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要做首辅 > 第49章 三顾茅庐
    大门之外,站着几个大汉,看似随意,可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将四周的情况全都一览无余,浑身肌肉紧绷,就像是随时保持警惕的猎豹,透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看一眼,就让人骨子里感到害怕。

    唐毅跑了出来,急忙躬身,说道:“在下唐毅,见过几位朋友。”

    领头的大汉见跑出来一个小少年,心中不悦,唐家人也太无理了,怎么派出一个小娃娃!可是当唐毅自报家门的时候,大汉忍不住惊呼起来。

    蒲扇大的巴掌抓住了唐毅的肩头,欣喜地叫道:“你就是唐毅?进献酒,饿,酒精的那个?”

    “应该没有别人吧!”唐毅谦虚地笑笑。

    “哈哈哈,小兄弟……我这么叫你,不会见怪吧?”大汉笑道。

    “哪里哪里,几位老哥请到家中一叙。”

    唐毅对这几个人的身份有所猜测,亲眼见到之后,他们虽然穿着便装,可是肋下佩戴的刀十分显眼,和唐刀相似,不过刀背是直的,而且背后刃薄,长短合适,刀柄修长,可以双手使用。此刀还有个响亮的名字——绣春刀!

    这几位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锦衣卫!

    唐毅把他们请到了偏厅,沈林给送来了茶水。为首的大汉喝了口茶,唐毅还不清楚,平时锦衣卫办事,滴水不沾,能喝一口茶,却是给了唐毅很大的面子。

    “小兄弟,我叫周朔,弟兄们抬爱,称我一声七爷。”

    “原来是七太保!”唐毅假装吃惊,急忙施礼。

    “呵呵,小兄弟,实不相瞒,你进献的酒精起了大用,我三哥的命算是保住了。”

    “啊!”

    唐毅顿时一惊,他可没想到酒精这么快就发挥了作用,简直出乎预料。就听周朔继续说道:“我三哥受了箭伤,伤口化脓,京中名医束手无策,偏偏你送去了酒精,保住了我三哥的命!我周朔代表锦衣卫上下,多谢小兄弟的大恩!”

    唐毅眼珠一转,急忙说道:“岂敢岂敢,小子虽然不知道三太保为何受伤,想来也是为国效力,小子能有幸进绵薄之力,不胜荣幸。”

    “呵呵呵,念书的就是会说话!”周朔呵呵一笑:“小兄弟,陆太保已经吩咐了,锦衣卫往后每年要采购十万斤的酒精,小兄弟你可发达了。”

    “采购?我不是把方法献给了大都督吗?你们只管使用就是了。”

    “笑话,锦衣卫家大业大,能占你一个小孩子的便宜!”周朔故意沉下脸,说道:“小兄弟,你只管建个酒坊,你要是不愿意做,交给信得过的人也行。我们锦衣卫派人过来拿货,打算卖给民间,我们帮着联系铺面,总之一句话,有锦衣卫撑腰,谁敢找你的麻烦!”

    好霸气啊!

    唐毅原本都放弃了酒精这条财路,没想到不光失而复得,还拉来了锦衣卫这尊大神,有他们罩着,在大明的地界,绝对横行无忌啊。世人都说锦衣卫霸道,现在看起来也蛮讲理的。

    其实唐毅不知道,锦衣卫可不是和谁都那么讲理,他算是一个特例。

    首先他献上酒精的时间正好,救了三太保,锦衣卫上下都感激他。再有别忘了,酒精是假手徐阶送去的,徐阶可是入阁的热门人选,天子宠臣。陆炳也不太清楚徐阶和唐毅究竟什么关系,所幸卖了个天大的人情。

    唐毅捡了大的便宜,周朔又说了几句,就笑着站起来。

    “小兄弟,我们还有公务,就不多打扰,告辞。”

    说走就走,都不给唐毅挽留的时间,只能送他们离开,然后才转回大厅。

    此时桌上已经摆了满满的菜肴,唐毅的肚子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恩师,你们还没吃啊!”

    “不是等你吗!”魏良辅笑道:“那几个锦衣卫都走了?”

    “嗯。”

    唐秀才急忙问道:“毅儿,他们说了什么,会如何处置胡彬等人?”

    “这个他们没说,孩儿也没问。只是说了让孩儿建个作坊生产酒精,他们派人采购。对了,有位三太保受了箭伤,用酒精保住了性命,他们是来感谢我的。”

    “呵呵,你小子好福气啊!”魏良辅笑道:“能和锦衣卫结个善缘,你以后的路会方便很多。你们都放心吧,锦衣卫的人出手,别说小小的胡彬,就算再大十倍百倍的官,也难以幸免。”

    魏良辅的预言一向不差,周朔带着人到了太仓,直接将案子接手过去。没有三天,就把胡彬查了个清清楚楚,不光是雷七的案子,以前他侵吞田地,杀人害命,就连小时候偷看洗澡的丑事都揪了出来。孙雅芳也没有跑了,他的罪责同样不少,直接和胡彬作伴了。

    至于那几封密信也落到了周朔的手里,只是周朔什么都没有透露。不过陈梦鹤也松了一口气,烫手的山芋送出去,至于锦衣卫会怎么处理,和他就没关系了。

    在太仓停留了半个月,周朔带着一干人犯要离开太仓。

    得到消息的唐毅立刻行动起来,他深知关系需要经营,光靠着一个人情,就以为锦衣卫会一直帮你,那也未免太天真了。

    这些天他不用做饭了,就抽出时间,按照前世的经验,写了一份救急手册。

    重点写抢救,消毒,处理伤口,还附上了图解。另外唐毅还打造了一个小木箱,里面放上了药品和急救工具,有的是采购的,有的则是特意打造。

    在周朔临行的时候,送到了他的手上。对于整天在刀尖上打转的人来说,这些东西实在是太有用了,周朔兴奋地拍着唐毅肩头,大声赞叹道:“哈哈哈,小兄弟你是个有心人!我看你的医术不差啊,比起京里的李太医都厉害。”

    “李太医?哪位?”

    “李时珍呗!”

    噗,唐毅喷了一口老血,那可是写出《本草纲目》的大牛啊,自己连人家脚趾头都比不上。

    “七爷,我这点本事……”

    “不要叫七爷,叫七哥!”周朔黑着脸说道:“怎么,看不起锦衣卫不成?”

    “七哥,我不是怕高攀不上吗!”唐毅腼腆笑道:“其实是听西洋传教士说的,他们虽然来自蛮荒之地,也有可取之处。”

    咳咳……死道友不死贫道,唐毅怕被锦衣卫盯上,只能让传教士当挡箭牌了。

    周朔一听,顿时来了兴趣,笑道:“哦,那些洋和尚啊!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有机会我派人查查他们,看看还有什么牛黄狗宝,都掏出来!”

    锦衣卫的一行,不亚于一场超级地震,太仓州的二把手和三把手全都被拿掉,顺带着一起倒台的还有一大帮,六房书吏当中,邢房和兵房都牵扯进去,判了充军两千里。牢头、仵作、仓库大使,这些原本都是胡彬的人马,没等陈梦鹤出手,主动卷铺盖卷儿滚蛋了。

    偌大的太仓州,一下子没了一半的官职,多少人眼珠子都红了。拼命向陈梦鹤抛媚眼,献殷勤,就盼着能分到汤汤水水的。

    水有源,树有根。要不是唐毅,治下稀里糊涂出了通倭案,他都要倒霉,哪有今天的风光。别看胡彬和孙雅芳被拿下,朝廷不但没怪罪,还嘉奖了陈梦鹤,说他慧眼识人,明辨忠奸。

    咸鱼翻身的陈大知州第一时间就跑到了唐家,眼下的唐家忙活的不可开交,唐毅一面要准备纸店开业的事情,一面又要建造酒坊,生产酒精,还要忙着和老师学习四书五经,恨不得把一个人掰成三瓣,倒是唐秀才十分清闲,他本想着继续抄书,可是一来家中有了更好的财路,二来他也怕给儿子丢人,就只能放下。

    正在百无聊赖的时候,陈梦鹤突然来了。

    “学生见过老父母,毅儿他在后面和几个木匠摆弄家具,学生这就去叫他。”

    陈梦鹤笑道:“没想到唐神童还懂得木工,真是难得。不过本官可不找唐神童,而是找你唐秀才。”

    “找我?”

    唐秀才顿时愣住了,这段时间谁不是来找唐毅的,弄得他这个当爹的好不尴尬。

    “老父母,您,您有什么吩咐?”

    “呵呵,实话实话吧,经过这次案子,我深感手边没人不行,如是唐先生不弃,我想请你做我的刑名师爷,执掌刑事判牍,帮帮我吧!”

    说着陈梦鹤起身,给唐秀才深深一躬。

    正好唐毅从后面跑过来,看到了这一幕,顿时瞪大了眼睛:“演什么戏啊,三顾茅庐吗?”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