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嫡女重生记 > 十四 字帖
    ,

    自从知道宋先生要来,玉熙除了每天上午跟下午花半个时辰做绣活,其他时间玉熙都在跟申妈妈认字。

    这日天气很好,玉熙端着绣箩到院子里绣帕子。

    墨菊欢快地从外面走进来,朝着玉熙叫道:“姑娘,二少爷来了!”

    感念于宁氏的救命之恩,二少爷韩建业对玉熙很是关心。不过他自从去年跟着师傅习武,平常很少回府。

    玉熙见到韩建业,心里也是思绪莫名,上辈子对她最好的人除了秋氏就是二哥了。可二哥在姻缘上栽了一个大跟头,被武氏的外甥女秋雁芙所设计,最后不得不娶了秋雁芙。后来二哥为了避开秋雁芙去了辽东,结果再也没有回来。

    韩建业看着玉熙傻傻地站在门口,走过来摸着她的小鬏鬏,笑着说道:“怎么?看到二哥欢喜傻了?”

    韩建业容貌更像秋家的人,国字脸,浓眉大眼,因为自小习武的关系,比同龄人高出了一个头。

    玉熙抱着韩建业,眼泪刷刷地掉:“二哥。”这辈子她再不允许秋雁芙坏了她二哥的姻缘,这样二哥就不会去辽东,也不会英年早逝。

    韩建业有些傻眼了,这什么情况。

    墨菊也不知道自家姑娘是怎么回事,笑着说道:“姑娘,你这是怎么了?二少爷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你怎么还哭了呢!”

    玉熙回过神来,有些脸红,赶紧取了帕子擦眼泪。她刚也是看到死而复生的二哥她激动过头了。

    韩建业是个粗线条的男人,见状乐呵呵地笑着说道:“见了二哥还真欢喜地哭了呀!来,这是二哥给你买的,看看喜不喜欢。”妹妹这么想念自己,让他受宠若惊呀!

    玉熙看着手里的一盒胭脂满头黑线,她才四岁呀,怎么就让给她买胭脂呢:“二哥,以后不要再给我买东西了,浪费钱。”才四岁的孩子谁会用胭脂,这胭脂给她也是拿去赏人。

    韩建业大咧咧地说道:“没事,费不了几个钱。”

    玉熙无语,赶紧转移了话题,说道:“二哥,若是你能给我买本字帖,我会更高兴的。”

    韩建业捞起玉熙进了屋子,放下她以后笑着问道:“熙儿开始认字了吗?那你想看什么字帖?”

    玉熙想了一下说道:“字帖的话,颜真卿的最好。”她听说颜真卿的字帖是最好的。

    韩建业一口答应道:“难得熙儿这么上进努力,这两天二哥就给你买。”以前玉熙对她很亲近,却没现在这么自然,玉熙的改变还是让他很满意的。

    正说着画,墨菊将玉熙的绣箩端了进来:“姑娘,这绣箩我放到屋子里了。”

    韩建业听了这话,吃惊地问道:“熙儿,你开始学做绣活了?”见玉熙点头,韩建业笑问道:“那什么时候给二哥绣个荷包呀?”

    玉熙估算了一下,说道:“二哥,这荷包是送给雅诗表姐的。等这个荷包做完,我就给你做。”

    韩建业乐呵呵地说道:“好,哥等着。”

    玉熙故意说道:“二哥,你就不怕我的荷包绣得难看,你带出去别人笑话你呀?”跟韩建业相处,玉熙觉得特别的舒服。

    韩建业毫不犹豫地说道:“你放心,他们只有羡慕我的份。”韩建业还有几个师兄弟,可都没收到过家中的荷包。所以到时候他若得了妹妹的荷包,那几个人绝对只羡慕嫉妒的份。

    玉熙裂开嘴笑着说道:“二哥放心,我一定给你绣一个漂亮的荷包。”韩建业的话总是能暖她的心窝。

    两人唠嗑了小半天,韩建业这才走了。

    韩建业第二天一大早就去外面买字帖,可是找来找去也找不着颜真卿的字帖,最后想到了她大哥韩建明。

    世子爷韩建明听到自己弟弟朝自己要字帖,还不是给自己用,是给玉熙用,当下纹大盘:“四妹妹都知道要练字,你呢?你什么时候也练下字呢?”韩建明自小在韩老夫人身边长大,韩老夫人要求很严苛,他三岁认字五岁上学堂。不过他的身份也不需要他科举博功名,读书只是为了增长见识,开阔视野。而韩建业自小就讨厌念书,看到书就好似看到仇人,写得那字在韩建明眼里那简直惨不忍睹。

    韩建业脸一红,忙说道:“我的事以后再说。哥,四妹妹说她要一本颜真卿的字帖,我记得你这里好像有不少呢!”

    韩建明都快要被这个二货弟弟打败了,什么叫他这里有很多,好像颜真卿的字帖都是大街货:“字帖我明日给她送过去。”

    韩建业哪里愿意,说道:“大哥,还是我自己挑,挑好了我就给她送过去。”他还不知道自己哥哥,小气吧啦的样,让他挑肯定不舍得将最好的拿出来。

    韩建明是国公府的世子,手上的好东西不少,光收藏的字帖就有十多本,虽然不是真迹但也不是大路货。

    韩建业看了世子爷收藏的基本颜真卿的字帖,都不满意。最后见书桌上房了一本字帖,打开一看,竟然是颜真卿的争座位帖:“大哥,就这本吧!这本好。”

    韩建明头上一群乌鸦飞过:“这是草书,四妹妹才开始认字你让她习草书?”韩建明的意思是换过一本简单容易的。

    韩建业却不管那么多,他就觉得这本字帖龙飞凤舞,看起来很有气势。而且能让他大哥都临摹的字帖,绝对是好的:“大哥,就这本了。”怕韩建明不舍得,拿了字帖飞奔而去。

    韩建明望着弟弟的背影,无奈地摇了一下头:“真是……”对这个弟弟韩建明时常感觉到一种无奈,都快十岁了还跟个孩子一样。

    玉熙看到韩建明送她的字帖是颜真卿的争座位帖,有些哭笑不得。她如今才四岁刚刚启蒙,送她一本草书字帖真的没问题。

    韩建业看着玉熙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干脆问道:“熙儿,你觉得怎么样?若是你觉得不好,我再给你换!”

    玉熙笑着说道:“我很喜欢,不用再换了。”虽然不是真迹,但玉熙知道这字帖也很珍贵。

    韩建业的杨师傅武艺很高,但性子有些怪,一直住在山上不愿下来。所以,韩建业跟他习武也只能住在山上。在家呆了三天,韩建业又回山上去了。

    玉熙写完二十个字,放下毛笔,看到红珊欲言又止,奇怪地问道:“怎么了?有事就说,吞吞吐吐的做什么?”

    红珊这才压低声音说道:“姑娘,二爷给你的那本字帖是世子爷的心爱之物。”

    玉熙没想那么多,笑着走到铜盆前,洗好手后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那字帖是大哥的心爱之物?谁告诉你的?”

    红珊看了一眼玉熙,见她神色没有异样,说道:“是紫衣姐姐告诉我的。”

    玉熙神色一顿,紫衣是大堂哥身边的丫鬟,她跟红珊说这件事绝对不是偶然。玉熙故意装成不知事的样:“她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红珊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姑娘,我瞧着紫衣姐姐的意思是想将这本字帖要回去。”

    玉熙面色有些难看,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说二哥没征得大哥的同意下将字帖拿走送她?二哥再不知事,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紫衣这话完全是在诋毁二哥。玉熙眼中冷光一闪,也不知道是谁给紫衣这个胆子:“这事我知道了。”

    玉熙当面没说什么,转眼就将这件事告诉秋氏。当然,不是以告状的行事,而是以调笑的语气说道:“二哥也真是的,虽然大哥不会怪罪,但我总觉得不好意思,下次二哥回来我不理她了。”

    秋氏听了玉熙说的事,笑着说道:“你二哥就是这么一个大大咧咧的性子。不过你放心,你大哥没这么小气的。给你的字帖,你拿着就是,不需要放回去。”

    玉熙笑着说道:“大哥真不会怪罪吗?”

    秋氏摸着玉熙的头,笑得很和蔼:“不就是一本字帖,你大哥哪里就这么小气。”

    玉熙自然不会纠缠在这件事上,当下也笑着说道:“伯母,我也是看着那本字帖龙飞凤舞很好看,想着若能将这种字帖绣在绣品上肯定很好看,所以我才没将字帖还回去。”这意思是她以后会临摹这本字帖了。

    秋氏笑道:“你呀你,别总想着刺绣。宋先生十月初会过来,你可得做好准备。”会刺绣自然好,但她们家的姑娘又不是以刺绣为生,不需要将所有精力放在这上面。

    玉熙也不紧张,说道:“伯母,三字经、百家姓都学完了呢!,马上要学千字文。”

    秋氏有些意外:“你才跟申妈妈学多久,就学完了两本书了?”

    玉熙觉得自己已经很慢了:“这两本书我学了十天了。我听说三姐学东西更快,一教就会。”.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