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八章 你才是神仙
    化学考试结束以后歇了半个小时,接着又是英语。

    杨锐虽然场场小憩,仍然被拖的浑身难受,其他学生更不必说,各个都是用脑过度要翻肚皮的样儿。

    但到试卷上桌的时候,再惫懒的学生都打起了精神,认真作答。

    杨锐初时有点惊讶,转念一想也明白了。在这82年的时空里,能有题做都是种幸福。

    如今在市面上,成系统的高考模拟题不超过三种,分门别类的理科试卷也屈指可数,且不说它们的制作水平如何,首先一点,高考命题组的老师,肯定是看过这些题目的。

    因此,若是只做大众题目,除非已经融会贯通的学霸,其他学生的临场发挥总要差一些。

    各个学校的老师出的内部题目,虽然不像是出版试卷那般面面俱到,总归能够补足学生们的短板,是高考的旅途中,非常重要的一步。

    对学生们说,这些题目就像是陪练喂招,相当难得,是拿钱都买不到的师长心血,所以再苦再累,都会支撑着做一遍。

    杨锐没得选择,一手拖着腮,一手拖着笔,用了一节课的时间,将英语试卷答完,大致算算,肯定能得到的分数80有余,再回头检查一番,提高的亦是有限。

    他的英语水平只能说是一般,考研的时候得了55分,虽然比大部分学校的单科录取线多了15分以上,但比真正的95学霸还是差了许多。读研期间,他被迫翻译了不少的外国文献,都是为了让导师阅读方便,自己的阅读能力倒是有所增涨,可语法之类的必考项目就落下了。

    80年代早期的高考英语,对语法的纠结像是女人对体重的纠结一样,杨锐想要大杀四方却是不易。

    “算了,数理化满分就够了。”杨锐也不去管那些似是而非的语法题了,就此罢手。

    其实,80多分的英语,对乡中的学生已是神一般的存在,这些上了高中才接触英语的学生,与后世那些幼儿园就开始双语教学的孩子是没法比的。

    回到宿舍,累了一天的学生们倒头便睡,教师宿舍那边却亮着灯,彻夜未眠。

    学校给每个科目抽调了一名老师,要他们当日就把卷子给批出。

    理科回炉班68人,说多不多,说少不说,两个人分头批改,熬夜是免不了的。

    班主任卢老师教的数学是早上考的,他午休了一个小时,就窝在房间里批改试题。

    学校的老师没有办公室,但有自己的独立宿舍。大部分老师都把宿舍当成了办公室,平日里批改作业,教训学生,也都在自己的宿舍里。

    卢老师和另一名数学周老师正好是邻居,两人商量好了一人批大题,一人批其他小题,就将卷子给分开了。

    差不多到晚上八点,卢老师才将自己这边的30多份试卷大题批完,在给最后一份试卷认真写了注解以后,匆忙去敲隔壁的门。

    “老卢批完了?”周老师三十多岁,是个大烟鬼,两只手指头熏的像是腊鸭似的,衣服裤子都有烫出的破洞。

    “批完了。”卢老师看着里面烟雾缭绕的样子,隔着门槛把卷子递给了他,道:“你这是做神仙呢,我就不进去了。”

    “我不是神仙,你才是神仙。”周老师笑的露出大黄牙,把手里的烟放到烟灰缸里,拍了拍手,从窗台上拿起一叠卷子,交给他道:“最上面一份,你仔细看看。”

    “看什么?”卢老师不明所以。

    “你一看就知道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周老师一把拽过他手里的卷子,拿烟关门一气呵成,然后隔着门道:“卷子明早给你。”

    “好嘞。”卢老师摇摇头,有些莫名其妙的回到自己房间,开灯看题。

    这一看,他立刻就愣住了。

    一连串的对号,自上往下,自左向右,工整的像是排队似的。

    卢老师看了一遍,又看了一遍,才明白老周的意思。

    这份卷子的小题竟是全对。

    “怎么可能?”这是卢老师冒出的第一个念头。

    卷子是他出的,题目的难度,他自然也是一清二楚。这要拿到县中或市一中去,有学生把小题全答对,也不出奇。

    可乡中学生的水平,哪里有那么高,要真是这么厉害,又何至于到回炉班重读?早拿着录取通知书,屁颠屁颠的上大学去了。

    卢老师心底冒出了一团怒火,这定有人到我的房间里,偷走了答案。

    太嚣张了。

    卢老师“唰”的拿起试卷,准备看看谁这么大胆。

    “杨锐……杨锐!”他读了两遍,才把此杨锐与彼杨锐对上了号。

    确定了名字,卢老师的怒气突然散了一些,继而泛起了些微的怀疑。

    他对杨锐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杨家两代书记的家教也很严格,自觉那内向的孩子,做不出这胆大包天之事。

    “难不成,是别人给了他答案?”

    想到这里,卢老师开始翻看其他人的试卷。

    刚拿回的34份卷子很快被他翻了个底掉,这下别说是全对的了,能有一半红勾的都寥寥无几。

    回忆他刚才批改过的另34份卷子,大题都做的七零八落,离满分的标准实在相差太大。

    卢老师想不通关窍,下意识的拿起杨锐的卷子,看向他的大题。

    “正确,正确……正确……步骤全对,算式一个都不少……”卢老师越看越觉得怪异,杨锐答题的步骤,比他的答案还要详细清晰。

    要说小题可以直接抄袭最终结果,大题的详细步骤,却是他预先准备的答案里没有的。

    也就是说,杨锐用的答案不是他事先准备的答案,要抄袭这样的考卷,首先得有人能做出这些大题。

    这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找遍全县,能把高考难度的数学卷子答出满分的,敢说一个都没有。就是那几个老资格的大学生,这么多年不接触高中数学了,也不可能为此专程复习。何况答的如此详细,那费的功夫就更多了;

    怎么想,这都是奇怪的事。

    如果真的是杨锐抄走了试卷,那连答案一起抄走不就行了?何必费那么多事。

    除非……

    是杨锐自己做的题?

    这个念头出,卢老师一下子坐不住了。

    怪不得老周不肯细说,这事根本没法解释。

    可不这么解释,又能怎么解释?

    卢老师在满腹疑惑之中,批完了所有的试卷。

    他却不知,同样疑惑满满的,还有其他物理化学和英语老师。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