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群雄逐鹿之南方王 > 第二百零八章 北方战事(十)
    南方王王城,汇文楼二、三楼宾客满座,来来往往的车流不断在楼前停下,一个个身着富态的豪商和衣着讲究的士族官员来往其间。

    此时正值中午饭点,作为整个王城标志之一的汇文楼一向不缺生意,整个王城中的上层圈子多爱将议事、待客的地方定在这里。

    原本仅有四层,占地不过数百平米的楼层,也早已扩建为高六层,占地三千平米的大阁楼,楼层间的装饰古朴典雅,一些墙面上更是留有不少南方王府高层留下的笔墨。

    其中,影响力最大的莫过于四楼王府长史国渊所留下的一副求贤令,这也是使得汇文楼来往宾客不倦的原因之一。

    毕竟,国渊乃是最早跟随南方王司马宇的老人,贵为王府长史,相当于一国宰相之职,其地位和号召力可想而知。

    汇文楼也是各地贤才来投的主要汇集地,这里可是时常有可能有王府高层出没的地方,若是能够得到这些大人的赏识,说不定就能一步登天。

    汇文楼一二三楼全都是敞开的宴客大厅,每层都安放有数十章客桌,大多数客桌都已坐满了。从三楼上到四楼开始,一直到六楼则全都是一个个相对独立的包间,能够在这些包间用膳的也多是身价不菲的富商、王府高层、军中将士以及一些身份特殊的人。

    四楼西面临街的一间包厢内,五名男子正坐在包厢内对饮小酌。

    “麒麟城的繁华果然世所罕见,这种繁盛就算是在大军南北两面大规模用兵之时却也不见削弱分好啊!”

    靠窗的一张座位上,一名劲装长衫的中年男子望着街头上的热闹景象感叹道。

    “少保初临此地,对于麒麟城的繁华还不了解,亮来此地已经半月有余,对于麒麟城的繁盛倒是比少保多了解几分。从我这段时间的观察来看,每日进出麒麟城的大商队不下千只,北至秦国雍凉二府,南扩荆湖、江西两道,辐射的国家势力多达上百个。这些商队来往之间都会携带大量的物资,临散的小商队、小商人更是不计其数,素有不夜城之称,城东、城西的两大贸易区每日光是抽取的交易税收恐怕就不下10万两黄金,能抵我蜀国一月的税收了,犹如整个南方王势力的心脏,带动各地的经济动脉的发展。而且自麒麟城建立至今从未经历过大的动荡,这里的百姓和来往的商人对于整个南方王府都有极强的信心,在他们眼中南方王军就是真正的不败之兵”

    在中年男子的对侧,一身儒服的另一位中年男子手摇着羽扇轻叹道,话语中颇有几分寂寥之意。

    这名儒服男子郝然就是蜀国的来使诸葛亮,在他的旁边正是跟随着他一起出使的马谡。

    “果然不愧是一颗沿江的明珠!”

    身穿劲服的中年男子闻言也是面露惊叹之色,要知道蜀国可不是小国,拥有两州之地,其境内百姓也高达600多万,一城一日的税收就能抵上蜀国一月的税收,这是何等的繁盛。

    “丞相如此大才却为庸主所忌,实在可惜!”

    说完,或是看出了诸葛亮心中的寂寥之意,劲服中年颇有几分惋惜之色道。

    作为三国之后的后世人,一首出师表使得诸葛亮为匡扶蜀汉政权,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形象广为流传,一直为众多官员学习的楷模,,其超凡的治国能力更是深入人心。

    而刘备虽为一代开国之君,但其形象却还未经过后世《三国演义》的美化,仁义之君的名声也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同,其前半生四处漂泊无依和后半生连出昏招的败绩各更是为不少人所诟病,对他的尊崇自然也无从谈起。

    所以,在这个世界了解到诸葛亮的事迹后,劲服中年男子自然先天性地倾向于了诸葛亮这边,心中对于刘备也有了不满。

    “少保慎言,亮今能贵为一国丞相全赖主公当初的信任,现在主公虽对亮小有误解,却终有明白之时!”

    诸葛亮闻言神色一变,郑重向劲服中年辩解道。

    “明白?丞相又何必自欺自人呢?珙虽远在瞿塘,对蜀国的情形却也大致了解,眼下秦国数十万大军正挥师南下,与三国已是糜战数月之久,正是国事最为艰难之时,这时蜀王不将丞相留在国中襄助战事,却派遣丞相作为使臣出使南方王府,还一待就是半月之久,分明就是忌惮丞相之能,将丞相排挤在决策层之外,这岂是一句明白这么简单!依珙之见,既然蜀王不用丞相之能,何不就安心待在这永州,以秦国实力之强、秦军兵锋之盛,三国恐怕也挡不住,未来这里或是会是丞相不错的选择!”

    劲服中年对于诸葛亮的辩解不屑一顾,毫不顾忌地直言道。

    诸葛亮闻言神色黯然,劲服中年的话无疑直接拆穿了他自欺欺人的想法,他倒不是为自己的仕途担忧,而是为遂、简二州的百姓和蜀国的前途担忧。

    “那少保呢?瞿塘关外,数十万湘军虎视眈眈,少保怎么又有心情来这麒麟城呢?”

    默然良久,诸葛亮抬起头转而向劲服中年发难道。

    “哈哈,不瞒丞相,此次珙来此就是想要向南方王求援甚至投效来的,湘军势大,以我瞿塘之力恐难以再压制了,为我上百万瞿塘百姓计,珙必须为他们择一明主,此次若能顶住南北两面的压力,南方王就将是我瞿塘的选择,所以珙才想要如此积极地劝说丞相,有丞相的辅佐,想来湘军不在话下!”

    对于诸葛亮的发问,劲服中年却是毫不避讳,直言不忌道。

    原来,这名劲服中年正是盘踞永州东南面夔州孟珙,携数万大军雄踞瞿塘关。

    孟珙,字璞玉,号无庵居士,随州枣阳(今湖北枣阳)人,原籍绛州(今山西新绛)。南宋军事家、统帅,民族英雄,抗金、抗蒙名将。左武卫将军孟宗政第四子。

    孟珙出身将门,曾祖孟安、祖父孟林都为岳飞部将。孟珙早年随父抗金,并参与灭金的蔡州之战。宋蒙战争爆发后,孟珙以一人之力统御南宋三分之二战线上的战事,由于其在抵抗蒙古军的杰出表现,被后世军史家称之“机动防御大师”。累官枢密都承旨、京西湖北路安抚制置使,四川宣抚使兼知夔州,封汉东郡开国公。淳祐四年(1244年),兼知江陵府。后以宁武军节度使致仕。

    现在的孟珙正是在夔州抵抗蒙古入侵时来到这个世界的,凭借着数万大军雄踞整个夔州,以瞿塘关之险挡住了数十万湘军的北上西进之路。

    当初来到这个世界之时,若非遇上东南面雄踞夷陵府的曾国藩,被牵制了力量,后来永州恐怕就没司马宇什么事儿了,哪还有现在崛起的南方王。

    “少保果然实诚!不过少保担心南北两地之战怕是多虑了,很快少保就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了!”

    诸葛亮闻言苦笑了一下,接着又笑意盈盈地意有所指道。

    “丞相何意?”

    孟珙神色一凝,问道。

    “据我们的人手统计,在一个多月以前,南方王府每日都会通过商盟将大量军械粮草物资运往西北,足供20万大军数月之用,如此大规模的物资调动,王府和商盟方面虽极力掩饰,但只要有心却也能轻易查出”

    诸葛亮摇着羽扇轻声道。

    “这!”

    孟珙双目瞳孔骤缩。

    一个多月以前就有如此大规模的物资调动,也就意味着南方王府可能在一个多月以前就在准备着这一场战斗,这其中所蕴含的含义让得久经沙场的孟珙也不寒而栗。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