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要做首辅 > 第19章 人争一口气
    好好的厨子不做菜,改行玩文学了。

    唐毅放眼看去,在酒楼门口果然站了一大帮人,抓耳挠腮,别提多焦急,显然都是答不上来的。回头看看自己人,朱家兄弟就是吃货,连说话都不清楚,吴天成虽然能写会算,却没这个才华。至于唐秀才,他书法好,经学也算扎实,却少了份急智,让他写,估计也就是“生意兴隆,财源茂盛”一类的陈词滥调。

    毫无疑问,通关的压力就落在了唐毅头上,偏偏咱们的小唐又是一个犟种。他最讨厌这种“装大个儿”的行为,明明就是个饭馆,消费的地方,非要附庸风雅,你也配!老子可不是那些犯贱的文人,不惯你的脾气。

    唐毅冷笑道:“我们进店铺要花钱对吧,还要给你们写对联,我要是真写的好了,你们免费挂出来,吸引四方贵客,赚钱的还是你们。天底下的好事怎么都落在了你们身上,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吗?”

    小伙计被问得一愣一愣的,唐毅轻蔑一笑:“要想让我写也容易,拿出润笔费,不然你给我滚开!”

    唐毅舌绽春雷的一吼,吓得小伙计倒退了好几步。

    “谁在这里胡闹?”

    从楼门走出一个四十出头的家伙,身躯胖大,油光发亮的面孔好像一张大饼,五官都缩成了芝麻,可有可无地点缀在脸上。

    此人一出来,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用眼角看了一下唐毅,年纪不大,穿着布衣,身后的几个人也不像是有权有势,顿时生出了轻蔑之情,忍不住哼了一声。

    “小子,就凭你还敢要润笔费?真是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今天春芳楼要招待各地的才子,以文会友,粗俗之人,我们不欢迎。!”

    敢说小爷粗俗,是可忍孰不可忍了,没等唐毅发火,老爹就站了出来。

    “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唐秀才突然怒吼道:“开门做生意,迎接四方宾客,我们是来吃饭的,不是来受气的,不就是对联吗,有什么难的,拿笔墨过来,我写!”

    大胖子嘿嘿一笑:“这位先生,随便拿两句话唬弄可不行,必须要讲得通才行。”唐秀才稍微一愣,虎着脸点头,他虽然词不一定好,可是字却有足够的信心。

    “不要废话!”

    提起笔,他就准备写。唐毅突然一把捂住了他的手。

    “爹,大人干大事,这点东西交给孩儿就行了。”唐毅眼皮促狭地眨了一下,唐秀才顿时点点头,自己的宝贝儿子又有坏主意了,等着看好戏吧。他退后一步,抱着肩膀,对儿子一万个放心,这小子绝对不会吃亏的。

    只见唐毅凝视片刻,刷刷点点,写了起来。没多大功夫,八个斗大的字写完。吴天成跑到了他的身后,光知道师父算学厉害,还没见过文采如何呢?

    等到唐毅写完,吴天成不由自主念了出来。

    “闻香下马,摸黑上床!”

    扑哧!

    他忍不住狂笑起来,这也太狠了吧!

    虽然春芳楼也有姑娘,但是毕竟两条腿走路,主打美食和美色,对外是以酒楼自居,而非青楼。里面的姑娘也都讲究卖艺不卖身,装着呢!

    唐毅可倒好,直接拆穿了西洋镜不说,还如此辛辣直接,还让不让人活啊!

    大胖子也走了过来,一见之下,脸色铁青,肥肉不停抽搐。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竟然用如此下作之词,想来故意捣乱吗?信不信钱某把你送到衙门问罪!”

    唐毅不屑地一笑:“哪跟哪啊,衙门口是给你开的?我问你这八个字,怎么就看出下作了?”

    还不下作啊,瞪着眼睛说瞎话!

    钱胖子咬着后槽牙,喷气如牛,怒道:“小子,那你说,这八个字是什么意思?”

    “这有何难!”唐毅拿起了上联,高高举起。有热闹看,那些写不出对联,又想一睹琉莹姑娘风采,不甘心离开的,都聚集过来,大家伸长了脖子望着。

    唐毅不急不缓,吐字清楚,从容地说道:“这上联是‘闻香下马’,闻的香味自然是你们的菜香,大家想想,马跑得多快,都能闻到香味,马上的骑士不办正事,跑来吃饭,这不是赞美你们菜做得好吃吗?”

    “这个……”明知道唐毅强词夺理,钱胖子却找不出反驳的词汇,他的脸色铁青,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下联呢?”

    “那就更简单了!”

    唐毅笑着走到小伙计的面前,问道:“这位小二哥,我想问你,每天你都什么时候睡觉?”

    小二不明所以,想了想说道:“有时是戌时,忙得时候要到亥时。”

    “嗯,这就对了!”唐毅笑道:“戌时和亥时都是晚上,我这下联是赞美你们的伙计用心做事,每天很晚的时候才睡下,因此叫做摸!黑!上!床!难道有错吗?您要是有更高明的解释,不妨说出来,我也听听!”

    唐毅一脸真诚的看着钱胖子,一副你行你上的架势,简直气死人不偿命。

    钱胖子还能说啥,虽然他知道唐毅在胡诌,难道他还能戳破。那岂不是捧过屎盆子,扣在自己的脑袋上吗?只能荼毒地看着唐毅,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唐毅丝毫不在乎,朗声笑道:“我这幅对联,上联写的客人,下联写的主人,寥寥八个字,有声有色,有动有静,还能让人浮想联翩,依我看来,绝对算得上对联之中的精品。大家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春芳楼搞了这么一手,有不少人都因为写不出对联,没法进去。憋了一肚子气,唐毅这幅对联可给他们出了气,一个个眉开眼笑,不停起哄。

    “没错,小后生说得对,钱掌柜的,这幅对联该挂在你们的门前,以后啊,保管生意兴隆。”

    “好啊,钱掌柜的,我要是你,就拿钱把对联赶快买下来,千万别让人家抢走了!”

    看热闹的写对联不行,气人可是行家,要是拿钱买这幅对联,还不如死了算了呢。钱胖子一阵阵脑袋发晕,几乎摔倒。

    正在这时候,从大路的另一边来了一驾华丽的马车,三匹高俊的战马跑在前面,铃铛乱响,别提多威风了。

    大明虽然不缺战马,但是江南可鲜有这么高俊的牲口,光是这三匹大马绝对比得上后世的跑车,还是最顶尖的。

    马车在春芳楼前稳稳挺住,车帘撩开,跳下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公子,一身宝蓝色暗花织锦缎直裰,衣料柔顺,光泽内敛,一看就价值不菲。腰带嵌着玛瑙宝石,配了一块洁白的羊脂玉佩,手里的拿着紫檀的扇子,光这一身晃瞎眼的打扮,就不知道值了多少银子!

    再往脸上看去,更是面皮白净,五官清秀,嘴角带着高高在上的笑容,周围的人一见他都不由得自惭形秽,低下了头。

    来人走到了近前,钱胖子仿佛见到了救星,急忙跑过来,哈着腰,低声下气地说道:“万公子,您可来了,小的按照您的吩咐,没想到……”

    “嗯!”来人把扇子一横,钱胖子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年轻公子扫了一眼唐毅的对联,哼了一声。

    “孟浪轻薄,污言秽语,偏偏又强词夺理,穿凿附会。江南的读书人难道都是如此不成材吗?”

    前面几句充其量是攻击唐毅,后面直接开了地图炮,杀伤范围可是太大了,顿时引起了哗然。

    年轻公子全然不屑一顾,冷笑道:“鬼叫什么,有本事就比试一番。”那份嚣张自负,简直狂的没边。

    唐毅突然觉得肩头一沉,猛地抬头,老爹正一脸凝重地看着他。

    “毅儿,赢过他!”

    唐毅一脸凄苦,您可真高看我,对方虽然狂,可绝不像是草包,自己这点水平只怕是成问题啊。

    “人争一口气!”唐秀才凶巴巴说道:“毅儿,你要是输了,我就不认你这个儿子!”

    老爹放杀招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唐毅坚定地迈出两步,霎时间恢复了自信,冷笑道:“在下微不足道,不敢代表江南读书人,不过对付你却是绰绰有余。”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