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要做首辅 > 第15章 小人物的智慧
    “怎么才回来!正好爹买了桂花鸭,快来吃吧!”唐秀才亲切地招呼,手脚麻利地摆上了鸭子,猪头肉,醋毛豆,皮蛋几样小菜。

    “对了,还有酒呢!”唐秀才从火炉上捧下了一个砂锅,里面有小半锅黄酒,给唐毅倒了一碗,笑道:“加了点姜丝和话梅,正好秋天喝,暖胃。”

    还别说,老爹挺会享受的,唐毅拿起酒碗,轻轻啜了一口,伸出了大拇指,顿时唐秀才眉开眼笑,别提多高兴了。他自己斟了一碗酒,就着毛豆,美滋滋地吃着。

    “毅儿,码头的事怎么样?”

    “给。”唐毅随手拿出了银票,塞到了老爹手里。唐秀才笑道:“毅儿,你小子别是让人骗了吧,给你的是宝钞,那玩意可不值钱啊!”

    “哼,是不是您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的确要看看,千万不能让人欺负你……什么?”唐秀才吓得一口酒喷出,幸亏他及时转头,不然一桌子菜都废了。

    唐毅不满地说道:“您老至于吗?”

    “怎么不至于!臭小子,二百两啊,不会是假的吧!”唐秀才都有些神经质了,拿过来油灯,仔细看着,骑缝纹,票号背书,密押,见票即兑,该有的一样不缺。

    “是真的!这么几天,你怎么赚了这么多钱。说,你小子是不是会点石成金,还是坑蒙拐骗来的?”

    唐毅这个无语啊,怒吼道:“您就不能想点好事啊!”

    “我,我才不信正经生意能挣这么多钱呢!”

    “您说的还真对了!”唐毅笑道:“不过和我没关系,是雷七。”

    “哪个雷七?我怎么没听过。”

    您天天宅着,能听过几个人。唐毅无奈,只好将经过和盘托出,都告诉了老爹。唐秀才默默听着,嘴巴张得老大,都能塞进去鸭蛋了。

    “毅儿,这么说雷七被他的夫人坑了?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不至于如此吧?”

    唐毅长出口气,苦笑道:“雷七的夫人似乎有在衙门做官的亲戚,他们应该是利益的结合,本来就没有什么感情。雷七现在到处找证据,要把他的夫人送进大牢呢!给我二百两银子,其实多一半是封口费。”

    “原来如此。”唐秀才恍然大悟,突然脸色又变了,焦急问道:“毅儿,你帮着雷七算账,他会不会让你去当证人啊?神仙打架凡人遭殃,你可不能去啊!”

    唐毅顿时泪流满面,爹啊,你总算是聪明了一回!

    “您担忧一点错都没有,所以我们要赶快搬走。”

    “去哪?”

    “当然是太仓了。”

    “喂,雷七就在太仓,咱们还去啊?”

    唐毅呵呵一笑:“您没听说过大隐隐于市吗,太仓州二三十万人,雷七哪有那么容易找到咱们,反倒是在刘河堡,人家一找一个准。”

    “对对对,咱们一定要快点走。”唐秀才不安地说道:“毅儿,这种财产官司从来都不是小事,当初你爷爷还在的时候,就遇到过好多次,都出了人命。”

    “不会吧?那么严重?”唐毅也有些吃惊了,大明朝虽然不讲法治,但不至于查个账就要了命吧!

    唐秀才一脸严肃,说道:“毅儿,不管如何,爹都不能冒险,你要是有点差错,爹就活不下去了!”

    老爹虽然不聪明,但是阅历不差,唐毅也不敢大意,慌忙点头。

    “您老安排,孩儿都听您的。”

    唐秀才沉着脸,在地上来回转了几圈,说道:“毅儿,明天早上咱们就走,我现在去找朱掌柜的两口子,把房子退了,让他们帮着找个合适的马车。”

    唐秀才还真是个急性子,他也早就不想住了,爷俩兜里有四百两银子,虽然不够骑鹤下扬州,但是过殷实的小日子没问题。就算没有雷七的事情,这几天也要搬走。

    老爹急匆匆下楼,唐毅也没有闲着,把竹楼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是换洗的衣服,再加上大半箱的书,其他的都是破烂,带着都嫌碍事。

    第二天天还没亮,爷俩就爬起来洗漱,正在这时,外面有马蹄声,唐毅打开楼门一看,来的正是朱掌柜的,在他的背后还跟着两个黝黑壮实的年轻人。

    朱掌柜的冲着唐毅一笑,回头让两个年轻看着马车,他急匆匆跑了上来。

    “唐爷,小相公。”

    “朱伯伯,辛苦你了,一年来都靠着您照顾了,唐毅代爹爹向您道谢了。”

    唐秀才有功名在身,行礼只能让儿子代替了。朱掌柜的急忙说道:“使不得,使不得,小相公,实不相瞒,俺有事求你和唐爷啊!”

    “只管说就是。”

    朱掌柜的往楼下看了看,指着两个年轻人说道:“小相公,这俩小子是俺的儿子,老大就朱山,老二叫朱海,一对闷葫芦,什么都不懂。但是胜在老实有把子力气,您和唐爷都是体面人,身边需要跑腿办事的,搬东西,看家护院啥的,这俩小子就交给你们了。”

    唐秀才也大吃一惊,他昨天只是让朱掌柜的找个马车,怎么把两个儿子都送来了?

    “朱老哥,你们都是清白人家,怎么能让孩子给人家做家丁啊,我不能收!”

    见唐秀才拒绝,朱掌柜的急得脸色通红,可怜兮兮看着唐毅,说道:“小相公,你帮着说两句话吧!”

    唐毅听到消息的时候,眉头微蹙,可是转念一想,顿时明白了原因。

    要知道大明朝可是一个特权社会,读书人功名越高,特权就越大,光是官绅免疫免税一项,就诱惑无数穷苦人家卖身投靠。君不见每次乡试之后,苏州府就要少成千上万亩的纳税田,这就是所谓的投献。

    正所谓早投资早收入,唐家父子这段时间明显转运了。而且唐毅表现出来的聪慧更让人惊叹,随随便便就给他们找了条来钱的路子,绝对是超级潜力股,日后还不一定到什么程度呢!

    赶快把小崽子送去,好处保证少不了,雪中送炭,总比锦上添花要好。真的等到人家发达了,就算是想送也送不进去了。

    从朱掌柜的表情上,唐毅敏锐读出了他的心思,偏偏爷俩此时正好缺少帮手,朱家兄弟来的正好。

    唐毅想了想,笑道:“爹,朱伯伯和咱们是朋友,两位哥哥哪能给咱们当家丁仆人呢!不妨让两位哥哥跟着咱们,平时教他们读书识字,等过一两年,两位哥哥有别的出路再由着他们,您看如何?”

    “这个……”唐秀才还在沉吟,朱掌柜的却连忙作揖,一口答应:“就这么办了!”

    朱家三父子帮忙,把两个木箱都装上了马车,朱山在前面赶车,唐毅父子就出了巷子。没走出几步,迎面正好来了一个人。幸亏朱山拉住了牲口,不然就撞上了。

    “师父,您这是?”

    吴天成一愣,连忙施礼。唐毅吃惊地问道:“你怎么来了?”吴天成脸色发红,低声说道:“师父,我昨天晚上偷偷找了码头上的人喝酒,您猜怎么着,我旁敲侧击,打听到雷七的夫人是判官胡彬侄女,那可是从七品的官啊!要是他知道了谁帮着雷七算账,还有好果子吃吗!我连夜收拾了个包裹,本想来找师父说一声,然后就去州城。反正我孤身一个人,从师父身上又学到了那么多,上哪还不能当个账房。”

    唐毅听完了他的话,也不由得暗中挑起了大拇指,别管是朱家,还是吴天成,都是趋利避害的好手,有时候小人物的智慧同样不容小觑!

    “咱们想到一起去了,上车吧!”唐毅笑道。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