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总裁校花赖上我 > 第0010章 校花家的辛酸
    楚楠自然一口答应,他特么都一天没吃饭了,要不是体力好早饿懵逼了。他连忙跟着马瘦子出了宿舍,见这小子神神秘秘的拿出一盒烟,跑进了楼长值班室。

    没过多久,马瘦子又咧着嘴的走了出来,然后大摇大摆的拿钥匙打开宿舍楼的后门,朝楚楠挥了挥手,楚楠一愣连忙跟了上去,心道这小子挺有道啊!

    刚出门,还没等楚楠发问,马瘦子就掩饰不住心中的得意,对楚楠说道:“放心吧,我早就和咱们这儿的楼长大爷混熟了,刚才我就是去找他帮忙,给你弄个旁听生手续!他已经答应了,平时我好烟好酒孝敬他,关键时刻还是用得上的!”

    “那就多谢你了!”楚楠听后顿时很高兴,这马瘦子还真不是一般人啊,刚才还以为他只是贿赂一下拿到后门的钥匙,没想到旁听生的事情都给搞定了。

    “谢啥啊!你看这一晚上我的销量就猛增了好几倍,我还指望你一直呆在这里呢!”马瘦子摆了摆手,满不在乎的说道。

    老式宿舍楼是沿街盖的,所以一到晚上后门就有很多小贩摆摊,当然如果不是从后门直接出来还是要从校园里绕一圈的。

    马瘦子熟门熟路的带着楚楠进了一家烧烤店,一坐下来就点了一大堆羊肉串和啤酒。

    “点这么多东西?不会把一晚上的盈利都干进去了吧?”看着桌上各种香气扑鼻的肉串,楚楠不由食指大动,但是又不好意思直接下手。

    “哎呀我去,赚钱不就是花的吗!放开肚子吃,就咱俩这关系,你还跟我客气啥?”马瘦子顺手开了两瓶啤酒,递给楚楠一瓶,然后抓起一把羊肉串就往楚楠嘴里塞。

    “额!”楚楠赶紧抢过来,这要是扎实了嘴就漏了!他也不谦让,饿一天了直接狼吞虎咽起来,虽然味道有点不太正宗,但应该吃不死人,总比在中东吃生肉强多了。

    两人碰了一杯,楚楠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对了,那个林雪柔在学校里好像还挺受欢迎的,应该有不少人追她吧?”

    “那当然了!她可是校花之一,平时身边有不少公子哥儿围着转呢!你小子挑了林大校花,那难度可不小啊!”马瘦子一边嚼着肉串,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你有办法接近她不?”楚楠撇了撇嘴深以为是,林雪柔脾气那么不友好能没有难度吗?不过这种型号的退婚也应该相对容易一点!

    “这你问对人了!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和她一起上课!”马瘦子丢掉手里的竹签,拿起啤酒咕嘟咕嘟一阵猛灌。

    楚楠一愕,觉得这还真是个好办法,于是好奇的问道:“她上什么课啊?我既然是旁听生,应该什么课都能旁听吧?”

    “那我就不知道了,她是英语系的高材生,和我不是一个系的,平时上课也不在一起!”马瘦子放下啤酒,露出一脸神秘的笑容道:“不过你也别失望,大一有个思想政治课是在阶梯教室上,正好她和我们专业一块儿上!你等等啊,我看看课表安排!”

    说完马瘦子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快速的翻阅了一会儿,指着手机道:“有了,正好明天上午有这课,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就能遇见她了!”

    “行,那就明天!”楚楠自然是一口答应,又转而问道:“那你知道她家里的情况吗?”

    “哎呀我去,你这小子不简单啊!还知道使个曲线救国的招数,从人家家里下手,还以为你是愣头青呢,想不到这么有经验!”马瘦子一拍桌子惊叹道。

    楚楠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摸了摸桌子,这桌子貌似比自行车质量还差,可别拍散了让赔钱啊!不过他也没法解释自己这么问的缘由,只能装作没听见。

    其实询问林雪柔的家庭,也是楚楠想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由此判断她究竟是不是自己要找的未婚妻花花。

    “不过你问我,还真是问对人了!”马瘦子仰头喝下一杯啤酒,抹掉嘴角的泡沫对楚楠十分得意的一笑道:“她家住在学校附近的城乡结合部,你看,就在前面几百米的地方。”

    楚楠顺着马瘦子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小吃街的尽头,有一片老旧的民宅,悄无声息的矗立在那里,黑灯瞎火,也看不清到底有没有人居住。

    “只不过她家也算是倒霉的了,”马瘦子摇了摇头,惋惜咂嘴道:“当初明城大学扩建,恰好就把占地红线划到了她家的边上,她家原本那些邻居都因为拆迁发了大财,住上高楼开上大奔,结果她家还是那么穷!”

    “哦?那她家不能继续种地吗?”楚楠又仔细的看了几眼,发现每户民宅的门口都还留有几块田地,不过那些田地似乎已经荒废了很长时间,看上去杂草丛生很是荒凉。

    “种地?”马瘦子有些无奈道:“你也看到了,她家的房子就正对着步行街,从这条小吃街一直延续到明城大学的后门,成天都是烟熏火燎的,再说那帮商贩也不讲究,每天的废垃圾、废油污之类就往地里随便倾倒,那块地方都要成盐碱地了,还能长个屁的庄稼啊!”

    “这……”听马瘦子这么说,楚楠也有点无语了,想不到林雪柔的家里还挺可怜的,想了想又问道:“那她的父母是干什么的?平时都靠什么为生啊?总不能因为种不了地就饿死吧!”

    “哦,我听说她父亲以前好像是本市著名企业月蓉花集团的高管,她母亲也是那里的会计。”马瘦子皱着眉头想了想,说道:“不过后来好像被哪个小人给陷害了,赔出去了一大笔钱,然后就落魄了,家徒四壁,才会搬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月蓉花集团……”楚楠默念了一遍,感觉这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对了!自己在火车站的大屏幕广告上见过,好像还是个挺牛逼的企业!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