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俗人回档 > 第017章军训场上的卫生巾
    站军姿,踢正步,立正稍息,向左转向右转,围坐一圈拉歌,再次经历一遍的边学道觉得有趣多过辛苦。

    又到了拉歌时间。

    从团结就是力量,到打靶归来,从咱当兵的人,到一二三四歌,从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到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从真心英雄,到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各种挑逗。

    然后集体高喊:一营的来一个!一营的来一个!

    见对面不接招儿,边学道所在的三营开始自己玩。除了几个喜欢表现自己的新生主动唱了歌,教官几次动员都没人出来,好,那就做游戏。

    击鼓传花。

    游戏开始好玩了。被抓到学生的才艺简直花样百出。什么诗朗诵、打太极拳、魔术、新疆舞、太空步,艾峰居然会口技,边学道彻底被打败了。

    击鼓传花玩到第二天的时候,边学道被抓到了,因为没找到徐尚秀,有点上火弄得嗓子痛,边学道问教官做俯卧撑行不行?教官说少于40个就换个节目,边学道做了50个。

    击鼓传花玩到第三天的时候,李裕被抓到了。这小子一首《我没有钱我不要脸》震惊了附近3个方队。平时说话听不太出来,一开嗓,边学道就发现李裕的声音很像巫启贤,气息足,高音能上去,怎么听都是练过的。而且李裕唱歌一点不拘束,像登过台的,有一种特殊的感染力。

    军训继续着。

    边学道本来准备了3双鞋垫,结果军训第二天被李裕和杨浩抢去了两双。等他再想买的时候,学校附近的鞋垫已经脱销了。

    没办法,只能出狠招了。

    实在懒得往远走,边学道在校内超市里转悠了半天,逮着附近没人,赶紧拿了两包护舒宝,放进购物筐里,用新买的毛巾盖着。见门口收款台前人少了点,跟在队伍最后往前挪。

    结果在门口还是被人围观了。边学道笑呵呵地交钱,装袋,一扭头,看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熟人。

    宋佳,董雪的好朋友,高考前6个人轮流请过客,边学道实在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宋佳。

    前世边学道考的也是东森大学,而且一同考进东森大学的高中同学在大学里吃过几次饭,边学道记得没有宋佳。

    “你也考的东森?”边学道问。

    “嗯。”

    “哪个系?”

    “国贸。”

    见边学道一愣,宋佳接着说:“本来想报个外地的,班主任陈老师看了你的志愿后,说这个学校这个系都还不错,就建议我也报这个。为了稳妥,我临时改了志愿。”

    两人一起走到边学道公寓门口,边学道问宋佳:“你们寝有没有姓徐的女生?”

    宋佳摇头。

    “你帮我留意下咱们系这届姓徐的女生。”

    “叫徐什么?”宋佳问。

    边学道摇头,“就知道姓徐。”

    宋佳看着边学道说:“这才开学几天,就下手了?”

    边学道笑呵呵的没说话。

    回到寝室,于今眼尖,看见边学道拎回来袋子里的护舒宝,当场喊了一声:“我艹”。

    边学道没理他,有条不紊地把护舒宝塞进了鞋里,穿上鞋踩了踩,感觉还不错。

    明白过来的几个人冲过来就要抢剩下的卫生巾,边学道怕这帮人碰到自己的军被,立刻躲进卫生间,反锁,任凭几个人在外面砸门。直到陈建提议,边学道要是再不出来就拆了他的军被。边学道在卫生间里面喊:“这两包用完了,换人去买。”

    把房门关好,几个男生人手一片卫生巾开始研究。

    陈建说:“女同学多不容易,每月都有这么一笔固定开销,在四食堂够改善两次伙食的了。”

    童超翻动着手里的卫生巾,“这玩意塞鞋里,哪面冲上啊?”

    于今看了半天,撕开上面的不干胶,一本正经地说:“你说把这玩意粘在屁股上,得多难受啊……”

    孔维泽刚才一直在阳台打电话,进来听见于今的话,笑着说:“大哥,谁说这玩意是粘在屁股上的?你快去找个女朋友学学吧!”

    于今听了一翻白眼,“不粘屁股上,那你说粘哪?”

    边学道知道这玩意怎么用,但他没说,他怕这帮怂小子脱裤子现场演示。坐在床上回想,似乎自己刚上大学的时候也不知道卫生巾是怎么用的。

    于今的军鞋有点大,脚上已经磨出了3个血泡,他的鞋里算上卫生巾一共垫了三层。第二天军训,走了一上午,到下午,右脚的卫生巾就从鞋后帮窜出个头儿。正巧赶上教官让一排一排踢正步。混在方阵里还能糊弄糊弄,一排一排走,前后都有人看着,所以大家格外认真,于今也很卖力,使劲地蹬地、踏步、甩腿。

    于今这一排走过去之后,见教官好长时间没喊“向后转”,只是发现跟他们面对面的前排男生表情很诡异。

    终于传来了教官“向后转”的口令。

    于今和大家一样,看见刚才还干干净净的训练区中间,赫然躺着一片白花花的卫生巾。

    这玩意是从哪儿来的?跟这帮新生差不多大的教官彻底不会了。

    卫生巾上甚至还有一个红点儿,看上去像白绢帕上绣了朵梅花一样醒目,整个方队看着这片卫生巾,鸦雀无声。

    教官想自己过去把卫生巾拿起来扔掉,又想可能是哪个女生身上掉出来的,觉得有点不合适。于是用平时喊口令的调门喊出了一句2001级军训最经典的话:“谁身上的卫生巾掉出来了,出来捡走。”

    于今后脖颈一下就见汗了。隔壁方阵正好是女生第一排踢正步,对面就是一群目光灼灼的男生,本来就不太自然,又碰上爆出这句强大的话,动作立刻变形了。

    一身冷汗的于今,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面部表情。万万不能承认,万万不能承认!自己一个大男生,众目睽睽之下说自己身上带着卫生巾,就算说当鞋垫用,谁信啊?这要是落一个变态的名声,大学四年可怎么找女朋友啊?

    事情最后以教官出手告终。但其实除了717寝室的,于今周围的几个男生都知道是他鞋里掉出来的,就是没说。这次事件直接导致于今的名字被恶意改成了于巾,尤其在女生面前,大家都爱喊他“巾哥”。后来于今用行动证明他对得起“巾哥”这个名号。

    从这天起,边学道晚上吃完饭就去住着少量大四师姐和大量新生女生的11a宿舍楼对面站一会,看着女生拎着饭盆、水壶什么的进进出出,搜索徐尚秀的身影。

    女生宿舍楼马上就流传说:一个大一男生每天晚上都痴情地在宿舍门口等一个女生。

    听见这话,女生们反应不一。

    “是吗?这才开学几天?太心急了吧!”

    “是吗是吗?长什么样?帅不?”

    “是等高中的女朋友吧!”

    “明天他再来,你提醒我一下,我从窗户看看。”

    边学道也意识到,自己穿着一身绿,站在女生宿舍门口太扎眼,太风骚了。于是他吃完晚饭回寝换一套衣服再去。

    没几天,717寝的男生都听说边学道天天去女生宿舍楼守门的事了,见天问他看上谁了,在哪里一见钟情的,边学道就是不说。

    晚上的时候,一些胆大开朗的女生会绕几步路从边学道面前走,故意看他几眼。至于楼上隔着窗户对他指指点点的,那都查不过来。

    717寝的男生发现最近边学道不爱说话了。虽然多数时候边学道还是笑呵呵的,但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生人勿近的气息。

    宋佳传回来的信息是,她几乎把一层楼的寝室都问遍了,只找到两个姓徐的,可是边学道一问身高等细节,立刻判断不是徐尚秀。

    军训快结束的时候,通过各种关系,边学道看到了这一届国贸系新生的名单,算上预科班,7个国贸班都没有徐尚秀这个人。

    像在沙漠里追逐绿洲行走了很久的旅人,到跟前却发现看见的不过是自己编织的幻景。边学道一遍一遍地在心底里问:为什么?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跟前世不一样了?

    想了几个晚上,边学道想到了一种可能。

    他和宋佳前世都不是这个专业的,现在却都来了,每个专业在每个省招生名额是一定的,如果徐尚秀的分数正好在录取分数线上,那么就很有可能被自己或宋佳挤了名额。

    9月29日,全体新生行军拉练,目的地是出城口边上的老虎团。

    到了地方,参观了营房和内务,看了士兵的活动室,带队老师通知大家集合,到对面的靶场打靶。

    学生立刻分成了两个阵营,一半兴奋,一半忐忑。

    打靶?边学道记得前世拉练没这个项目啊。不过已经不重要了,能摸摸枪还是好的,就是不知道一人几发子弹。

    看见自己营的教官在前面,孔维泽大声问道:“教官,一人打几发啊?”

    李裕跟着补充了一句:“发防弹衣不啊?”

    全场默然。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