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要做首辅 > 第42章 大喜大悲
    人身似铁非似铁,国法如炉真如炉。

    雷七走南闯北,一身武功打十几个没问题,可下了大牢不到一个月,浑身上下遍体鳞伤,没有一处好地方,壮硕的大汉瘦的不像样子,一根根肋条看得清清楚楚。

    更要命的是十个手指和十个脚趾都受了伤,鲜血淋淋,他只能趴在担架上,用胳膊肘艰难撑着身体。

    进入大堂的第一刻,他一眼就看到了胡氏,突然雷七就像疯了一样,伸出满是鲜血的手爪。

    “银妇,老子掐死你!”

    激动之下,雷七从担架上摔下来,他不顾身上的疼痛,眼中冒着火,用尽全力向胡氏爬去,每挪动一寸,地上都是血迹。

    “杀,杀,杀了你!”喉咙里含糊不清道。

    胡氏被吓得脸色惨白,不停的向后缩。

    大堂上一团乱麻,唐秀才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给儿子使了个眼色。唐毅和老爹跑了过来,两个人扶住雷七的胳膊。

    “七爷,七爷,我是唐慎,你拜托我的事情,我做到了!”

    雷七猛地一激灵,仿佛被换回了魂儿,抬头看看唐秀才,又看看唐毅,咧着大嘴就哭了起来。

    “唐相公,小相公,雷七谢谢你们救命之恩啊!我给你们磕头了!”

    雷七这个头没有磕下去,一喜一悲,激动之下,竟然昏了过去。

    “大人,雷七伤势太重,身体虚弱,赶快让大夫给他看看吧,不然有性命之忧啊!”

    陈梦鹤连忙答应,说道:“好,好,快去请最好的郎中。”

    衙役七手八脚,把雷七抬了下去。

    万浩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在心里给胡彬判了一万次的死刑!如果能选择死法,他一定会踏上一万只脚,然后再用大炮轰,把胡彬炸得渣都不剩!

    还有这么蠢的吗,不光没让唐毅身败名裂,还把他陷得更深了。

    虽然从审讯开始,他一句话都没说,但是谁不知是他跟着去抓的唐毅,更是他给胡彬撑腰,挟怨报复的恶名他是跑不了了!

    加上先前的抄袭风波,万公子的心都被掏空了,他只觉得屁股下面不是椅子,而是万丈深渊。

    “不行,绝对不能认输!”

    “陈大人!”万浩豁然站起。

    陈梦鹤鼻子里哼了一声,淡淡说道:“万公子,本官审案有什么不公平吗?”

    “不敢不敢。”万浩冷冷说道:“陈大人,雷七杀妻的案子看似有出入,可是通倭呢,几百件武器,还有往来书信总不会是假的吧?”

    “哈哈哈,万公子说得对,小子恳请老父母立刻清查,也好还一个清白!”

    “好,把武器还有书信全都拿上来,本官要亲自过问!”

    更夫打了四更天,大堂之上,灯火通明,还在紧张的审讯案子。首先拿来的是所谓卖给倭寇的武器,还有联系书信。

    几百件刀剑放在面前,陈梦鹤一窍不通,唐毅看了一遍,倒是胸有成竹,他拿起两把刀,互相拼砍,顿时全都断裂。

    一个小孩子都能折断的刀,肯定是垃圾货。而倭寇素以武器精良著称,这样的武器落到倭寇手里,只怕人家连看都懒得看。

    陈梦鹤立刻把书吏姜建叫了过来,在陈梦鹤的手下有吏户礼邢兵工六房书吏,仿照的是中枢的六部,其中兵房书吏姜建是最懂得武器。

    问到了他的头上,他知道逃不过去只能仔细检查一遍,唯唯诺诺地告诉陈梦鹤,这些武器都是太仓仓库的,本来要拨付巡检司,用来训练民壮。在前些日子,胡彬找到了姜建,说是抓捕罪犯之中,武器损坏严重,需要补充,就从姜建手里弄到了这些武器。

    这边弄清了武器来源,那一边魏良辅和唐秀才亲自鉴定,那几封信都是同一天所写,用的纸张笔墨,甚至字迹都是一样的,毫无疑问,又是伪造的。

    陈梦鹤急忙下令,把胡家的两个公子带上来,他也不客气了,直接严刑拷问,板子打得噼里啪啦,没有十下,胡辉就受不了了,把一切都交代了。

    是他为了让雷七早点死,就伪造通倭证据,最初只放了二十几件破旧兵器,胡彬为了做的更像,一股脑搬进去两三百件。

    这位胡大公子说到了最后,甚至一把鼻涕一把泪,把韩童供了出来,万大公子也没有跑得了。

    “韩童说了,万公子恨唐毅入骨,我爹恨唐毅帮着雷七算账,又怀疑他手里有雷七搜集的罪证,偏巧魏老大人出面,我爹不敢对付唐毅,就想到了万公子,所以,所以……”

    “你胡说!”

    万浩气得嘴唇铁青,手指着胡辉,不停哆嗦,不过怎么听都有些色厉内荏的味道。

    “陈大人,魏老大人,在下不过是为了士林声誉,才不得不过问。竟然被人污蔑,简直岂有此理,在下告辞了!”

    万浩转身就走,可是刚到了大堂门口,两个衙役将手里的刀一横,拦住了他的去路。

    “怎么?陈大人,你想抓在下不成?”万浩咬着后槽牙说道。

    陈梦鹤对万浩不说恨之入骨,也差不了多少。一旦真让胡彬诬陷得逞了,制造了天大的冤案不说,弄出了通倭大案,他这个父母官首先就跑不了。

    你万浩不过仰仗着有个好伯父,就真的以为天下人都怕你吗!

    “万公子,本官自然不能凭着胡辉一面之词就抓你,但是天理昭昭,不会放过一个罪人!你就留在客栈吧,在案子查清之前,不要随便走动。”

    万浩惊得眼珠子掉下来,小脸铁青,冷笑道:“好啊,真是好啊,竟敢软禁我,你就不怕我伯父的怒火吗?”

    啪!

    陈梦鹤一拍惊堂木,宛如神灵附体,浑身上下浩气鼓荡,凛然大义地说道:“天下道理最大,就是本官不抓你,朝廷法度不管你,天也要收你!”

    天也要收你!

    一句话,宛如雷霆,在万浩耳边炸响,他不得有倒退两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低着头踉跄着脚步,走下了大堂。两个衙役亦步亦趋,名曰护送,实际上就是监视。

    等到送走了万浩,陈梦鹤坐在公案背后,揉了揉发红的眼睛。

    雷七杀妻、通倭的案子都被推翻了,可是这个案子并没有结束,反而变得更大了。胡彬身为朝廷命官,谋夺钱财、杀人害命、屈打成招、诬陷通倭、纵火行凶,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是要命的官司,加起来足够把他杀八个来回!

    陈梦鹤面对着庞大的案子,又是头疼,又是欣慰。他当知州也有一年多了,想学苏轼,修桥补路,底下人回他两个字:没钱。想救济寒门学子,还是没钱。想整理冤狱,替百姓伸冤,这些人就推诿扯皮。

    说白了,就是下面的人有了默契,就是要架空你知州大人,让你在任上老老实实待三年,然后升官滚蛋,真正掌握太仓的还是他们这些地头蛇。

    如今借着胡彬的案子,正好撕开口子,天上掉馅饼,陈梦鹤再懒散也不能不吃!

    “魏老大人,还有唐相公,案情大白,罪责都在胡彬身上,本官会立刻审讯。你们若是疲乏,可以先回去等消息了!”

    魏良辅点点头,叹道:“老了,熬了一夜,没有三五天恢复不过来,老夫就先告辞了。”

    “恩师,弟子送您!”

    唐毅乖乖搀扶着老师,亦步亦趋,恭恭敬敬送魏良辅出去。

    “孤注一掷,没想到真让你小子闯出来了!”

    “还不是师父帮忙,不然弟子哪能进得去胡府。”唐毅谦逊说道。

    “知道就好。”魏良辅笑道:“以后做什么事情,都要多想想,千万别冒险,为师这把老骨头折腾不起了!”

    “嗯,弟子明白!”

    唐毅双膝一曲,恭恭敬敬给魏良辅磕了三个头,比起当初拜师,虔诚万倍!

    魏老头上了马车,望着还跪在地上的唐毅,摇着头叹道:“给这小子当老师,但愿能流芳百世,可千万别遗臭万年啊!”

    送走了魏良辅,天光放亮,唐毅正准备回家休息,突然吴天成急匆匆跑过来。

    “师父,雷七不成了!”

    “什么?”唐毅脸色顿时一变,这位不会这么衰吧,刚刚洗脱冤屈就要死了,好好的喜剧变成悲剧,老天这不是玩人吗!

    “走,带我去看看!”唐毅急匆匆向着班房跑去。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