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7.第7章 简单题目
    下午第一堂考物理。

    杨锐提前十分钟到教室,意外的发现胡燕山来的比他还早,而且准备好了文具,正在那里抓耳挠腮的看书呢。

    瞅见杨锐,胡燕山也只是挑了挑眉毛,权当没看到。

    “这家伙也读书的?”杨锐不免奇怪的嘟囔了一句。

    王国华听着笑了:“他不读书来回炉班做什么,早当兵去了。”

    当兵若能提干,差不多和考了中专是相同的效果,但比大专就差多了。不过,区区供电所所长,在地方上还有点手段,对军队就鞭长莫及了。

    “他高考多少分?”杨锐的好奇心不减。

    王国华偏着头想了一下,道:“280分的样子吧,他估计是想考个大专,今年应该是第三年了。”

    中专毕业就有干部身份,若是有门路的话,回来进单位即可,不过,要想起步高一点,超过他老爹的成就,大专毕业证是相当有必要的,那就需要330分甚至更高。

    想来,做了半辈子供电所所长的胡父,也不想儿子再在乡里厮混一生。

    杨锐毫无同情心的笑了:“这胡燕山考了三年还不到300分,怕是不止要做到新四军了,得做到老红军才有希望。”

    相比抗日军队新四军,老红军距离解放的日期就更远了。

    王国华也幸灾乐祸的笑了。

    其他学生莫名其妙的看看他们,然后接着自顾自的准备考试用具,或者临时抱佛脚的看书。

    80年代的学生对学习的重视是后世所难以想象的,不管是在学校里,在家里,还是在球场上,此时的学生们谈论最多的永远是学习。这一方面是因为社会风气使然,更少的诱惑令人更专注;另一方面是因为青年学生的出路太少,高考几乎是唯一的上升通道。

    这就是鲤鱼跳龙门,一朝跳过,化鱼为龙,瞬间蜕变为国家精英,有编制有档案,是国家所需的栋梁之材。而没有跳过的,要么在家修理地球,要么进工厂做工,要么去军队里当兵,待遇地位不可同日而语。至于个体户,如今还是赤贫者和刑满释放人员走投无路的选择……

    即便是家庭条件再好的学生,最终有没有考得上大学,未来亦是截然不同。

    所以,但凡有一点点的机会,学生们都会选择“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两点整,物理老师拿来了试卷,照例是油印的纸张,手写的字体。

    题目同样是仿照着去年高考重新出的。这些年,每次高考的大纲都有极大的变化,学校只能参考最近的一次,做出修正。

    杨锐看着墨迹未干的题目,心下暗暗点头,别看西堡中学只是个乡镇中学,老师的学历都不高,但敬业程度,实在是令人佩服。

    他也算是做过教师的人,知道出一份卷子有多麻烦,既要包含尽量多的知识点,又要按照重要和难易程度,分配知识点出现的频率和分值,此外,摒弃大纲外的知识点,且让题目的解法多样化,亦是<a href="/23488/">混沌重生君临异界</a>/23488/很繁琐的工作。

    30年后的教师,即使有无数的模拟试卷和资料可供参考,自己出题都很费事,以及推人,80年代的模拟考试几乎全靠教师自己出题,工作量之大,实难想像。

    “最少得加一个星期的班,才能弄这么一张卷子吧。”杨锐先是自前向后的审视了一遍卷子,方才埋头做题。

    和其他学生不一样,杨锐做题已经习惯了猜测出卷者的心思,而非是题目本身。这也是他做了无数张试卷以后,仅存的一点乐趣了。

    否则,不断的做着雷同的题目,实在是了无生趣。

    大约30分钟,杨锐即用工整的笔记,把一份物理试卷完整的答了出来。

    和后世相比,此时的物理试卷难度明显要低不少,大题中还有后世初三学的简单电学,其他题目的最高难度也不超过普通高二学生的水平。当然,80年代初的初中和高中都是两年制,从选拔考试的角度来说,倒也不算是明显的降低。

    不过,复读过的学生,却又比应届生有了明显的优势。

    杨锐偏头看看王国华,他也差不多停笔了,会做的都做完了,剩下的只能靠猜了。

    正咬着笔杆的王国华感觉到了杨锐的目光,咧嘴一笑,道:“高考36分,现在也高不到哪去。”

    物理满分100,36分只能答个基础。

    杨锐斜眼看了看他的卷子,大题多数只写了两三个算式,根本没有完成,剩下的全都空着。不用说,他这36分,根本就是一分两分凑出来的。

    “回去给你把物理也补起来。”杨锐小声的说了一句。

    王国华连连点头,眼神里满是期待。

    “不要说话,做自己的。”物理老师嗑了嗑桌子。

    杨锐微微一笑,将卷子翻过来看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就把草稿纸一盖,假寐起来。

    班长刘珊也因为前面的响动抬起了头,见杨锐还是一般的做派,不由扁扁嘴,莫名其妙的叹口气,低头答起了自己的。

    她前两次高考分别是352和361,离本科线已是一线之差。不过,在这个600多万人报考,只录取20余万人的年代里,一线之差并不是那么容易闯过的。

    下午三点,物理老师准时收卷。

    交了卷的学生匆匆忙忙的跑出去上厕所,有烟瘾的学生抓紧时间抽根烟。

    有点闲钱的学生,往往会当众点燃卷烟,就在教室里吞云吐雾起来,抽烟的同时,说话的声音很大,很有指点江山的味道。旁边的学生习以为常,安之若素的吸着二手烟。

    学生们抽的多是3分钱一包的山花烟或5分钱一包的剑鱼烟,抽不起卷烟又有烟瘾的学生,就偷偷跑到没人的地方抽手卷烟。

    胡燕山的档次最高,他兜里装两种烟,一种是平时抽的羊群烟,也给跟班散,9分钱一包,比普通老师抽的还好。一种是他用来装面子的大雁塔,二毛六一包,简直贵的离谱,别说在学生当中了,普通成人也抽不起,多数只会用于送礼。

    此时,著名的大前门也只卖三毛六,凭票供应,是县市送礼的主力军,胡燕山的老爹作为镇供电所的所长,收到的多是大雁塔和宝成,每周自己抽一条,分给儿子两包。

    杨锐习惯性的用手在鼻前扇扇风,起身到窗户跟前呆着去了。他刚上大学的时候,偶尔会跟着同学抽支过嘴烟,自从公共场所禁烟以后,连装样子的功夫都免了。

    胡燕山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在其看来,现在的杨锐实在有些太娇气了。

    “娘们!”胡燕山的评价脱口而出,指向明确。

    他的两个跟班立刻开腔捧场,但声音都不大。杨锐中午说的话还历历在耳呢,他们多少是有些害怕的。

    十分钟的课间休息一闪而过,化学摸底考试接着进行。

    杨锐这次答的更快,控制着速度也只用了20分钟,和其他几门比起来,化学越发显的简单。

    不过,在乡中的学生和老师看来,化学却是一门很奇怪难懂的课。因为学校条件匮乏,在基础实验都无法进行的情况下,纯靠背诵,是很难对化学有一个感性的认识的。

    要想系统性的学习化学,西堡中学的条件其实并不具备,就连他们的化学老师,也不过是市化工厂调来的工人,全靠满腔的热情,期望勤能补拙。而他出的卷子,更比数学和物理卷笨拙许多,差不多全是基本的套路,甚至最后一题,还有明显的疏漏。

    杨锐犹豫了一下,没在卷子上直接标出错误,却是按照他的出题思路,直接做出了正确的算式。

    再次趴下休息的时候,杨锐略有些挠头。要给他的学习小组补习化学的话,光靠纸笔可是不行了,还得有教学设备和试剂,至少,得给他们建立一个过得去的化学思维体系。

    当然,纯靠背诵也不是不行,只是太浪费时间,80年代的学生和老师或许习以为常,杨锐却不想让他的学生将宝贵精力如此浪费。

    “之后得想点办法,弄点资金了,老吃馒头也不行啊。”杨锐想起晚饭,一脸的腻味。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