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俗人回档 > 第047章第一套房子
    在录音室,边学道拿着吉他,当着李裕、方便面头和长发飘飘的面,弹唱了一遍《再度重相逢》,方便面头还好一点,他不太玩摇滚。资深摇滚迷长发飘飘坐不住了,他激动得窜到边学道身前,握住他的吉他:“这歌你写的?”

    “嗯。”边学道已经上网查过了,这首歌还没出现。

    长发飘飘说:“你再弹一遍,我找一下鼓点。”

    坐在架子鼓前,长发飘飘回想边学道刚才弹唱的节奏,尝试着敲了一会,跟边学道说:“我配合你,再来一次。”

    边学道又唱了一遍《再度重相逢》,在鼓和吉他搭配下,摇滚歌曲的感染力开始展现。方便面头和长发飘飘都玩过乐队,在工作室干了几年,传唱度高的好歌没出过一首,但眼力还是有的。听第一遍,觉得十分惊艳,听第二遍,已经确定这绝对可以成为一首经典。

    刚才签合同时两人也在旁边,开始还在心里嗤笑:两个大学生,能鼓捣出什么好歌,还值得正儿八经地签版权合同?现在,方便面头和长发飘飘觉得这两个大学生实在太贼了,他们肯定预感到这首歌不同凡响。

    边学道和李裕开来的车就停在工作室门外,而且从身高到气质,怎么看都不像好欺负的样儿。版权已经不用算计了,两人开始在心里各自琢磨怎么从这首歌中捞点好处。两人都很清楚,这样的歌,一年也出不了几首,哪怕在上面露个名都是好的。

    方便面头问李裕:“这歌你俩谁写的?”

    李裕不说话,看边学道。

    边学道说:“词是我写的,曲是我俩谱的。”

    两人一听,这下没戏了。还是长发飘飘心思活:“你想做成mp3还是做成mv?”

    边学道压根没想过mv,就说:“mp3。”

    “你看这样行不行?”长发飘飘凑了过来,“我和小涛”,说着他指着真名叫唐涛的方便面头说,“这首歌的mv我俩帮你们弄,不要钱,你只要在mv里给我俩露个名,署名编曲、监制,哪怕鼓手、吉他手都行。哥们,怎么样?”

    唐涛见长发飘飘没落下他吃独食,感激地看了长发飘飘一眼,连忙说:“是啊,露个名就行,你俩除了唱,其他都不用费心,歌照样是你俩的。”

    边学道制作这首歌本来就是心血来潮,见有人全程帮忙还出钱,想了想没什么损失,点头答应了,不过还是提了一个要求,指着李裕说:“我俩署名遇到兄弟,只出声,不露脸。”

    长发飘飘一听这样更好,mv可以考虑用动画形式,找自己熟悉的朋友干,还能省点钱。

    长发飘飘和唐涛在工作室构思了3天编曲,期间打电话给边学道听了两次半成品,第5天边学道和李裕去录了一天,没录成。

    本来边学道自己唱完全没问题,分给李裕一段后,李裕有点掌握不好摇滚的感觉。歇了一天给李裕找感觉,第二次录成了。把后期制作都甩给长发飘飘和唐涛,边学道和李裕回学校等信儿。

    在边学道红楼的家里,李裕问边学道:“那歌真是你写的?”

    “啊!”

    “真的?”

    “你听别人唱过?”

    “你怎么想出来的?”

    “不知道,坐在11a门口想出来的。”

    “你牛逼!”

    李裕回寝室了,临走,把边学道新买的吉他带走了。

    周五晚上,《营养与美食》最后一节课,边学道去上课了。他能来上课,是因为两周前廖蓼路过10a后门时告诉他,周五是《营养与美食》最后一节,老师提前预报了要点名。

    老师提前预报了都不去,还像话吗?

    美女亲自来提醒还不去,还像话吗?

    边学道习惯性地坐在教室最靠边的位置,除了喊过一声“到”,像个透明人一样。坐在边学道身后几排的廖蓼,隔一会儿看他一眼,发现他一动不动,隔一会儿再看他一眼,发现他还是一动不动,整整一节课,廖蓼自己都不知道看了边学道多少次,那人就一个姿势坐在那,像入了定的和尚。

    下课了,廖蓼收拾东西,跟身边的同学说了两句话,再抬头的时候,边学道已经不在教室了。

    一天下午,边学道在房间里写论文,房东老太太敲门后进屋跟边学道说话。

    看老太太的表情,边学道以为房东要涨房租,结果老太太说她和老伴准备要卖房,出售信息已经放到附近的房屋中介手里了。她来就是告诉边学道有个准备,如果近期房子卖了,沈教授就把剩下的房租还给他。至于新房主还租不租,让边学道跟新房主再谈。

    边学道简单问了几句,老太太说卖房是去北京照顾怀孕的女儿,打算在北京买一个小点的房子就在那儿定居了。

    边学道随意地问了句:“房子打算卖多少钱?”

    老太太没多想,说:“打算卖27万5。”

    边学道问:“多大面积?”

    老太太说:“120米。”

    边学道晚上没回寝室,躺在房间里想房子的事。

    重生以来,边学道就一直打算靠囤房子起家,他已经对松江市内一些升值潜力巨大的地块和房产进行了初步摸底。边学道手里现在有些钱,在普通人家眼里可能已经算有钱的了,但对他的构想来说差得还很远。沈教授这个房子,地段还可以,未来也会升值,但肯定没有边学道心里其他几处房子赚头多。

    然而买这个房子也有好处,在学校院里,上课、维护网站干什么都方便,等于有了第一处完全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

    边学道想到很晚,始终有点拿不定主意,特别是这件事他没人可以商量。最亲近的父母不能说,寝室同学不能说,朋友不能说,董雪不能说,如果跟徐尚秀不是眼下的状况,他会跟徐尚秀说,但现在徐尚秀还是别人的女朋友。

    边学道忽然感到自己很孤独。

    他发现自己匆匆忙忙走了这么远,身边熙熙攘攘,却是孑然独行。

    如果徐尚秀短期内一直不接受自己,是不是也找个女朋友呢?总不能看着徐尚秀跟别人你侬我侬,自己一路光棍等到2009年吧。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边学道做了一个决定。

    他找到沈教授,说他要买这个房子。老两口反复确认边学道不是开玩笑,沈教授突然问边学道:“你父母是当官的?”

    边学道说:“不是,是个体户,自己做点小买卖。”

    沈教授没再问。

    事情就是这样,无论沈教授老两口事前多怀疑边学道是在开玩笑,当边学道把27万放在他们面前时,一切疑问都烟消云散。因为是全款买房,过户很痛快,交易中心告诉边学道两周后来取新房产证。

    2002年12月,边学道有了属于他的第一套房子。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