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俗人回档 > 第059章追爱志愿者
    隔离第四天,边学道躺在床上构想my123下半年的推广。

    其实边学道并不排斥这次隔离,每天有人送饭,还不用上课,难得闲下来。

    前阵子他每天忙忙碌碌的,一直没时间静下来想一想毕业以后的路怎么走,这10几天是很好的静思机会。

    几天下来,边学道发现让存款在银行里沉睡不是聪明的举动,他应该想办法让钱流动起来,就算这时的股市还没牛起来,不适合新手进入,投资房产或者用在加速my123推广上总是没有错的。

    中午,边学道听到轻轻的敲门声。

    看看表,到了送午饭的时间。每天都是这样,一个人专门给楼里的学生送饭,送饭人不和隔离的学生见面,敲敲门,把餐盒放在门口,等几分钟,估计送饭的人去了下一层,大家才分别开门把饭拿进屋里。

    被隔离的学生这么做,不是怕自己把送饭的人传染了,而是担心满楼跑的送饭人传染自己。不住到隔离楼里没什么感觉,真住进来后,危机感与日俱增。

    今天有点特别,边学道房间的敲门声响了4遍,对方显然还没有离开。

    边学道问:“谁啊?”

    门外的人低声说:“开门,是我。”

    边学道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他听出门外的声音像是单娆。

    把门打开,门外站着的果然是单娆。

    单娆往走廊里看了一眼,顺着门缝进屋,咬着嘴唇、深深地看着边学道,问他:“你没什么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被关到这里来。”

    边学道看着包得严严实实的单娆说:“我还想问你,你怎么来这里了?”

    单娆从兜里拿出充电器递给边学道,“我先去送饭,你快充电,下午收体温表的时候再跟你说。”

    边学道草草吃了午饭,把自己测完的体温记在表上,开始等待单娆。

    下午两点多,敲门声再次传来。

    可算等来了单娆。

    单娆只在边学道屋子里待了3分钟,她说收拢完整栋楼的体温表,需要回去整理,然后交给校医院备档。单娆让边学道给手机充电,有事电话里跟她说。

    出门前,单娆贴着边学道的耳朵轻声说:“几天没打通你电话,我想你了。”

    边学道把手机连上电源,给家里打电话报了平安,又跟温师哥聊了几句,接着拨通李裕的电话。

    李裕接起电话,没等边学道开口,直接说:“单娆为了你这回可真是玩命了,怎么对人家你想好了,这学期吃不上你俩那顿饭,下学期找我我也不去了。”

    边学道听得一头雾水,“你说什么呢?什么玩命?”

    李裕说:“充电器是单娆给你的吧?”

    边学道说:“是啊!”

    李裕说:“知道她去干什么吗?”

    边学道说:“送饭,收体温表。”

    李裕说:“知道为什么是她去么?”

    边学道说:“不知道。”

    李裕说:“知道这送饭、收表的活儿全校没人愿意干么?”

    边学道说:“……”

    李裕说:“虽说北江省还没有公开的病例,但进楼送饭的人都说隔离楼里气氛压抑,心里压力极大。从封校到现在,凡是去隔离楼送饭的,没有干超过3天的。单娆打你电话打不通,到你家找你也找不到,就找到我,我告诉她你的情况,我俩想了不少办法,充电器都送不进去。”

    “单娆怕你没法跟外界联系会着急,主动跟校里请缨去隔离楼当志愿者。北京和广东的事你都听说过吧,医生护士已经有殉职的了,你们那楼里要是真有潜伏患者,满楼走的单娆比你危险多了。”

    听李裕说完,边学道拨单娆的电话,声音显示电话通了,但没人接。边学道拨了3遍,都是如此。

    学校为了减少志愿者的进楼次数,避免不必要的接触,除了午饭是热饭热菜,早饭晚饭都是酸奶、面包、火腿肠,每天的量在送午饭时用袋子装好,放在一起。

    边学道想再见到单娆,只能等明天她来送午饭了。

    晚上,单娆的电话终于通了。

    边学道跟单娆说:“再干两天,你就想办法出去,换人来。”

    单娆在电话里轻轻笑了一声:“换不了了,我是自荐来的,校领导都见我了,说了好多褒奖的话,除非我真的感染了,不然就得坚持到封校结束,这是规则。”

    边学道说:“什么规则能比命重要?东森大学里最严重的后果不过是不给毕业证。”

    单娆说:“没有毕业证我怎么找工作,没工作我怎么养活自己?”

    边学道说:“我负责给你找工作。”

    单娆笑了,说:“别说孩子话。”

    边学道说:“你不该进来,半个月不打电话我又不会疯。”

    电话里,单娆静了一会儿,说:“我找不到你,知道你被隔离了,我就担心你,我想见到你。现在这样,起码每天我都能见你一会儿,咱俩可以打电话说话。对了,以后每天中午,你都要给我讲一个好玩的笑话,要短的,太长不行,我没那么多时间。”

    边学道问:“现在是不是等于你也被隔离了?”

    单娆说:“差不多,但比你们肯定宽松一点,可以接触一些固定的联络人。”

    边学道问单娆:“你现在住在哪?”

    单娆说:“你们楼旁边的3号老楼。”

    边学道问:“3号楼不是空的么?”

    单娆说:“是的,现在整栋楼,就一楼住着我和两个阿姨、两个保安。放心,我带了耳塞,用桌子把房门堵上了,我不害怕……我困了,你也早点睡吧,记得给我准备明天的笑话。”

    边学道握着电话,站在窗前打量隔离楼左侧的3号老楼,边学道能看到的这一侧,整栋楼没有一点光。

    他知道,单娆一定是心里害怕,才强迫自己早点入睡。

    坐在床上,边学道从手机里找到徐尚秀寝室电话号,找到单娆电话号,又找到董雪的电话号,这时他才记起似乎很长时间没和董雪联系了。

    随着拇指的动作,三个电话号交替出现在手机屏幕里,最后,停在单娆的电话号上。

    晚上11点的时候,边学道收到一条短信,是单娆发来的。

    边学道点开短信,里面只有9个字: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隔离第5天中午,属于边学道的那份塑料袋里,多出来两盒巧克力豆。

    单娆送完全楼的餐盒和塑料袋,到405室看着边学道吃饭。两人什么都没说,一个吃饭,一个看着,屋子里静静的,却很甜蜜。

    边学道说:“该讲笑话了是么?行,我给你讲一个。”

    一天兔子正看电视到精彩处,突然听到敲门声,走去开门却没见着人。“你好,能给我点水喝吗?”兔子这才发现门口有只蜗牛。“没有!”兔子没好气的一脚将蜗牛踢走了。几年后,兔子又独自在家看电视,敲门声再次响起。兔子跑去开门,蜗牛说:“你刚刚干嘛踢我?”

    单娆看着一脸严肃学蜗牛说话的边学道,想笑又不敢大声笑,捂着嘴忍了半天,说:“蜗牛是刚爬回来么?明天也要这么好玩的!这个给你,没意思的时候听。”说着,从兜里拿出一个mp3递给边学道。

    “我得走了,想我就给我电话吧。”单娆带好口罩,正要出门,被边学道拉住,边学道看着单娆露在外面的眼睛说:“照顾好自己,晚上害怕就给我电话。”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