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俗人回档 > 第049章冰场偶遇
    整个717,除了于今知道一点,再没人知道边学道和李裕一起录歌这件事。边学道觉得没必要什么事都弄得大家都知道。

    大家已经知道他和李裕的关系格外铁,那就不要在寝室兄弟面前反复强调。

    2002年圣诞节前,《再度重相逢》在国内各大音乐排行榜短暂登顶后,连续3周稳定在前三的位置。对这个成绩最兴奋的不是两个演唱者,而是唐涛和真名叫范红兵的长发飘飘。

    圈里认识他俩的人先后来电话,问《再度重相逢》跟他俩的关系,问他俩是不是遇到兄弟,问他俩能不能找到遇到兄弟,问他俩想不想换个环境干干。

    连续几天,范红兵和唐涛抓心挠肝的,想找边学道和李裕聊聊,可双方就是合作关系,连朋友的都算不上,人家不搭理怎么办?万一哪句话把两人说不高兴了,以后有好歌不找他俩了怎么办?

    在范红兵拔掉自己第五根白头发时,他接到了一个让他高兴得差点昏过去的电话。

    电话里边学道说又写了一首歌,明天找他和唐涛。

    边学道之前确实想过把《突然的自我》也提前发表出来,但没拿定时间。大雪中徐尚秀给他送了一把伞,让苦等了两个月的边学道燃烧了起来,回家看到歌词里“在寒冬时候,就回忆你温柔”时,边学道决定现在就把《突然的自我》录出来。

    爱乐工作室里,老规矩,先签版权归属合同。

    把只管签字收钱的老板二奶送走,范红兵打开录音设备,让边学道先唱一遍。

    尽管范红兵和唐涛已经把期待值调得很高了,听完《突然的自我》还是呆住了。

    从词到曲,潇洒、通脱的情怀洋溢而出,什么样的音乐才华才能创作出这样的作品?

    《再度重相逢》勉强可以接受,到《突然的自我》,他俩是真不信一个大学生能写出这样的词和曲,可又确实没听过,难道这两个小子身后有高人?不该啊,有这样的高人撑腰,怎么会到他们这样的小庙录歌?

    算了,不管怎么说,天赐富贵,谁能不取?

    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出了对方心里所想:下半辈子得意还是平凡就在这两个小子身上了。

    态度端正,又是齐心协力,效率自然高。没用边学道和李裕张嘴,俩人就提出,mv还是他俩包了。

    10天后,《突然的自我》出炉,2003年乐坛第一支冠军歌曲诞生了。

    看着熬得双眼通红,跑前跑后的范红兵和唐涛,架不住两人苦苦哀求,边学道松了口,答应如果自己和李裕组建乐队,优先考虑他俩。

    对外,范红兵当了边学道和李裕半个经纪人,边学道给范红兵交的底是大学毕业前不考虑接触媒体。另外,形成了一个书面授权,允许范红兵和唐涛在一些场合翻唱《突然的自我》和《再度重相逢》。

    不少人辗转把电话打到了爱乐工作室,范红兵以经纪人的身份一一作了回复。电话里他只明确承认一点,遇到兄弟是大学生身份。

    音乐圈和媒体的娱乐版块沸腾了,内地在校大学生能创作出这么成熟的摇滚作品?没有一点传统校园民谣的味道,也不像上世纪80、90年代的内地摇滚那样叛逆、愤怒、嘶吼,而是沧桑、洒脱、大气。

    随后网上有人开始怀疑,这样的作品根本就不是能随随便便创作出来的。音乐跟绘画、写作一样,是需要底蕴的。大学生,大学生能有这样的底蕴?再说了,松江根本没有上档次的音乐院校。

    不管怎么说,遇到兄弟火了。

    甚至他们mv的制作手法都受到了追捧和模仿。

    李裕纯粹是陪边学道一起唱着玩,过了兴奋劲就忘了,边学道则把身心投入到帮助温师哥的工作室赚钱上,报纸都不大看了。外面炒得沸反盈天,两个当事者却茫然不知。

    2002年11月的时候,《奇迹》显露出了3d游戏的竞争力。《传奇》的盈利点还在,但画面华丽的《奇迹》是一个巨大的盈利点,已经显而易见。

    在边学道的建议下,工作室进行了扩充和功能区划分,大体被分成4个功能区。一块是外挂开发区,一块是《传奇》私服区,一块是《奇迹》挂机区,一块是休息区。

    虽然工作室的业务蒸蒸日上,财源滚滚,对工作室的未来,边学道是有担心的。

    边学道记得2003年12月的时候,公安机关及国家相关部门搞了一次“零点行动”,公安机关抓捕了几个制作《奇迹》外挂的工作室。随后新闻出版总署、信息产业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国家版权局、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等部门下发通知,将网络游戏出版中私自架设服务器、非法制作销售程序卡等行为列为“扫黄”“打非”的对象。

    边学道的想法是,在《奇迹》初期,祝福一颗差不多有50rmb,灵魂25rmb,玛雅武器和翅膀都很值钱,工作室开发出来的外挂最好自己用,多进一批配置高一点的电脑,选择人气旺的线路进驻,先卖装备。等祝福灵魂价格下来了,再卖外挂。

    温师哥现在对边学道的眼光十分佩服,全盘接受了边学道的建议。事实上,仅仅12月一个月,《奇迹》这一块儿就把工作室添置12台电脑的钱赚回来了。

    除去买房、置办家具,边学道手里还有几十万。他暂时不担心钱的问题,因为他知道只要工作室那边不出意外,2003年将是大赚特赚的一年。

    考完了6门课,还有2门要考。边学道复习得实在腻歪,找出冰刀,自己去了滑冰场。

    走到冰场已经是下午3点半多。

    因为冰上课两周前就已经结束,大部分学生又都在准备考试,所以冰场上的人不是特别多。放眼看去,一男一女的滑冰组合倒是不少,男的教,女的学,手拉着手,不亦乐乎。

    边学道坐下换鞋的时候,有人踩着冰刀停在不远处看他。边学道抬头,看到单娆俏生生地站在对面,跟他打招呼。

    穿着粉色羽绒服、踩着红色冰刀的单娆,站在白白的冰面上,特别吸引眼球,很是拉风。边学道系好冰刀,一步一步踩着雪走过去,冲单娆说:“你也在,好巧。”

    “是啊,好巧。我跟同学来的,你自己?”单娆向远处的同学看了一眼,问边学道。

    “嗯,自己,背题背得胸闷,来滑一会儿。”边学道说。

    两人并排滑了起来。

    这时边学道才注意到,单娆用的居然是速滑刀。两人滑到单娆同学附近时,单娆跟同学挥手,没说话,又陪着边学道滑走了。

    单娆的3个室友面面相觑,“这男生是谁?你们见过么?单娆怎么不介绍就领走了?一点不像单部长的风格啊!”

    两人小心翼翼地绕过教滑冰的男生女生,单娆跟边学道说她晚上带人检查女寝时看到了徐尚秀,很漂亮很规矩的一个女生。

    单娆还跟边学道说,她把徐尚秀招到学生会了,现在徐尚秀陪男朋友的时间少了,边学道有机可乘。

    边学道笑呵呵地听,就是不说话。

    单娆又问边学道买回去的吉他弹着怎么样?然后做了一个弹吉他的手势,说找机会想听听边学道弹吉他。说这话的时候,前面一个学滑冰的女生突然摔倒,单娆控制速度的时候,两脚的冰刀碰了一下,失去了重心。

    眼看单娆的身子向前倒去,边学道下意识地伸手搂住了她,单娆把他带了一个趔趄,好在两人都站住了。这时边学道才注意到自己的胳膊正好横在单娆的胸前,隔着羽绒服都能感觉到里面软软的**。

    两人迅速分开身体,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往前滑去。

    4点多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单娆同来的室友招呼她回寝,单娆让她们3个先回去。3个女生满腹狐疑地走了。又滑了两圈,边学道跟单娆换了鞋往回走。

    路上两人都没说话,看着边学道向红楼走去,单娆问边学道:“不回寝室么?”

    边学道心里刚刚想到一件关于徐尚秀的事,有点溜号:“我在红楼租了个房子。”

    看着边学道走进红楼的单元门,单娆觉得自己越来越摸不透这个看上去很简单的男生。

    边学道刚刚滑冰时想到的是,要放寒假了,自己该不该买个手机送给徐尚秀,方便假期联系感情。从王德亮那儿已经知道,陶庆和徐尚秀都没有手机。现在的难点是,要强的徐尚秀会不会觉得自己是拿钱买感情?

    边学道觉得自己还是应该试一试。毕竟一旦有了手机,就等于在两人之间搭了一座桥,就算不见面,发发短信,沟通起来也不可同日而语。

    第二天,边学道买了一台诺基亚7650,拎着礼包袋兴冲冲来到了11a。让楼管阿姨呼叫312寝徐尚秀,还报了自己的名字。

    这次呼叫器里没说徐尚秀不在,而是说马上就下来。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