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6.第6章 我爸是书记
    数学考完就是午休时间了,王国华随意的问了杨锐两句,就兴奋的说起自己做题时的感觉,接着又憧憬其他类型题的复习。他认真开始读书也就是最近三四年的光阴,其中大部分都用来补以前的功课了,时间很紧,效果很差,从未有过这种近乎随心所欲的答题状态,精神之好溢于言表。

    王国华高兴的从教室说到了食堂,从打饭说到了吃饭,杨锐都耐心的听着。将注意力放在废话上面,总比注意力放在干巴巴的馒头上强。

    没有配菜纯吃馒头,连续数日,绝对是现代人不愿挑战的饮食方式,可大多数学生都吃的津津有味。学校食堂大量供应白面馒头是上了高中才有的事,以前还得和窝头等粗粮搭配着吃。

    王国华说的开心,却不是每个人都像是杨锐这般沉得住气。

    不等杨锐把第一个馒头吃完,旁边一名满脸痘痘的老生不满的拍了桌子,恶声恶气的道:“我说你,就一个摸底考试,高兴个什么劲?要真那么本事,怎么就跑来复读了?”

    高考刚结束不久,王国华还敏感的很,头都没回就道:“你是考上了怎么着?都新四军了吧,横什么?”

    这话的杀伤力更大,不仅是和满脸痘痘的老生同桌的,跟前的好些个老生也都给激起来了。十几个人乌泱泱的站起来,正好凑成个半圆,颇有些遮蔽阳光的作用。

    还有人已经指着鼻子骂了起来:

    “你小子说什么?”

    “不想在乡中混了不是?”

    如今的高考录取率相当低,复读数年的学生比比皆是,因此,两三年就能考上的,被称作“解放军”,意思是很快就能迎来解放,属于幸福的一群人。“新四军”是抗日队伍,距离解放可就遥遥无期了。

    这里有从78年77年就开始参加高考的老生,甚至还有做过几年知青,直到现在仍在复读的老生,连考不过,心里其实也是又苦又自卑,听到粉嫩新人的高调讽刺,心中不快可想而知。

    王国华见引了众怒,舔了舔嘴唇,没再吭声。

    大部分老生只是骂骂咧咧的,与那满脸痘痘的老生同桌的两人,却是趁乱挤了上来,拳头握紧,想要给王国华一个狠的。

    80年代的中国社会,绝非后世传说的那般淳朴善良,即将进行的严打,就是因为社会治安濒于崩溃所致。此时,街面上的流氓混混嚣张到普通人晚上都不敢上街的程度,而且,除了专业的流氓混混和待业青年,许多有工作的青年也时不时的会临时转职,醉酒抢劫老大爷,趁乱偷摸女人胸之类的事屡见不鲜。学校里虽然好一些,但二十啷当岁的青年,好勇斗狠亦是免不了的。

    杨锐总归是见多识广,瞅到捏着拳头的两人,马上起身拉了王国华一把,将他挡在了自己身后。

    他赌的是杨家的名头能唬人。

    西寨子乡毗邻西堡镇,后者街面略微繁华一些,面积和人口却比西寨子乡小了不少。杨家两代乡党委书记,家族兄弟盘踞周边,在本乡本土是纯纯的地头蛇。杨锐的父亲和祖父虽然一生自律甚严,做事的手腕却是极其强硬,斗过人整过人也欺负过人,留下的故事足够乡人吹嘘一整天的。

    揍了王国华的事小,揍了杨锐,事情就可大可小了。

    一个乡中屁大的地方,又都是住校的学生,几个干部子弟大家都认得,两个捏着拳头的老生顿时立住了脚<a href="/19181/">零级大神</a>/19181/步,看向后面。

    那满脸痘痘的男生“咦”的一声,提溜着布鞋,痞气十足的来到两人面前,用手指点了点杨锐,又点了点王国华,道:“杨锐你行啊,敢跟我燕三叫板了,你也皮痒痒了?让开,要不我连你一起打。”

    燕三是他自取的“匪号”,本名却是不够气派的胡燕山。

    他自然也是干部子弟,其父是西堡镇的供电所所长,因着手上总有闲钱,又舍得交朋友,在本地的街面上很吃得开,算是乡中的小霸王。

    供电所是所谓的“电老虎水阎王”之一,归“条条”管理,不受乡镇一级的“块块”领导,在这个年代,是相当有权力的部门,说给谁断电就给谁断电,一句“设备问题”就能让你点煤油灯过年,面对乡政府镇政府还是极有底气的。

    燕三以前虽不至于欺负杨锐,倒也没将这个木纳的书呆子放在眼里。

    然而,如今的杨锐可不再是那个性格软弱近乎于怯弱的家伙,毕业后的蹉跎和创业的艰辛磨练了他,自不会像是对方所期望的那样,默默躲开。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了:“我还真有点皮痒痒,你要不给我一拳解解馋?”

    “哈哈。”等着看好戏的围观学生发出一阵哄笑,有人直接扯过凳子,捏着馒头蹲在上面,准备就着血淋淋灰扑扑的打斗来吃饭了。

    自号燕三的痘痘男有些出乎意料,摸着下巴笑了:“你小子长脾气了啊,行,我给你开个荤。”

    说着,他就卷起了袖子,一副要大打一场的模样。

    在他印象里,此番动作就足够让杨锐知难而退了。

    几名与杨锐熟悉的同学见真的要打起来,也连忙站了出来,挡在前面劝架。

    可惜,今天的杨锐轻易就看穿了燕三的迟疑,双手分开前面的人,拱拱手道:“各位,我今天还真想让燕三开个荤,你们都别拦着他。”

    挡他前面的人都听晕了,其中最是人高马大的曹宝明一手挡住杨锐,一手拦住燕三,道:“别打别打,都让一步,都让一步……”

    燕三一把打开曹宝明的手,恶狠狠的指着杨锐道:“我今天还就打你,怎么着?”

    杨锐也一脸淡定的拨开曹宝明,毫不迟疑的站在燕三面前,道:“我让你打啊。你只要有本事让我见血,我二话不说,转身就走,王国华你爱怎么揍就怎么揍。”

    燕三眨巴眨巴眼,没太搞明白状况,王国华和曹宝明等人也是一脸惊诧。

    “你今天只要敢动手,我立马去县里验伤。”杨锐语气平缓:“我二姑父是西堡镇派出所的所长,我大表哥在县刑警队。我敢说,肯定能验出一个伤害来,到时候,这就是刑事案件。”

    燕三“嗤”的一声,嘲笑道:“我当你有什么本事,就是叫家长啊”

    杨锐笑眯眯的说:“小孩子过家家是叫家长,进监狱可不是过家家。到时候,我亲自到审讯室给你上菜。我倒是有点好奇,你供电所所长的老爹,怎么把你从公检法的圈圈里捞出来。”

    条条有条条的好处,块块有块块的厉害,供电所的所长固然能做到不求人,可有事的时候,他求也求不到人来。

    燕三望着杨锐冰冷的眼神,突然脑袋有点发懵。

    这个模式不对啊!

    他原本以为自己玩的是快意恩仇的江湖游戏,怎么转眼之间,就变成阴恻恻的官场斗争了?

    杨锐却不给他思考的时间,环视一周,道:“该吃饭的吃饭,该睡觉的睡觉,都别杵着了,让我记住了名字,不是啥好事儿。”

    看热闹的学生互相看看,悄无声息的散开了。

    一会儿,满场除了胡燕山,就只有杨锐这边有几个人站着。其他人要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要么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直接回宿舍去了。

    此时的乡镇一把手虽然已经改称乡党委书记了,可权力和以前的公社书记并没有两样,全乡上到土地建房,下到养猪种地,没有他不能管的。所谓“公社书记土皇帝,大队支书土霸王”,对景的时候,都是能要人命的官儿,在乡间,说话比省委书记还有用。

    回炉班的学生大的二十三四岁,小的也有十七八岁了,虽然不至于世故,却也知道不该给家里惹事。

    杨锐的威胁实实在在,谁都不愿意触这个霉头。

    燕三呆了好半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在街面上还有些狐朋狗友,可那里面最厉害的刑满释放犯,也不敢挑衅警察。

    他老爹权力不小,到处都有奉承拍马的人,但要只手遮天,那又差远了。

    四周隐隐约约的眼神,更令燕三不安。

    他知道不能再这样僵下去了,于是卖痞的一笑,再用手指隔空点点杨锐,说了句“算你狠”,转身就走。

    王国华一直看着他离开食堂所在的院子,才惊讶的看向杨锐,道:“以前也没觉得你这个书记的儿子有啥厉害的,今天好像不一样了啊。”

    “那是他要打我,又不是我要欺负他。这种事拿到台面上来,当然是先动手的吃亏。”杨锐笑着舒了一口气,拉着几个适才站出来的同学坐了下来:“咱们先吃饭,吃完了睡一觉,下午还要考三门呢。等考完了,你们要是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我的学习小组旁听。”

    几个人笑呵呵的点头,都太没有当回事。

    人高马大的曹宝明却是好奇的问道:“你前面说要送燕三进监狱,是唬他的吧?”

    “也许吧。”杨锐眼神飘忽。作为一名曾经处死过数百只小白鼠,解剖过数十只小白兔,无端残害过的无数生命的生物系研究僧,多少是有点冷酷的因子的。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