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篡秦 > 第三十八章 大秦不需要童话
    咸阳的消息好像雪片一样的传到云钥的手里,一切都他娘的进行的顺利极了。荆二被幽禁在甘泉宫里,据说没人知道他究竟在哪里。当然,这个没人是指的几乎没人。云钥就不在这个没人的范围之内!

    喻吉为了保证我的秦王,呃……!是前任秦王陛下!为了使他老人家发疯的彻底不可恢复,喻吉特地参考了云家的禁闭室。在甘泉宫地下,修了一座地牢。据说地牢在渭水之下,除了隐隐约约的流水声,保证不会有一丁点儿的声音打搅伟大的秦王陛下休息。如果有人试图劫狱,只要引爆一处火药。就会有滔天的大水灌进地牢,除非荆二变身为鱼。不然,绝对有死无生。

    这让云钥想起了笑傲江湖,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一个令狐冲来搭救伟大的荆二陛下。看样子八成是没有的,至少荆二陛下没有任盈盈那样的一个闺女。

    “呵呵!胡亥成了大王,那也就是说我成了大秦国舅?”云钥捏着邸报,笑吟吟的看着章佳说道。真没想到,这样的一个弱质女子。居然在背后搞了这么一番事情,千军万马要杀得人头滚滚才能办成的事情。居然就被她给办成了,云钥是真的再也不敢小瞧这些地下工作者。

    武力的强横,尽管可以战胜敌人。但确是要杀的人头滚滚,多少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种阴谋诡计的政变颠覆,大秦所付出的代价要远远小于战争。看起来,正面战场重要,敌后战场也不能忽视。

    “就在前天,春儿已经被敕封为太后。您现在是真真正正的国舅爷,赵高成了御使大夫,公孙龙成了丞相。您啊……!就等着胡亥派人来找您谈判吧!反正大秦走到今天,也有你的汗马功劳。入主咸阳,做一个摄政还是绰绰有余的。”章佳笑得好像一只偷吃了肥鸡的狐狸,自己辛苦谋划立下如此大的功劳。将来的王后位置,绝对不会被秦清那个管家婆抢了去。而且,云天现在是云钥唯一的子嗣。即便今后其他女人帮着云钥生下儿子,也只能算作是庶出!将来继承王位的时候,云天有着天然的优势。

    想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够成为天下间权力最大的女人。章佳的心里就乐开了花,当初跟着云钥私奔,这一步棋算是走对了。无论勾引也好,主动献身也好。只要目的达成,谁又会管过程究竟如何?将来的史书,只会记录自己是平凉王后。下一任帝王的母亲,谁也不会记录那些细枝末节的小事。至于云钥宠爱的夏菊,恐怕连一个字都不会留在史书里。

    只要想一想,章佳的心里就会发出银铃一般的笑。看向云钥的眼神,也不免荡漾起来。这个男人是绝佳的阶梯,当年在齐宫之中。那些姐妹们一个个的都想嫁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拼着去嫁什么将军,相邦,甚至是去给什么王当什么夫人,美人。在后宫中拼搏一辈子,也不过是男人掌中玩物。而自己,即将成为她们仰望的对象。

    心中想的畅快,看着云钥的眼睛便开始失神。眼神也开始逐渐的涣散迷离,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有魅力。当一个女人用这种眼神儿看男人的时候,诱惑力那是说不出的大。

    果然,云钥领会错了章佳的眼神儿。以为是这娘们儿动了春心,驻扎在上土塬与亲军对峙已经有两三个月的时候。期间云钥只回了雍都一次,现在见到章佳这个样子,简直就是天雷勾地火。现在老子也是想上女人不用避讳人的人物,更何况这是自己的老婆。

    一伸手就将章佳拥了过来,章佳猝不及防口中“婴宁”一声。仕女们好像潮水一样往外退,章佳的贴身仕女已经准备拉帘子。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进来一个小厮。手里捧着一个竹管儿,上面用红色的蜡油封着,蜡油上面还粘着一根红色的鸡毛,用以显示这封飞鸽传书的重要性。

    “乱冲乱撞作死呐!”章佳的贴身仕女可不管这些,杏眼一立就要教训这不长眼的小厮。这些雍都城里的人也忒没规矩了,没头没脑的就往里乱闯。若不是怕惊扰了王上和夫人,怕是这个时候就大声骂出来。

    “好姑姑,这是鸡毛信。十万火急耽误不得,即便是大王睡着了。也得立刻喊起来亲手交到大王的手上!”小厮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在军中一向以军事为大,其他的任何事情都得为军情让路。若不是看在这仕女是女人,而且长得颇为漂亮,他也差一点儿大口骂出来。

    “禁声!还敢顶嘴,若是惊扰了王上。小心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那仕女常年跟在章佳的身边,平日里在平凉府上最是嚣张跋扈。除了见到府里的各位夫人还算恭敬之外,简直就是一只好斗的小母鸡。今天居然被一个小厮神色不善的顶撞,她当然受不了。一根手指朝着小厮的耳朵就抓过来,拧耳朵可是她们姐妹平日里教训小丫鬟小厮的不二法门。这一手联系了很久,基本上就没有失手的时候。

    可这小厮也是从平凉孩童中选出来的佼佼者,平日里没少在郑斌那里学习武艺。见到五根纤纤玉指抓过来,脑袋一侧躲了过去。厉声叫道:“你要做什么?”

    这一声是下意识的叫出来,根本没有顾忌压低声音。仕女一爪失败,又听他大喊大叫,立刻柳眉倒竖。正要呵斥他小点声,屋里面却传出了云钥的喊声:“让他进来!”

    仕女没好气的瞪了那小厮一眼,夫人今天的好事被这小子撞破。真是可恨可恼,说不定今天王上就又能在夫人肚子里种一个小公子。可无论她怎么生气,也不敢违逆云钥的意思。身子一让,便让出门口的道路。

    小厮得意的冲进去,见到云钥正坐在躺椅上。章佳站在云钥身后,双手给云钥揉捏着肩膀。双颊面带红润,若是仔细看就连雪白的鹅颈都是粉红一片。当然,小厮是没有胆子仔细打量章佳的。双手将飞鸽传书奉上,便小心的退了出去。屋子里的气氛十分旖旎,就算是不蕴世事的小子,也知道刚刚屋子里是怎么一回事。怪不得刚刚那个漂亮的仕女要阻拦自己!

    云钥接过飞鸽传书,见到从竹管里面倒出一个卷得很细密的小纸筒。仔细看了一遍,脸色就变了。刚刚涌起来的情欲,也慢慢的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不安感觉。

    “怎么了?”看到云钥脸上变化,章佳好奇的问道。

    “楚国也发生了政变,你猜猜上台的是谁?”

    “昌平君?”章佳早就对诸侯国的情况了然于胸,甚至一些王室里面的隐秘。她比起云钥还来得清楚明白,云钥一说楚国政变。她就想到了昌平君,负刍那个纨绔拿什么跟昌平君那个在大秦锻炼得有心计,有手腕的人斗。

    “嗯……!在楚幽王的六十日大祭上,公子负刍干掉了刚刚继位的楚哀王,还有他的母亲李太后,还有李太后的兄长令尹李园。听说现场异常惨烈,被杀者无不尸骨不全。哎……!”云钥想起当年的李园,心里边感觉世事无常。想当年李园还射了夏菊一箭,差一点儿就要了夏菊的性命。

    自己在楚国的时候,也曾经和李园打过多次交到。无论恩怨,现在都已经成空。死者已矣!云钥怎么也没有想到,李园会有这样的下场。不禁有些唏嘘叹惋起来!

    “昌平君坐上了楚王的位置,倒是有些难办。别的不说,单单就是他与孝后和昌文君的关系。巴蜀就会不稳定,如果巴蜀叛乱。大秦立刻就会陷入危机,别的不说军粮就会要了大秦的命。”章佳对于李园没什么感觉,接过云钥手里的飞鸽传书仔细看了一遍,便下意识的开始研判形势。

    “接着说!”云钥也立刻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迅速的进入了平凉王的角色。至于那些务必要的唏嘘叹惋,作为王者不需要那些无聊的东西。唏嘘一会儿就行了!

    “如果巴蜀叛乱,大秦需要军卒去平息叛乱。而目前,大秦能够动用的重兵集团。只有跟咱们对峙,由屠睢率领的军队。和远在中原,刚刚结束了围攻大梁。疲惫不堪的王翦军团!

    王翦军团刚刚攻克大梁,平灭了魏国。全军上下疲惫不堪,正是急需休整的时候。更何况,王翦还要负责函谷关以东。最近这些年占领土地的防务,如果不是大王您将草原上的匈奴人打得奄奄一息。恐怕王翦的日子还要难过!以他的兵力,根本没有资格入蜀平叛。除非,大秦不想要千万秦军尸体堆出来的土地。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如果公孙龙和赵高敢这样说。别人不知道,大秦军方很可能就会造反。

    所以……!”

    “所以,大秦能够调动的也就只有咱们对面的屠睢!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就不防备平凉了?”云钥拉了一把章佳,让章佳坐到自己的腿上说道。他的脑子里已经有了事情发展的构想,心中的事情放下,立刻就有情欲涌了上来。

    “您现在是国舅,他们跟您斗不起。况且公孙龙和赵高,一个是常年居于咸阳宫的隐士,另外一个是宫里的大监。虽然他们政变成功,大秦军方却并不买他们的帐。这次政变之所以成功,那是因为大秦军方的重要人物都不在咸阳。如果有王翦那样的人物在咸阳,只要登高一呼。赵高和公孙龙会被立刻剁成肉泥!

    您没看到,当今朝廷之中。三公的位置分别的丞相公孙龙,御使大夫赵高,这太尉的职位还空着呢。放眼当今大秦天下,如果您不做这个太尉。谁还做得?又有谁,还能够指挥得动那些虎狼一般的秦军将士?”章佳凭借着对大秦的了解,开始自己的分析。

    不得不说,负责平凉情报工作以来。章佳的功夫是没少下,这一番分析是入情入理。将大秦即将发生的事情,预测了一个底掉。作为上位者,经过综合分析之后,准确判断事物的未来走向是基本技能之一。章佳正是这样一个合格的上位者!

    “我现在是平凉王,一个太尉的破职衔能说得动我?想要和谈,必需得拿出一些诚意来才行。哼……!”云钥对太尉的职位,表现出了充分的不屑!

    “您是王,自然不会在乎。可在公孙龙和赵高的眼里,这却是一块了不得的肥肉。妾身在想……!”

    “赵高!公孙龙!你认为这两个人成功之后,还能够像以前那样合作无间?我告诉你,他们绝对不会手拉着手,迎接美好的新生活。大秦的权威斗争一向充满了鲜血与诡计,在这个世界里童话是没有市场的。”

    解决外敌,即刻内斗也算是华夏文明的光荣传统之一,很快,公孙龙与赵高便十分自觉地依照这一传统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内部斗争。

    说来有点滑稽,斗争的起因并非分赃不均,而是性格不合。因为公孙龙是一个有理想、没道德、有文化、没纪律的复合型人才,虽然他心黑手狠脸皮极厚,但还是想做事的,是有追求的。

    可赵高这哥们儿,除了有野心和贪欲外,啥也没有,如果坏人也分档次的话,公孙龙就是一个有品位的坏人,而赵高就是坏人中的渣滓。

    夫妻之间性格不合可以离婚,而政治家性格不合最终却只有一个结局——你死我活。

    云钥看穿了这一点,他确定有文化的政治家公孙龙,一定会和没文化的太监赵高进行一场生死PK。至于PK的结果,云钥还是比较看好赵高。毕竟,这是一个没有底线和节操的家伙。而在政治斗争中,底线和节操就是用来突破的。

    “您的意思是,赵高和公孙龙之间会……!”

    “我敢肯定!”(未完待续。)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