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美食供应商 > 第六十四章 茶叶和鸡蛋
    “您消消气,这蛋绝对配的上这红茶。”袁州语气平静冷淡的说道。

    看着老大爷那不依不饶的样子,袁州内心也是哔了狗,自己可是冤枉的,这茶是系统那坑货用的,就连自己都没吃过,现在卖个菜还卖出生命危险来了。

    袁州觉得自己这都是在给系统受过。

    而老大爷被袁州这句表面上不咸不淡的话刺激了,直接道“小子,你给我出来,今天大爷我就教教你什么叫不浪费。”

    说着老大爷挽起袖子就要上了,只差抓住什么东西,越过桌子跳进去收拾袁州,还是边上的李副科长反应灵敏一把拉住。

    “这是怎么了,有事情好好说,好好说。”

    “好好说,看你年纪也不小,不喝茶?”老大爷没好气的拉出自己衣摆。

    “这么一说,这浓郁的兰花香气,浓郁还带着糖香,这难道是祁门?”李副科长也算是茶中熟手,在华夏做公务员又怎么能一点都不会品茶呢。

    “冒昧了。”科长吃完最后一口蛋炒饭,对着老大爷生气严肃的说道,然后端起小碟子开始观察那里面的茶叶蛋。

    “这是怎么了?”边上的人好奇的抓耳挠腮。

    “我看袁老板的茶叶蛋恐怕不简单。”有人语气肯定的说道。

    “你这不是废话,看那三个老头的样子,闻着感觉也没什么,就是觉得怪香的。”一个不会品茶的直说道。

    “哪里是没什么,这祁门红茶可不是一般货色。”貌似很懂的声音突然插话。

    后面围观的人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也不能影响林科长的观察。

    良久

    林科长放下碟子,叹了口气“小师傅用的是祁门春茶吧,这颜色和纯正的香气,蜜糖般的感觉,应该没错了。”

    “你说说这小子,是不是暴殄天物,用这么好的茶来做茶叶蛋。”老大爷说着又有了要暴走的迹象。

    其实现在店里稍微懂些茶的,基本都想打死袁州,祁门红茶是什么概念,那是世界三大高香红茶之首。

    世界三大高香的著名红茶,其中有产于安徽黄山的祁门红茶、产于印度的大吉岭红茶、斯里兰卡的乌伐。

    “是的,这祁门红茶中也只有新鲜采摘的春茶才有此蜜糖般的口感,兰花般清淡高雅的香气。”袁州很是肯定的说出选择这个茶的目的。

    “你小子懂茶还这么糟蹋?”老大爷觉得自己修养太好了,今天是时候放下面子狠揍他一顿,要是袁州不懂茶,那还好些,现在明明知道祁门春茶的价值还这么说,简直让老大爷肝疼。

    “要说老板我服谁,肯定是袁老板,祁门春茶用来煮茶叶蛋。”围观的人默默的说道。

    “我突然觉得……888至少还要加个零……果然是特价”

    “袁老板你不装逼,我们还是小伙伴?”

    “可不是,祁门春茶就算不是产自祁门历口、闪里、平里那一带的,也够贵的。我是服了。”现在他也想打袁州一顿。

    “这亲娘呐,祁门红茶,我心好疼!”

    “别动我,我尼玛肝疼。”

    “小兄弟说错了,这袁老板用的可就是历口那一带的春茶。”林科长拿着茶叶蛋心情复杂的说道。

    林科长的心情大约就是自己费心费力想买点尝尝的东西,别人一买就一大包随便吃不说,吃不完还扔了,越这样想,越是不甘心。

    “是的没错,只有好茶才能煮出最好滋味的茶叶蛋。”袁州一本正经的说道。

    “去你的茶叶蛋,把你剩下的红茶交出来,老头子全买了。”老大爷听见袁州这蛋疼的话,感觉心口都生疼了。

    “不好意思,这里不卖茶叶。”袁州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你说多少钱吧,不过老头子也是知道行情的,最好的春茶大约3000一两,我出3600。”老大爷出起价格也是毫不手软的。

    袁州的内心毫无波动,只是肝颤了一下,脑中迅速算出了价格,一斤就三万六,十斤就是三十六万,相当于半个月纯利润。

    肝颤的袁州,一脸冷漠的说道“不卖。”

    “你小子怎么不听呢,这茶做茶叶蛋真糟蹋了。”老大爷着急的说道。

    围观看戏的觉得老大爷是真心爱茶的,没看一个好好的大爷都快整成疯子了,各种要求袁州把茶叶卖给他,就为了不糟蹋。

    袁州无奈只能说道“您老先尝下茶叶蛋就明白了。”

    “老大爷,我看这小哥是真不会卖。”林科长缓好心情也开始劝解。

    “就是,算了吧。”李副科长跟着说道。

    “哎,我也知道,只是实在不甘心,今年的春茶我都没买到,说是产量太少,去年就被人定光了大部分,其他的采下来还没热乎呢就没了,难买。”老大爷颓然的做到椅子上。

    “可不是,春茶本来就难买,谁知道今年一颗都没捞着。”林科长也深有同感的说道。

    袁州看着几人在那里长吁短叹,只是默不作声,要知道自己说的还是普通的,系统的提供的更加变态,不光茶叶的产地,采摘时间,包括采摘的人选都有严格规定。

    比如系统这次用的就是,刚满十八岁,眉目俊俏的处、女采摘,以此来保持茶叶最纯洁的姿态。

    对此袁州只想‘呵呵’。

    眼看闹剧结束,大家也就开始正常的排队等吃的,当然讨论是少不了的。

    “你们说袁老板的茶都这么好,那鸡蛋得是什么鸡的?”有人好奇的问道。

    “我看肯定不一般,说不定就是那蛋炒饭的鸡蛋。”立刻有人接话。

    “确实那鸡蛋的味道绝对不一般,没有一点点蛋腥味不说,还自带清香,也不知道袁老板是怎么办到的。”一人说着就开始回味蛋炒饭的味道。

    而这边的老大爷始终提不起劲头来吃那颗茶叶蛋,直到吃完清汤面,才觉得精神好些,开始准备尝试茶叶蛋,至于迁怒浪费是绝不可能的。

    不说价格的问题,就冲着祁门春茶的面子,老大爷也会毫不犹豫的吃光茶叶蛋。

    茶叶蛋在白底的碟子中格外显眼,浑圆的鸡子下面是深棕色油亮的汤水,泛着茶香,近处一闻,居然没有一点鸡蛋的香味。

    碎裂的蛋壳看起来居然整齐有序,老大爷伸手轻轻剥开蛋壳,这时候鸡蛋本身的味道混着茶香飘散出来……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