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嫡女重生记 > 第七章 囊中羞涩
    ,

    上院的正屋,弥漫着檀香的香味。

    老夫人靠在半旧的青锻靠枕,说了蹲着给她捶腿的玉辰:“你这孩子,那双面绣有多珍贵你自己不知道?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就送给了四丫头呢?”老夫人没有生玉辰的气,她就觉得玉熙眼皮子太浅,看到好东西就想据为己有。

    玉辰笑着解释道:“祖母是没见着,四妹妹看那绣品的眼神,好像那是绝世珍宝似的。我也是见她真心喜爱才送她的。”那副双面绣虽然珍贵,但也不是绝无仅有。

    老夫人摇头道:“这次就算了,不过以后可不能再将你娘留给你的东西随便送人了。”

    玉辰笑着点头:“我知道了。”

    老夫人发了话,玉熙自然不会再上赶着去老夫人哪里自讨没趣,不过她也没闲着,每日一大早就去给秋氏请安,回来以后就跟墨菊学做绣活。

    墨菊开始教的自然都是最基本的东西,比如分线,比如针法。教了没多会,墨菊就知道她家姑娘对刺绣很有天份,因为这些东西玉熙一学就会了。

    秋氏知道这事以后,笑着问玉熙:“四丫头,伯母听说你开始学绣活了?”

    玉熙将她给秋氏做的抹额拿出来,“大伯母,这是我做的,做得不好,希望大伯母不要嫌弃。”

    玉熙已经感觉到秋氏对她的态度跟上辈子不一样。上辈子虽然对她很照顾,但好像是例行公事一样,现在对她却更为关心了。玉熙知道是她这段时间日日坚持来请安的结果。

    秋氏接过抹额一看,有些不相信地问道:“这是你绣的?”不怪秋氏诧异,这抹额上的花纹有些凌乱,但这针线却很细密,绝对不可能是一个才学半个月的人绣得出来。

    墨菊在旁解释道:“不敢欺瞒夫人,这抹额确实是姑娘绣的。我们没有帮忙。”

    玉熙红着脸道:“大伯母,等再过一段时间,我一定会绣得更好的。”玉熙故意将花纹绣得乱七八糟的。事得一步一步来,她现在的的学习进程已经很快了,若是再快就超出了正常范围,她可不想被人当妖孽。

    秋氏听了这话,再不怀疑了,笑着道:“这抹额很好,伯母很喜欢。”难得这个孩子总想着她,不过该提醒的该是得提醒:“等你的绣活做得更好了,也得给老夫人做一条。”

    玉熙本来脸上带着笑,听了这话,眼中闪现过黯然,低着头说道:“我怕祖母不要。”心里再不以为然,态度还是要摆出来的。

    秋氏顿了一下,说道:“老夫人怎么会不要?那是你的一片孝心,老夫人收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玉熙勉强点了一下头。

    这时候,汪妈妈走上前,在秋氏耳边嘀咕了两句。秋氏笑着跟玉熙说道:“明天府里要进一批人,你也过来挑几个中意的。”国公府用的丫鬟婆子基本上都是家生子,很少从外面买。

    玉熙点头道:“好。”上辈子少的几个丫鬟都是直接送到蔷薇院,现在能自己挑选,这就是差别。

    回到蔷薇院,玉熙就将方妈妈说了这件事,然后问道:“方妈,还是什么都没查到吗?”

    方妈妈迟疑了一下后说道:“姑娘,墨云跟墨香两家都没异样。”墨菊跟墨桃是夫人买来的人,卖身契在姑娘手上,若是姑娘有个三长两短她们将来也没保证,所以害姑娘的概率是最小的。墨云跟墨香是家生子,谋害姑娘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玉熙也没有失望,毕竟她在青竹小筑住了一个多月,那么长的时间足够让幕后主使将尾巴扫干净了。

    方妈妈说道:“姑娘,墨云一直在伺候她娘,要不干脆趁这个机会放她出去!”虽然没有证据,但既然有嫌疑,放出去就是最稳妥的办法了。

    玉熙摇头说道:“现在不宜放她出去。”墨云家里现在困难,她当主子的不帮衬一把还要将人放出去,对墨云家不亚于雪上加霜。虽然道理上没错,但会让下面的寒心,这对她来说很不利。

    方妈妈想了一下,觉得玉熙担心的也对。

    玉熙说道:“方妈,让人给墨香与墨云两家各送十两银子过去!”墨香没了,她这个主子总得表示一下。至于墨云,她娘生病,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可惜她手头上钱没多少,没办法再多给了。

    方妈妈有些为难道:“姑娘,我们只剩二十多两银子了。”玉熙除了每个月六两月例再没其他收入,这六两银子得打赏下人,平日还要买些零碎的东西。就这二十多两银子还是方妈妈好不容易存到的。

    玉熙摇头说道:“再艰难,这银子还是要赏下去的。”

    玉熙的母亲宁氏虽然是庶女,也是嫁过来做填房,但到底是嫁到国公府,宁家当时为了颜面也给了她不少的陪嫁。只是后来宁家出了事,宁氏为了救娘家的人,变卖嫁妆上下打点。可惜,嫁妆倒腾光了也没救下一个宁家的人。也因为她挺着大肚子四处奔走,生产的时候难产了,生下玉熙就撒手西去了。

    方妈妈心里堵得慌。她当时就劝了夫人不能将嫁妆全都拿出去,总得给肚子里的孩子留一些,可夫人不听劝。国公府的人都是看人下菜碟,拿不出来钱来打赏,总被人低看。

    玉熙问道:“妈妈,过年时祖母跟大伯母给的那些金银裸子,寻个机会都换成碎银跟铜钱吧!”

    方妈妈有些不大愿意:“姑娘,这东西以后用得着。”以后姑娘出门应酬没钱打赏,到时候肯定会被人非议。背一个抠门的名头,将来说亲也难。

    玉熙笑道:“银钱的事,总归是有办法的,不用着急。”

    自病好以后,方妈妈觉得她家姑娘就越来越有主意。不过玉熙一直在向好的方面发展,她也没反驳过。

    玉熙很满意方妈妈的态度:“明日妈妈跟我一起去,定得挑几个好的丫鬟。”上辈子那边送过来的丫鬟,她用得都不合心意。

    第二天,玉熙在去正院的路上碰到了容姨娘跟二姑娘玉婧……

    容姨娘生得妩媚至极,抬眸看人时满眼都是风情。这也不怪三十岁的人还能牢牢勾住国公爷。

    玉婧今日穿的是一身鹅黄色的衣裙,头上戴着赤金宝石发钗,脖子上戴着赤金璎珞项圈,项圈中间那颗红宝石闪瞎人眼,真正的富贵逼人。玉婧长相也很出众,尖尖的脸蛋,双眉修长。不过眼中带着三分倨傲三分凶狠,一看就知道不是好相与的人。

    容姨娘望着玉熙,眼神闪了闪,说道:“没想到四姑娘病好了,仿若换了一个人似的。”玉熙以前瘦得跟根竹竿似的,跟人说话也是低着头,一副没自信畏畏缩缩小家子样。如今胖了也白了,气色又极好,行事也不再畏畏缩缩,可不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玉熙轻笑道:“都是我娘在天上保佑着我。”

    容姨娘笑得很动人:“听说四姑娘开始学做针线活,若是四姑娘不嫌弃可到我怡然院来。”容姨娘的针线活做得极好,连国公府的绣娘都比不上。

    玉熙两字回应容姨娘:“不用。”

    玉婧脸色不善,瞪了玉熙一眼:“我姨娘是看得上你才让你到怡然院,你以为我们真稀罕。”

    玉熙扫了玉婧一眼,很不给面子地说道:“其实我也不稀罕。”她再不聪明也知道不能当墙头草,容姨娘跟大伯母是死对头,她既然是大伯母这边就不能跟容姨娘有瓜葛。所以她一向对容姨娘的示好避而远之。不过现在她怀疑对自己下毒手的是容姨娘,也就不留情面。

    玉婧大怒,就要冲上前教训玉熙。

    容姨娘眼疾手快,抓住玉婧,笑着跟玉熙道:“既然四姑娘看不上,那就算了。”

    玉熙盯着容姨娘,说道:“是看不上。”别说她自己针线活做得很好,就算做得不好,她也不会去跟一个姨娘学,没得自降身份。

    容姨娘面上的笑容裂开了,她没想到玉熙说话变得这么不留情面。不过等她看到玉熙那幽深得见不到底的眼神心头一跳,好在容姨娘心里素质过硬,并没有流露出异样。

    错开一段距离后,方妈妈小声说道:“姑娘何苦得罪她呢!不愿跟她学,拒了就是。”容姨娘虽然只是一个姨娘,但深得国公爷的宠爱,犯不着为了这点小事跟容姨娘结仇。

    玉熙面无表情地说道:“妈妈,你觉得我莫名其妙出天花这事,谁最有可能是幕后主使?”

    方妈妈面色大变:“姑娘的意思是?不可能,姑娘跟她无冤无仇,她怎么会对姑娘下这样的毒手。”方妈妈觉得玉熙想太多了。

    玉熙说道:“方妈,当年二哥出事时大伯母正病着。若当时二哥没了,大伯母怕也性命难保。”本就在生病了,再遭受这么大的打击,很可能会出事。

    玉熙也是后来才知道她二堂哥当年差点你溺水而亡不是意外,是容姨娘下的毒手,所以才怀疑容姨娘。她想肯定是因为她娘坏了容姨娘的事,所以容姨娘要报复。她娘没了,容姨娘就报复她。

    方妈妈脸色一片青。.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