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嫡女重生记 > 第73章 团聚(4)
    按捺住心中所有的情绪,玉熙翻开《史记》,史记一共130篇,12本纪、10表、8书、30世家、70列传,有五十多万字。开始看的时候玉熙觉得很枯燥,可这几年她反反复复地看,实在不懂她就问全嬷嬷,要不就寻资料,慢慢的她就从中得出了味出来。如今,她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天晚上都要看史书,然后自己琢磨其中的意味。

    如今练字下棋还有做绣活是作为消遣,她的精力都花在药理跟看史书上的。这也是为什么全嬷嬷跟宋先生走了,玉熙还是如此忙碌的原因了。

    紫苏在外叫道:“姑娘,到点了,该沐浴更衣了。”

    玉熙合上书,将它放到最底层的柜子里。国公府里除了全嬷嬷跟紫苏还有紫堇两个心腹,其他人都不知道玉熙在看史书。这也多亏了身边的苦芙跟麦冬不认字,要不哪里瞒得住。

    躺在床上,玉熙并没有睡,而是躺在床上想事。这也是全嬷嬷教她的一个法子,让她在睡觉之前将一天做下的事好好回味一下,有没有做得不对下次需要更正的。数年下来,也养成了一个习惯。

    这会玉熙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想着想着她就觉得韩景彦的表现很奇怪?若说上辈子厌恶她是因为她怯弱无能,那现在呢?为什么韩景彦现在依仍然是那般低厌恶她??虽然说她比不上玉辰,但她这几年的表现绝对可圈可点,按照全嬷嬷的说法,京城大半与她同龄的闺秀都不比不上她。可就是这样,韩景彦仍然讨厌她,这是为什么?

    玉熙肯定这里面一定要自己不知道的原因,十有八九是在她娘身上,得寻个机会好好问问方妈妈。

    第二天一大早玉熙就去了上房,然后又与玉辰一起去碧藤院请安。玉熙并没有武氏与蒋氏的容貌相似这件事告诉玉辰。反正她不说,用不了多长时间玉辰也会知道。

    两人到了碧藤院,还没进院子就听到一阵欢快的笑声。

    玉熙神情有些落寞地说道:“真羡慕五妹妹跟秋表姐能这么得父亲的喜欢。”虽然很含蓄,但这意思玉熙相信玉辰能懂。人家才是一家人,她们两个是局外人。玉熙现在是不放过任何上眼药的机会。

    玉辰心头一哽,拉着玉熙的手说道:“进去吧!”说不羡慕是假的,只是羡慕又能如何。缺失的十二年,早就被人占了先机。

    两个人进去的时候,玉容正在韩景彦旁边说着趣话,秋雁芙则是在武氏身边,脸上也带着得体的笑容。

    玉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玉辰却是蹙起了眉头。玉容是亲生女儿与爹在一个屋子没什么,这秋雁芙是外姓女,而且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妙龄少女,虽然说武氏跟玉容都在,但到底有些不规矩。玉辰对武氏越发的瞧不上,真是小家子出身,没规没距。

    两人行了礼以后,玉辰送上给韩景彦与武氏准备的礼物,是两幅画。韩景彦的是一副山水画,武氏的是一副踏春图。玉辰笑着道:“画得不好,还请爹爹跟母亲不要嫌弃。”

    韩景彦看了两副画,大为高兴:“好,画得很好,将这山水的灵性都画了出来。”

    玉容笑着望着玉熙:“四妹妹给爹娘准备了什么礼物呢?”

    玉熙将自己准备的礼物呈了上来,送给韩景彦的是一条腰带,给武氏准备的是一条抹额。

    腰带用的是宝蓝色的锦缎做的,上面用金丝银线绣着祥云纹,旁边还有花纹萦绕。低调之中透着奢华,正是韩景彦的风格。

    韩景彦看到这条腰带,望着玉熙问道:“这条腰带是你绣的?”送给父亲的孝敬之物一般都是出自自己的手。可这腰带绣得太好了,让韩景彦怀疑玉熙是让别的人绣的。

    玉熙点头道:“嗯,这条腰带跟抹额都是我亲手绣的。”

    武氏虽然绣活不行,但是鉴赏能力还是有的,直接就说道:“这么精美的图案,没个十年八年的刺绣功底是绣不出来的。”这话就差直接说玉熙在说谎了。

    玉辰越发觉得武氏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都没经过验证怎么就能一口断定玉熙说谎:“爹,这个我可以作证。这条腰带是玉熙花了半年时间,一针一线绣出来的,没有假手任何人。”

    玉熙很是委屈地说道:“我原本是想绣副双面绣的扇子送给爹,只是我刚学会,绣得很慢,所以才绣了一条腰带。”意思是她双面绣都能绣出来,这种绣活更不在话下了。

    玉熙故意将这件事说出来就是要抬高自己的身价。她很清楚,在韩景彦心目之中最重要的还是仕途跟权势。她越优秀就越有价值,韩景彦就算看在这个份上也不会太为难她,因为她可以待价而沽。

    韩景彦脸色一变:“你说你会绣双面绣?谁教你的?”不怪韩景彦怀疑,这世上会绣双面绣的人非常少,而就他所知道国公府并没有专门请专门的绣娘教导玉辰跟玉熙。

    玉熙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三姐以前送过一副双面绣的绣品给我,我将那副绣品拆开自己钻研出来的。”

    玉辰虽然惊讶,但她知道玉熙在刺绣上非常有天赋,所以玉熙这话,她并没有怀疑:“四妹妹,这么大的事你都没告诉我。”

    玉熙道:“我想给三姐你一个惊喜。”

    韩景彦听了这话就不再怀疑了。原因很简单,这种事骗人是骗不来的,到时候得拿东西出来说话。

    玉熙跟玉辰两人的表现,深深地刺痛了武氏的神经。玉辰今年12岁,玉熙11岁,玉容9岁,三姐妹的年龄相差并不大。可玉辰琴棋书画烹茶调香样样精通,玉熙也能绣出双面绣来,可玉容这个妹妹却什么都不会。有这样两位姐姐在前头,玉容将来一定会被压得抬不起头来。在这一刻,武氏下定决定一定要培养玉容。

    韩景彦外面的事很多,说了一小会话就去了前院。武氏笑着道:“玉辰,玉熙,玉容跟雁芙刚到府邸,对府邸一切都不熟悉,这两日你们带她们熟悉熟悉环境。”

    玉辰对于武氏这样命令的口吻很是厌恶,问不不问她们的意见就直接吩咐她们办事,当她们是府邸里的丫鬟不成。可是教养跟规矩在哪里,玉辰不能直接拒绝,所以当下她婉转地说道:“母亲,我跟四妹妹这段时间很忙。若是雁芙表姐跟五妹妹不着急,等我们忙过这段时间就带着你们熟悉国公府。你们看如何?”

    秋雁芙笑着说道:“三表妹客气了。既然三表妹跟四表妹有事要忙,我跟玉容表妹如何能打扰呢!”

    玉熙可没这么客气:“秋雁芙想要熟悉国公府,让府邸里的婆子带着逛两圈就可以了。”武氏还真将自己当盘菜,以为她的话是皇帝的金口玉言,说什么她们都听从。在河北呆了那么长的时间,怕是武氏还没弄清楚自己的身份。这里是国公府,可不是河北,在这国公府内当家主做的可不是她,是祖母,是大伯母。

    武氏脸都有些青了,这两个继女三番四次不给自己脸面,可她又不敢发作玉辰。老夫人跟丈夫对玉辰有多宝贝,她还能不知道。武氏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我累了,你们回去吧!”

    玉辰跟玉熙听了这话,没半点迟疑,行了礼就走了。两人的这番行为,又将武氏气得够呛。

    秋雁芙心里却有不好的预感,这三姑娘跟四姑娘分明是不将自己姨母放在眼里。她可不认为玉辰是没脑子的人,相反,她一直都知道玉辰聪明得紧,那她这么做只表明一件事,她并不怕自己的姨母,所以才有恃无恐。

    离开碧藤院,玉熙跟玉辰说道:“三姐,刚才母亲不经过确认就说我在说谎?这是什么意思呀?”亲爹韩景彦的眼药得拐弯抹角,说武氏的话那就没有没丝毫压力。

    玉辰也不喜欢武氏,觉得武氏太将自己当回事,同样,也太不将她跟玉熙当回事了。她以为国公府是家门小虎,继母就能随意虐待前任留下来的子女:“不用理会,只要我们守着规矩,她也不能拿我们怎么办。”后娘狠毒的例子比比皆是,玉辰自然不可能偏向了武氏。

    玉熙叹了一口气:“三姐,不是我背后说别人坏话。你看这个秋雁芙,她以为她是谁,竟然还在我们面前充姐姐的款?就凭她,也想当我姐姐?真是笑话。”

    玉辰不屑道:“一个商户之女,你跟她计较,没得自降身份。”跟着武氏来京城,无非是想借着国公府的门第攀高枝。真当别人都是傻瓜,就她一个人聪明。

    玉熙点头道:“嗯,三姐说得是。”

    玉辰的消息远比玉熙所想的要灵通,当天下午,玉辰就知道了武氏跟她娘长得像。玉辰脸色很不看,望着侍琴问道:“这消息属实吗?”

    侍琴点头道:“千真万确。府邸有不少的婆子都见过夫人,肯定不会弄错的。”有的是人讨好巴结玉辰,所以有婆子看到武氏,就立即将这件事告诉了侍琴。

    玉辰并不为武氏长得像她娘就是值得高兴的事,相反,她觉得一阵厌恶。就武氏这样不入台面的女人也敢跟她娘相提并论?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桂嬷嬷看着玉辰一晚上心情欠佳,说道:“姑娘,这是老爷做的决定,姑娘你也无力更改什么。”三老爷当初娶武氏的时候玉辰还是个奶娃娃,她能有什么办法。所以这会的自苦完全没必要。

    玉辰心里很难过:“我不知道爹为什么这么做?”说她爹惦念她娘吧?可她娘过逝一年不到她爹就续娶了宁氏。说她爹不惦念她娘,又何必娶跟她娘容貌有些相似的武氏。玉辰很纠结。

    桂嬷嬷道:“三老爷如何做不是姑娘该考虑的事。姑娘,这件事你就当不知道。”

    当天晚上,韩景彦回来以后,武氏就拐弯抹角地诉了她的委屈。武氏知道不能说玉辰这个宝贝疙瘩,所以话里话外都说玉熙不将她当回事,给她脸色看。

    韩景彦上午去给老夫人请安,已经被老夫人狠狠说了一通。如今他自然也不好再给武氏脸色,说道:“玉熙每日要学的东西也不少,抽不开空很正常。玉容想要熟悉国公府,叫丫鬟婆子带着就是。”见武氏还要说话,韩景彦不耐烦地说道:“好了,歇息吧!”要不是刚回来就去姨娘那会让武氏没面子,他肯定不在这里听武氏的唠叨。

    武氏再不甘愿,瞧着韩景彦的样子也不敢再多说了。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