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美食供应商 > 第五十章 蒜和面和面汤
    两人的反应很直接,直接傻眼了,和当时袁州看见的时候反应一样。

    这尼玛是什么?

    “小师傅,这个是套餐?”老大爷左看右看这不就是面汤和蒜瓣么,而且一碟子只有两瓣的蒜瓣,连皮都没剥的那种。

    “袁老板,就算这个是少见的红皮蒜,它也是蒜。”乌海无语的看着面前的所谓套餐,就两瓣蒜,加碗面汤就多了四十块。

    太黑了一点吧。

    “嗯,试试。”袁州也不多话,还是直接说道。

    “小师傅,这蒜要是腌制一下,老头子还能尝尝,这生的嘛……”老大爷话语未尽,但也很明白的表现处理对生蒜的不能接受。

    “我能吃辣,也不吃生蒜的。”乌海也下意识的把蒜碟子推远,开玩笑这吃了还怎么撩妹,一开口一股超强的蒜味吗?那得熏晕几个。

    “这个是胭脂蒜,吃了没有味道,试试就明白了。”袁州肯定的说道。

    毕竟系统已经给出了回答。

    系统现字:“本系统提供的红蒜食用后,并无异味。”

    “大蒜为半年生草本植物,百合科葱属,以其鳞茎入药,本系统采用的蒜经过独家改良去除食用后的异味,研制出食用可清新口气的独家胭脂蒜。”

    “胭脂蒜里面加入紫皮蒜和白皮蒜中独有的物质,形成新品种,增强了其中的蒜氨酸和蒜酶,这样形成的大蒜素具有更强的杀菌作用,对于细菌中的胱氨酸破坏力强大,从而达到最佳的保健效果。”

    “而这些物质都存在于生蒜中,遇热则会大大破坏甚至失去作用。”

    “额,生蒜我不太爱吃。”老大爷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至于乌海考虑了片刻道“那行,我先吃蒜,再吃面。”

    这样的话,到时候有味道也被面条的美味掩盖了。

    “袁老板,这蒜好歹也剥了端上来嘛。”乌海拿起蒜,一边剥一边抱怨。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袁州双手抱胸,看了看乌海。

    “咳咳,袁老板的语文不错。”乌海干巴巴的说道。

    “谢谢夸奖,我也这样觉得。”袁州毫不犹豫的接受了乌海的夸赞。

    这下乌海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还好手上的蒜播完了,胭脂蒜具有很高的颜值卖相,拨开的蒜壳带着深深的大红色,里面的蒜肉也不是普通的白色,而是浅浅的粉红色,看起来幼嫩可爱。

    闻着没有其他蒜头的辛辣之味,反而带着一种植物的清香。

    乌海拿在手上看了看,还是一口放进嘴里,稍稍咬开,开始食用。

    有些省市是非常喜欢食用生蒜的,比如在金城,那里每家餐馆的餐桌上都放有整头的大蒜供人食用,而在长安人们吃面都会食用生蒜。

    而乌海无疑是不会吃的,这样直接塞进嘴里咀嚼,还好袁州提供的是胭脂蒜,普通的蒜对于不会吃的人来说太过辛辣。

    被咬开的蒜头发出的香气更加浓烈起来,乌海眼睛一亮,咀嚼的速度加快了,随着反复咀嚼香气越发浓郁,让人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一瓣大蒜很快吃完,感觉整个人都清醒不少,早起的混沌感一扫而光。

    “这蒜真不错。”开口说话的乌海下意识的挡着自己的嘴,就怕一张口吓死人,但是反馈过来的味道确是清爽的带着草木清香,完全不熏人。

    “呼”试着呼了口气,发现还真是这种味道,乌海还是记得自己牙膏牌子的,用云南白药,是薄荷味,现在明显不是薄荷味。

    “还真没味道。”自言自语后,又开始剥起了另一瓣。

    “郑大爷,这蒜开胃,真的不错,您老试试?”一边剥着一边还向坐边上的老大爷推销起来。

    “您看,我吃了嘴里都没味儿,而且也不辣。”

    “哦?不辣?”老大爷也就是郑大爷,放下筷子问道。

    “您老试试就明白了。”乌海示意老大爷直接尝尝。

    “那行,我试一口。”郑大爷也不是浪费的性子,这一碗面汤加上两瓣蒜就四十块呢,不吃显得太浪费了。

    剥开蒜瓣,小心的闻了闻才放进嘴里。

    随之也被胭脂蒜独有的清香和开胃感所折服,老人家年纪大了,内脏器官难免退化,是以袁州所做的餐点虽然好吃但郑大爷,每次也只点一种就吃饱了,当然小笼包来两个还是没问题的。

    现在这胭脂蒜吃下肚,倒觉得身上更有精神了,人也舒服,吃口面也品尝出了细微的味道,就像突然增加的味觉的灵敏度一般,也有了胃口大开的感觉。

    当然郑大爷的胃口大开也只是吃东西的感觉提升了,并不是凭空想多吃两碗,而是对食物的热气增加了。

    “这真是蒜?”

    “袁老板的东西,真没有一个东西是简单的。”

    “本来老头我是不喜欢吃蒜,但今天连吃了两瓣。”

    “四十块钱,平均二十块一瓣,虽然相当昂贵,但值了。”

    胭脂蒜,瞬间就多了两个簇拥者。

    早上袁州一般只开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到了,而习惯袁州早上不开门的等再次过来时,又是紧闭的大门。

    “吸溜吸溜”

    袁州照样煮了面,三两口吃完了碗里的面,端着剩下面汤的碗从后门走了出去。

    白天的小巷子看起来没有那么阴暗潮湿,砖头缝里长着不知名的野花,石砖上的青苔,倒显得古朴幽静了。

    往前走到小巷子的尽头,昨晚的那条流浪狗还那样趴在蛇皮袋上,只不过这次没有嚎叫,也没有****自己的腿。

    白天看的更加清楚,这条狗应该不是纯种的泰迪犬,身上的棕色毛还夹着黑色的,毛也不都是卷的那种,大大小小裸露着十几处鲜红的嫩肉。

    看起来就是生了病,又被发现不是纯种所以就扔掉了。

    昨晚的碗已经空空如也,还被收到了小狗的前面,对于袁州的到来棕黑相间的狗抬头看了看又躺了回去,一副不想动弹的样子。

    袁州也没打算养它,照样上前,把面汤倒入昨天的小碗里,转身就走。

    而那边躺着的小狗看着袁州,直到袁州走的很远,确定不会回头后才起来伸头****起碗里的面汤。

    这一幕被一个来给小狗送东西的大妈看见,大妈看起来就住在这里不远,穿着普通的棉质T恤,手里拿着一个面包,走到近前。

    “这人咋给的是米汤,哦这是面汤,还挺香的。”一股面条味儿飘来,大妈才改口。

    开始对着面前的小狗诱哄“狗狗乖,面汤可吃不饱,大妈给你带了面包,吃点吧?”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