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生之神级学霸 > 第五章 快速答题
    课间休息一刻钟,卢老师就带着卷子进门了。

    学生们各就各位,相当自觉。

    杨锐给钢笔重新吸了水,又将草稿纸铺好,准备大干一场了。

    他想清楚了。杨家本就是本地的大族,自己又是乡党委书记的儿子,尽管老爹不在本镇掌权,那也是隔壁家的土皇帝。而他作为隔壁家土皇帝的儿子,在西堡中学的同乡数不胜数,要说振臂一呼涌出五百壮士,那是有点夸张了,可真要用人的时候喊一声,叫出一二十个蛮横小子随随便便。

    闹到街面上,本乡本土出身的派出所警察也得帮忙。

    我都是这么牛的乡镇官三代了,我怕什么啊!

    我又不欺男霸女,又不欺行霸市,成绩变好了,谁还能把我抓起问东问西不成?

    就是想切片,如今又有几个医院有这份精力和财力,他们研究气功大师还研究不过呢。

    如此闭塞的穷山沟,曾经千人武斗都打完两天了,县里才知道,一个学生的成绩好坏,实在是无足轻重。

    相比之下,还是践行自己的计划比较重要。

    杨锐是个喜欢按计划做事的人,做实验如此,做补习老师也是如此。虽然他不免会更改计划,但那也是用一个计划取代另一个,他是很少去做走一步看一步的事的。

    所以,当饱含着油墨味的卷子到了杨锐手里的时候,他立刻就进入了忘我的答题状态。

    补习老师也是要常做试卷的。但凡有名的套题出,什么黄冈的,井冈的,景阳冈的……通通都要自己先做过,否则遇到奇葩的题目,学生问时无法回答,所谓的金牌名号可就丢了。

    杨锐平日里有时间就做理科的试卷,数学更是其中的重中之重。因为数学和英语两科,是补习学校的摇钱树。

    英语不用他教,数学自然得纯属无比。

    如此做个几年下,杨锐虽然不能把数学卷子做出151分,速度却是飞快,大部分的题目扫一眼就知道是什么了,偶尔遇到陷阱题,也就是揉揉手腕的时间,即可完全解答。

    同样做题超快的还有同桌的王国华。

    他不在乎摸底考试得多少分,他在乎的是自己三角函数的题目能得多少分。所以一拿到卷子,首先就奔着三角函数的题目去了。

    他想证明杨锐的方法有用,那样的话,他的数学就有希望及格了。

    在82年,数学及格是绝对的高分。

    不久前的高考,全国高考数学的平均分连30分都没有,而被录取学生的数学平均分,也只有40多分。

    事实上,哪怕是30年以后,高考理科生的数学平均分亦不过80分左右,还不能达到150分卷的及格线。至于高考文科生的数学平均分则往往在60分到70分之间。

    整套卷子,一共有五道三角函数题。

    这是卢老师特意比照着82年的高考卷子出的,费了不少的心思。其中,第一部分填表题有两道三角函数共两分,填空和解答各一道共6分,接着是一道大题8分,总计16分,占卷面分数的13%。

    若能全部达出,达到平均分轻而易举。

    王国华莫名的感觉兴奋。

    尤其在他做出了头两道小题以后,竟而有种势如破竹的感觉。

    高考数学,本就重概念轻技巧,几乎所有的题型都可以用通用解法完成。王国华背的又是再经典不过的三角函数题型,两相叠加,做的竟是畅快淋漓。

    “这道题见过!”

    “这道题做过!”

    “这题好像有两种解法!”

    王国华从前是看到数学就头痛的人,如今却是恨不得多几道题。当然,是多几道三角函数题就可以了。

    这时候,他才有空去看左侧的杨锐。

    这一看,王国华却是大吃一惊。

    那密密麻麻写着数字和符号的半张卷子,是怎么回事?

    这就做了一半了?

    就是抄,也不能这么快吧。

    毕竟是在考场上,王国华瞅了杨锐的卷子两眼,就连忙收回了目光。

    杨锐一无所觉,笔下不停,发出“沙沙”的声音,连草稿都不用,就在试卷上一步步的解题,式子列的详细无比。

    这也是为了减少怀疑,毕竟,这份卷子的得分,肯定会超出所有人的想象,中间过程的存在,是有力的说明。

    不到30分钟,杨锐不仅将整张卷子写完了,还有空略作检查。但他并没有交卷,出了教室也没事可做,遇到其他老师还要被无端询问。

    想了想,杨锐干脆把草稿纸一盖,趴在桌上闭目养神起。

    刘珊正巧抬起头,看到这一幕,鬼使神差的叹了口气,转瞬一惊:我为他担心什么,到时候丢脸的又不是我……再说了,说要好好答题的是他,考试睡觉的也是他,自己不遵守诺言,不能怪我。

    她胡思乱想着,见杨锐像是真的睡着了,又做贼似的偷看了他几眼,心想:这小子长的可真占便宜,还比高仓健年轻。

    女孩子原本就比男生早熟,刘珊跳级两次,又复读两次,已是17岁了,正是花季雨季的年龄,也会看男生了。

    杨锐虽然学习不太好,人也有些木纳,盖不住外貌出众,女生们不免会给予更多的关注。

    只是,杨锐本人的表现,在刘珊看,实在是在太逊色了。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吧。”刘珊下意识的将头几个字写在了试卷上,猛然反应过,赶紧用钢笔涂掉。

    “这下要被卢老师扣卷面分了,都怪这个杨锐。”刘珊再不看他一眼,将注意力集中在了题目上。

    两节连堂课一晃而过,到铃声响起,卢老师和颜悦色的道:“好了,所有同学检查一下姓名是否写了,然后把卷子反扣在桌面上,提醒一下身边的同学,互相监督。”

    卢老师家是西寨子乡的,正归杨书记的管辖,每年用水买肥料借农机,交农业税和提留等等,少不了和乡政府打交道,给杨锐做班主任是很方便的社会关系,他对杨锐也就格外照顾。

    王国华于是轻轻的拍了杨锐两下,将他“监督”了起。

    “下课了?你答的怎么样?”杨锐擦擦嘴,一副小憩后的懒散模样。

    “哥哥啊,你还记得关心我。三角函数的题我都答了,对不对不好说,其他的题就随便写了写,该交卷了。”王国华的语气其实挺自信的,只是纯粹为了形式上的谦虚。

    “那就好,能答出,正确率就很高了。”杨锐知道背题的优势和劣势,最怕遇到陷阱题和偏题,这套卷子是卢老师照着上次高考的题出的,比较单纯,能答出就没有太大问题。

    卢老师在台上清咳两声:“不要说话,各排把卷子从后往前传上,都不许动笔了!”

    班长刘珊自动起身,到前面帮忙将卷子给整理到一起。

    杨锐身材高大,又是回炉班的新人,坐的比较靠后,卷子很快泯然于众人。

    刘珊不能当众去翻他的卷子,远远的看了他一眼,做了个口型:明天看分数。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