是12分了。

    卢老师没回答,卷起卷子,向杨锐招招手,道:“杨锐跟我出一下。”

    “是有问题吧?是不是?哈哈……是有问题吧。”胡燕山其实也有点傻眼,只能用笑声掩饰。

    事关名誉,杨锐毫不犹豫的站了起,反问:“有什么问题?”

    胡燕山头都不回,嗤笑道:“你抄的呗,还能有什么问题?”

    “我抄谁的?”杨锐声音淡然,底气很足。

    胡燕山语气一滞。是啊,全班最高的李学工82分,和120分差的不是一般元。

    他下意识的看了卢老师一眼,忽然很有觉悟的喊道:“他抄的是标准答案,是不是?”

    “标准答案有我的卷子这么详细吗?卢老师?”杨锐答题的时候就注意一步步的写下,此刻果然用上了。

    卢老师默默点头,他给许多题准备的标准答案就只有一个结果,因为题目是他自己出的,大题的批改也是他自己,其中的步骤自然了然于胸,用不着专门做个详细答案。

    杨锐的问题,正是他所无法解释的。

    胡燕山晕了:“点头是啥意思?有这么详细,还是没这么详细?”

    “没有这么详细。”卢老师对这两个学生也挺无奈的,另一方面,他也挺想听听杨锐怎么说。

    胡燕山顿时没了说辞,看杨锐的眼神都变了。

    偷试卷出,找人做出再背下?区区模拟考试,根本不值得这样做吧。

    他想不出关键,只能继续问道:“你自己说是怎么回事?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考一个满分出吧。”

    “我开窍了,不行?”杨锐撇撇嘴,一句话把他的问题给塞了回去。

    就像考试前所思忖的那样,考满分这种事儿,根本用不着解释,别人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反正,再离谱的揣测离事实也远着呢。

    虎背熊腰的许静“扑哧”一声笑了出,引一串笑声。

    沉闷的课堂刹时间变的有些欢乐。

    胡燕山的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

    不得不说,80年代青年的脸皮还是很薄的,哪怕供电所所长家的“公子”也不例外。

    他咬咬牙,转身跑回自己的位置,拿了一本薄薄的习题册出,翻到最后一页,递给杨锐,道:“你要是能把这道题做出,我就加入你的学习小组。”

    “还挺自信的。”杨锐啧啧两声,一边接过他手里的习题册,一边笑道:“是什么让你觉得,申请加入我的学习小组,就一定能通过?”

    “你做不出,就承认自己是作弊了。”胡燕山常在街面上行走,激将法用的纯熟。

    杨锐笑笑,低头看了一会题,就拿起了粉笔,在水泥黑板上写了起。

    这是一道综合性的函数题,同时考察奇偶性和周期性,并要求对函数进行合理变形,尤其是后一种,假如没有充分的积累,能不能变形到所需要的函数,是要碰运气的。

    类似的题目,差不多是高考数学的最高难度了,而且,是后世高考数学的最高难度,若是放在80年代初的高考试卷中,怕是能堆出尸山血海出。

    不过,杨锐浸淫高考补习多年,对相关的知识点已经熟的不能再熟,稍微思考一下,就信手拈的写下了变幻式。

    接着,杨锐几乎不用思考似的,就将答案一步步的写在了黑板上。

    他做出一份满分卷,就是震慑众生的,此时更不介意加强学生们的崇拜感。

    这可是给他的学习小组刷名望的好机会。

    胡燕山望着似曾相识的算式,呆若木鸡。

    这道题自于河东师范大学的内部考卷,属于实验性质的新型题目,目前还是师范大学用考察毕业生水平的题目。

    也就是说,它是用考新老师的高中题,难度自然是拔高了再拔高的。

    胡燕山从父亲的老朋友那里得到了这套内部考卷以后,如同得到了武功秘籍似的,时不时的就会拿出,对着答案琢磨,好像自己能解出,就可以功力大进似的。

    断断续续几个月下,胡燕山理所当然的没有琢磨出东西。他倒是觉得习以为常,毕竟是大学里考新老师的题……

    可现在看杨锐“唰唰唰”的像是做四则运算似的,他心理就不平衡了。

    “错的吧。”胡燕山不由自主的摸出另一个本子,一步步的对照着黑板看。

    他其实记得大部分的解体过程,只是需要确定一下。

    胡燕山对的很认真,差不多是一个符号一个符号的看下去。

    第一排,正确。

    第二排,正确。

    第三排,答案里没有,胡燕山因此振奋了一下。

    然而,第四排似乎又是正确的。

    ……

    他一排排的看下去,只觉得杨锐的答案只是多了几个步骤,似乎更加详细了。

    这其实是杨锐做补习老师以后所养成的习惯。有些看似简单的步骤,兴许就是学生所不明白的,所以,多写几步,兴许就能解决一名学生长久以的疑点。

    另一方面,杨锐也鼓励学生多写步骤,就像其他老师经常倡导的那样。

    省略步骤的写法固然又轻松又帅,但在很多时候,往往一个不小心就会丢掉更多的分,多写的步骤就像是买一份保险,它不能让你得更多的分,但它能做到止损。

    在数百万人参加的大型考试中,购买一份保险绝对是明智之选,比耍帅更重要。

    当一项重要的考试分数出笼以后,没人在乎答题的过程,只在乎分数高低。

    “对吗?”杨锐停笔问胡燕山。

    胡燕山“啊”的一声放下记答案的小本子,然后就不知该说什么了。

    杨锐微笑着将写着题目的习题册丢到了讲台上,看着胡燕山不说话。

    如果要评选一个尴尬时刻的话,现在能排在胡燕山所遇的前三位。仅次于小学当众拉裤子。

    卢老师拿起讲台上的习题册,翻到最后看了一会,接着比较黑板上的答案,也陷入了沉默。

    “变化太大了。”他的声音只有前排的同学能听到。

    “这么说,我的答案是对的了?”杨锐笑着问。

    卢老师微微颔首:“对的。”

    “所以说,我是真开窍了。”杨锐转了个身,面向全班同学,单手放于胸前,弯腰三十度鞠了个躬,笑道:“欢迎各位同学参加我的学习小组,开发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对了,我的学习小组,是要写书面申请了,光是空口说白话,可是不行的。”

    他先前这样说的时候,许多学生还嗤之以鼻。

    然而,有了令人惊诧的成绩以后,众人对他的学习小组的看法也就不同了。

    当场就有人喊了出:“书面申请写什么?”

    “就说为什么加入学习小组,加入以后想怎么做,你能接受多大程度的约束,最后,假如你读了大学想做什么,毕业以后会怎么做。”杨锐没有避着卢老师。学校就这么大,避也避不开。另一方面,学习小组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他的计划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进行,而且达到目的。

    学生们激烈的议论起。

    许静盯了一阵黑板,也问:“刘珊,你要不要加入那个学习小组?好像有用的样子。”

    “啊……我不知道。”刘珊略有慌乱,她的脑中莫名奇妙的回想起杨锐适才微鞠躬的样子,不禁与电影中的各种场景做起了比较。

    杨锐满意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平静而自信。

    第二节课,卢老师将卷子还给了杨锐,默默的开始讲题。

    杨锐不说,他决定先观察几天再说。

    大家都在观察杨锐,后者依旧镇定自若。

    直到第三节课,物理老师进门,再将一份百分卷交给杨锐,方才涌起又一轮的讨论。

    杨锐用类似的流程,解释了物理老师的疑问。

    接着……

    第四堂英语课,让大家稍稍松了一口气。

    杨锐87分的成绩虽然稳稳的排在全班第一,可它毕竟不是满分了。

    这总算让回炉班的同学们,从无边的梦幻感中解脱出,并在午餐时间,好好的讨论了一番。

    到了下午时间,已经开始有人继续询问细节了。

    就连胡燕山都变的犹豫不决。

    考大学是一种渗入骨子里的诱惑,而杨锐的表演,确定无疑的催化了这种诱惑。

    胡燕山不知道杨锐所谓的不让他加入自己的学习小组,有几分真实,但他确实不想自找没趣。

    “他也就是物理和数学两门课厉害,没啥了不起的。”胡燕山刻意的忽略了非满分的英语,不停的给自己以暗示。

    直到化学老师进门。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