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马皇 > 第十五章 老鬼的把戏
    两天前带着玄牝深夜探视小棕帽的举动并没有人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一切都很顺利,并且,这让石川至少明白了两件事:

    一是他左手上的这枚月牙指环很可能一段时间里只能再多通灵一匹马,小棕帽之后,石川却无法与其他五匹种公马形成任何交流,但索性,小棕帽是个非常不错的翻译。

    二是...繁殖期的马匹无论公母,根本不在意年龄...,小棕帽刚刚四岁,但看到十七岁的玄牝时,居然也是低嘶个不停,这让几次想试图靠近小棕帽的石川被这略有发作的种公马险些踢伤。

    晚冬已过,初春将至,这是万物最好的季节,阳光开始带上了点点温度、而一切生灵也开始滋生他们的生命。

    石川仍然没有被允许公然接近种公马,直至配马季的这一天早晨,竹内忽然造访了他的小屋。

    他已经几天没有见过竹内的身影,但与此前不同,竹内的脸上,似乎笼罩着那么一丝...那么一丝黑气!,原本就略带蜡黄的一张老脸上,伴随着这层黑气,仿佛倒是一具将死的尸体般,令人可怖。

    直至竹内将他引进在白天略有昏暗的种公马厩,石川仍略有戒备的守在门口,无论竹内如何让他把门掩上,他都犹如未闻般无动于衷。

    石川扫视了一眼马厩四周,突然间他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一身和服的早川芽衣,正纹丝不动的站在一处昏暗的角落,悄然无息,仿佛是个没有生气的木人,倘若石川不去观察,根本发现不了这马厩之中还有一个女人存在。

    而此时的竹内也正盯着站在马厩门口一动不动的石川,仿佛对他做事满屯屯的习惯十分不满,但语气却十分温和的说道:“你现在的模样,让我想起了我初入此行时的样子,那时候我才十几岁,只有这么高,和你一样紧张,哎,现如今,岁月真的不饶人啊”,竹内边语气如常的说着,边用手比量了一下高度。

    竹内有如聊家常似的说话,却令石川一下子有些摸不着头绪,不知这竹内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内心中的那份警惕却被提起了更多。

    他甚至努力的在内心告诫着自己:石川、留神,他吃的盐比自己吃的饭还要多,千万别掉以轻心中了圈套。

    石川的脚犹如长在了原地,纹丝未动:“老师,您把我领进了调教繁养这一行,我知道恩情,无论您多老,我都会在身边伺候您”,他的语气极为的朴实,配合上他的那张扔进人堆儿就找不出来的脸孔,更是让人觉得石川的话非常衷肯。

    竹内闻言却是一愣,仿佛石川的话在他的心里击出了些许波澜,但这种情绪在他的脸上转瞬即逝。

    “好...好呀,我竹内没有看错你,有你这句话,也没有枉费多日以来我在你身上所耗去的心血,来,石川君,按照这张表格上对应的种公马和母马的顺序,依次带繁殖马进来,记住,顺序不能乱!”,竹内说道。

    石川小心翼翼的结果那张犹如天书般的表格。

    一张硕大的白纸被钉在了块薄板之上,错从复杂的曲线勾连着无数马匹的名字。

    “这是......?”,石川一脸茫然的看向竹内;

    “这个嘛,才是这繁养马匹的精华,咱们牧场的所有繁殖母马的血统和分支血统都记载其上,时刻都要记得,种公马三代亲之内不能与母马重叠,照着这样表格一对照便有分晓,不然......咳咳咳”,竹内像是说到了自己得意之处,躬下身子咳嗦了起来。

    恍然大悟的石川紧忙寻找玄牝的名字;

    果然,不出玄牝和石川自己的意料,就在最后一行,玄牝所对应的种公正是小棕帽。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小棕帽的配马计划里,却只有玄牝一匹母马,而再无其他。

    一匹匹繁殖母马被石川亲手牵进种公马厩,配马这事儿,石川虽然小时候见过,可那记忆毕竟已经过去太久;

    但事实上这事儿其实简单到令石川出乎意料,那些看似体高足有两米的一众种公,却居然连一分钟都用不了,便各个缴械,当然,这里不包括“小棕帽”。

    石川依然倚在门口,眼看着二十几匹繁殖母马按照列表逐一匹配;

    说实话,他很不自在,这样的场景下,却有个大姑娘在不远处的角落同样不错眼珠的看着进程,这让石川有种说不出的别扭。

    “咳咳咳”,竹内边咳嗦,边摘下了自己手臂上的皮套;

    “石川君,去吧玄牝牵来,这是今年咱们牧场最重要的匹配,一点问题都不能出,咱们要一起动手”,他说着话,犹自上前伸手拍向石川的肩膀,却不料石川紧忙一闪身“诶呦”一声。

    “老师,肩膀前天被玄牝蹬了一脚,现在还疼得提不起来”,他作势揉捏着肩头。

    竹内皱了皱眉,许久才说道:“哦,繁殖期的马匹性格都很古怪,石川君今后要当心”,此后便再不搭理石川,自顾自的捧起杯清茶独饮起来。

    “都准备好了吗?”,走在路上的石川轻声问向玄牝,玄牝却没有回答,只是用脑袋蹭了蹭石川的肩头。

    说话间,天空中不知何时,却早已阴云密布,一通雷声飘于乌云之内,响彻整个幽谷,空气闷得很,令人有些窒息;

    “石川君,快点,这可是好兆头”,早已守在种公马厩前的竹内远眺着石川的身形催促道;

    “这是昭神要赏赐人间一匹春雷马,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哈哈”,接过马绳的竹内心情似乎突然大好,连声感叹着。

    石川曾经听竹内说起过,所谓春雷马,实际上只是曰本对幼驹的一种迷信。

    他们认为,如果一匹曾经驰骋过顶级赛事的种公马配马季正好遇到自己心仪的繁殖马,假如匹配的那一刹那恰好上天能赏赐一声闷雷,出生的幼驹就一定有着非凡的能力。

    石川非常想为竹内普及科学知识,破除封建迷信,当然,他也只是在过去这么想想,而眼下的他,却连汗毛孔都是打开的,时刻戒备着一切可能发生的异样。

    又是一声闷雷飘过幽谷的头顶,却不炸裂,而始终在幽谷之上的乌云中“呜咙咙”的震个不停。

    竹内迈着他那双老迈的短腿,频繁的往返于马厩门口与小棕帽之间,时而观察外面天空中的异样,时而返身牵着小棕帽的马绳。

    “真是绝配呀,哈哈,你看,他们多听话,我很久没见过配马季还这么顺从的种公马了”,竹内一脸兴奋的对石川说道。

    而这些话对于石川而言,呵呵,他说他的,只要不靠近自己,或者玄牝没有什么异样,竹内就算说到天荒地老,也与自己无关。

    就在这时,有一声闷雷在积云中翻滚,而且,显然这雷声聚积得更加浓厚更加有气势。

    竹内鬓角似乎已经渗出了汗水,旋即再次抬头看了看天,站在原地盯着那积云足足有十秒的时间,反而情绪回复了下来,不急不慢的走回了小棕帽的身旁。

    “石川君,你牵着玄牝的马绳,念那套口诀稳住它,切记,它千万动不得!”

    石川闻言猛地一惊,他知道,该来的戏肉,终于还是来了。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