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神话版三国 > 第五十五章 大汉朝的事~
    看书的请收藏。

    大半个时辰之后,张飞吃饱喝足扛着蛇矛坐在陨石坑的边沿等待着许褚出来。

    “兀那汉子,可敢步战,刀枪无眼,我们来比比拳脚如何。”许褚这次出来没有骑马,说话的口气也没有之前那么冲了,只不过很明显不想低头,至于武器,在许家庄寻了良久也未见到一个趁手的武器,所以跑出来的时候也就耍了一个心眼。

    “来就来,老张我从来不占人便宜!”张飞将蛇矛往地上一扎,站起身来甩了甩自己的胳膊,然后只见胳膊腿都膨胀了一圈,腰围也大了一圈。

    “虽然不知道你们是谁,但是我爹说了,要是我赢了,你就让我跟你们走,并且不要因为这件事在以后薄待我。”许褚拍了拍胸脯大声地说道。

    “那就来吧!老张我不管输赢都不会找你麻烦!”张飞说完大吼一声,狠狠地一跺脚,朝着许褚冲了过去。

    “咚!”许褚身上爆出几乎不亚于张飞的黑光,根本没有闪躲张飞的拳头,同时他也紧握着拳头朝着张飞打去,拳拳到肉的攻击才是最适合的。

    “咚!”接连两声如同打鼓一般的闷响,张飞和许褚各退半步,随后又向前大踏一步,拳脚就向对方身上招呼,随后就是接连不断的闷响。

    许褚的大脚踹在张飞的胸口,张飞狠狠地拉住,反手就要将许褚丢出去,不想许褚跳起另一个脚直接狠狠地蹬在了张飞的胸口,这一下张飞彻底胸闷了。

    “黑蛮子,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许褚眼见张飞实打实挨了自己两下,自信自己这两脚就算是猛虎也该去了大半条性命,就算是对面的黑炭头用内气抗住了大半的攻击,剩下的也够他受的了。

    许褚一个虎扑,双手按在张飞的双肩之上,直接将张飞按倒在地,准备上去就将这个家伙制服,马战可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步战,许褚觉得自己的蛮力足够收拾在陆地上行动的任何生命体。

    张飞直接被许褚一个虎扑按到了黄土里面,刚刚拳脚相加都夯实了的大地直接被砸出来一个人形大坑,张飞只感觉自己自己一阵头晕目眩,再回神时已经被按倒在黄土之中。

    眼见许褚骑着他身上,挥拳对着他的黑脸就要招呼,顿时大怒,双手架住许褚的拳头,深吸一口气,对着准备用光头撞他脑袋的许褚就是一声暴吼。

    陈曦捂着耳朵,离得那么远都将他震的心跳加速,这简直就是音波武器好不,正面轰中的许褚估计都犯恶心了。

    陈曦猜的不错,许褚面对这几乎零距离的暴吼,压根没有办法躲避,当真是硬着头皮接了张飞的一击,整个人瞬间头晕目眩,不过虎痴就虎痴,死撑着恶心,顶着反胃,整个脑袋黑光大冒,狠狠地撞在张飞的脑袋上,直接将张飞的脑袋撞到了黄土里面。

    做完这个之后许褚就挣扎着站起来,结果被头晕目眩,两眼昏花倒在地上的张飞竭尽全力的一拳砸在了脸上,滚了一个葫芦,也躺在了地上,和张飞躺了一个并排,不过好的一点就是张飞大半个身子还有脑袋都镶嵌在黄土里面,许褚就那么平躺在地上。

    两人现在都是头晕目眩,两耳嗡鸣,不过嘴上却是不停,继续对喷,喷着喷着,两人都笑了。

    “许褚,你不错,燕人张翼德邀请你来我们泰山,我大哥要匡扶汉室需要的就是像你这样的猛士,那里有杀不绝的黄巾,打不完的战斗。”躺在地上的张飞勉强的伸出手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好!”许褚伸手拍向张飞的手背,然后大笑,“我相信你这个蛮子不会看错人的。”

    刘备在许家庄借宿一宿之后便带着许褚和许褚的哥哥许定还有十几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一起离开了,也不知道许家庄给这些人吃了什么,就看身材都不压于张飞,当真是虎背熊腰的壮士,而许家庄的族长也和刘备说好,一旦泰山稳定便会将家族整个迁过去,看来是彻底的依附于刘备了。

    之后再无有任何大事,刘备带着几人一路赶回泰山,那里才是他的驻地,虽说现在天下纷乱就算是逾期不至也没有人会来追究他的责任,但是保留着对于汉室仅有的敬畏之心的刘备不希望自己在这种小事上将那仅剩的规矩破坏,若是连他这个宗室都不遵守汉室的律法,那还有谁会去遵守。

    就算是为了给汉室保留最后的遮羞布,刘备也不会允许自己去触碰这个看似已经被人破坏的一干二净的规矩,宗室本身就是为了守护汉室而存在的,就算自家内部打起来,也不会允许别人插手,就如同刘表一样,明明内部不稳,但是为了汉室的旗号,拖着大军一击干掉了江东猛虎。

    “孙公台死了吗?”刘备看着手上的情报,由于没有专业的情报传输系统,远在长安的董卓都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刘备的消息也才刚刚到手。

    “不是和我们之前猜的一样吗?乱箭射成了筛子吗?”陈曦轻笑着说道,“赌什么誓就会有什么人去执行,汉室还没倒呢,孙坚太猖狂了。”

    “不出子川所料啊,不过子川可知道是谁收留了孙坚家人还有士卒?”刘备收起情报特意考校道。

    “袁术呗,只有他会去帮孙坚收尸,虽说这家伙风评不好,但是的确是豪侠风范,只要自己郑重其事说的话绝对不会反复,孙坚算是给他家人留了一个庇护所。”陈曦饶有兴趣的说道,“要是孙坚不死的话袁术可能还会强夺玉玺,但是孙坚死了,在袁术看来只剩下孤儿寡母的孙家没有了匹敌的对手,就算看着玉玺眼热也不会强夺,那家伙对于他自己的面子很看重。”

    刘备苦笑,陈曦说的比他得到的情报还准确,而且更为细致,“子川当真是心细如发,居然从袁术的性情中推断出这么多的东西。”

    “……”陈曦没接话茬,良久之后才开口道,“李儒的计策算是废掉了,袁术虽说不愿意强夺玉玺,但也不会任别人伸手,短时间内玉玺这件事算是结束了,下来就要看孙坚儿子们的选择了,若当真是天下雄豪,玉玺最后还是会落在袁术手上。”

    陈曦说李儒的时候,李儒正在和贾诩喝酒,宣泄胸中的怒火,董卓太令他失望了,什么雄心大志,什么魄力雄浑全都是他乱想的,实际上董卓就是想回老家过日子,其他的什么都顾不到了。

    还有吕布,那个混蛋,丢了一万多精骑,现在别人放出话来居然更加的戒备了,李儒现在恨不得逮住一个机会干掉吕布算了,这个混蛋根本不是和他们一条心,要不是吕布实力过强,而且有并州狼骑护身,又无有过失,一旦剿灭不成,可能就此董卓军再无宁日。

    杀一吕布不难,难的是怎么堵住悠悠之口,吕布自从入了董卓军靠着他那惊人的武力已经成了董卓军的以一面旗帜,要是没有任何理由,就因为一句怀疑就此砍倒,那可以说是滑天下之大稽!估计不仅仅是董卓军会因此军心不定,想来关东诸侯也会拍手叫好,像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李儒这种智者自然不会做。

    “来,文和喝酒。”李儒一脸苦涩的将酒杯递给贾诩,在贾诩面前,从来不需要装腔作势,有什么就说什么。

    贾诩不说话,就陪着李儒喝酒,对方说什么他都是听在耳朵里,记在心中,正因为和李儒交好,所以他才清楚地知道长安现在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情况,可以说若是没有李儒的弹压估计现在整个长安已经彻底纷乱了,并州狼骑和西凉狼骑互看不顺眼,吕布和西凉诸将互看不顺眼,董卓每天守着郿邬不断地搜刮财富,整个长安一片混乱。

    李儒每每想起自己当初的理想,在看到长安城下的混乱,耳边听着妻离子散的惨叫声,心中绞痛无比,对于董卓的失望也逐渐的变成了痛恨,他是寒门出身,他想改变这个由世家垄断着一切财富,智慧的时代,他在立下宏愿的时候就准备好了牺牲,不仅仅是牺牲别人,还有牺牲自己。

    可现在看着长安城下的人间惨剧,李儒扪心自问,平民的生活有改变吗?有,可惜却不是想他一直妄想的变好了,而是变得更惨了。

    世家的剥削会造就出妻离子散,也会出现终年难得饱餐,但是那终究只是少数。

    想想看董卓没来之前,至少长安在世家的统治下还有能力粉饰这些悲剧,也还知道灾年放粮、施粥,至少看起来还是平和的。

    现在董卓扯下了一切的粉饰,让那一幕幕的惨剧大面积的发生,整个雍州都陷入了这种惨剧当中,妻离子散,易子而食,长安已然变成了地狱,而他李儒就是这个地狱的创造者。

    曾经想结束世家对于财富和智慧的垄断,而且也准备好了牺牲,但是在看到了现在这些惨剧,李儒已经不敢想象自己的前方是怎样的道路了。

    虽说变法改革的道路上铺满了尸骸,最后倒在黎明前的骸骨必将是变法者自己的,但是那至少能感受到光明的温暖,但是现在李儒已经在自己的前进的道路上看不到丝毫的光亮,放眼望去只有一幕幕的人间惨剧,这就是他所求的道路吗?不!绝对不是!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