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俗人回档 > 第058章隔离楼405室
    边学道虽然还不了解事情经过,但他知道温从谦把自己电话给警察,八成是让自己花钱跟对方私了。

    边学道不想温从谦被拘留,那样会影响他的收入。

    家里的钱肯定不够平事,又不想在校内银行大笔提钱,揣着存折,找了个机会,边学道翻墙出了学校。

    到了公安局才知道,温师哥这次属于结伙斗殴,工作室一伙人,加上对方的人,一共19个人。

    工作室这次聚餐,是为了给工作室外挂开发的第一好手过生日。

    而一帮技术宅男,之所以打得这么凶狠,是因为温师哥挨了对方的打。

    温老板挨揍,像王文凯这样再怎么想置身事外的,都不得不撸袖子上了。

    本身就都喝了酒,又是群殴,见了血之后,拉都拉不住。而且越是不经常打架的人,下手的时候越是没轻没重的,工作室这边,不但没吃亏,反而占了一点便宜。

    两边都有数人轻伤,但对方显然有些背景,所以事情有点麻烦。

    工作室的大多数人都以为边学道是温师哥的铁哥们,只有王文凯知道这两人还是他介绍认识的。而且,王文凯跟王德亮一直有电话联系,知道东森大学已经封校,这个时候边学道能出现在公安局捞温师哥他们,他猜到边学道跟工作室的关系肯定不像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

    边学道用了两天时间,花了17万,把工作室的人从局子里领了出来。

    看见温师哥气色不大好,边学道没说什么,先带着几个人吃了顿好的,然后去浴池洗了个透亮,跟温师哥交代几句,就打车回学校了。

    要说这次平事,边学道不是一点收获没有。

    办案的洪警官30岁出头,上有老下有小,用钱的地方很多。在边学道的金钱攻势下,两人还算谈得来,彼此留了电话,算是初步接上了头。

    边学道准备把洪警官当做自己第一个穿警服的伙伴来培养。不论洪警官现在权势地位如何,好歹是队伍里的人,有了他,就可以认识更多警察,以后真有事,不至于两眼一抹黑,想递话送钱都找不到人。

    边学道故意在校外等到天黑才翻栅栏进学校,可是很倒霉,刚一落地,就被校方流动的巡查队抓住了。

    随后学生处的老师把他带到校保卫处,问明了所在院系、年级和名字,狠狠地吓唬了几句,说要严肃处理他。

    随后,边学道被带到了学校专设的隔离楼。

    隔离楼是校园东北角的一栋老旧的蓝色6层宿舍楼。

    路灯照耀下,能看见隔离楼的通道外拉着两道警戒线,两道警戒线中间夹着一条白色隔离线。外层警戒线是4个保安轮流把守,可以在校内走动;内层警戒线是2个保安固定把守,这两人等于变相一起隔离。

    押送边学道的老师告诉他,因为他擅自离校,不能确定是否感染,照规定,必须隔离观察一段时间。

    边学道知道学校现在是有杀错没放过,说什么也白搭,所以他老老实实地进了隔离楼。

    学校把边学道关在隔离楼的405室,整个屋子只有他一个人。

    边学道觉得这根本不是隔离,而是关禁闭。

    学校说是隔离就是隔离,还给边学道发了体温计和记录体温的表格。

    这次出校很匆忙,折腾了两天,带在身上的两块电池,一块彻底用尽,一块还剩一丝电量。

    刚封校时,有学生跳出去又跳回来,都没什么事,没想到突然加大了巡查力度。

    回来被抓到,超出了边学道的预料。在隔离室里,用手机最后一丝电,边学道打电话给李裕,把自己的情况告诉李裕,让李裕想办法把他的手机充电器送进来。

    边学道还告诉李裕,让他和陈建把家里整箱的板蓝根送给学院领导、老师和导员一些,尤其是院领导要多送,让他们有富余拿出去送人情。还有就是一定要跟院领导说边学道离校就是出去联系这批板蓝根,争取销了这次处分。

    剩下的,班里同学和寝室家属也都分一些。

    人被关起来没什么,跟家里和外界断了联系是边学道最担心的。

    之前发生过隔离楼里的学生用电话向外面求援,结果给校方带来了很多不必要的压力。因此,在保卫处,边学道向老师提要求让人送充电器过来时,老师没让他等,而是把他送到隔离楼,告诉他过一会儿把充电器送来。

    过了两天,充电器还是没送进来。

    进来前,送他的老师跟他说过,这个楼并不纯粹是装样子,楼里不仅有边学道这样擅自出校的学生,还有去全国各地参加招聘会、实习、面试回来的大四学生。

    尤其是,楼里有十多个从北京、广东回来的。

    边学道有点担心了,从别的地方回来的还好说,从广东、北京回来的可真不太保险。虽说前世的记忆里,北江省没有**致死病例,但徐尚秀都提前有男朋友了,还有什么事不能改变?

    边学道仿佛进入了凶险的孤岛,只能在自己脚下的一块儿地方活动,不敢轻易走动。

    隔离的前两天显得格外漫长,但不是没有佐料。

    边学道隔壁,隔离的是一个大四男生,大四男生隔壁是他的女朋友。两人一起在杭州一家企业实习,实习结束已经签了工作协议,就等回校答辩拿毕业证,然后去上班。

    没想到回到学校赶上这么个事儿。

    他俩本来已经偷偷进校了,但被人举报,就被关了进来。

    楼里的其他人不敢互相串门,他俩可不在乎。

    马上毕业了,工作也有着落了,而且找的是一个单位,眼看着就是要结婚成家的节奏。有时在上午,有时在中午,有时在下午,更多时候在晚上,边学道隔壁会传来铁床的嘎吱嘎吱声,女人的呻吟声,男人的低吼声。

    第三天,边学道数着隔壁的呻吟次数,从上午到晚上,两人做了4次。女生的呻吟从上午极力抑制的隐蔽,变成中午的高亢,下午的嘹亮,再到晚上的有气无力,边学道担心,照这样下去,等到14天观察期结束,这俩人要么搞出人类,要么搞出人命。

    放下电话,拿上边学道的充电器,李裕就去了隔离楼,可是远远的就被拦了下来。

    李裕求保安把充电器送到楼里的405室,甚至从兜里拿出500块钱给保安,保安跟他说,就算你给我俩月工资,我都不会进那栋楼。

    李裕和陈建搬着板蓝根送了两天,得到一个信息,蓝牌的学生想进隔离楼根本没可能。他俩还听说,隔离楼的工作人员流动非常大,学校想了不少办法,给了不少许诺,无论正式工、临时工还是学生干部都不愿意去,即使去了,用不上两天就会找借口换岗。

    李裕本想跟学校申请去隔离楼当志愿者,进去陪陪边学道,但陈建告诉他,不是学生干部,你想去学校还不一定肯呢。而且边学道最多隔离半个月,半个月后就出来了,可是主动申请去的人,估计除非有什么突发情况,不然就得坚持到封校结束。

    李裕一筹莫展的时候,单娆找到了他。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