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要做首辅 > 第17章 立业
    唐毅和老爹绕着院子走了一圈,三进的院子,还算规整,前面有门房,东边是书房,西边厨房,五间宽敞明亮的正房,往后院走去,是一个废弃的仓库,原本的主人用来装货物的,正好能充当马棚。朱家兄弟已经把牲口牵了进去,不知从哪找来了一个木盆,正在给马儿喂草料。

    农家孩子来说,马和牛就像是家人一样,宁可让自己饿着,也不能让马饿着,更何况朱家兄弟早就吃得肚子溜圆,越发心疼马儿,不停地加好料。

    转了一圈,爷俩回到了正房,唐毅去烧水泡茶,提着水壶回来,发现老爹正趴在桌子上,一笔一划地写着东西,凑近了一看,写的正是今天的花销……

    “半年房租十五两,四床新被褥八两,锅碗瓢盆、茶米油盐,五两三钱,桌椅板凳三两……”

    写到了最后,唐秀才干脆抱着脑袋哀叹:“我算是明白了啥叫花钱如流水,一天就三十多两,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我还以为四百两银子能用多长时间呢!”

    唐毅倒是心中有数,笑着给老爹倒了杯茶。

    “其实也可以不花这么多,比如被褥买差一点的,不给朱家兄弟做衣服,咱们爷俩吃的差点,喝的差点……”

    没等唐毅说完,老爹就摇头道:“那怎么行,朱老哥把儿子托付给咱们,就不能亏待人家,再说了爹更不能让你受委屈。该花的钱不能省,关口是要挣更多的银子!”唐秀才斗志昂扬地说道:“毅儿,你知道爹爹为什么只租房子不买下吗?”

    唐毅眨眨眼睛,笑道:“您是想把老宅买回来吧?”

    “嗯,在你爹手里怎么卖出去,就要怎么拿回来!”唐秀才信心十足说道:“明天我就出去找事情做,多多挣钱。”

    老爹干劲十足,倒是值得夸奖,不过唐毅对他的本事还真不太抱希望,建议道:“爹,咱们手里还有三百多两银子,不如当做本钱,做点生意。”

    “你会做生意吗?”

    “应该不难学吧!”唐毅挠挠头说道。

    “难不难你小子也不许学,老实在家里读书,其他的事情都交给你爹!”唐秀才拍着儿子肩头,感叹说道:“毅儿,身为唐家的儿男,两大列祖列宗的使命,其一光耀门楣,其二开枝散叶,要是做不到前者,光做后者也行!”

    看着老爹四十五度望天的神态,唐毅突然觉得人生黑暗起来,我才多大啊!你不心疼儿子,总该心疼人家的小萝莉吧!

    正在唐毅郁闷的时候,吴天成笑着跑了过来。他同样租了一个房子,距离唐毅的住处两三百步而已,只是他租的是大杂院,一共住着五户人家,他把三间东厢房租了过来,一个月租金不过三百个铜子。

    其实唐毅是想要请吴天成和他们住在一起的,不过吴天成坚决反对。他一个三十来岁的成年人,顶门立户,怎么能靠着别人活着。拜师唐毅是想学本事,要是真的依附了唐家,成了什么样子!

    吴天成三年前死了老婆,他还琢磨着赚些钱续弦呢,要是被人当成了家丁院工,好人家的女孩谁会嫁给他,咱是有志气的人。

    当然了,他一个人不方便,吃饭还是要到唐家来的,每个月的伙食费少不了的,吴天成把每一笔账都算得清清楚楚。

    “师父,太仓州的生意多,用账房先生的地方也多,明天我就准备出去碰碰运气,总不能坐吃山空。”

    唐秀才深以为然地点头道:“没错,明天我和天成一起去。”

    唐毅眼珠转了转,笑道:“爹,您看这样成不,好的私塾也不是随便能进去的,倒不如让孩儿也出去跑跑,看看是你们先找到活儿,还是我先找到生意!”

    唐秀才有些犹豫,指着儿子赚钱总让他面子不好看。可吴天成却欢欣鼓舞,惊喜地问道:“师父,您成了老板,弟子给您干活啊!”没等唐毅答应,他的脸又垮了下来,“师父算学那么厉害,您做生意,弟子只怕要做小伙计了!”

    “哈哈哈。”唐毅忍不住笑道:“天成,我可不想把精神头都放在生意上,顶多是开个头而已,以后你不光做账房,还能做掌柜的。”

    “真的吗?弟子多谢师父!”

    唐秀才哼了一声,“行了,八字还没一撇呢,要是谢早了呢?”

    “我对师父有信心啊!”吴天成嘿嘿笑着……

    转过天,三个人分头行动。

    唐毅独自进行市场考察,渐渐地发现了不少问题。

    凡事说着容易,做起来难。就像那些穿越前辈,随便搞点小发明小创造,满世界大卖,就立马日进斗金,那绝对是做梦,先不说专利权的问题,光是满世界乱窜的皂隶就够你喝一壶的。

    这帮人虽然被归为贱籍,实际上可一点都不“贱”,相反敲诈勒索,吃拿卡要,样样精通。一般的铺子都要定期给他们交份子钱,要是不交,随便说你拖欠税款,打一顿板子,塞进大牢,连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就像城门口那个小伙计,说不让你进城就是进不去,一点商量没有。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啃烂泥,毫不遮掩的丛林法则。以往看明史的时候,绝对商税那么低,商人过的应该很不错,实际上都被下面这些官吏给拿走了。

    唐毅深知一个道理,个人没法和社会抗衡,只能学会融入进去……

    想来想去,唐毅把租给自己房子的老洪头请到了酒楼,点了八个菜,一壶好酒。唐毅前世混过官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都成了本能,一顿酒加上甜言蜜语,算是把老洪头哄高兴了,拍着他的肩头叫侄子。

    “大伯看得出来,你是个聪明孩子,做生意难不倒你。咱们东城孝义,昌荣,福顺几个坊的生意都归何捕快管,只要和他打点好了关系,每个月赚得银子分给他三成,保管你平平安安。”

    唐毅笑着给老洪头满了一杯酒,问道:“洪老伯,太仓州上有知州,同知,下有判官,吏目,这都是有品有级的,为什么要找一个小小的捕快啊!”

    “哈哈哈,还是年轻人没经验啊,那些有品有级的官,谁顾得上咱们啊!正所谓现官不如现管,这个何捕快可不是寻常之辈,他的姐夫就是吏目周大人,要不然他也没法吃得这么开。”

    “原来如此。”唐毅喜笑颜开,又给老头灌了几杯酒,临走的时候,老洪头没口子答应,只要唐毅找到了生意,他就帮着联络何捕快。

    剩下的就是找项目了,对唐毅可没有多少难度,他转了两天,正巧在十字街口有一家卖笔墨纸砚的铺子要出售,标价只要一百两。

    唐毅暗中一打听,原来是掌柜的不是本地人,他的母亲重病,没法经营下去,急于脱手。和文人有关的东西立刻就上了档次,要是让唐毅开个鲍鱼之肆,实在是丢人。

    唐毅果断找到了老板,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八十五两,拿下了三间门脸,后面还有几间库房,里面存着不少纸笔墨砚,掌柜的急于脱手,二十五两银子,打包卖给了唐毅。

    拿到了地契和房契,唐毅的脸上满是笑容,急匆匆回到了家里,却惊讶地发现老爹和吴天成都早早回来,眉开眼笑地聊着。

    “什么事,这么高兴?”

    吴天成见到唐毅,慌忙说道:“师父,弟子找到了一份账房的活。”

    “那可要恭喜你了。”

    “哪里,还不是师父教得好,今天光是应聘的先生就有七八个,起初我还担心呢,结果用了师父教的速算法,我不用算盘,算得愣是比其他人都快,东家高兴之下,给了五两银子一个月,以后还能涨。”吴天成脸涨得通红,心中只剩下对老师绵绵不绝的钦佩之情。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