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俗人回档 > 第056章悲伤愚人节
    李裕的“三木园”再次热闹起来,大家讨论的都是这个新出现的“诚信自行车”。

    “大家说说这自行车能坚持多久?”

    “我们要号召校友爱护这些自行车,这些自行车存在得越久,越能彰显东森大学学生的文明素质!”

    “这车肯定是带着女朋友一起骑啊,哪个男生好意思当着女朋友的面不交钱?想出这个招儿的人太贼了,省了人力,还得了名声。”

    “嗯,大家要互相监督,看谁骑了车不交钱,让他大学四年找不到女朋友。”

    “估计校内的学生不会偷车,偷也是校外进来的人,大家都帮着注意点,别让人把车骑出学校就没事。”

    ……

    在李裕的引导下,“三木园”里关于自行车的讨论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

    自行车推出当天,立刻火爆东森校园,车棚外甚至有人排队等车回来。

    没过几天,学校里的老师也会带着孩子来租自行车骑一会儿。

    受欢迎是有原因的。

    首先,边学道自行车的租用价格比校外各种游乐园里的要便宜一倍还多,价格优势非常明显。

    其次,正值春暖花开,大家都乐于出门活动,加上校园里机动车相对少,骑车安全程度比校外高得多。

    再次,一起骑双人自行车,能增加学生情侣的一体感、协同性和默契性。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男生乐于用自律交费的方式向女生表明自己的人品,家长乐于用这种方式教育孩子对诚信的认知。

    小小一个诚信自行车,边学道算计到了人们心里的各种需求。

    大多数人对充分信任租车人的“诚信自行车”爱护有加,不少男生骑完之后发现车子气不足,会用车棚里备着的打气筒打满气再走。一起来的女生看到男朋友这个行为后,眼睛都是亮亮的。

    诚信自行车出现一周后,东森大学校报用大篇幅介绍了诚信自行车在校园里的使用情况,高度表扬了东森学子的文明素质,同时号召大家一起爱护象征东森文明程度的诚信自行车。

    半个月后,松江市内的几家媒体闻风而动,经过扎实的采访、整理,几家报纸和电视台,几乎同日大版面大篇幅报道了东森大学的诚信自行车。

    边学道没有接受采访,而是把陈建和单娆推到了前面。媒体通过对陈建和单娆的采访,发现诚信自行车的日收入经常超出正常计算数值,只有一个解释能说得通,租车的学生不仅没有不交费、少交费,反而多交费了。

    市内媒体对这种充满正能量的诚信互动不吝赞美,引起了省市一些领导的注意。

    有心人发现,这次的诚信自行车和去年的端午环保志愿者出自同一所大学,省委领导在常委会上点名表扬了东森大学的德育水平,要求相关部门充分调研、积极引导,争取在全省范围掀起一股诚信热潮。

    信息反馈到东森大学校领导耳朵里,尽管东森大学是教育部直属院校,不归省管,还是十分高兴。叮嘱相关部门,在保研、评优、奖学金发放上,一定要向这两次为校争光的学生倾斜。

    自打给吉他调音后,李裕经常打电话叫单娆去边学道家吃饭,性格开朗大方的单娆很快融入了边学道的小圈子。

    边学道的诚信自行车计划,单娆也部分参与了。看到身边这个男生,一会儿在厨房里忙活像个家庭妇男,一会儿出去动动手,就能搅动全校,甚至全市跟着热议,单娆觉得关淑南在快餐厅跟她说的话很有先见之明。

    3月的第三个周末,单娆做了一个决定,拉着边学道,一起骑诚信自行车在校园里转了好几圈。

    边学道本来不想去,但单娆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他就服了。

    单娆眯着漂亮的眼睛跟他说:“去年在冰场,你是不是摸到了什么?今天你要是不去,哼哼,你多少总看过一两部女性复仇电影吧……”

    两人骑的是前后座的自行车,单娆在前面掌握方向,边学道在后面出力。

    单娆选择的时间和路线都很有讲究。

    几圈转下来,小半个学校的人都看到了两人一起骑车。909的人看到了,603的人看到了,传媒院的人看到了,学生会的人看到了,两人的个别任课老师看到了,徐尚秀和陶庆也看到了。

    陶庆注意到了徐尚秀看见边学道时的眼神,他决定晚上就去找左亨,把一直拿不定主意的事敲定下来。

    把自行车送回车棚,边学道往收款箱投了钱,单娆又拉着边学道去校外的菜市场,说晚饭她来做。

    边学道在沙发上等了快1个小时,单娆只端出来一个菜,苜蓿柿子。

    边学道问单娆:“刚才不是买了好几样菜呢么?”

    单娆低着头说:“我只会这一样。那些菜是留着给你明天吃的。”

    边学道尝了一口单娆做的苜蓿柿子,又看了一眼坐在旁边一脸紧张神色看着自己的单娆,边学道决定,再也不让单娆进自己家厨房了。

    吃完饭把单娆送回寝室,边学道回了909。仅仅吃饭的当儿,边学道就收到909发来的11条短信,让他晚上回寝,说有事商量。

    边学道知道,无非是看到自己和单娆一起骑车,几个男生的八卦之心又活跃了。

    一进门,寝室里的几个人互相对了一下眼神,杨浩把门反锁,搬个凳子坐到了门前。

    陈建跟边学道说:“你是自己主动说呢?还是等我们严刑拷打后再说呢?”

    边学道说:“我就是想试试车子的性能。”

    孔维泽一个打挺从床上坐起来说:“听听,听听,你们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么?他选的车子,早骑了八百遍了,还试试性能……”

    见艾峰和李裕挽袖子准备下床来按他,边学道说:“我招,我招,互有好感,互有好感,行不?”

    边学道对单娆确实有好感。单娆身上有股奇怪的魅力,她看着谁的时候,就像看着整个美丽世界,眼睛里全是肯定和赞叹。别的人不行,但跟单娆在一起的时候,边学道就会忘掉徐尚秀给他带来的苦闷和无奈。

    像单娆这样才貌出众的女生主动靠近一个人,谁能拒绝得了呢?

    三月下旬一个周五的晚上,东森大学校园内发生了一起轻微的撞人事故,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在甬路上走,一辆学生驾驶的轿车不知怎地冲上了甬路,危急时刻,走路的男生推开了身边的女生,被轿车撞倒,送到医院检查,只是几处扭伤和擦伤,没有伤到内脏筋骨。

    女生在医院拉着被撞倒男生的手,哭得像一个泪人。

    开车的是左亨,被撞的男生是陶庆,女生是徐尚秀。

    边学道不知道这件事,也就无从知道左亨和陶庆已经合流。

    通过报纸,边学道看到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挂牌成立的消息。这个后来被人戏称为“二政府”的机构,眼下并没有被太多人关注,至少在东森大学里是这样的。

    强于审读文字的边学道从报道里读出了几个意思:首先“计划”二字消失了;其次“发展”排在了“改革”前面。然而这些都不是他关心的,想一想就把报纸扔到了一边,边学道关心的是**。

    进入4月,边学道知道**已经十分严重了。唯一让他心安一点的是松江地处边陲,远离中心疫区。

    4月1日愚人节。

    4月2日早上打开电视,919寝室的人就看到一条消息:张国荣跳楼自杀身亡。

    好几个同学直接认为这是迟来的愚人节玩笑,而且玩笑开得有点大。但边学道知道这是真的,历史的轨迹在一定程度上很忠诚。

    直到中午12点中央电视台的《新闻30分》报道了张国荣去世的消息,大家才真的信了。校园里很是有一些男生女生为“哥哥”悲伤了好几天。

    本质上已经死过一次的边学道,现在不关心死,只关心活。

    在红楼家里,边学道准备了巨量的板蓝根和大量的专用口罩、复合维生素。李裕问边学道买这么多板蓝根干什么,边学道说在报纸上看到广州爆发了传染病,网上有人说板蓝根可以预防。

    看着电视里侃侃而谈的卫生部长张文康,边学道知道**疫情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揭开,随后就会封校。他出去买了不少杀菌消毒液和喷壶,然后又买回来一个大号冰柜,跟李裕开车出去采购,用牛羊猪肉和冰淇淋把冰柜装满,感觉还不过瘾,又出去买回来几箱水果罐头和各式饼干。

    单娆再次到边学道家,看到那一屋子食物的时候,吃惊得说不出话来。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